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們兩個在這裡等著我。」蕭輕塵踏上樓梯的時候,對著吳陽和蕭破軍說道。吳陽和蕭破軍聞言也就帶著了巫雲煙雨樓的最下面,沈凱丟了個眼神給老鴇。老鴇自然知道意思,讓樓子裡面的人伺候著那兩位夜,俗話不是說宰相門前三品官嗎?蕭輕塵可是北涼王比宰相可厲害多了。

2021-01-30By 0 Comments

煙顏收了油紙傘站在蕭輕塵身後,而慕雲之卻跑到蕭輕塵的身旁說著今天請了那些人,今晚又該如何春宵千金的一番葷話。她可沒看見煙顏在後面殺人的眼神。沈凱卻是站在了煙顏的身後,什麼也不說只是看著慕雲之在和蕭輕塵說著話,煙顏那殺人的眼神他眼看在了眼裡。

慕雲之推開門,這最高一層樓極為的寬敞,可以容納二十多個人再次尋歡。蕭輕塵坐在首位,慕雲之坐在右側,左側卻是被煙顏給坐著了。而沈凱坐在了慕雲之的下位。

慕雲之撇了一眼煙顏,然後對著蕭輕塵耳語道「老大,我們到這裡尋歡,煙顏在這裡不合適吧?」,蕭輕塵回過頭看著滿臉笑意的煙顏,還有在下面讓她不要告訴流觴墨舞的話,頓時覺得煙顏的笑意中間有一股陰險之意。


蕭輕塵頓時道「不妨事,不妨事。」,慕雲之聽見蕭輕塵這樣說也就同意了。沈凱拍拍手掌,龜公馬上獻媚的出現在了門口,沈凱道「先上酒菜。」,龜公馬上退下去,叫人把酒菜送上來。

「對對,先送酒菜,溫飽之後才思淫慾。」慕雲之哈哈笑道。煙顏瞪了他一眼。蕭輕塵微微一笑,對著慕雲之和沈凱說道「這十大名妓我可無福消受。這不還有個小探子在這,如果被大小姐知道了,我估計得死的很慘,至於你們嗎?嘿嘿。」

慕雲之渾身一顫,想到了流觴墨舞持著一把劍殺向自己,頓時冷汗就來了。

「今天先不談風月,先談談上面傳下來的聖旨。」蕭輕塵喝了一杯酒道。前幾日白玄也是下旨了接著北涼王府被襲這件事把沈凱的舅舅謝庸給換掉,而掌管北涼一州的長吏慕飛自然也是被換掉了。

「我是不走的。」慕雲之說道,他隨他父親走過這麼多個地方,也就只要和蕭輕塵做了兄弟。「沈凱你也不走吧」慕雲之轉頭問道沈凱。

沈凱啞然,這次他借著流觴墨舞離開北涼這個機會請蕭輕塵來這裡就是為了說這件事,如果蕭輕塵沒同意,沈凱知道他自己和他舅舅謝庸是出不來北涼的。

沈凱苦酸道「老大,雲之。你們也知道我自幼是和我舅舅相依為命的,雖然我不想走可是我不能耽擱了我舅舅的前程啊!而且我舅舅已經和我尋了門親事是京城人家。」


慕雲之聽完想要怒罵,可是蕭輕塵按著他的肩膀,示意他先別說話。蕭輕塵淡笑一聲道「沈凱啊,這次請我來喝酒就是為了這件事吧。你怕沒有我北涼王府的同意你出不去北涼吧。」

沈凱艱澀的點了點頭,慕雲之壓著自己心中的怒氣。蕭輕塵拍拍慕雲之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蕭輕塵說道「這件事,你和你舅舅去吧。我沒意見。」

