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們又欺負飛菲?!」護花使者很快趕到,直接把顧飛菲摟著按在肩上安慰!

2020-11-03By 0 Comments

顧飛菲假意掙扎推不開的樣子,便接受了洛昊天的安慰!餘光偷偷的看向余天景,余天景卻面無表情,甚至視線都不在她身上!

眾人看著在客棧的事故延續到現在,又引了起來,紛紛的選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還悄悄遠移了身體,免得殃及池魚。

聽八卦是好,可是若是受了牽連,那就不值得咯。 「哦?都來了是么?」

秦毅微微抬眼,朝著窗戶外面看去,天色已經開始漸漸黑了,無數燈光閃爍起來,那是警車的燈光。

秦毅看到還有不少武警車隊也朝著這邊開來,龍堂成員大多數都已經接到通知,並且朝著這邊圍攏。

這座鋼鐵大樓,就是他們的目標。

「龍堂在普吉島市肆意妄為的發展了這麼多年,如果說沒有跟當地軍方有足夠的聯繫、過硬的關係,怎麼都說不過去。」

「少爺您猜測對方已經跟普吉島市的軍方沆瀣一氣了?」鬼真人眉頭一皺,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軍方一旦強勢插手,即便是武道強者也得屈服,從古至今沒有哪個武道強者能夠跟軍方作對的,他們所擁有的武器,已經足夠沒啥一切強大的存在。

不過若不是一萬個必要,一個國家的軍方也不會對武道強者出手,畢竟惹怒了武道強者,人家直接躲進市區之中,你有什麼手段可以對付人家?

到時候發起瘋來大開殺戒,屠戮普通人,所有的壓力可都會頂在軍方身上。

所以軍方與武道強者從來都是互相制衡。

不過華國不同,華國有專門針對武者成立的特殊部門,這些特殊部門裡面的超級強者都會對那些在華國犯了大罪的武者進行制裁。

不用懷疑華國特殊部門強者的實力,畢竟到現在為止,只要是他們出面制裁的武者,還沒有一個能夠倖免的。

「龍堂明目張胆在這片土地上發展,甚至制衡了當地地下世界實力的發展,若不是跟軍方沆瀣一氣,他們還沒有這個膽量,不知道他們拿出了什麼好處,居然讓T國軍方能夠容忍這一切,甚至在這種時候幫他們出面。」

秦毅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少爺,那我們該怎麼辦?若是軍方出手,我們恐怕連這個普吉島市都出不去啊?」鬼真人有些擔心的說道。

「無妨,他們來了正合我意,原本我正在考慮,曼谷那龍堂總部我該用什麼方法去對付呢。」秦毅坐在椅子上,雙目微微開闔之間,一縷寒芒猛地從中爆發出來。

鬼真人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對付曼谷的龍堂總部,跟現在軍方出手來對付他們有什麼關係?

要知道,軍方出手必定帶著大規模大火力殺傷性武器,以尊者境界的力量,估計只能勉強抗衡那些武器,但他一個真人高手……連警察都能輕鬆收拾了他,更不要說軍方。

到時候他肯定必死無疑,而秦毅一個人也不一定就能夠順利跑出去,畢竟軍方一旦決定處理掉某個人,喪心病狂起來可是什麼武器都能拿得出手。

鬼真人實在是想不通,現在這麼個不妙的關頭,少爺怎麼還在想怎麼對付曼谷的龍堂總部?

「他們的目標是我,等會你趁機離開,去曼谷等我。」

「對了,一個人不要貿然行事,等我到了你自然能夠聯繫到我。」秦毅淡淡說道。

隨即秦毅目光再次落在窗外,眼中泛著光彩,看著極遠極遠的地方,一片光亮朝著這邊聚集。

「少爺……那你一個人……」

秦毅擺了擺手,鬼真人只好閉口不言。

秦毅神態悠然自得,坐在椅子上靜靜等著外面無數人聚集過來,摸出那個從龍堂獨眼老虎手中奪來的劍匣子,心念一動,那劍匣子頓時分裂開,密密麻麻的小劍從中浮現出來,讓人一看有種被萬劍噬心的感覺。

