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今天我教你兩門法術,只要你練熟這兩門法術,打敗索丹並非困難的事情。」

2020-11-06By 0 Comments

「哪兩門法術?」葉雄急問。

「其中一門是精神類攻擊法術《破魂術》,另一門是金屬性劍術,叫做《烈火劍陣》。」

這兩種法術,名字好霸氣,葉雄無限地渴望起來。

「這兩門法術,都是可階的法術,《破魂術》一共有五層,修鍊到最高層,能以一破千,只要是你靈識範圍之內,魂力不如你的對手,你都可能攻擊他們的靈魂,讓他們精神受重創,從而減緩他們的行動力,這是一門很強的輔助類神通。」

當下,惡靈就、將《破魂術》的法術口訣傳給他。

葉雄念著口訣,突然覺得這口訣非常熟悉,他很快就想起來,這口訣居然跟他無意間在島國得到的精神類攻擊法術《魂擊術》非常相似。

當下,他將這事情跟惡靈了。

「《魂擊術》,應該《破魂術》的簡化,在第一層的基礎上再弱化,適合於低階的修士。」

葉雄覺得很有道理,因為他發現這《破魂術》比起他以前修鍊過的魂擊術不知道強了多少,修鍊起來也非常困雄。

還好他有《魂擊術》底子,修鍊這破魂術比起惡靈想象之中強得多。

「這《破魂術》是一門極其講求魂力的神通,如果你的魂力在對方魂力之上,怎麼用都沒事,但是你的魂力在對方之下,使用的話,極有可能會遭遇到反噬,讓自己精神失創,所以你千萬要慎用。」

「簡單來,這就是門欺軟怕硬的神通。」葉雄問。

「可以這麼,但是也不是對方魂力比你強,你就一定不能使用,因為《破魂術》是有增副作用,如果你修鍊到第二層,哪怕對方魂力在你之上,你依然可以將對方重創。」

葉雄當下進入《破魂術》的修鍊過程之中,短短一天,就將第一層修鍊成功。

正在他準備問第二層修鍊法門的時候,惡靈搖搖頭:「想修鍊到第二層,必須要用強魂丹副助,否則不可能修鍊成功。」

葉雄這才發現,修鍊一道遠比他想象之中艱巨得多,無論是法術還是境界,每進一階,遇到的困雄都是重重的。

惡靈將一張丹方遞給他,葉雄看了一眼那丹方,上面有十幾種靈藥,有幾種他連聽到都沒聽過。

他只能暫時將煉製第二層《破魂術》的念頭壓下去。

「下面,我重教你《烈火劍陣》。」惡靈。(未完待續。。) 「《烈火劍陣》,是非常出名的火屬性劍陣,入門簡單,但是想修鍊到大乘,非常困雄。23US.更新最快」

惡靈當下將《烈火劍陣》第一到到第三層的口訣告訴他,聽完之後,葉雄這才明白,為什麼這陣劍這麼困難。

劍陣對劍的要求非常高,每進一層,都要重鑄一次,劍才能承受得住攻擊的負荷。

而重鑄劍陣所需要的材料,全都是非常逆天的珍稀材料級難找到。

「修真者這條路,要想快速成長,必須要要少彎路,你只要把烈火劍陣跟破魂術修鍊好,加上我昨天教的那無名功法,這三門神通你能修鍊至大成,哪怕在修真界也是一方人物了。人的精力跟資源有限,你千萬別把精力跟資源放到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身上。」惡靈叮囑。

葉雄頭,當下將《烈火劍陣》的第一層修鍊起來。

烈火劍陣第一層,對劍的要求不高,不需要鑄造特殊劍。

惡靈從車子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三柄一米長的劍,遞給葉雄。

「這三把劍是島國武士刀專用鋼煉製而成,是你們這一界之中最好的劍,你用它來訓練。」

葉雄接過三柄劍,只見劍身流光閃亮,柄柄都是好劍,非常鋒利。

「至少要三柄以上才能算是陣劍,你修鍊過劍影術,對御劍有一定了解,先試試。」

葉雄祭起三把劍,成品字形懸浮在半空,開始修鍊起來。

烈火劍陣果然是強大,雖然只是區區三把劍,但是包含著無窮變化,千變萬化,攻擊手段多元化,絕對不是劍影術那單一的攻擊手段所能相比的。

葉雄突然想起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三柄劍是實體,而劍影是虛化,實體容易被毀,虛化就算被毀,也僅僅是劍影被毀。這樣來,似乎劍影術更加厲害。