沈凱抬頭看了看蕭輕塵和一臉怒色的慕雲之,覺得自己沒有做到這裡的臉面。沈凱想逃離這個地方,蕭輕塵示意他坐下來。對著慕雲之說道「雲之你呢?」

慕雲之一臉怒色的說道「我不像他這樣無情無義,我留在北涼。」,蕭輕塵問道「那你父親怎麼辦?」,慕雲之愣了下了,他父親怎麼辦?如果他父親不遵旨,會被滿門抄斬。到時候他連累的就不只是一個人了。

蕭輕塵起身道「我該走了」。《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九十一章修真聊天群 “沒有什麼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說在無極修羅體沒有晉級以前,我的肉身只不過是極品玄兵的硬度,但是在晉級以後,現在的我,完全可以和那些初級的仙兵相抗衡了。”聽着七煞血蓮那不可置信的話語,聶辰則是淡然一笑的說道,之前因爲天殤罡氣無法跟上其他幾種武學的進度,以至於聶辰的無極修羅體雖然可以提升,但是在達到極品玄兵的硬度以後就到了極限,但是現在,聶辰所修煉的幾種武學都已經相互持平了,那麼聶辰的無極修羅體也就得到了再一次的提升,已經可以和初級仙兵相抗衡了,所以擋下七煞血蓮的黑色巨劍也就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原來是平衡了本身的力量才使得,你所修煉的肉身型功法得到了晉級,哼,果然有兩下子,但光這樣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打得過我的。”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七煞血蓮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說着卻又有些不屑的冷哼一聲,便再次揮舞着手中的黑色巨劍狠狠的劈向了聶辰,黑色巨劍上所包裹着的七煞之力,更是將周圍的空間都撕裂開來了,而面對七煞血蓮的攻擊,聶辰也是表現的十分沉着冷靜,直接取出了逆蒼戟,並同時將修羅之火依附在上面,徑直迎向了那把連空間都可以劃開的黑色巨劍。

鐺、鐺、鐺!

兩道黑色的幻影交織再一次,金屬與金屬相撞擊的聲音,也不斷的在衆人的耳中迴響着,而周圍的空間也都被聶辰和七煞血蓮戰鬥時所發出的能量波動撕出了一道道的空間裂縫,從這些空間裂縫當中所發出的空間烈風,甚至就連正在和黑色魔龍戰鬥着的聶影都被波及到了,以至於不得不退了出去,將戰場交給了沒有自我生命的黑色魔龍和聶辰的兩尊法相。

“不好,照這樣打下去實在是太吃虧了,即便是以我現在的實力也絕對耗不過有着整整三千年底蘊的七煞血蓮,必須要在想些其他的辦法。”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在七煞血蓮身上留下的創傷,頃刻之間便被七煞血蓮的七煞之力癒合了,聶辰也有些臉色難看的說道,雖然現在聶辰已經成功將無極修羅體晉級,但還是無法和七煞血蓮這三千年以來所積攢的七煞之力相比,而要是在照這個樣子打下去的話,自己就算是累死也絕對無法將七煞血蓮完全斬殺掉。

“怎麼樣,撐不住了吧小鬼,要我說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你的肉身貢獻出來吧,那樣的話,說不定我還可以在你的靈魂空間裏給你留一個小位置。”看着臉色已經開始有些發白了的聶辰,七煞血蓮不禁有些得意的冷笑了一下說道,吸收了整整三千年的七煞之力,在控制和境界方面,七煞血蓮也許不敢保證什麼,但是在力量方面,七煞血蓮卻要把握整個九州都沒有什麼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的,憑藉這一點,七煞血蓮就有把握將聶辰硬生生的耗死。

“想讓我把肉身貢獻出來,你是不是做夢做糊塗了,我怎麼可能就這麼認輸呢,別忘了,能夠吸收七煞之力的人可不止你一個啊,極崩破第九截•拳傾天下……”在聽了七煞血蓮的話以後,聶辰卻是冷笑了一下說道,話音一落,便出現在了七煞血蓮的身後,同時施展出了極崩破第九截•拳傾天下狠狠的轟擊在了七煞血蓮的透露上。


轟!

