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就算是不喜歡,礙著帝王的顏面,他也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被人逼著對他們下手。」

2020-11-12By 0 Comments

姜雲卿說道:

「我和魏寰初見的時候,魏寰為了取信我,跟我說過一些拓跋一族的事情。」

「我覺得魏寰很肯定我是她弟弟的孩子,應該是我這具身體上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她求證。」 楚昭陽好似不耐煩的丟下幾個簡短的字,便朝她們走過來。

然後,就見楊瑞雪也跟著過來。

顧念擰眉,即使楚昭陽對其他人不屑一顧,可有老鼠屎粘著,她心裡也會膈應。

「媽媽,快下車啊,別讓壞阿姨纏著爸爸。」小傢伙催促道償。

顧念無奈,這小傢伙,才受過不小的驚嚇,怎麼這時候就又有精神了?

這時候,楚昭陽已經打開了她旁邊的車門。

楊瑞雪驚訝的好似才知道顧念也在似的,叫道:「顧姐姐,你也在啊。」

看一個人不順眼的時候,聽她說什麼,做什麼,都不順眼。

忍著對這聲「顧姐姐」翻白眼的衝動,顧念禮貌的點了下頭,疏離的叫道:「楊小姐。」

楊瑞雪笑容一頓,顧念是什麼意思?

她好心好意的叫她姐姐,顧念卻不領情,偏這麼冷淡的對她。

「好巧啊,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了。」楊瑞雪好似若無其事的笑著說道。

小傢伙撇撇嘴,這壞阿姨臉皮真厚。

爸爸媽媽明顯不喜歡她嘛!

顧念見她沒有走的意思,為了禮貌,只好下了車。

但小傢伙今天剛被綁架過,即使是被自己的爺爺奶奶綁架,也驚了顧念一身的冷汗。

她獨不願意讓小傢伙離開她的身邊,一定要護著才能放心。

因此,也把小傢伙給抱了出來,抱在懷裡。

楚昭陽不贊同的微微沉臉,這麼大的孩子,總動不動就抱著,沉不沉?

顧念抿了抿唇,低聲對他說:「我現在不放心放他一個人。」

哪怕是把小傢伙放在車裡也不行,生怕一錯眼的功夫,小傢伙就不見了。

楚昭陽又看了眼好似比前幾天又圓潤了些的小傢伙,說:「那給我抱吧,他那麼重。」

聲音里是滿滿的嫌棄。

小傢伙:「……」

突然有正突然又不受待見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抱了會兒,顧念的胳膊果然是有點兒酸,還不知道楊瑞雪要在這兒糾纏多久,便從善如流的把小傢伙交給了楚昭陽。

而後,便冷淡的對楊瑞雪說:「孩子有些不舒服,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得趕緊先帶他回家。」

對楊瑞雪這母女倆,當媽.的對她父親有想法,做女兒的對她老公有想法。

她著實給不出什麼好臉。

這世上是沒男人了還是怎麼著,怎麼全照著她家裡的下手?

「哦,這樣嗎?」楊瑞雪笑的僵硬,覺得顧念這是在應付自己。

便問小傢伙:「小米糕哪兒不舒服啊?」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捏著嗓子,聲音嗲的不行。

把小傢伙噁心壞了。

他沙啞著嗓子說:「阿姨,只有我家裡人才能叫我小米糕,外人不行。」

楊瑞雪嘴角的笑容僵住,嘴角抖了一抖。

怎麼會有這麼不可愛的小孩子!

「可我不是外人啊,我跟顧叔叔很熟,顧叔叔把我當女兒呢。」楊瑞雪知道,許是因為無法照顧顧念,因此,顧立成便把一些對顧念的感情,投注到了她的身上。

同樣是死去戰友的女兒,沒有父親照顧。

由她,便想到了顧念的可憐處境。

因此,對她便格外照顧一些。

即使沒有太多的交流,但都一直注意著她的情況。

楊瑞雪對顧立成一直都是感激的,直到見到顧念,才發覺,自己在顧立成的心中,也不過是他女兒的替身而已。

是他來彌補自己虧欠的一個途徑。

只要顧念不高興了,那她就什麼都不是了。

顧念這個正主兒回來了,顧立成全部的父愛,就都傾注在了顧念一個人身上,別人休想再獲得分毫。

楊瑞雪生氣,不甘,可又有什麼用呢?