「你覺得實劍攻擊厲害,還是劍影攻擊厲害?」

似乎知道葉雄會這樣想,惡靈問。

「我感覺劍影應該更好用一些。」葉雄如實回答。

「劍陣在低階的時候,確實劍影好用一些,但是我告訴你一,等你真正懂得劍陣,你就會發現,實體劍的威力是劍影絕對無法相比的,可以,望塵莫及。」

既然她都這麼,葉雄不好再什麼,畢竟她是千年老妖,見論是見識還是實力,比起自己強大多了。

接下來幾天,葉雄一直在修鍊破魂術跟烈火劍陣,一個星期之後,他已經把這兩門神通第一層修鍊熟。

這陣子家裡安然無事,顯然索丹已經拿著那自以為是的正氣果藏起來研究,龍隱寺的傳承者也去找他要正氣果,他一招禍水東引,為他爭取了很多時間。

「千年老妖,你我用這烈火劍陣,加上破魂術,能不能殺掉過索丹?」葉雄問。

「最多只能打平手,因為你這劍的質量太差,如果能搞到無堅不摧的劍,索丹必輸無疑。」惡靈對烈火劍陣信心滿滿。

「可是,去哪找無堅不摧的劍?」葉雄犯難了。

他腦海不停地轉著,突然一拍腦……

「千年老妖,你咱們要是用鐵樹脂把這劍重新煉製一遍,會不會讓劍更加硬化?」

「鐵樹脂是非常好的融合劑,也是上等的煉器材料,這個方法可以。而且秘境那裡有火山,地下的的岩漿正好用來鑄劍。」

惡靈贊成葉雄的看法,決定再一次去聖峰山秘境。

葉雄突然想到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如果兩人都去聖峰山,索丹再來找麻煩怎麼辦?

「要不這樣,你去聖峰上把三柄劍煉製,我留下來在這裡看著。」葉雄提議。

惡靈搖了搖頭:「如果索丹知道正氣果是假的,到時候他跟龍隱寺的禿驢一起來找你算賬,以你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應付。這樣吧,你獨自一人去聖峰上,我教你如何煅劍,這邊我在守著。」

葉雄頭,這種方法也好,他不在這邊,那龍隱寺的和尚就不會來找他麻煩,就算索丹來找麻煩,惡靈也能輕易應付。

「那就這麼辦。」葉雄當下決定。

回去之後,惡靈跟楊心怡又換了回來。

楊心怡聽葉雄又要出差,她心裡雖然高興,但還是表示理解。

「老婆,你在這裡守著,萬一遇到什麼事情,第一時間要跟惡靈,跟她換回身體,讓她應付,聽清楚沒有?」 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 葉雄嚴肅地叮囑。

「老公,我聽你的。」

葉雄正想離開,楊心怡連忙道:「老公,你要華姐一聲,不然她又不高興了。」

「我這就去跟她一聲,行了吧!」

葉雄笑著出去,去了杜月華的辦公室。

杜月華正在辦公室里工作,見他進來,連忙站了起來。

「華姐,你繼續忙,我就來探探你。」葉雄道。

杜月華表情有不太自然,她一想到自己跟楊心怡合夥騙葉雄的事情,就有些於心不安。

「怎麼了,好像有不太想見到我一樣?」葉雄笑問。

「哪有,是你不想見我吧!」杜月華把不安掩蓋起來,問道:「今天怎麼突然來找我了?」

「這不是想你了嗎?」

葉雄走到她身後,將她抱住,雙手鑽進她衣服里。

「別亂來,讓人看到怎麼辦?」 情入膏肓 杜月華羞紅了臉,連忙拍開他的手。

「放心,門我都反鎖上了。」

葉雄在她耳邊輕呵著氣,杜月華很快身體就軟了下來。

……

半時之後,葉雄離開江南,搭上去西北鎮的飛機。

他原本想獨自一人前去,但是想到此次,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再煅劍的時候需要一個人在旁邊護法,免得受到打擾。

