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

2022-04-11By 0 Comments

相原龍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對方。直覺告訴他,出拳就是挨揍,他只好嘆了口氣,拿出一個電子機器。

機器上刻著guys的紅色字幕,那是guys隊員的證明。

良久,相原龍把那個證明捏在手裡,捨不得放手。張罘沒辦法,只好硬搶過來。

「還給我。」

「你不是要辭職嗎。」

「我。。。」

「想要回來,就跟著我。」

夜色又深沉了幾分。

兩人來到guys分部。

新建的guys分部在一個三角形的建築里,張罘刷了指紋,打開guys分部大廳的正門。

他的身後跟著有點乖咪咪的某人。正門裡是一個圓形的會議桌,一旁的虛擬電子屏幕上是一架3d戰機模型。

正廳里已經站著兩個人了,一個是日比野未來,一個是迫水真吾。

真吾也看到了張罘身後的相原龍,他執行起隊長的職責,解釋起緣由:「這裡是新建guys分部,歡迎你的加入。」

然後介紹著隊員:「這位是日比野未來。」

「這位給了新式戰機鳳凰號很大的技術支持,他是guys武器研究部的部長,張罘。」

「張罘!」

「你對上司直呼其名的?」 面對常落這一擊,葉雲卻是紋絲不動,伸手一把抓住火焰匯聚的佩刀,只見掌心之中一陣黑氣沸騰,直接將佩刀之上的火焰覆滅。

常洛想要抽刀而出,卻無論你怎麼用力都是始終辦不到。

「你想要是嗎?」看著用力拔刀的常洛,葉雲突然鬆手,常洛整個人向後倒退而去。

擁有四階實力的常洛雖然不弱,可面對此刻已經進化過一次的葉雲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不信邪的常洛再度揮刀而來,卻見葉雲身影一陣晃動,再次出現之際,已經來到常洛身前,一把抓住佩刀直接將棋折斷。

錚!錚!錚!錚!

四周的鎮撫司武者,看著自家大人遇險,手中長刀瞬間攻向葉雲,無一例外,都沒有有破防。

甚至這種程度的攻擊,連讓葉雲撓痒痒都做不到。

看著眼前的常洛,葉雲一把將其提起,隨後左手對準其身體,一把劃過,大量的屍毒瘋狂湧入常洛的體內。

【獲得6458生存點】

看著被葉雲一擊刺入身體的常洛,四周的鎮撫司武者紛紛大喊:「常大人!」

可惜,此刻的常洛已經無法再度發出了聲響,葉雲一把將其扔在一旁。重重地跌落在在地一動不動,跟隨跌落的還有四周鎮撫司武者的心,也隨著常洛的死去而徹底破碎。

四周的鎮撫司武者明白,身為紫衣級別的常大人面對葉雲都無法傷到其一分,而自己更不可能傷到,自己等人現在不過是其口中的一盤菜罷了,想著捏就怎麼捏。

可作為鎮撫司的武者,他們時刻謹記加入鎮撫司時所立下的誓言,誓言只有短短的十個字:「斬盡天下詭異,雖死不悔!」

於是,場中的所有鎮撫司武者,互相的看了一眼對方,隨後抱著必死的決心沖向了葉雲。

「為常大人報仇!」

「守護玄風城!」

「殺!」

……

只可惜這些武者太弱小了,在五階的殭屍形態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

葉雲看著死戰不退的鎮撫司武者,僅僅只是花了不到幾分鐘就將其徹底轉化為殭屍,又是獲得五十具一階殭屍,二階殭屍有著三十具,三階殭屍有著十八具,四階殭屍常洛正在不斷的蛻變。

