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乾元劍!」

2021-01-28By 0 Comments

一抹金光,從許陽掌心悄然涌動,隨著許陽劍訣一指,一道金芒,直衝霄漢,迎擊天穹之中落下的那道宏大雷霆!

乾元劍再度化作一顆金色流星,與那金色巨雷正面碰撞。

剎那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場中一片寂靜。而在下一瞬,無窮無盡的威能爆發開來,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方圓三千里內的山峰,齊齊被削平了一截!

許陽身軀劇震,雖然乾元劍擋下了大部分的劫雷之威,但他還是被巨大的反震力量,震入地底。

原本許陽立足的方位是一座山峰,可現在,這座山峰已然不見,只剩下了一個方圓百丈的大坑!一絲裊裊的煙霧,從坑中騰起。

這一道金色巨雷的威力,絕對可以比擬六劫強者的全力出手,可怕至極。

所幸的是,這一道宏大雷霆,已經是戊土天劫的最後殺招。天穹之中的神罰之眼緩緩消失,劫雲逆向旋轉起來,漸漸消散。

「小玄子,還活著吧?」青銅板閃身來到了那百丈大坑的邊緣,向內中叫道。

「你死了我都不會死。」許陽沒好氣的聲音,從坑中傳出。他如今的情況很凄慘,世尊寶骨都碎了好幾根,皮膜出現了不少破裂之處,渾身焦黑。由於玄力告罄,紫金帝甲也是脫落了下來。只有煉化之後的乾元劍,化作一抹金芒,在許陽周身上下盤旋護主。

枯榮界的門戶開啟,一道道黑白兩色光芒,向許陽的身軀涌去,快速修補起他的肉身,恢復他的玄力。

「天劫的威力,的確恐怖啊……」

半晌,許陽終於恢復了基本的行動能力,他咬牙爬了起來,駕馭乾元劍,爬出了這十餘丈深的巨坑。

「小玄子,你搞出來的陣仗,當真不小。」青銅板嘖嘖讚歎道,「看看,這方圓三千里的地方,群山崩塌,地勢都被削低了三尺啊。」

許陽咳嗽說道:「你以為我願意?不過下一次渡劫,的確不能在天井秘境之中了……否則,也太過對不住天井世尊。」

一道銀色光芒,驟然從遠處飛來,落到了許陽面前。

「這是……聖人古屍?它竟然變成了這幅模樣,看來靈屍劫,它已經渡過了。」許陽有些驚喜地看著眼前的聖人古屍。

現在,稱呼這頭聖人古屍為銀靈屍比較合適。它通體呈現出璀璨迷離的銀光,一對眼眸,同樣呈現出銀色光澤。身上原本的醜陋綠毛,全然不見了,一頭銀髮垂到了肩膀,在詭異之中,卻有著一種別樣的魅力。

「也不知道它有沒有回憶起生前的玄術……咦?等一等!這傢伙好像有些特別,你看它的眼睛!」

許陽凝神一看,在銀靈屍的雙眸之中,竟是隱約看到了一絲金光!

「難道說……」許陽有些難以置信,「我煉製出了一頭……金靈屍?!」


「……」青銅板瞬間無言,隨後才說道:「小玄子你被雷劫劈傻啦?金靈屍要是這麼好煉製,也就不會這麼罕見了。這只是一頭銀靈屍而已,那一絲金光……頂多代表它有著進化成金靈屍的一絲可能罷了。」(未完待續。。) 許陽回憶起煉屍密錄之中的描述,點頭說道:「不錯……真正的金靈屍,通體如黃金鑄成一般,而且有著不輸於人類的智慧,甚至能夠自我修鍊。這頭靈屍,距離金靈屍的層次還差了不少。」

許陽費力地取出攝魂鈴,將銀靈屍收入鈴中,道:「走吧,隨我返回枯榮界。這一次渡劫,雖然很慘,但我收穫也是不少。返回枯榮界中,我能以最快的速度療傷。」

黑白二色光門開啟,許陽踏入枯榮界之中。

天井秘境大殿之後的潛修洞府。

一眾玄皇強者,甚至包括天井世尊,都是久久無言。

良久之後,雨桓年才心有餘悸地說道:「這麼可怕的天劫,許陽盟主竟然能夠渡過……」

「他的實力,又增強了。這是好事,我們人族與冥族的爭鬥,又多了一絲勝算。」另一名玄皇長老說道。

「只怕對於我們天井秘境,不是什麼好事啊……」有人低聲說道。事實上,不止一人這麼想過。

「經過這次觀看,相信你們都對許陽的本事,有了進一步了解了吧?」天井世尊一聲嘆息說道:「你們都出去吧……以後不要存著和大勇宗對立的心思了,更不要想著聯合兩大秘境,來和大勇宗內門打對台。」

