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也好。」趙烈陽點頭應了一聲,站起身來,突然,對著玉親王趙寒天就是一掌劈了過去,幸虧趙寒天一直心神警惕,連忙催動自身的護身法寶進行抵擋,饒是如此,元嬰後期修士的隨手一擊也讓他噴出一口鮮血,由議事廳正中退到了議事廳門口。

2020-11-04By 0 Comments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玉親王也不看代親王與安親王驚愕的神情,對著趙烈陽怒聲道:「老祖,你為何偷襲於我?」

我這穿越有點怪 「嘿嘿,趙寒天,我問你,我一進你這議事廳,便察覺到周圍有數道陣法,更是隱約感應到幾道氣息,你給我解釋解釋吧。」趙烈陽冷笑一聲,徐徐問道。

聽到趙烈陽的話,代親王與安親王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隨即就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尤其是代親王,高聲問道:「玉親王,你果真想要伏擊我們不成?」

「好好好,我只知我皇室老祖對各類丹藥毒物頗有研究,卻不知這陣法之道也是造詣如此之深,趙烈陽,我終究還是小看了你。」趙寒天也不理會代親王的質問,只是對著趙烈陽說了一番,邊說著雙手掐訣,議事廳立刻升起了數道陣法。

陣法共分三道,除了一道困陣之外,剩餘兩道都是殺陣,分別是一道風刃殺陣和一道寒冰殺陣,不過卻只有五階而已,因為,這已經是神殿諸人能夠布置的極限了。

此刻,在這三道陣法之內,代親王趙戰天祭出防禦法寶擋住了攻向三人的風刃與冰針,而趙烈陽卻看了看周圍的三道陣法,蔑視的看向玉親王說道:「趙寒天,你就打算用這三道陣法困住我不成?」 得到了蘇風逍的同意后,離央也不理會此刻屋內其他人放在他身上的目光,徑直走到了床前。

近距離看著躺在床上的少女,離央發現她眉眼間倒是有幾分與蘇風逍相似。

伸手輕搭在少女的皓腕上,離央將靈力渡入少女體內,沿著經脈進入少女的丹田之中,尋到了被幽藍之光壓制在丹田一角的流岩漿蟲的火毒。

似乎是感應到了離央的靈力,不管是幽藍之光還是被壓制著的火毒,一時間都活躍了起來。

「好霸道驚人的熾熱能量,也不知流岩漿蟲到底是何種妖獸!」

火毒一活躍起來,離央便感應到這火毒的確是非比尋常。

此刻寒元固然能壓制住它,但這火毒竟是在一點一點的吞噬消磨著寒元,此消彼長,最後的結果便是寒元被火毒徹底吞噬,而火毒在失去了壓制后,則會變得更加強悍。

「離央道友,可有把握祛除箏兒體內的火毒?」

一看到離央收手察看完畢,蘇風逍當即出聲詢問道。

對於離央,雖然多年不見,但蘇風逍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不會是那種口出妄言的人,所以一番遲疑后,才會答應離央探察的要求。

「需要費一番氣力,若蘇道友信得過的話,我現在便可為她祛除火毒!」

看著蘇風逍目中流露出的期待之意,離央直言說道。

「那,就煩請離央道友為箏兒祛除火毒了!」

聽到離央可以祛除火毒后,蘇風逍深吸了一口氣后,朝著離央鄭重拱手道。

一旁的楊樓,原本對離央口出狂言可以祛除流岩漿蟲的火毒是抱著不信的態度的,但看蘇風逍居然還真的願意讓離央去祛除火毒,這就不止是蘇風逍單方面對離央的信任了。

「難道,這離央真有本事祛除流岩漿蟲的火毒?」

此刻,儘管不信,但楊樓已然有些動搖了起來。

畢竟躺在床上的少女一看就同蘇風逍的關係不一般,而蘇風逍能帶領蘇家族人在這島嶼上紮根,顯然不是那種無腦之輩,願意讓離央祛除火毒,從側面也看出了離央可能真有祛除火毒的本事。

至於綠衫少女小果與老者,雖然心中依然對離央抱持懷疑的態度,但作為家主的蘇風逍都已經同意了,自然也不會再言說什麼。

床邊,離央這次直接握住了少女的手,體內靈力渡入少女的體內,直奔被壓制在丹田中的火毒,費了點勁先將壓制著火毒的寒元給煉化掉后,靈力瞬間包裹住火毒,催動鍊氣訣,開始煉化火毒起來。