這還是為了保存這些武者的屍體,葉雲還沒有放開手腳的攻擊,不然憑藉葉雲的強悍,這些武者怕是一個照面就完了。

因為由武者轉化而成的殭屍,實力比普通殭屍強上太多了,甚至直接入階,這才是葉雲所要的。

沒一會兒,以常洛為首的武者,緩緩地從地面之上站了起來,葉雲突然面露微笑,兩個尖銳的獠牙首度浮現:「給我把城門徹底控制住!」

隨著葉雲的大手一揮,以常洛為首的殭屍瞬間殺向城門之上的眾人,將那些士兵化為血食。

看著沒一會兒就將城門控制住的殭屍,葉雲走了上前將玄風城的城門打開,不多時,城外早已等候多時的上千頭殭屍湧入進城。

「派對開始,盡情享受鮮血的盛宴吧。」葉雲站在城頭之上,看著將城門徹底控住的殭屍,揮手下令。

頓時引得上千頭狂吼,讓無數躲在城中的百姓瑟瑟發抖起來。雖然剛剛感染了幾十具武者殭屍之後但是自己也打算暫時停下繼續感染的腳步,打算先將殭屍的等級提升。

而這玄風城之中的百姓便是葉雲用來提升殭屍等級的養料,城中的殭屍瘋狂的抓取著一個又一個的百姓,吸取著精血。

站在城頭的葉雲,坐著一張不知道在哪搬來的椅子,聆聽者玄風城內的哀嚎聲與驚恐之聲。

打開聊天頻道,葉雲打算查看這玩家們的動向。

【槽!我的屬性面板根本不現實罪惡點,搞的我現在都不知積攢了多少的罪惡點。】

【我懷疑你在凡爾賽學,像我們這種撲街,累死累活才搞了兩位數的罪惡點,都記得死死的。不像大佬們,一點都記不住自己刷了多少罪惡點。】

【想這麼多幹什麼?繼續刷就對了,刷到鎮撫司追殺就對了。】

【樓上的,這麼說你很勇哦!】

【廢話,看看你們就是遜啊,我超勇的好不好,剛剛還斬殺了鎮撫司的一個二階武者。】

【說實話,我們應該一早就奇襲帝都,這樣獲勝的幾率更大,可惜了這幾天大佬們瘋狂刷罪惡點,引起了鎮撫司的注意了。】

【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選擇道具,畢竟道具的誘惑力很大。】

【沒錯,上一次我遇見一個人類玩家,本來實力弱我一籌,誰知道他一件三階道具,直接將場景逆轉,追了我七條街。】

【三階道具?我們老大初始場遊戲第一名,獲得了一件無品階道具,現在已經是超凡九階的存在。】

【大佬流弊!敢問大佬組織叫什麼?萌新求加入。】

【好說好說,我們的組織叫〖墓誌者〗,歡迎大家的加入。】

【還聊呢?還不快去刷罪惡點,我發現這東西太容易刷了,我直接摧毀三座城鎮。】

【兄弟,你能如此簡單摧毀三座城鎮,自身實力已經達到六階了吧。再加上自身運氣不錯,降臨的地點不在大城附近,所以才讓你連續摧毀三座城鎮吧。媽蛋,不說了,那個六階鎮撫司武者又來追殺我了,真踏馬的憋屈啊!】

【樓上注意你好運,我之前也被追殺,幸虧被我反殺了。而且我還被野生詭異追殺,晦氣,要不是自己運氣好跑了,現在怕是已經和你們聊不了天了。】

【我去,還會被野生詭異追殺?怎麼回事?大家都是詭異,憑什麼追殺我們?】

【記住了,這個遊戲只有我們玩家才是自己人,其它的不論是武者還是野生詭異,只不過是給我們提供生存點的NPC罷了。】

【朕附議!】

【朕也附議!】

【愛卿所言有理!】

……

葉雲看著聊天頻道的玩家,不由得點了點頭,看來大家都是明白人,已經察覺了這種弊端的出現。

只可惜,就算察覺了也沒有任何辦法,因為大家雖然都是詭異,可惜終究不是一條心,無法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再加上就算你是詭異,也無法擺脫人性的貪婪喝趨利,在遊戲主辦方強大的誘惑下,所有玩家初期根本無法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強有力的聯合軍。

而是各憑手段刷罪惡點,爭取刷到足夠的罪惡點,好在遊戲通關之際兌換足夠強大的道具。

而且所有的玩家,都會有這一中搏一搏的心理,都以為自己不會是倒霉的那個,也有著很大的驕傲,永遠的相信不管發生什麼,都能徹底把局面給穩住。

而遊戲主辦方正是利用了這一種心理,而其中最精彩的就數罪惡點無法在屬性面板查看,正是因為這個無法查看,導致無數玩家在瘋狂的刷罪惡點。

因為看不到,所以無法知道自己需要多少罪惡點才能足夠兌換遊戲道具,始終讓玩家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當中,為了保險起見,都會瘋狂的屠戮普通人,積攢罪惡點。 連惜容瞬間黑了臉,立馬攔在謝嶼的面前,背過身去,面對着謝嶼,「你要是敢在這個時候丟下我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不過顯然她的話根本沒有什麼用,謝嶼不屑的,笑笑之後繞過她向前走去,很明顯他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連惜容朝着謝嶼大吼了一聲:「謝嶼你要認清你自己的身份,你覺得溫喬她配得上你嗎?她不過是個殺人犯罷了!」

在殺人犯三個字一出口之後,瞬間引起了台下賓客的一陣嘩然,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落在溫喬的身上。

謝毅也像是找到了機會,立馬了插了一句:「真以為隨便用軟件動點手腳,就能把這個事情推到我身上來了嗎?」

他很是冷漠的看着溫喬,他怎麼忘了溫喬是殺人犯這回事了,既然她是有前科的人,那解決起來也就方便多了。

謝老爺子的臉瞬間黑了下來,本來是想把謝毅這件事情給壓下去的,可是謝毅突然又蹦出來說這麼一句話,這件事情如果不深究下去的話,怕是會一直被人揪著說下去。

他太了解自己兒子的性格,這件事情謝俞絕對有參與,所以那段錄音裏面的聲音,也肯定是謝毅的。

「你閉嘴。」謝老爺子看了一眼謝毅,壓低了聲音,滿是怒氣。

謝毅瞬間也惱怒地抬起頭來,對上謝老爺子的視線。

可是礙於現在的情況,他並不敢說什麼,就像謝老爺子所說的一樣,現在謝家他說話還是有一定分量的。

對於殺人犯這個「稱呼」再次被提起,溫喬並不在意,反正已經是一個既定的事實了,而且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逃避。