“哈哈,白癡,你難道忘了,就算你把我的只剩下一個手指頭,我都可以憑藉七煞之力,無限復活……混蛋,你,你竟然膽敢搶奪我的七煞之力。”在聶辰融入了武道奧義的攻擊之下,七煞血蓮的頭顱一下子就被震碎開來,但很快卻又重新凝聚了回來,並且一臉諷刺之色的對聶辰說道,只不過話還沒有說完臉色便頓時難看了起來,原來就在聶辰再轟碎了他腦袋令其釋放七煞之力的時候,聶辰竟然也同時吸收起了他的七煞之力,以至於七煞血蓮的恢復速度猛然大減。

“白癡,我都已經說過了,能吸收七煞之力的人可不止你一個人,就算你可以吸收七煞之力來癒合傷口,但是同樣的辦法你又能在用幾次呢?”看着七煞血蓮那一臉暴怒的表情,聶辰則是冷笑了一下說道,既然她七煞血蓮能利用七煞之力來恢復自身所受到的傷害,那麼聶辰也同樣可以去吸收七煞之力,來大大減緩七煞血蓮恢復的速度,而且這樣的話,同時還可以大大增強聶辰自身的力量,又何樂而不爲呢。

“混蛋,我一定要把你的靈魂泯滅掉。”聽着聶辰那飽含諷刺寓意的話語,七煞血蓮內心的怒火也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咆哮了一聲後,也是舉起了手中的黑色巨劍狠狠的劈向了聶辰,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都已經退出了戰鬥的聶影突然突破了空間裂縫的封鎖,猛然遁入到了七煞血蓮的體內……

“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不斷吞噬我的力量。”也就在聶影鑽入七煞血蓮體內的同時,七煞血蓮的臉色驟然大變,臉上滿是瘋狂之色的說道,同時在融合了七煞血蓮肉身的那些七煞之力上所帶有的一絲黑氣,也隨着七煞血蓮的氣勢不斷的消減着,就連那些七煞之力也開始出現了崩潰的跡象。

“好機會,吞噬……”見聶影成功令七煞血蓮失去了戰鬥能力,聶辰也是抓住了這個機會,連忙吞噬起了七煞血蓮身上的七煞之力,原來就在剛纔,聶辰才從天誅劍魂傳給他的信息當中得知,現在七煞血蓮之所以擁有着操控如此龐大七煞之力的力量,那完全是因爲在這三千年的時間裏,七煞血蓮所吞噬掉的那些人的怨念在暗中作祟,否則按道理來說,七煞血蓮頂多就是將自己體內所積蓄的七煞之力全部爆發出來,根本就沒有其他什麼戰鬥能力。

所以在仔細的思考了一番後,聶辰最終決定將聶影找機會送入到七煞血蓮的體內,趁機吞噬掉這三千年以來那些強者們的怨念,以次來削弱七煞血蓮對七煞之力的控制,然後他在趁着七煞血蓮被聶影限制住的時候,瘋狂吞噬七煞血蓮的七煞之力,以此來不斷減弱七煞血蓮的戰鬥力。

“混蛋,不,我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的,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宰了你們兩個。”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斷的被聶辰和聶影吞噬掉,七煞血蓮也是瘋狂的咆哮道,說着竟然真的就不顧一切的將自己體內所蘊含的所有七煞之力爆發了出來,將周圍原本就已經虛弱到了極點的空間撕出了一道巨大空間虛洞的口子,而聶辰和聶影也被這股強大的衝擊波震成了重傷。