「少爺,您這是什麼法器?」

鬼真人心頭一動,他跟著秦毅這段時間並沒有看到秦毅拿出過這種法器,即便是在清海灣面對黑魂老怪以及七玄閣眾人,都未曾拿出來過。

「這是從龍堂人手中奪來的,龍主未能發現其中奧秘,便讓手下人帶著四處尋找破解之法,卻沒想遇到了我。」

秦毅嘴角露出笑容,曾經他實力低微,在望氣凝海境界的時候都發現不了這劍匣子的奧秘,如今築基成功,再次拿出來探知之後才隱晦的發現了一些不同之處。

「聚!」

秦毅身體中真元爆發出來,那密密麻麻的小劍頓時激射出一團青光,一陣陣劍吟呼嘯而過,鬼真人一瞬間有種被劍音撕裂的感覺。

鬼真人見過厲害的劍修,在華國有一些年代比較久遠的門派,這專門使用劍作為武器的武者,便是從那些門派中走出,可是沒有哪一個劍修,給鬼真人現在這般恐怖的感覺。

這是真正的,看一眼就如同被斬殺的錯覺。

「鏗鏗……」

那些爆發出青光的小劍在半空中交錯、匯聚、組合,鬼真人瞪大了眼睛,在他的瞳孔中,一把滿是密文的青色長劍浮現。

秦毅伸手握住長劍,那些青光漸漸隱去,三尺長劍閃爍一抹亮銀色的光輝,偶有青芒浮現,攝人心魄。

「少爺,我感覺這長劍法器……」

「很強是嗎?」

鬼真人下意識的點頭。

何止是強,他感覺以他的的實力,居然還打不過一把法器。

「我也感覺很強,以我之前的力量甚至無法開啟它。」秦毅認真的說道。

他沒想到以地球這種武道傳承,既然會遺留下這種法器。

不過想到之前在齊雲山見到的那個神秘強者,秦毅忽然也釋懷了,那種級別的高手都曾經來過地球,那麼留下一些厲害的東西,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而且秦毅之前得到的修真手札,也正是一位修真界大能,路過地球的時候留下的。

「少爺,你是想憑藉這把法器……?」

「不,僅憑法器太麻煩了,龍堂足足有上萬人,而且在曼谷的總部,他們的勢力更是錯綜複雜,以我一個人的力量就想滅了龍堂,想起來雖然不難,可實施起來還是有著諸多麻煩。」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更何況以龍堂的人脈,怕是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之後,已經在曼谷聯繫好了那邊的軍方,對我進行埋伏,到時候徹底遭遇上,怕是會非常麻煩。」

秦毅雖然不懼,卻也不想貿然將自己置身危險的境地。

「那少爺你有什麼計劃?」鬼真人十分好奇。

「你先不要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心念再次一動,那銀光與青光交織的長劍脆鳴一聲,隨即分裂開,化成無數把小劍,組成一枚劍匣子,被秦毅放入懷中。

「差不多了,你隨時準備離開這裡。」

秦毅站起身來,他透過窗子望著下面,這鋼鐵大樓被層層包圍,光是龍堂留在普吉島市的人馬,就有近千人,加上無數警察、軍區派過來的部隊,大概有兩千來人,宛如一場大型集會。

「上面的人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現在放下所有抵抗,下面投降是你最終的歸宿,否則我們立馬就會採取極端措施!」

「重複一遍……」

……

巨大的喇叭聲從下面傳來,說著秦毅聽不懂的語言,不過很快就有翻譯官在旁邊給翻譯了一遍。

秦毅咧嘴一笑,這一套在任何國家還真都不過時。

搞的他就跟恐怖分子一樣,實際上他才是清理了恐怖分子的人好么。

「少爺,您要下去投降?」鬼真人有些不敢相信。

「投降,當然投降。」秦毅笑容愈發燦爛起來。

鬼真人十分不理解,以秦毅的手段以及實力,從這裡出去簡直不費吹灰之力,畢竟普吉島市的軍隊只是出動了一點點力量,並非是全力圍剿秦毅,他們現在根本沒有意識到秦毅的威脅。

「你去曼谷等我,記住我說的話,順便幫我搜集一下那邊的信息。」

說著秦毅從窗口一躍而出,這是頂樓,三十多米的高度,普通人掉下去瞬間就會被摔成肉泥。

「隊長,那人跳樓了!」

「軍長,他瘋了嗎?」

警察隊伍跟軍區隊伍同時爆發出驚呼聲。

在很遠的地方,關注著這裡的人群,見到這一幕也是不約而同的爆發出一陣驚叫聲。

「呵呵,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乾脆自暴自棄了嗎?」那名警察局帶隊的隊長冷笑一聲,望著這一幕絲毫不覺得奇怪。

可是下一刻,他整個人獃獃的立在了那裡。 「有嗎?」比裝扮,葉靈會差嗎?「師姐,我們有欺負你嗎?」

葉靈眨眨眼睛。

你委屈,她就扮無辜,反正大家心裡都有數。

顧飛菲用眼把人都瞄了一圈,特別在余天景那裡作了落點,可是人的注意力不在她這裡。

這下是真的覺得委屈了。

「師兄,沒有人欺負我……」欲言又止,欲哭若泣,欲蓋彌張。

「飛菲,你還要替他們說話?!」洛昊天沒有大吼,只是說出來的話都磨牙!

