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肖子!真的是不肖子!」

2022-04-15By 0 Comments

一旁邊的岑麗華連忙上前安慰她:「老太太,您千萬別動氣,身體要緊啊。」

霍老太太撫著額:「給我降壓藥。」

岑麗華走到安放着藥品的抽屜去,把幾瓶葯拿出來,從每個藥瓶里倒出來一顆。

她抬眸,趁著老太太沒注意,迅速地從衣袖口處,調換了一顆一樣大小的葯。

然後若無其事地拿着水杯和葯,送到霍老太太的面前。

狐狸,終於露出尾巴了。

霍老太太轉眸之間,眼色微變,卻也不動聲色。

「老太太,先吃藥吧。」

她看着霍老太太接過葯,將葯送進了嘴巴里,服下。

嘴角幾不可見地揚起一抹險惡的笑意。

這個老太婆寧願介紹其它女人給霍霆均,都沒考慮過要重新他和小夢。

虧得小夢這五年以來,一直都想辦法對她噓寒問暖的。

在岑麗華看來,霍老太現在已經沒有了什麼利用價值,她精明又善和,想要慫恿她對付顧汐是不可能的。

相反,如果把她搞得糊裏糊塗任自己操控……

「華嫂。」霍老太太突然喚她。

岑麗華的臆想被打斷。

她連忙躬身:「老太太,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你說,我應不應該想辦法將顧汐送走?」

岑麗華神色凝了凝:「老太太,您為什麼會這麼想?」

「辰燁跟程子默這樣不清不楚的,我就怕霆均他趁虛而入,你想想看,安安和希希倆兄弟喊霆均哥哥,顧汐要是和霆均……那孩子們以後該喊她什麼?不是亂倫了嗎?」

岑麗華壓住心底的喜悅:「那安安和希希呢?老太太捨得他們嗎?」

霍老太太搖著頭:「捨不得,所以我打算想個法子,既能讓顧汐心甘情願離開,又能把安安和希希留下來。」。 太湖西岸的鏖戰,二十三集團軍跟第十軍對壘,虧死了,純粹消耗,彈藥,武器,消耗那麼多。

沒有一點油水。

槍械,彈藥都是抗戰前苦心經營買來的,川軍的兵,都是爹生娘養,父送子,妻送郎送出川跋涉千里來的,每一個都是寶貝,當地招募的新兵也是寶貝,都是花了買命的軍餉買來的。

為了民族生存,折損在這太湖西岸。攫欝攫

太無奈,太憋屈。

尤其是看見在166師看見范明抓獲的那麼多台灣兵。

好有紀律,全部在哪裏挖坑道,幹活。

要不是在長興幫把這旅團滅了,想必他們會去南京吧。

特別噁心,都是中國人,跟日本人做狗,還參加南京大屠殺。

雖說台灣是清朝無能割讓出去的領土,但是中國人同根同源,對同胞舉起屠刀,不說勸阻,陽奉陰違釋放一部分,怎麼能為虎作倀,怎麼能下的起手?

數典忘祖的東西,得而誅之。

他恨不得把重藤支隊這些俘虜都殺了。

可是這個世界,跟歷史未必是一回事,這幫蠢貨沒機會犯罪就被自己捉了。

三千多人啦,又不能一股腦給活埋了。

偏偏范紹增還看上了這些俘虜,哪怕周小山用眼睛剜他,他也自作主張要了一個連去,還洋洋得意的給潘文華髮電報,說這些台灣兵有文化,會日語,軍事技能也還可以,可以要點來做教員,教授川軍的日語,他們都不怕教出幾個漢奸,跟日本人聯絡上了。