他第一時間想到慕容如音,於是打電話過去。

慕容如音聽他邀請去聖峰山秘境,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在西北車站下車,葉雄一眼就看到站台上那道靚麗的風景。

慕容如音身穿束腰紫色長裙,像不食人間煙火的翩翩仙子,一段時間不見,她更回動人。

「如音,好久不見。」葉雄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慕容如音笑臉如花,迎了上來。

兩人像久別重逢的朋友,都非常想念對方,但是雙方都保留著矜持,沒有捅破窗戶紙。

「時間不多,咱們還是趕緊去緬店吧!」

江南的情況,葉雄還是非常擔心,害怕惡靈一個人沒辦法應付那些局面。(未完待續。。) 接下來,兩人直奔緬店,在山下採集必須用品之後,連夜上聖峰上,進入秘境。

「這陣子古武門派的情況怎麼樣?」進入秘境之後,葉雄問道。

「人心渙散,離開古武門派的人越來越多了,隱門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人也離開,踏入修真一道。」慕容如音嘆了口氣,一副非常心痛的樣子。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修真一派遲早會代替古武,成這個世界的主流。」葉雄目光落到慕容如音身上,勸說道:「如音,你還是好好考慮我的話,有時候人的思想要跟著時代走,不能那麼迂腐,明知道古武沒前途,為什麼還要守著?」

慕容如音頓時沉默了,似乎在考慮著。

葉雄知道她是個守舊的人,也不逼迫她,隱門對她有知遇之恩,她一直都在擔心這個。

「你現在什麼境界?」葉雄問。

「真氣四層後期,師門給了我很多資源,加上你送我的丹藥,所以我突破了,只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突破真氣五層。」慕容如音說。

「真氣五層的進階,比起鍊氣五階還要困難,如果你不打算轉修真的話,估計你這一輩子,古武一道到頭的。」

葉雄這不是大話,現在四大門派掌門,實力也在真氣四層後期,一卡就是十幾二十年。

「如果你能轉修真的話,以這聖峰山秘境的資源,突破到鍊氣五階是遲早的事情,甚至達到築基期,踏上升仙之路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葉雄繼續說。

「讓我再考慮一陣子,我怎麼也得跟師門有個交待。」慕容如音還是不好決定。

「我希望你快一點,趁我還在這一界,一年之後,我會到另一個世界去。」葉雄說。

慕容如音身體一顫,連忙問這是怎麼回事。

葉雄將自己必須去修真界的事情說出來,但他沒有說原因,畢竟這關係到惡靈的秘密。

他只是說,自己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必須去修真界。

當慕容如音聽到界與界之間有法則,不能隨意穿梭之後,又不說話了。

這意味著,最快不超過一年,她就得跟葉雄分開,而且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見面。

除非她能跟著去修真界。

「咱們休息一晚,明天開始,你去采靈藥,我去弄鐵樹脂鍛劍。」

兩人在山洞睡一晚上,由於只有一張床,慕容如音睡在床上,葉雄則睡在地上。

半夜,月光如水一樣照在洞口,鋪上一層銀紗。

慕容如音躺在床上,雖然身體沒有動,但是半分睡意都沒有。

一想到一年之後,再也無法跟這個男人見面,她心裡就有種非常失落的感覺。

想起跟這個男人之間的點點滴滴事情,慕容如音百感交集,心裡暗暗做了決定。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醒來,慕容如音說道:「阿雄,我認真考慮過,準備轉修真一道。」