“好了,也該輪到我了。”見聶辰和聶影即將死在七煞血蓮的手中,天誅劍魂終於忍住出手了,一眨眼的功夫便出現在了聶辰和聶影的身前看着即將自爆開來的七煞血蓮,手中一道已經完全凝聚成了實質化的金色小劍,化成了一道金色流影狠狠地刺向了七煞血蓮的眉心處,只是誰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看到天誅劍魂手中那把金色小劍刺向自己的時候,七煞血蓮的臉上卻露出了一副釋然的表情,而更讓人想不到的是,聶辰竟然不顧一切的施展出了疾星閃爍出現在了七煞血蓮的身前,全力施展出了無極修羅體,竟是要以自己的肉身幫七煞血蓮擋住天誅劍魂的攻擊……《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九十二章金星可以種菜嗎? 「老大!」慕雲之拉住蕭輕塵喊道。蕭輕塵轉過頭來對著沈凱笑道「對了,去了京城,別忘了我們北涼的氣節!」


「老大,我決定了我去參軍!」慕雲之沉聲道,蕭輕塵眉頭一皺,沉聲道「雲之你別意氣用事。」

慕雲之氣呼呼的坐到椅子上大聲說道「憑什麼你就上的了戰場殺敵我慕雲之就得躲在這溫柔鄉裡面!你褲襠裡面的傢伙事又不比我大多少,腦袋也不比我多一個!」

慕雲之看了在一邊低著頭的沈凱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每次我和沈凱聽見你在山海關那邊立的功勞我和他都會喝一大杯,然後就打賞滿城的乞丐!就是因為你是我們的老大!我們不能再戰場上面幫你擋刀子。在這裡我們也只能以你的名義做善事,求點功德,為你求點平安!」

「這次沈凱去京城我也不怪他,畢竟人各有志。我知道沈凱他比我聰明,我沒他這麼靈活,也沒有他的這麼大彎彎繞繞。但是我有事就直說了!就只是因為我們是兄弟!」慕雲之說著說著,淚就下來了。

而沈凱還是不敢面對慕雲之和蕭輕塵,龜公在外面氣氛不對也沒有讓人往裡面送酒菜。

蕭輕塵嘆了口氣道「雲之,就是因為我是兄弟,我才不能留你。今天我和你說白了吧,京城那位皇上和我蕭家看不對眼,隨時都有撕破臉皮的可能性,如果我蕭家勝了我還可以包你們兩個一世富貴,可是我蕭家敗了,你們兩個就會受到牽連,按著白玄的性子,你們兩家都會被滿門抄斬!」

慕雲之對著朝中事一竅不通,慕雲之看向沈凱,沈凱點了點頭。慕雲之這才知道蕭輕塵所言非虛。

「所以你們兩個還是走了的比較好!」蕭輕塵說完最好最後一句話,不管慕雲之留還是不留,都走。共赴巫雲只剩下了沈凱和慕雲之。、

蕭輕塵走到巫雲煙雨樓下面,看見蕭破軍和吳陽身邊無一女子,想必也是兩人將那些風塵女子一一的趕跑了。

蕭破軍和吳陽看見蕭輕塵走了下來,也跟了上去。

天黑了,蕭輕塵不忙回府,只是漫步在河堤之上,到了晚上,這條被稱做畫河上的畫舫也開始做些營生了。北涼之地原本沒有這條河,只不過北涼王硬生生的叫人挖出了這條河。

蕭輕塵走在雨里,煙顏也沒有撐傘。這條河到了晚上自然也是人聲鼎沸,笙竹聲飄揚。畫舫之上點著各種燈,端的是奼紫嫣紅,印在河堤之中,讓人眩目。

「你說這世人忙忙碌碌為的是什麼?」蕭輕塵說道,蕭破軍和吳陽沒有接話,這種細緻活他們沒這功夫。

煙顏說道「為情,為錢,為人。能夠為自己而活的人很少。」,蕭輕塵自嘲的一笑,踢下石子落入湖中,看著湖面的漣漪道「這就是江湖?,江湖之中身不由己?那你呢?為什麼而活?」