剛剛說話的那名秘境長老,低下頭來,面紅耳赤。他知道天井世尊說的就是自己。

事實上,了解了許陽的力量,見識到了枯榮界的富庶、大勇宗的潛力,這些長老絕大多數,都已經認可了大勇宗作為唯一的超級宗派,整合瀛洲資源的事情。剩餘的一小撮反對聲音。也只是緬懷往日榮光,不甘心就此被取代的個別長老。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很快就會認清形勢,理清自己的位置。

枯榮界之中。

大勇城上空,一團約莫一丈大小的黑白二色光球,靜靜懸浮著。

下方的大勇宗弟子們。也早已見怪不怪。他們都清楚,這是人族盟主,枯榮界之主許陽大人正在療傷。這個黑白二色光球,已經懸浮在空中整整三天了。

大勇城上空,光芒再度閃爍,長腿白裙的御玄雨,從天井秘境,來到了枯榮界之中。

「許陽盟主還沒有恢復過來?」御玄雨見狀,微微蹙起眉頭。

兩名負責為許陽護法的大勇宗長老。從高空的雲氣之中閃出,來到御玄雨面前,先是行禮,然後其中一人才稟報道:「宗主,許陽盟主的氣息,一直在緩緩增強之中,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復過來了。」

另一個長老好奇說道:「宗主難道有什麼急事。要找盟主商議?」

御玄雨道:「不錯……這件事,是許陽在之前吩咐下來的事情。必須要讓他知曉結果。」

正在說話之間,忽然天空之中的黑白兩色光球,劇烈顫抖起來。光球迅速膨脹,隨即加速收縮,星星點點的光芒,悉數融入虛空懸浮盤坐的那個青年體內!

歷經三天的修鍊。許陽終於恢復了全部實力,徹底穩固了一劫世尊的修為。他睜開眼睛,在空中伸了個懶腰,頓時一陣噼噼啪啪的爆響聲,如爆豆一般響起。一種強大的感覺。隨著許陽的呼吸蔓延開來。

「盟主破關了!」兩名護法長老,以及御玄雨早已注意到了許陽的恢復,立刻飛身上前。

「玄雨,你找我何事?」許陽問道。

「是龍人族……」御玄雨無奈說道,「我已經按照你的指示,向龍人族發出訊息,請龍人族的敖廣長老,前來天井秘境。只不過……得到的回復,卻是有些不妥。」

「怎麼了?」許陽道,「莫非龍人族後悔了,不願意聽從命令不成?」

御玄雨說道:「這倒也不是。龍人族回復,說敖廣族長如今肉身腐朽,無法遠行,更無法參戰,還請盟主諒解。」


「看來,這敖廣誤解了我的意思,」許陽皺眉說道,「我請他過來,豈是為了他一個行將腐朽的六劫戰力?而是我接下來的計劃,必須有他加入,才有著相當的成功幾率。」

「那……我繼續向龍人族發訊說明這一點?」御玄雨猶豫著說道。


許陽搖頭道:「不妥,還是我親自到龍人族駐地走一趟。那敖廣族長,現在何處?」

御玄雨說道:「天瀚洋環境惡劣,敖廣如今身體很差,不適合留在天瀚洋,所以就去了騰泡大澤休養。」

「他已經去了騰泡大澤,那就太好了。路程不遠,我直接過去,將他請來。」許陽說道,他似乎很有把握。

***

位於烏梁海西南側的騰泡大澤,是一片方圓數萬里的沼澤之地。這裡瘴氣橫生,毒蟲肆虐,一向沒有人族居住。

在半月以前,騰泡大澤搬來了不少龍人族居民。這些龍人族並沒有嫌棄騰泡大澤的環境惡劣,對於他們來說,原本居住的天瀚洋,比這裡的環境要惡劣十倍。

龍人族皮膚粗糙,那些小型毒蟲蚊蟻,根本無法咬破他們的皮膚。而且龍人族中,不乏實力強悍的高手,騰泡大澤之中的凶獸甚至妖獸,紛紛被斬殺驅逐,根本就無法與龍人族爭奪地盤。所以,龍人族在這裡生活得很滋潤。龍人族的族長敖廣世尊,甚至將行宮搬到了此處。只有在這裡,他才能免受天瀚洋的玄氣潮汐之苦。