而火毒也覺察到了危機一般,開始爆發反抗起來,試圖突破離央的靈力封鎖。

火毒的爆發也的確給離央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也令他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這火毒的強悍可怕之處,不得不傾注全部心神來壓制並煉化祛除火毒。

屋內,蘇風逍看到少女的身上再次有赤紅之芒爆發而出,心中不由得一緊。

但也不過那麼片刻鐘而已,再次爆發而出的赤紅之芒便又被壓制了下去,這令蘇風逍心情一松的同時,對離央祛除火毒更加期待了起來。

因為從離央可以壓制火毒這一點來看,就遠不是他能做到的,否則他也沒必要費那麼大的勁去尋獵寒元海妖了。

「竟然可以壓制火毒!」

此刻的楊樓看著再次爆發出來的火毒被離央壓制了下去,雖然面上神色如常,但心底卻是暗自吃驚不已,僅從可以壓制火毒這一點,其就不敢對離央再有半分的輕視了。

離央煉化祛除火毒的過程足足持續到了五更臨近破曉之際,才徹底的將少女體內的火毒給煉化祛除掉。

「蘇道友,可以了!」

煉化祛除了火毒后,離央收回了進入少女體內的靈力,面露疲色的朝著等待了一夜的蘇風逍說道。

這火毒確是異常頑固強悍,徹底煉化祛除火毒,幾乎耗盡了離央大半的精氣神,所以此刻才會面露疲憊之色。

「辛苦了,多謝離央道友為箏兒祛除火毒!」

見到離央面上的疲憊之色,蘇風逍按耐住心中的情緒,先是道謝請離央上座休息,才去探查少女體內的情況,當發現少女丹田中的火毒確實被徹底祛除了后,面上才難以抑制的露出一抹笑意。

「居然真的祛除了流岩漿蟲的火毒!」

楊樓倒也是有耐心,同樣在這等了一夜,此刻目睹蘇風逍面上那難以抑制的笑容,從側面證明了離央真的可以祛除火毒,目中閃過了一抹震驚之色。

「小果,箏兒後面就交給你照顧了,待她醒轉過來時再通知我一聲!」

好不容易將心中激動喜悅的情緒壓制了下來,蘇風逍動作輕柔的為少女蓋好來被子,隨後對著守在邊上的綠衫少女小果囑咐了一聲。

「家主放心,小果一定會照顧好小姐的!」

自家小姐終於脫離了火毒的折磨威脅,綠衫少女小果面上儘是欣喜之色,伸手使勁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保證道。

「這次多虧了離央道友,二伯已準備好了客房,先過去修養恢復一番,到時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囑咐完綠衫少女小果后,蘇風逍這才目露感激之色的朝著離央說道。

「只是費些許功夫,不值一提!」

稍作休息后,離央面上的疲憊之色散去了很多,目光一掃,這間房屋明顯是少女的閨房,不太適合他這大男人久待,遂站起了身來,客隨主便,去準備好的客房修養反而自在一些。

「楊樓道友,今晚也是折騰了一晚,若不急著回去的話,就在這島上歇息一番如何?」

蘇風逍隨後又對邊上的楊樓詢問了一聲,島上的陣基雖然已經啟動,但後面是什麼情況根本不清楚,也不知道楊樓是否會一直留在島上,所以請楊樓留下來,不無試探之意。

「蘇道友,實不相瞞,島上陣基啟動后,師門那邊便要求在下必須留下來一段時間,以防變故!」

蘇風逍的試探之意楊樓豈會感受不出,略微沉吟后,為了避免一些可能引起的不必要誤會,楊樓直言他還必須留在島上一段時間。

「楊道友留住在島上一段時間可以,但不知要留住多久?」

對於楊樓要留在島上,也是蘇風逍料想之中的事,而想要拒絕對方留在島上,也要掂量其背後的歸松島,與其拒絕引來歸松島的強勢出手,還不如只楊樓一人留下要好得多。

「只等其它陣基啟動,將血色島嶼以及那巨大心臟重新鎮封下來,在下就會回去復命,料想也不會多久,這段時間就叨擾了!」

楊樓對著蘇風逍一個拱手,這般言說道。

「明白了,兩位道友請跟我到客房休息吧!」

蘇風逍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點了點頭后,對著離央兩人招呼了一聲,便做了一個伸手相請的動作,隨後走出屋門親自在前面帶路。