煙顏從後面抱住蕭輕塵臉貼著蕭輕塵的背後說道「少爺,這不是江湖,這是天下,天下中人都是身不由己,天下的江湖中人也是身不由己。」

蕭輕塵沒有讓煙顏放手,眼睛散開視覺,看著湖面奼紫嫣紅的一片,將那些暈開成合在一起的色彩。蕭輕塵喃喃道「天下江湖?」

「少爺,煙顏不懂什麼大道理。煙顏只是知道從煙顏進府的那時候開始,煙顏就是少爺的人了,煙顏不為別人而活,只為少爺而活。」煙顏輕聲道。

蕭破軍看見這種場面不是自己能夠解決的,退後數步,吳陽也是如此。

「我肩上又是扛著一條人命了。」蕭輕塵笑道。煙顏抱緊蕭輕塵,蕭輕塵微轉頭看不見煙顏的面容只是聞到煙顏的香味。

「鬆開吧,到時候你少爺我便被你抱得喘不過氣來了。你說說流觴墨舞看見這種場面她是會訓你呢?還是我?」蕭輕塵深深聞了口香味道。

煙顏聞言鬆開了蕭輕塵紅著臉道「小姐也說過煙顏是少爺的人。」,蕭輕塵啞然,想不到流觴墨舞會這樣說過。

「少爺,這次我陪你去江湖。這可是小姐答應過了的,如果你不同意我現在就去追小姐,讓她回來一趟。」煙顏調皮的說道,蕭輕塵微微一笑,他還沒看過煙顏調皮可愛的一面。平日里煙顏都是一幅大姐樣子。

「看來你的心思也活絡了起來。看了這以後不能慣你們這群姐妹了,要不然我還要地位?「蕭輕塵取笑道。煙顏反駁道「反正有小姐到你就沒地位。」,蕭輕塵無奈,不過煙顏說的還真沒錯。


蕭輕塵不接話,反正這心思活絡起來的煙顏總是拿著一些自己不肯承認的事實來打擊自己。

蕭輕塵往前走,走過前面的一片小樹林。小樹林後面有一個小渡口,平日里是一些閑人雅士來著租小船,搖曳湖中作詩賦詞。蕭輕塵今晚也有雅興租了一條江南的烏篷船,也搖曳河堤一番。

蕭輕塵和煙顏上傳,船也不需划。蕭輕塵一登渡口,烏篷船就直接衝出去,如一條黑龍般。不過蕭輕塵也沒有將船劃到畫舫那邊,而是向著另一邊,沒有人的河堤中心。

蕭輕塵立在船頭,看著烏篷船破浪飛馳於河堤之中,轉頭問坐在船中的煙顏道「我這可以當年達摩一葦渡江的風範?「

煙顏笑道「有極,有極。」,蕭輕塵哈哈大笑,腳一用力,力墜千斤,烏篷船硬生生的停住,船尾翹起。蕭輕塵一拂袖,整座船安於湖中。

蕭輕塵看著那邊還有依稀光傳過來的畫舫,笑道「今日我也學閑人雅士,作詞賦曲一番。」

煙顏笑道「要的,要的。」

蕭輕塵仰天長笑

「看青天,多少人事多少悲,悲曲一回,回魂幾十人!」

「嘆無衣,百萬甲士裹屍還,裹屍還,屍未寒,鐵騎寒衣戰。」

短短兩句,悲涼中出,煙顏合著詞曲,輕輕和唱。

「少爺這次叫北涼,如何?」

「北涼甚好!」《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九十三章剝離意識虛幻世界 “該死的,收……”眼看着聶辰就要死在自己的金劍之下,天誅劍魂被嚇得連忙控制住了金劍,但是因爲之前金劍的行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雖然在天誅劍魂的控制之下,沒有真的將聶辰刺穿,但還是在聶辰的胸口留下了一道深壑創傷,殷紅的鮮血不斷從傷口中流出。