她不服氣,憑什麼顧念有這麼好的運氣。

父親不在,就遇到了楚昭陽,而如今,就連父親也回來了,位高權重,寵女如狂。

而她,遇不到楚昭陽這樣的不說,她的父親,死了就是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就是死,也沒有給她們留下什麼好處。

她也想要顧立成那樣的父親,有什麼錯?

明明,顧立成之前也是把她當半個女兒看待的。

「那你是我外公生的嗎?」小傢伙閃爍著澄澈分明的大眼,問道。

「不……不是……」楊瑞雪面部僵硬的說。

「那你就不是他女兒啊,跟我們家沒關係的。」小傢伙特別正經,特別嚴肅的強調,「所以,不要叫我小米糕。」

楊瑞雪真是恨不得揍這個討人厭的臭小子,正要說什麼。

顧念卻已經心疼的對小傢伙說:「少說點兒話吧,嗓子都啞得不像話了。 寵妻成癮:帝少的獨家摯愛 剛才舒服點兒,別又疼起來。」

小傢伙撅著嘴,不高興的說:「都是這阿姨要跟我說話啊,不然我才不說呢。」

楊瑞雪:「……」

「趕緊回去吧,孩子難受。」楚昭陽嗓音寡淡,對楊瑞雪已經很不耐煩。

如果不是看著顧立成的面子,楚昭陽連聽楊瑞雪說話的耐性都沒有。

顧念點點頭,便要與楊瑞雪道別。 「而且最關鍵的是,從魏寰所有的表現來看,好像只有我留在這裡,才有可能幫她完成復仇的心愿。」

姜雲卿說的有些亂,可是孟少寧他們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姜雲卿皺眉了片刻,才又繼續說道:

「後來她給我送男人,入宮之後更是特別留意我和璟墨之間的事情,甚至於還讓人在我們的飯食裡面下催孕葯,以及助孕的東西。」

「她好像很急於的想要我懷上孩子,而這個孩子,應當也和她想要復仇有關係。」

孟少寧聽完姜雲卿的話后,很快就理解了她想說的東西:「你是說,遮掩你脈象,讓你沒有察覺到懷孕的東西,和魏寰有關?」

「不。」

姜雲卿皺眉:「我覺得應該是和拓跋一族有關係。」

左子月在旁聽著他們的話,一直未曾開口說話,此時聽到姜雲卿的話后,突然說道:「等等,你剛才這些話的意思是,你你體內有拓跋一族的血脈?」

姜雲卿點點頭:「左大夫知道拓跋族的事情?」

「知道一點兒。」

左子月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了。」

「什麼難怪?」君璟墨見狀連忙問道,「你知道雲卿的身體是怎麼回事了?」

左子月點點頭:「有點猜測,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太清楚。」

「我父親當年給我留下過一本醫書和一本傳記,上面記載了很多疑難雜症,以及一些比較罕見的事情。」

「我曾經在那本雜記上看到過,拓跋一族的血脈與常人不同,特別是王族純種血脈,就是拓跋族未曾與外人交歡污染過的血脈,生下來的孩子男子天生神力,而女子則是生來便有溝通異獸的能力,而且其中有極為微弱的機會,還有可能會覺醒拓跋一族的預知之能。」

「拓跋一族隱世而居,極少有人會在外間走動,而且據說拓跋一族守護著永生之秘,拒絕所有外人踏入他們的領地,沒想到這赤邯居然留有拓跋血脈的人。」

姜雲卿聽著左子月的話,也沒覺得奇怪。

當初晨妃是拓跋族王女的事情,應該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後來她借著機會曾經在赤邯朝中也試探過。