在上次冥族高手侵入,大肆屠戮龍人族的慘案發生之後,龍人族的警戒就提高了很多,每時每刻,都有巡邏的修玄強者列隊巡視,一旦某處發生異常,巡邏隊會立刻趕到,了解情況。

而在這一日,騰泡大澤上空,劇烈的空間波動驟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呼啦裂開!一群龍人族巡邏人員,恰好在這裂縫附近,嚇了一大跳。

這種撕裂空間,進行空間穿梭的手段,絕對是世尊強者!

「快,稟報族中長老!」為首的龍人族巡邏隊長,是個玄皇級高手,他在吩咐之後,隨即玄力擴音,如雷聲音響起:「所有族人暫避入陣法之內,有不明身份的世尊強者闖入騰泡大澤!」

一時間,整個騰泡大澤雞飛狗跳。一個青年身影,從空間裂縫中一步踏出,有些愕然地看向下方那亂糟糟的營盤。

這個青年,自然就是許陽了。

「何人擅闖我龍人族駐地?」一聲洪鐘般的大喝響起,三道青光自遠及近地飛馳而來,速度之快,猶如穿梭空間一般!顯然,這是三名世尊級強者。

許陽微微一笑,手臂伸開。一條尺許長的黑色小蛇蜿蜒爬出,迅速漲大,化作一條千丈長短的蛟龍,暴吼道:「敖力!敖春!敖明!你們都不認得我了?」

三名世尊級強者身軀微震,同時驚聲道:「護族靈獸,敖勝大人?」

許陽笑道:「黑皮,沒想到你在龍人族中,地位還不低。」

黑皮自豪說道:「公子爺,俺可是護族靈獸啊,這三個小子雖然實力比我強,但在我面前,可不敢不敬……」

三名龍人族世尊對視苦笑,他們都有一千多歲了,竟是被人稱呼為「小子」。不過想想敖勝的歲數,這一聲小子當真不冤。

為首的敖春世尊,是個二劫強者,他微微一怔之後,旋即醒悟過來:「敖勝,你是做了人族聯盟之主,許陽世尊的坐騎……這樣說來,這位就是盟主許陽大人?」

敖力和敖明兩位世尊都圍了上來,眼中帶著驚奇的神色看向許陽。顯然,他們都想象不到,許陽竟會這般年輕。

「正是本座。」如今龍人族加入了人族聯盟,許陽名義上,是這三人的最高上司,不能太過謙卑。他掃視了一周,沉聲說道:「敖順長老與敖融長老何在?」

敖春世尊急忙說道:「敖融、敖順兩位長老,在天瀚洋幫助族人遷徙,尚未歸來。」

「罷了,」許陽說道,「帶我去見敖廣族長吧。」

忽然之間,眾人身前的空間一陣扭曲,一行透明的懸空台階,出現在了許陽面前。

「貴客大駕光臨,我龍人族倒是輕慢了,還請許陽盟主勿怪。老朽殘軀有疾,就不迎接了,請許陽盟主移步!」

敖春、敖明和敖力三位世尊強者,齊齊低下頭去,在空中行禮。就連黑皮,也收斂了隨意的姿態,顯然都知道,說話的這位,便是龍人族的六劫世尊,敖廣族長!

「不愧是六劫世尊,這空間扭曲的本事非常了得。」許陽讚歎了一聲,大大方方地踏上了懸空台階,一步步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許陽周圍的景物都在飛速倒退。敖廣世尊以空間扭曲的能力,不斷摺疊一定區域的空間,將原本數十里遙遠的距離,折成了幾步之遙,這份實力的確令人驚嘆不已。

當然,如果敖廣世尊對於空間的掌控之力更強的話,甚至可以一步到位,只需許陽跨出一步,就可以來到自己面前。但這至少也是七劫以上的世尊強者,才有能力做到的事情了。

走下懸空台階,眼前出現了一座玉石雕琢而成的宮殿。許陽吸了口氣,他知道,六劫強者敖廣世尊,就在宮殿之內。(未完待續。。) 玉石大殿之內,許陽終於見到了這位龍人族的六劫強者,敖廣族長。