“爲,爲什麼?你不是應該殺了我的嗎?爲什麼?爲什麼還要救我呢?”看着擋在了自己身前的聶辰,七煞血蓮卻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她實在想不明白,剛纔自己明明都已經要殺了聶辰,雖然那並不是出自她的本意,但也的確是傷害到了聶辰,可聶辰爲什麼還要出手救他呢?而且也許是因爲剛纔聶影將其體內的怨念和魔化之力吸光的緣故吧,此時的七煞血蓮也再不像之前那般巨大和凶神惡煞了,而是一名看似只有雙十年華,相貌清純的小女孩。

“咳咳,我差點忘了,我答應過你,要帶你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我,一定要說話算數才行啊,而且我也知道,剛纔那不是你真的想要殺我的,對嗎小蓮……”連連咳出數口鮮血,聶辰的臉上卻露出了一副柔和的笑容對七煞血蓮說道,說着在經受過七煞之力爆炸和天誅劍魂那金劍刺擊的聶辰,便再也支撐不住直接昏死了過去。

沒錯,一開始的時候聶辰對與七煞血蓮確實是抱有極大的戒心,但是經過這幾天的交談,聶辰也從心底感覺到七煞血蓮內心最深處的那一絲純潔,再加上剛纔即將死在天誅劍魂手上時,七煞血蓮眼中流露出的那一絲釋然,聶辰才最終確定,七煞血蓮後來所做的事情應該並不是她心裏願意的,而是來自於她這三千年以來那些被她無意中吞噬掉的強者怨念所操控,纔會變成那樣的,所以聶辰纔不願意讓七煞血蓮就這麼死掉。

“不,不,你絕對不能,絕對不能就這麼死掉,你答應過,你答應過一定要帶我出去玩的……”看着聶辰就這軟軟的向地上倒去,七煞血蓮連忙將其抱在了懷中,連忙滿是傷心表情的咆哮道,說着只見白,綠,藍,赤,黑,金,青,七種顏色的光從七煞血蓮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將聶辰和七煞血蓮包裹在了其中,而和之前七煞之力不同的是,此時七煞血蓮身上所發出的七色之光卻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七煞七祥,天賜所將,物極必反,終歸本一,沒想到,沒想到七祥雪蓮的傳說竟然是真的?”看着從七煞血蓮身上所發出的那道七色彩光,這回即便是天誅劍魂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原來在六道界中一直都有一種傳聞,就是在七煞血蓮之上其實還有一種境界,那就是傳說當中的七祥雪蓮,只不過因爲七煞血蓮本身就算是在六道界中也屬於極其罕見的天才地寶,所以但凡能夠遇上的話,不是被七煞血蓮吞噬掉,就是直接將七煞血蓮的靈魄滅掉,將花身摘走,所以這件事也一直都只是被當成傳說來聽聽而已,沒想到今這個傳說當中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了,這也就難怪天誅劍魂都會如此的驚訝了。

“哎?劍魂老大,那照你這麼說的話,現在這個七煞血蓮晉級爲七祥雪蓮的話,還能不能治好雪靈的體質啊?”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聶影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因爲之前天誅劍魂只說了七煞血蓮可以幫助雪靈治好體內的血脈問題,但現在七煞血蓮晉級成爲了七祥雪蓮,那麼是否還具備着治癒雪靈的能力呢?

“笨蛋,我只是說七煞血蓮進化成了七祥雪蓮,這並不代表七煞血蓮就失去了它的作用,恰恰相反,現在的七祥雪蓮不但可以完全治癒雪靈的血脈問題,甚至還可以讓雪靈的實力更上一步。”在聽了聶影的話以後,天誅劍魂的頭上不由得冒出了一道道的黑線,伸出手在聶辰的頭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才又開口說道,因爲在進化成爲了七祥雪蓮以後,七煞血蓮不單單是實力得到了提升,同時體內原本蘊含着的那股邪煞之力也會轉而成爲一種慈善之力,這樣的話,不但可以幫助雪靈解除掉其體內的災厄血脈爆發問題,同時也可以大大降低雪靈以後走火入魔的可能性,並且增強雪靈的實力。