那些人知道魏寰的過去,卻是鮮少有人知道當年魏寰會經歷那些,和拓跋一族有關,而且幾乎也沒有人知道,睿明帝當初最寵愛的晨妃是拓跋一族的人。

甚至於在赤邯朝中,有許多人壓根就不知道「拓跋」這姓氏代表什麼。

赤邯這邊尚且如此,對拓跋一族的事情知之甚少,就更別說外面的人了。

恐怕外面的那些人里,根本就沒幾個人知道這赤邯皇室之中還有拓跋一族的血脈留存著,更無人知曉,如今的赤邯新帝,留著已經被滅了族的拓跋皇室的血。

姜雲卿看著左子月問道:「那傳記裡面還寫了什麼?」

左子月說道:「寫的不是很多,不過曾經提起過一句。」

「拓跋一族純種血脈的孩子,與普通孩子不同,她們雖然也是十月懷胎便能降生,但是生來便帶奇特能力。」 「顧姐姐。」楊瑞雪趕緊叫道。

顧念很想說,讓她不要叫得這麼親。

她可沒把楊瑞雪當妹妹看償。

「還有事?」顧念也沒什麼耐性了攖。

手已經扶在了車門上,準備隨時關門。

「這周六是我媽媽生日,你也知道,家裡就我們兩個人了。」楊瑞雪怯生生的說,「往年,都是顧叔叔陪我們過得,不論是媽媽.的生日,還是我的生日。今年突然就我們兩個,冷冷清清的,很難受。」

楊瑞雪露出一抹故作堅強的笑容:「所以,顧姐姐,我想請你們來,一起過生日,好不好?」

顧念笑笑:「這事兒我做不了主,得回去問問我父母。」

「我已經跟顧叔叔聯繫過了,他說可以的。」楊瑞雪緊接著說。

「哦?」顧念挑挑眉,「可據我所知,周六我父親是要去警局的。」

「嗯,但是他說忙完了就會過去。」楊瑞雪說道,見顧念直視過來,她的目光先是閃躲了一下,而後,又直直的對上顧念的目光。

顧念嘲諷的輕笑,說:「是嗎?我沒聽我父親提過。」

明明剛才見過面,如果真有這事兒,顧立成一定會說。

楊瑞雪怕是打著兩邊欺騙的主意,告訴她,顧立成已經同意。

她這邊聽到顧立成同意了,也會同意,然後,楊瑞雪再對顧立成說,她也同意了。

那顧立成也會同意。

這件事,就這麼成了。

只不過,楊瑞雪小聰明是有,卻算錯了剛剛她還跟顧立成見過面。

「可能顧叔叔在工作,正忙,晚上就該跟你說了。」楊瑞雪果然不疑有他。

顧念聽她這麼說,便更加確定了楊瑞雪的心思。

「那晚上再回復你吧,就算我爸有空,我也不一定有空。」顧念冷淡的說道。

楊瑞雪完全沒想到,顧念竟是這麼不按套路來,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顧念坐回了車裡。

楚昭陽把小傢伙也抱到顧念的旁邊,便要上車,也沒有要順路送一下楊瑞雪的意思。

楊瑞雪驚呆了,只好主動叫:「楚大哥!」

楚昭陽好像沒聽見似的,打開車門就要進去。

「楚大哥!」楊瑞雪又拔高了些聲音。

楚昭陽這才看過來:「你是叫我?」

「是啊。」楊瑞雪點頭,不然能叫誰?

「跟你不熟,別叫的這麼親。」楚昭陽頓了頓,想到了一件事,「上一個這麼叫我的,現在還在牢里。」

楊瑞雪:「……」

什麼意思,連這麼叫他都犯法嗎?

楊瑞雪漲紅了臉,說:「我只是想說,不知道你們……順不順路?」

「不順。」楚昭陽淡漠道。

楊瑞雪:「……」

她連去哪兒都還沒有說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