「太好了。」葉雄頓時十分高興,連忙將《真元轉換**》教給她,並且給她護法。

當初,葉雄施展真元轉換**的時候,只是鍊氣三階初期,已經有那麼大的難度。

慕容如音現在是真氣四層後期,轉換的成功率更低,也更加危險。

可以說,她現在這種選擇,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新晉嬌妻:您老公永久在線 「如音,你考慮清楚沒有?」葉雄再次問。

「我已經考慮清楚了。」

慕容如音盤坐在石洞床上,等身體調節到最佳狀態之後,開始真元轉換。

冷酷軍長強寵妻 她知道這一次轉換難度非常大,但是真正實施之後,才發現比自己想象之中還要艱難。

這輩子,她從來沒試過這麼痛苦,好幾次都快撐不下去。

葉雄在旁邊看著,見她那麼痛苦,幾次忍不住出聲,讓她放棄。

但是慕容如音知道,如果現在放棄,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這個男人了。

當身體的承受超負荷,能讓她支持下去的,只有信念。

就是這個信念,讓她一次又一次,克服重重困雄,轉化丹田,開闢內世界。

足足一天一夜,就在慕容如音連信念都快承受不住的時候,腦海里突然多一個空間,身體剎那間舒服起來,像涅重生一樣。

後來她才知道,那就是修真者的力量源泉,內世界。

慕容如音容貌憔悴,披頭散髮,就像個女瘋子一樣。

只是這一刻,她再也忍受不住,突然緊緊地抱著葉雄。

「成功了,我成功轉化了,我現在是修真者了。」慕容如音喜極而泣。

「恭喜你,成功修真者。」葉雄被她的感動影響,拍拍她的肩膀。

慕容如音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太激動,居然抱了葉雄,連忙鬆手。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剛才太激動了。」她連忙解釋。

「我明白,你不用說了。」

葉雄有些戀戀不捨,慕容如音的懷抱挺舒服的,他都有些捨不得鬆開。

「你先服用一些丹藥,穩住境界,等幾天之後,再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一鼓作氣,衝破到鍊氣五階。」

慕容如音點了點頭,她也希望早日突破境界,到時候能跟著葉雄一起去另一界。

被慕容如音的事情擔誤兩天,葉雄現在馬上開始辦正事,先去鐵樹那裡,采一批鐵樹脂。

鐵樹依然被五彩鳥守著,但是葉雄跟它熟悉了,不用冒險就能採到一批鐵樹脂。

鐵樹脂質地非常堅硬,葉雄花了很多時間,才把那堅硬如鐵的鐵樹脂切下來。

接下來,就是開始煅造這三把劍,只要用鐵樹脂煅造過這三把劍,到時候就可能修鍊第二層的《烈火劍陣》。

「如音,你在洞中好好修鍊,我先去把這三柄劍煅造一下。」

葉雄本想跟慕容如音一起去,但熔岩地獄太危險,他怕她有危險,所以決定不帶她去。

「讓我跟你一起去,我可以為你護法,讓你煅劍的時候不分神。」慕容如音提議。

「不行,那裡太危險了,我就吃過一次虧。」

葉雄堅決不同意帶她去,慕容如音無奈,只能留在石洞之中。

葉雄帶著鐵樹脂跟三柄劍向火山進發,不多久就到火山之中。

熔岩地獄他來過幾次,知道這裡有隻所向披靡的岩漿獸,他不敢太深入,而是走到離岩漿岩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用鋼絲捆住那些鐵樹脂,從高空釣落岩漿里,再利用岩漿的溫度將堅硬的鐵樹脂熔化,再進行煅造。

這方法,是惡靈教他的。(未完待續。。) 火山口下面十幾米的地方,葉雄在那裡搭了個鐵架,建了個火爐,將長劍放到焦炭上面煅燒,等劍差不多變紅的時候,這才將一塊鐵樹脂放到焦炭上面煅燒。

哪知道燒了很久,鐵樹脂連紅都沒有,堅硬得讓人震驚。

果然不愧是高級的煉器材料,看樣子,只能用岩漿加熱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