「真的沒有,洛師兄,我們走吧。」

顧飛菲拉人。

「飛菲,你不用怕,有我跟師父在……」

「洛師兄,真的沒有,真的……」說著的時候,眼睛還往余天景那裡瞄。

余天景掃了她一眼,但很快又移回徒弟身上。

顧飛菲扁了嘴。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把話說清楚呀,別以為我們真做了什麼似的。」葉靈輕飄飄的說。

「童君淣!」顧飛菲巴不得把她塞土裡,可是臉上還是悲戚。

葉靈不想看,把臉撇開。

洛昊天倒是想做些什麼。

可是顧飛菲是真拉住他了:「師兄,算了~」

洛昊天本來想倚仗師父的,可是往後看了一眼,李斌沒有一點要過來的意思,於是半將半就,加上明白自己跟余天景間的實力差距,自然不敢對碰,加上余天景瞥他一眼,氣勢就已經泄了一半……

葉靈想再說的,被人拉住了。

葉靈垂眸,周身越發冷淡。

她會為難誰嗎?用得著攔她?

葉靈不看人,掙脫自己的手,離人遠遠的。

像一場鬧劇,草草收場,旁人自有眼光,但葉靈卻有些心冷。

一一一

快到黃昏,終於趕到了目的地。

人在他鄉,自然也沒得挑選些什麼。

房間一間四人,同門自然住在一起。

剛好洛山來的就四個女生,肯定是安排一起的。

只是顧飛菲一進屋就選了最好方位的床,然後拉了兩位同門聊天,葉靈一個人顯得孤孤單單的。

不過葉靈並不以為然,整理著自己的物品。要住三天,日用品還是要帶一些的。

師門的兩位和顧飛菲湊在了一起,葉靈也不去打擾。

而顧飛菲雖然是大師姐,可是性格倒像是小女生一樣,對著兩位師妹也能撒嬌賣萌。

葉靈看得閉了眼。

這個世界的功法還是讓她覺得蠻有趣的,修練起來也感覺奇特,與其聽些沒營養的閑言碎語,不如修練。

到第二天醒來,人山人海的感覺。

各方英雄好漢聚齊,跟某運會開幕似的,還蠻有儀式感。

只是葉靈見多了,就,打了個呵欠。

然後旁邊的人就瞪她一眼。

葉靈一笑而過。

又用手掩著張了張嘴。

可能是昨晚沒休息好,畢竟三個女人一個市,集市的市。

參加比賽的人插多,大比會比三天,前兩天會一直比,然後決出前十名,第三天就決出前三名。

青岳派是大派,場地自然是有的,但耐不住人多,又為了顯示公平,所以就算三四個比武場一起進行,初賽也用了一天。

初賽是隨意抽籤,抽到誰就跟誰比,只看名字,不管門派。

洛山的五個參賽選手都沒有抽到太強的,自然也都進了第二場。

比完就沒事,有的人就到處逛了。

葉靈卻是被人叫去敘舊。

因為司徒青也來了。

看見他的時候,她倒是真的有點訝異,好像到哪都有他的感覺。

而且,葉靈看他的眼神深了深,總感覺這個人總是會出現在有她的地方?雖然見過的次數屈指可數,可是還是感受有些不一樣。

葉靈看著他笑盈盈的樣子,眯了眯眼。

「君妹妹這是怎麼了?好像不太歡迎我的樣子?」

葉靈把人上下審視了一番。

這個人身上的從容,好像世間事在他看來只是浮雲一樣,隨心隨性。如果是外來人,對這世界沒什麼特別情感,人顯得冷漠些是正常的,雖然他本身沒有這種感覺,但從一言一行中會有所體現。

就像司徒青看人時,雖然笑容滿面,但是始終保持著距離。

她心裡某些念頭又萌芽出來。

「你怎麼來了?」葉靈保持著青春模樣,語氣輕快的問道。

「來湊湊熱鬧咯,難道有這樣的機會。」司徒青整天搖著他的扇子,動作慢得扇不起風來。

「我還以為你會上個場呢。」

「我就算了,倒是君妹妹你,怎麼突然想參加這個?」而且還贏了?

面對司徒青的懷疑,葉靈沒好氣的白了人一眼:「鍛煉自己呀。」

司徒青仍然懷疑。

但是很快又把情緒散去,像不曾出現過一樣。

葉靈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要不是自己一直看著他的臉,怕是看不到他變化得如此快而自然。

如果在娛樂圈,拿獎肯定不成問題。

「你是不是會變臉呀?」葉靈也不介意直說,對這個人,她沒有設防。

這個身份對於司徒青這樣的人來說,應該沒什麼利用價值,所以也不擔心他貪圖自己些什麼,結交起來就有些隨意而為,但是這種相處,反而比某人些自在得多。

「變臉?」司徒青一笑:「君妹妹怎麼會這麼認為?」

「因為你變臉變得快呀。」葉靈盯著他手裡的扇子,讓他有點搖不下去了,才補充說:「或者說是善於隱藏吧。你是生在大家族吧?」而且是爭權謀利的那種,一般為了保護自己,都會認真的保持人設,讓人看不出破碇那種。

她之前說想跟母親了解司徒青這個人,可是要來因為余天景到了又發生了後面的事,自然就把司徒青的事給忘了。

「怎麼?君妹妹這是突然對青哥哥感興趣了?」司徒青對她眨著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