「兩位道友,你們有沒有覺得那巨大心臟跳動的頻率快了很多?」

出了屋門,望著盈滿夜空的血光,離央那心悸胸悶之感更甚,目光不由看向巨大心臟時,發現巨大心臟的跳動速度遠比剛出現時要快了數倍以上。 「堂堂元嬰後期大修士怎會被區區五階陣法困住呢?我炎黃神殿從不敢如此小看閣下,不過,這幾道陣法為我們爭取一些時間倒也是夠了。」這是議事廳外傳來一道聲音,接著,楊鳴一馬當先,身後跟著十九位元嬰修士來到了陣法之前,單手一揮,身後十七名元嬰初期修士齊齊祭出極品法寶飛劍,在陣法之外組成了無極劍陣。

普通元嬰初期修士的神識強度極限便是一次操縱五百柄法寶飛劍,不過為了不至於消耗太大,此刻神殿十七位元嬰修士每人只是操縱了三百柄飛劍而已,而楊鳴,因為修鍊大衍神訣,如今的神識強度早已超越元嬰中期修士,一次便操縱了五百柄飛劍,與眾人一道,共計五千六百柄極品飛劍在陣外組成了龐大無比的無極劍陣。

而看到這一幕的趙烈陽終於不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了,而是神情凝重的看著楊鳴問道:「你莫非就是神殿殿主不成?」

「不錯。楊鳴見過趙前輩!」楊鳴微微一笑,向趙烈陽拱了拱手說道。

「我想知道,玉親王為何會背叛我黑水皇室,還有,你炎黃神殿究竟意欲何為?」趙烈陽雙眼一咪,冷冷的問道。

「無他,玉親王只是不願浪費了這身修為而已,包括前輩你在內,這一身修為來之不易,若是在此殞命實在是可惜了。」楊鳴一副惋惜的神情看著趙烈陽說道。

「哼!鹿死誰手還未可知,閣下可不要將話說的早了。」趙烈陽冷哼一聲。

「此時此刻,趙前輩還有這等自信,著實讓我汗顏不已,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待會再談。」說完,楊鳴也不繼續勸說這趙烈陽,而是示意周圍的神殿修士全力催動陣法,發出更猛烈的風刃和冰針,同時,外面的無極劍陣也是嚴陣以待。

面對突然增強了攻擊的兩大殺陣,代親王不斷輸出法力進行抵擋,堅持了一陣后,不得不對著趙烈陽說道:「老祖,如此下去只是白白浪費法力,還請老祖出手破掉此陣。」

對當前的形勢趙烈陽自然也是身處其中,知道代親王說的不錯,雖然心中隱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知道今日之事難以善了,但還是微微點了點頭,內心一橫,祭出一方玉璽,說道:「無極劍陣么,今日就讓我黑水皇朝的國運金龍來領教一下你炎黃神殿的手段!」

只見那玉璽緩緩漂浮到趙烈陽的頭頂,突然金光大放,從玉璽之中鑽出一條周身金黃的金龍來,這金龍約摸有十餘米長,渾身金光閃閃,腹下生有四隻利爪,每隻利爪之上有三趾,鑽出玉璽之後繞著趙烈陽旋轉了一圈之後便靜靜浮在趙烈陽三人的頭頂,對著楊鳴等神殿之人發出了一聲怒吼。

看到眼前的金龍,楊鳴先是震驚不已,畢竟,這可是傳說中的金龍啊,不過隨即就強制自己鎮定了下來,不過心中卻還是有些驚異這趙烈陽的手段。

只見代親王催動防禦法寶護住幾人,趙烈陽則與金龍一起朝著兩道殺陣攻了過去,不過盞茶時間,兩道殺陣就先後被一人一龍擊潰,又是幾波攻擊過後,那困陣也抵擋不住趙烈陽幾人。