「綁架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我硬推給你的,你們可以去調查,我當然是不介意的。」溫喬轉過頭去看着謝毅,回了他一句,又將視線落在了連惜容的身上。

連惜容被她突然投過來的目光看得有些發寒,下意識的往後面退了一步,為什麼她在溫喬的眼中感覺到了侵略……

既然謝家現在還有謝老爺子做主,溫喬自然是不能把這位大佬給無視了,於是直接看向他,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小本本。

抬起手來,將紅色的本本揚了揚,看着上面的字,就算她不解釋,在場的人也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我的天吶,她手裏拿的結婚證該不會是她跟謝嶼的吧!」

「能有什麼時候結婚了?今天這事可不是個小事,這結了婚還敢來訂婚,他們謝家這是幹嘛啊!」

「這沒想到還能遇見這樣的事情,簡直是拉垮了我的三觀!」

謝毅在看見,溫喬手裏結婚證的一瞬間愣在了原地,久久的沒有反應過來。

他知道溫喬跟謝嶼關係不一般,可以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兩個人已經把結婚證都領了,而這場訂婚宴,現在看來不就是個笑話嗎!

溫喬絕對是存心報復的,不然的話為什麼會在這種場合來,公開她跟謝嶼結婚的事情!

謝老爺子一時之間也有些接受不了,瞬間有些站不住腳步,身邊的人立馬扶住了他。

「你跟謝嶼已經結婚?」他不敢相信了,再次問了一句,如果已經結婚的話,為什麼他們要把這件事情隱瞞。

溫喬點了點頭,算是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雖然她並不想這麼早,就把結婚的事情給公佈出來,可是有些事情由不得她了。

謝嶼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他並不介意溫喬將結婚的事情公佈,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揭露,溫喬是否有些欠考慮了?

不過,她是真的想要讓謝家跟林家難堪,這是毋庸置疑的。

謝嶼倒是從沒想過,溫喬的報復心竟然會這麼的強,不過想想也是,綁架並不算是一件小事,換做是他的話,他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謝嶼你為什麼不說啊!」謝老爺子此刻是氣得咬牙切齒,這不是公然打他們謝家跟連家的臉嗎?

好在,連家今天只有連惜容跟她的一些親戚過來了,她的父母因為有事還沒有回國,只希望這件事情在解決之前能夠瞞住。

謝嶼沉默不語,他並不想做任何的解釋,原來溫喬所指的做決定就是這件事情。

如果今天他跟溫喬走了的話,那勢必是公然跟家裏決裂了,但是如果今天他不走的話,溫喬最後要面對的,還不知道會是些什麼。

不僅是謝家,連家肯定也不會放過她的,只是她一個人的話,謝嶼擔心她會保護不了自己。

在這種時候他還是動了私心,謝嶼轉身從舞台走了下去,邁著步子來到溫喬的身邊。

不得不說溫喬今天的確是很驚艷,奶白色的魚尾裙勾勒着她玲瓏有致的身材,臉上畫着淡淡的妝,不僅沒有掩蓋住她原本的美,反而更添了幾分韻味。

這樣的尤物有幾個男人不會動心呢,就算是他謝嶼,也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看着謝嶼站到了溫喬的身邊,謝老爺子跟謝毅的臉更加的難看了,台上的連惜容更是直接朝台下跑了去。

「不後悔嗎?」溫喬低聲問了一句,其實今天的這一切她也是在賭,賭謝嶼會在乎她。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雖然她不想承認,不過她們兩人之間的確是有了某種默契存在。

「你覺得?」謝嶼沒有回答她,而是反問了一句,不過對溫喬而言,已經給了她最好的答案了。

「你們兩個還要在這,站到什麼時候呀?我都累了!」站在一旁的封天逸實在看不下去了,立馬蹦了出來,抱着溫喬,模樣甚是可愛。

他的出現再次給現場的人來了一次衝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三個人。

「不會吧,他們兩個人不僅結婚了,連孩子都有了!」

「我的天哪,謝嶼這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吧!」

謝嶼朝封天逸看了過去,發現他的小手正摟着溫喬的腿,立馬俯下身去,將封天逸一把抱起,嘴角微微上揚。

「回家吧,我選你。」說完,謝嶼一隻手摟住了溫喬的腰,並輕輕的在她臉上吻了一下。。 「老蕭,上次的人情我算是還給你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