“額,是這樣啊,那她進化成七祥雪蓮嗎?”在得知了七祥雪蓮的真正能力以後,聶影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但隨即卻又有些疑惑的詢問道,因爲按照天誅劍魂的說法,就連六道界那種高手如雲的地方都沒有出現過七祥雪蓮,那麼讓七煞血蓮進化成七祥雪蓮的成功率應該很低纔對,所以有這個擔心也不是沒有錯,而在聽了聶影的話以後,天誅劍魂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頭疼的表情說道:“關於這個我也不知道,畢竟那僅僅只是一個傳說罷了,就連我也沒有見過真正的七祥雪蓮。”

與此同時在七色彩光當中……

“不,今天無論如何都絕對不可以讓你就這麼死掉,你答應過我,你答應過我一定要帶我出去看看外面世界的。”看着躺在自己懷裏同時氣息不斷變弱的聶辰,七煞血蓮此時正一臉悲憤欲絕的表情說道,從她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整整三千年的時間了,但就是這整整三千年的時間,還從來都沒有人能夠讓她如此的心痛,尤其是在吸收了那些所謂強者的靈魂以後,她更是看透了人世間的醜惡,也正因爲如此之前七煞血蓮纔會放棄機會,想要讓天誅劍魂殺死自己,只不過讓他往往沒有想到的是,聶辰竟然會不顧自己生命也要救她,這纔是讓七煞血蓮最爲之感動的地方,也正因爲如此,七煞血蓮才決定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救回聶辰。

“希望你以後不要騙我,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看着聶辰那慘白的臉色,七煞血蓮稍稍思考了一會兒以後,最終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臉色微微有些發紅地說道,說着便閉上了雙眼,化作一道虛影進入到了聶辰的體內,與此同時,聶辰的身上也發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只見在聶辰上方,一朵七色的蓮花就這麼屹立在聶辰的上方綻放開來,而隨着那朵蓮花的不斷綻放,聶辰之前身上的傷勢也在不斷的恢復着,同時身上的氣勢也在不斷的攀升着,竟然在隱約之間出現了由下位魂帝突破到中位魂帝級別的氣勢,而在外面彷彿感應到聶辰身上突破的天誅劍魂,則是忍不住楞了一下,嘴角狠抽了幾下說道:“我去,沒想那個七煞血蓮竟然會這麼拼命,不過想來融合了小辰的噬天•修羅之力應該可以幫助那個七煞血蓮計劃成爲七祥雪蓮了吧,只是……”

“好了,我還是都先出去吧,估計這一次小辰,哦不,七煞血蓮進化成七祥雪蓮要不少的時間,我們還是先到外面去等吧。”稍稍遲疑了一下,天誅劍魂最終還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對一臉好奇之色的聶影和鬼幽琴說道,說完便把他們兩個退了出去,同時也希望聶辰的速度能夠稍稍快一點,要不然的話,他可沒法瞞住雪蓮他們太久…… 第二道春雷響過,萬物醒了些,但是仍未見些許春色。雨淋淋,將著塵埃洗刷個乾淨,極為的細膩,不似夏雷之後的磅礴之勢,這雨帶些許纏綿。

今日蕭輕塵出的北涼去,一行四人,天亮,著錦衣雄馬出的北涼王府,出了北涼城。雨飄飄,青絲搖。這細緻纏綿的雨滴,一滴一滴的滴在一行四人的髮絲之上,髮絲接雨成水落在馬上,馬馬鞍一陣絲滑。