誰知道不僅潘文華要了一連去,連郭勛祺也要了一個連。

「趙主任,幫個忙!」

氣不過的周小山找到趙沛詩,想再次用劉湘名義,給他們下了一到命令。

這些漢奸,不準擔任任何連以上的軍事主官。

誰提拔漢奸,就是漢奸,有勾結日本人的企圖。

聽完周小山的意思,趙沛詩哈哈大笑,這些都是小事,跟着周小山,他更像幫大帥化解這小子胸口的戾氣,好好給大帥出謀劃策。

「小山,放心,四川人仗義,最煩這些二狗子,他們成長不起來!不過你也要幫我一個忙,別埋怨大帥,大帥很難!」

周小山發出一聲濃濃的嘆息。

劉湘就像是一把拉滿了弦的弓,耗盡了全身的力氣。

只為把幾十萬川軍射出大山,射出四川,射向日軍。

外地入侵,是中華民族最黑暗的時代,卻是一個充滿理想的年代。

無數華夏優秀子孫,為了抗擊日寇,為了保家衛國,可以犧牲一切,甚至生命。

他們根本就沒有這麼多心眼。

面對殘忍的日軍,劉湘甚至很鄙視很多保存實力,苟且避戰的做法,若不是周小山阻攔,他恨不得把二十三集團軍開到長興,跟鬼子第十軍決戰,哪怕全軍覆滅也在所不惜。

但是,處於饒國華,郭勛祺,馮天魁的位置,可以這麼單純的做。

要知道,將和帥是不一樣的,劉湘是七戰區司令,為了川軍的前途,他有能力做的更多,而不是憑藉一腔熱血,一團和氣去做事。

想到這裏,周小山又啞然失笑。

劉湘是寬容的,記得住下屬的功勞,換成其他統帥,要是自己敢這麼撂挑子,耍小性子,搞不好會吃不了兜著走。

趙沛詩剛準備去拍發電報。

參謀就送來一封緊急的電報。

尹昌衡在永州公佈二十三集團軍長興大捷的消息。

如同一枚重磅炸彈,以永州的為中心爆炸,消息迅速擴散到四川,陝西各地。

也讓盯着李家鈺的眼線們,迅速上報。

連跟在周小山身邊的劉紫曼也收到大公報催稿的電報。

更別說軍委會了。

顧祝同代表軍委會一連三封電報,要七戰區立刻上報戰果,戰役過程。

川軍也是國民黨軍,二十三集團軍是軍政部正式番號。巘戅奇幻m戅

打了勝仗也是軍委會的戰功,要及時發佈出去,鼓勵國人。

劉湘沒有在集團軍指揮部,他跟着陳萬仞,在去潘文華23軍軍部的路上。

收到電報的唐式遵,周從化,真不知道該怎麼回復軍委會,生怕一句話不對,觸了大帥霉頭,偏偏電報跟雪片一樣飛來,不僅有軍委會的,還有剛到武漢的侍從室的,也有戰區副司令陳誠發來的,甚至有重慶行營參謀長賀國光發來的。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電,正好撞見四處顯擺台灣兵俘虜精通日語的范紹增!

唐式遵不知道怎麼處理,但是趙沛詩知道。

自從劉湘決定用勝利鼓舞李家鈺出川時候,這小子就做好了應對措施。

想起這混小子說的,既然國民政府無法保密,我們乾脆吹牛,至少傷亡要大,不由的覺得好笑。

我二十三集團軍,在長興西北,經過三晝夜鏖戰,成功擊退日軍第十軍,據不完全統計,擊斃擊傷日軍三萬以上,我英勇的二十三集團也付出了六萬傷亡的代價。

六萬傷亡啊,也就是21軍,23軍,50軍,66軍四個軍傷亡近半,差不多可以退出戰場轉入整補了。

有棗沒棗打兩杆子,萬一日軍上當,繼續分兵西進,二十三集團軍就賺大了。

唐式遵收到趙沛詩的電報,都驚呆了。

這戰損也太誇張了。

饒國華重傷,潘文華輕傷,二十三集團軍所有作戰單位,傷亡過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他怎麼不知道。