敖廣族長身材枯瘦,臉上溝壑密布,只不過一雙眸子依然是神光湛然。他靜靜坐在王座之上,看向殿門處的許陽。

「許陽盟主大駕光臨,我龍人族上下蓬蓽生輝。只不過老朽身上有疾,無法迎接,還望恕罪。」敖廣緩緩說道。

許陽略略打量了敖廣一番,從這個六劫強者體內,他感受到了磅礴的玄力波動,代表著他強橫的實力。只可惜,敖廣的氣血並不如何旺盛,甚至連一個普通的低階世尊,都有所不如。

「許某冒昧前來,倒是叨擾了。不過,我這次卻是為了抵抗冥族的大局而來。」許陽直截了當地說道,他可不想讓敖廣將話題引開。

「大局?」敖廣眼中露出一抹遲疑,「許陽盟主,之前我族接到過聯盟傳信,要我前往天井秘境,這難道也是大局所需?你們要對冥族開戰不成?」

許陽道:「開戰?自從冥族復甦以來,我人族一直在和冥族處於戰爭之中,從未停歇過!我請敖廣族長前去,是為了結束這場戰爭!」

「結束這場戰爭?」敖廣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訝的神色,「難道說……你們和冥族,要和談了?」

許陽搖頭說道:「敖廣族長錯了。冥族是生靈的死敵,怎能和談?想要結束戰爭,可不止和談這個途徑。只要滅掉冥族,戰爭同樣可以結束!」

「原來如此,許陽盟主是想和冥族決戰!」敖廣搖搖頭說道,「聯盟總部召喚老夫過去,恐怕就是為了決戰吧!只不過……許陽盟主。老夫的情況你也了解,實在不適合參戰啊。」

頓了頓,敖廣又勸說道:「據老夫了解,中洲來援的大人物,恐怕還沒有到吧?許陽盟主要和冥族決戰,恐怕有些操之過急了。不如等到中洲的大人物來臨。再行決戰為妥。到時候,老夫即便肉身腐朽,也一定要前去參戰,為滅除冥族盡一分綿力。」

許陽一聽,便明白了這個敖廣族長的意思。他想等到中洲高手前來,真正穩操勝算的時候再前來捧個人場,這樣一來,敖廣本身便不會遇到危險,也不會將龍人族置於險地。

「真是個老滑頭……」許陽心中暗暗腹誹。敖廣恐怕不知道,中洲來援的可能性並不高。不過這個實情,許陽卻不能與敖廣詳細說明,否則以敖廣的滑頭,說不定會帶領龍人族退出聯盟。

「敖廣族長,我此次前來,並非為了讓你參加決戰,」許陽沉聲說道。「實不相瞞,我需要潛入冥族秘境一趟。取回一樣東西。你作為六劫世尊,對於空間法則極為精擅,可以幫助我潛入冥族秘境。」

「什麼,潛入冥族秘境?」敖廣眼睛猛然瞪圓,「許陽盟主,你……此話當真?」

「我親自來此。難道是為了說一句不著邊際的謊話,戲弄閣下么?」許陽淡淡說道。


「可是……冥族有著八劫世尊坐鎮啊!雖然他們現在實力未復,但是單憑他們掌控空間的能力,就不是普通的世尊所能比擬的。許陽盟主,即便我出手幫你侵入冥族秘境。也斷然無法瞞過冥族高層。而你若是暴露在冥族高層的視線之中,必然極端危險!不是老夫危言聳聽,以許陽盟主如今的實力,對付尚未恢復的六劫世尊都很困難,更不用說對抗七劫乃至八劫強者了。」

「這件事,敖廣族長不必再說。你只需答覆,是否願意協助我潛入冥族秘境?」許陽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看向敖廣。話說到這份上,已經近乎命令。如果敖廣再推託的話,許陽就要考慮,是否要對龍人族採取一些驅逐措施了。

敖廣猶豫了片刻,說道:「若要我出手也可,不過老夫只負責幫你破開冥族秘境門戶。在門戶開啟之後,我掉頭就走,出了事,莫怪老夫沒有事先提醒。」

許陽鬆了口氣,他點頭說道:「好。」

敖廣隨即說道:「還有,根據老夫了解,冥族秘境位於魔淵第七層。而魔淵前面七層之中,還有著不少冥族特有的魔眼巡視,根本就沒有混入的可能!你想要進入冥族秘境,這件事總要先行解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