走出陣法的趙烈陽三人立即就迎來了由整整五千六百柄極品飛劍組成的無極劍陣。只是飛劍的第一波攻擊就讓楊鳴有些驚嘆這無極劍陣的強大了,果然如那萬象谷所說,若是能湊足足夠的飛劍,足以斬殺元嬰後期修士。 聞聽離央之言,蘇、楊二人抬頭望向在夜空中異常顯眼的巨大心臟,發現巨大心臟除了跳動的頻率加快外,其散發出來的血光更甚,而封鎖著它的鎖鏈更是黯淡到了極致。

「關於這巨大心臟的來歷,楊道友可有聽說過?」

看著蘇、楊兩人面對巨大心臟時的各異神態,離央心中彷彿有一道閃電劃過,驟然想起了什麼的朝著楊樓出聲問道。

「還有那隨著巨大心臟出現的血色島嶼,楊道友是否知道些什麼,方便的話不妨也說一說!」

聽到離央的話,蘇風逍也是心中一動的想到了什麼,他帶領跟著他自己的族人遷到隱海海域也不過數十年,對於隱海海域一些相對隱秘的傳聞還未曾能了解到。

「這巨大心臟是何來歷我也不清楚,至於那座血色島嶼,應該就是傳說中被封隱在隱海深處的禁忌之島了,隱海之名的由來似乎也與這座禁忌之島有關!」

「與之相對的還有一個傳說,那便是一旦這被封隱的禁忌之島現世,將會引發未知的連鎖反應,從而給整個仙極大陸帶來滅頂之災!」

也不是什麼不可說的隱秘,楊樓斟酌了片刻后,將他所知道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而在說這些話時,其話語中盡顯憂心忡忡之意。

「還會出現連鎖反應……」

這番話一落入離央的耳中,不知為何,其忽然想起了曾經經歷過的一些事件:

星隕密境,邪主,龍怨,封印在雷元谷核心陣法中的厄皇,混亂空間中的宮殿,這些看似不相干的事件,如今忽然一起浮現心頭,令離央一時之間生出一種迷霧將散卻難消的怪異之感。

「巨大心臟有變……」

就在離央陷入這種怪異之感難以自拔時,蘇風逍的一聲驚聲大喝將他的心神給拉了出來,目光下意識的看向巨大心臟時,心神一個巨震。

只見虛懸於血色島嶼上方的巨大心臟,此時爆發出的血芒璀璨如陽,無數道血光宛若流星一般四散飛射開來。

也不過幾個呼吸間,蘇家島嶼上空就有百十道血光飛過,這麼多的血光,難免的就會有飛落至島嶼上的。

好巧不巧的是,飛落至蘇家島嶼的這道血光直奔離央而來,之前由於為少女祛除火毒,再加上此刻心神不定,血光飛落的速度也是極快,在離央反應過來之際,血光已經直接打入他的體內了。

「離央道友,你怎麼樣了?」

血光飛落而至的速度著實太快,直至看到離央被血光打中,蘇、楊兩人才反應了過來,想要臨近離央身邊。

「你們不要過來,我沒事!」

但同樣反應了過來后的離央,卻是連忙出聲阻止了他們的靠近,同時其身上開始浮現出一層頗為濃郁的血芒。

蘇、楊二人聞言,身形一停,看著周身籠罩在血芒中的離央,發現其面上並無絲毫慌亂之色,目光也是清醒冷靜之極,便知離央有辦法應付這血光。

也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浮現在離央身周的血芒逐漸黯淡,並最終徹底的消失。

「離央道友,剛才打中你的血光到底是什麼情況?」

一看到離央恢復了正常,蘇風逍當即上前詢問道,楊樓也同樣將目光看向了離央。

「兩位道友,不知近段時間,你們有沒有在海域碰上一些周身蒙著血光,瞳孔呈現出灰白色的怪人?」

恢復了過來后,離央目中露出了沉吟之色,面對兩人的問題,並沒有作出回答,反倒是反問了兩人一個問題。

「離央道友說的,可是那種會將正常修士同化成他們一員的血光怪人?」

一聽離央這話,楊樓當即就想起了前幾日在某處海域上遇到的血光怪人,當時可是費了他不小的功夫,才滅掉那個血光怪人以及被同化了的一名散修。

「不錯,正是這血光怪人,剛才打中我的血光,與血光怪人同化修士的血光是一樣的!」

離央點了點頭道。

被血光打中侵入體內的剎那,那種如出一轍的感覺,離央當即就判斷出當時遭遇到的血光怪人,其源頭定然是來自血色島嶼上的巨大心臟。

也是有上一次被血光侵入的經歷,雖然剛才侵入他體內的血光遠比血光怪人的血光精純強悍,但還是被他催動鍊氣訣煉化掉,反倒是煉化后的精純血氣剛好彌補了先前祛除火毒的消耗。