可是趙沛詩後面的電文說明,這是大帥的意思。

唐式遵只好照辦。

明確的給軍委會和關注戰局的黨國要員回電,川軍已經進入整補,無力再戰。

非常意外,唐式遵收到了軍委會表彰的電報,陳誠甚至專門發電報告訴他,作為七戰區副司令,希望唐式遵轉交立功將士的名單,他會為二十三集團軍申請功勛。

唐式遵頓時看不明白了,把電報轉發給了趙沛詩。

「小山,你真猜對了,陳誠會來核實戰果,軍委會準備嘉獎二十三集團軍!」

趙沛詩想起劉湘跟周小山的建議,不由的嘴角翹起來。

所有中國軍隊打日軍都很吃力,憑什麼你川軍這麼能幹,要不是考慮之後二十三集團軍還會跟第十軍血戰,這小子恨不得把戰損報到八萬人。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何況二十三集團軍本來就是委座的心腹之患,恨不得讓你們跟鬼子同歸於盡。

奈何重慶馬上要成為陪都,獎勵川軍,是安撫四川民眾不得已的做法。

「立刻提要求,錢,糧,撫恤,軍需物資,特別是軍械,立刻給軍委會要求軍械整補,要求四川徵發的補充兵源,儘快的運到七戰區!」

「好咧!」聞言,胖子撓了撓頭,滿臉的霧水。

「真的是在做夢嗎?但是我怎麼感覺我頭頂有些發麻。」

這一說,宋梵頓時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道:「別想了,沒發生什麼事,但是你在不醒就要出大事了。」

胖子見蘇鋒說的這麼嚴肅,心裡……

《蓋世殺神》第649章品質怎麼樣? 「我也想守著小幸,我想陪著他……」

「柒柒,小幸遲早會長大組建新的家庭,你要學會放手。況且我在這兒,你還不放心嗎?你回去吧,估計封晏也很擔心你,你們明天來也是一樣的。」

「我也不想回去了,就先守著,明天還你行不行?你一個人守著也撐不住那麼久,對不對?柒柒,你就聽話,回去吧。」

譚晚晚聲音柔軟,不斷央求,眼圈都微微發紅。

她知道,晚晚和小幸的感情也很好,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弟弟一般。

她都已經這麼說了,自己再留下也有些不合適。

況且,小幸已經脫離危險,只需要精心調養就好。

「那……那我明天早上過來。」

她依依不捨的看著唐幸,卻不想譚晚晚推著她,把她一直送到了電梯上。

「你明早再來,我去病房。」

不等電梯門完全關上,她就焦急地回到了病房。

她強忍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絮絮落了下來。

「你找我幹什麼?你看不出來我短時間內不想看到你嗎?你就是笨,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會看人臉色。你感覺不到我厭煩你了嗎?你那麼晚跑出來,還把自己弄成這樣,你傻不傻啊。」

「他們到底搶了你什麼,把你弄成這樣。他們搶什麼,你就給他什麼不就好了,把自己弄成這樣,我和你姐姐多擔心……」

昏迷中的唐幸迷迷糊糊感覺到了譚晚晚的存在。

他好像聽到晚晚姐的聲音了。

可是他眼皮很重,像是灌鉛一般。

他費力的想要掙開,卻沒有力氣。

晚晚姐好像在哭。

不行,不能惹晚晚姐哭。

他憑藉著頑強的毅力,終於睜開了眼睛,看到了譚晚晚痛苦的伏在床邊,抓著他的左手。

掌心濕漉漉的一片,那是她的眼淚。

他想用右手去安撫她,可是手上纏繞一層層紗布。

而且他渾身疼得厲害,無法動彈。

他只能痴痴地看著她,艱難的發出聲音。

「晚晚姐……別、別哭……小幸在……」

譚晚晚聽到他微弱的聲音,錯愕的抬眸,對上那如水晶一般澄澈的瞳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