四人帶著個竹笠,竹笠下煙顏著絲巾遮面。蕭輕塵身無他物,蕭破軍身後背著個行囊裡面鼓鼓囊囊的,吳陽則還是背負唐刀。

雪白,緋紅,黑漆,灰白。雪白似仙,緋紅落雁,黑漆沉悶,灰白死氣。這四種顏色引入人眼帘之中顯得極為的怪異。

蕭輕塵倒在自己的白馬上,睡在上面,看著微細的雨落下,一陣清涼。

「少爺,我們這次往哪裡去啊?」煙顏御馬過蕭輕塵身邊,用手遮住蕭輕塵的眼,蕭輕塵撥開后道「我也不知道,一步一步的走吧。反正我們認識回來的路。」

「少爺,要不要我們現在去追小姐?」煙顏似笑非笑的問道,蕭輕塵哼了一聲道「你就想看見我被訓是吧?白疼了你們這些丫頭這麼多年,什麼事都幫著你們的小姐。」

「當然了。誰叫小姐也是女的。」煙顏理所當然道。

「破軍。」蕭輕塵不理煙顏對著落在後面的蕭破軍喊道。「誒,少爺,我來了「蕭破軍也是撥馬跟上來。蕭破軍比寒如冰的蕭易更能懂些蕭輕塵的意思,蕭輕塵偏過頭對著蕭破軍道」那個身上帶著多少銀票?「

蕭破軍嘿嘿一笑道「少爺,臨走前我爺爺叫我過去他那裡一趟,給了我一疊銀票,大概百十來張吧,每張少之五百兩多至三千兩不等。「說著從懷裡面討論出來。

蕭輕塵聞言滿意的點點頭,這樣最起碼就有五萬兩,看來老頭子還是不摳門啊。看了出門還是老頭子說說,自己的父親當年什麼也不說就跑了,結果身上就只有一百兩,只能風餐露宿。

「嗖」蕭破軍裡面一疊銀票,瞬間不見了。「喂,你,少爺!」蕭破軍看見搶走自己手中銀票的是少爺身邊的煙顏,雖然他們兩個從小也認識,不過這時候還是蕭輕塵說話好些。

「煙顏,把銀票給我。」蕭輕塵伸出手想要拿那一疊銀票,可是煙顏一偏身子,將銀票給收了起來。蕭輕塵剛才說話,煙顏就又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

「小姐說了,少爺你喜歡大手大腳,所以這錢還是我來管,如果少爺有意義就去***理論。哎,我可是瞬時可以用飛鴿傳書告訴小姐的。」煙顏看見蕭輕塵想要反駁,立馬道。

「煙顏,你不用這樣吧,到時候如果我們幾個走散了,我們沒有你豈不是餓死?」蕭輕塵辯駁道。

「諾,給。」煙顏抽出一張銀票給蕭輕塵,蕭輕塵一看喊道「才一百兩!」,煙顏把手中剩下的兩張銀票交給蕭破軍和吳陽,笑道「這是以後我們走散了,你們自己的花費。」

蕭輕塵和蕭破軍對視一眼,深深的嘆了口氣,蕭輕塵之前的念頭瞬間破滅了。一行四人吳陽沉默寡言,只有蕭輕塵問他幾句話他才會回應,剩下的就是蕭輕塵、煙顏、蕭破軍三人唧唧咋咋的說個不停。

面對蕭輕塵的不滿,煙顏張口就來「這是小姐說的」,然後蕭輕塵就只能敗北了,走了半響,也到了中午翻過了一段上坡路,站在領上。

蕭輕塵看了一路的風景,也不膩。突然蕭輕塵笑說道「我們出北涼境沒有?」,煙顏收道「還沒呢,出北涼還得行一天的路程,我們這才行了半天,就算馬力好,也還需要花費些時間。」

蕭輕塵點點頭道「看來他們膽子真大!」

蕭輕塵立里起來,不再是躺在馬背上。

「各位出來吧,這樣躲藏著下去有意思嗎?」蕭輕塵喊道,真氣蘊含,傳去極遠。蕭破軍將包囊拉到身前,吳陽閉著的雙眼霍然睜開,咧嘴一笑,身後那把唐刀鏘鏘作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