「你們二人說的血光怪人是怎麼一回事?」

蘇風逍似乎沒有遭遇過血光怪人,聽著兩人間的談話,插口問了一句。

「從巨大心臟上飛射而出的血光,一旦金丹境以下的修士中招,便會被泯滅掉神智,成為傀儡一般的血光怪人,而這些血光怪人又會去同化更多的修士成為他們的一員!」

知道了血光怪人的來歷后,離央目中神色無比的凝重。

他親身感受到了兩次血光入體的經歷,對於這血光的強悍程度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金丹境修士尚有抗衡之力,但築基境以下的修士一旦中招,九成難逃被泯滅神智同化的命運。

「竟是這般的詭異,那這漫天飛射出去的血光豈不亞於一場巨大的災難!」

了解到血光怪人後,蘇風逍再抬頭看向漫天飛射出去的無數血光,面色不由得大變起來,這其中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一時間,三人都沉默了下來,一種沉重的氣氛在三人之間蔓延開來。

「巨大心臟又有變化了!」

又是半盞茶的功夫過去,一直關注著巨大心臟的離央,發現飛射出去的血光一停,但緊接著巨大心臟一個猛烈跳動,萬千束更加濃郁強烈的血光,宛若煙花綻放一般一口氣爆發了出來。

「糟糕!一束朝著這邊過來了!」

丁香花 這時蘇風逍的神色一個變得蒼白了起來,因為剛好有一束濃鬱血光朝著蘇家島嶼這邊過來。

剛才打中離央的血光不過細微一小道,但現在過來的這束血光,足有一團,一旦落至島上再炸開,估計所有的蘇家族人都難逃一劫。

說時遲,那時快,蘇風逍有些不知所措時,一道青色光影忽然衝天而起,竟是主動迎上了即將降落至島上的這束血光。 但很可惜的是,即使是五千六百柄飛劍同時攻擊,仍然被趙烈陽和那三趾金龍合力擋了下來,不過他們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趙烈陽身上的長袍已經被飛劍劃破了數道劍痕,就是那金龍身上散發的金光也明顯黯淡了許多。

看來這金龍並非實物,也許真如趙烈陽說的那樣,是由黑水皇朝的國運形成的。看到一人一龍成功擋住了第一波攻擊,楊鳴也不氣餒,一個手勢就將五千六百柄飛劍分為兩撥,持續不斷的攻向了趙烈陽幾人。

雖然分為兩撥之後每一次的攻擊都略有下降,但如此一來,趙烈陽與三趾金龍也就沒有了喘息的時間,必須持續不斷的迎接飛劍的攻擊,不過他們的抵擋也不是沒有效果,短短几個呼吸,就擊毀了數百柄飛劍。

十餘個呼吸之後,先是安親王,隨後便是代親王,兩人幾乎同時被飛劍穿過四肢,委頓在地,喪失了繼續出手的能力。看到這一幕,楊鳴揮手示意眾人不必攻擊兩人,只是全力攻向趙烈陽與三趾金龍。

看到安親王與代親王先後失去了再戰之力,饒是趙烈陽也不禁有些心急,全力出手之下,竟在幾個呼吸之間就毀去了一千餘柄飛劍,算上這些,短短不到二十個呼吸,這一人一龍就毀去了三千餘柄飛劍,不過此時的三趾金龍已經渾身傷痕纍纍,身上散發的金光也黯淡至極,又過了兩個呼吸,只見那金龍嗚咽一聲,不管不顧的鑽到了玉璽當中。

楊鳴見到無極劍陣之中此刻只留有趙烈陽一人,不禁一邊示意神殿其餘修士繼續維持劍陣,一邊朝著趙烈陽喊話道:「趙前輩,到了此刻,你還要繼續堅持嗎?」

「哼,小輩!你也只不過僅余兩千餘柄飛劍罷了,看我破你劍陣。」說著,趙烈陽猛地祭出數件法寶,對著眾多飛劍對轟了過去,就在法寶與飛劍相撞的瞬間,數件法寶突然受到趙烈陽的操控,齊齊爆炸了開來,原來,趙烈陽竟是打算利用自爆法寶來破壞楊鳴這無極劍陣。

不過不得不說,這個方法倒是頗有些效果,經過這一陣自爆,此刻的無極劍陣只剩餘不到千柄法寶飛劍,對付元嬰初期修士倒是尚可,拿來對付大修士卻是不夠看了。而趙烈陽也並非沒有付出代價,自爆了數件法寶之後,趙烈陽明顯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整個人臉色蒼白,站立都有些不穩,渾身的法力也耗去了十之七八,站在那裡動也不動,明顯已是暫時放棄了繼續出手的打算。

看到這一幕,楊鳴收回剩餘的法寶飛劍,示意水宮月、金曼荷、趙寒天三人圍住趙烈陽,其餘人則將代親王與安親王控制起來,這才開口說道:「趙前輩,你一身修為來之不易,我再次邀請你加入我炎黃神殿,還希望你不要拒絕才是。」

「若是我不加入呢?」趙烈陽看著楊鳴,神情平靜的問道。

「若是趙前輩執意不願加入神殿,則黑水皇室元嬰期修士可歸附我神殿。」楊鳴思索了片刻后,給出了如此答案。言外之意,就是元嬰期之下的修士將遭到神殿的清洗。

聽到楊鳴的回答,趙烈陽不禁低頭考慮了片刻,這才緩緩抬起頭來,突然祭出飛劍朝著玉親王趙寒天攻了過去,一旁的水宮月與金曼荷見狀,也不敢怠慢,紛紛攻向趙烈陽。 「離央道友,你……」

看著離央竟然主動的迎了上去,蘇風逍心中大驚,想要出聲阻止,但心中卻是猶豫了一下,而這一猶豫,離央已然與降落而至的血光碰觸。

剎那間,這束血光直接化進了離央的體內。

血光一進入體內,離央便感到全身的血液瞬間沸騰了起來,心跳更是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彷彿要直接跳出胸腔一般。

更加危急的是,識海同樣被血光侵入,仿若化作真正的血海一般,而且這次還有一道詭異模糊的血色虛影直接在離央的識海中幻化而出。

「邪主……」

當這道模糊詭異的血色虛影一出現在識海之中,離央心神一顫,即便這道血色虛影的形態,與當時在千雲門所見到的邪主有所不同,但那種霸絕一切的氣息,離央是絕對不會認錯的。

不過出現在離央識海的這道血色虛影,不管是靈性還是氣息,都要遠弱於在千雲門遭遇的那一尊,彷彿單純只是血光中蘊含的力量所化,只為泯滅被血光侵入者的神魂靈智而已。

「看來,這巨大心臟定然與那邪主有所關聯!」

感知到識海中血色虛影的氣息后,離央不難判斷出被封印在血色島嶼上的巨大心臟,必然與邪主有所關聯,甚至於這巨大的心臟便是屬於這邪主的也大有可能。

九零空間小神醫 心中念頭急轉間,離央也沒有閑著,催動鍊氣訣煉化侵入體內作亂的血光同時,同樣運轉煉神道的法門,抗衡已經在大肆破壞識海的血色虛影。

然而這次侵入他體內的血光遠不是之前能比的,煉化起來不僅異常的吃力,隨著時間的流逝,離央更是逐漸處於下風,就連識海中作亂的血色虛影,煉神道法門對它也是難以起效。

但不出離央意料的是,當他體內的狀況糟糕到極點,意識昏昏欲沉之際,隱藏在他體內不知何處的紫氣再次浩蕩而出,開始鎮壓侵入他體內的血光以及識海中的血色虛影。

道初之物紫氣果然沒令離央失望,不管體內的血光多麼強悍,識海中的血色虛影多麼詭異恐怖,皆被紫氣給鎮壓了下來。

在紫氣的輔助下,離央煉化起體內的血光以及對付識海中的血色虛影就輕鬆了不少,只要以水磨的功夫,就能煉化血光為己用。

侵入離央體內的血光乃是極為精純的能量,只要將其中的詭異煉化掉,便能徹底化為他所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