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們在城裡發生了什麼?」王丹雅眼神微深,若有所思。

2022-04-02By 0 Comments

聽了她的問話,韓松月身上散發出濃濃地悲慟,淚眼朦朧,淚水止不住地掉落。

像是發泄又像是傾訴般,聲音哽咽地向王丹雅說出一切……

***

沐白裔彎身蹲下沒一會兒,眼前的小草坪升起一個半個籃球大的小突包,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裡面推壓著。不過一兩下,小突包便破出兩個小玩意兒。

其中一隻自然是剛被拋下不久的小偶人,它一出現便踩在某物上面,一躍而起,朝沐白裔臉面上撲去。

『求抱抱!求安……』慰!

它的意願還未完全轉達給沐白裔,便被她一巴掌拍下。

「臟死了!」略顯嫌棄地口吻,隨後又有些好奇地看向另一隻小玩意兒。

感覺到她的注目,某玩意兒膽怯地顫抖著脆弱的花瓣,往土堆里縮了縮。

「這是……太陽花!」

在腦海中飛快地翻尋了一番,終於和記憶中的某物勉強對上號了,讓她有些疑惑的語氣瞬間變為篤定。

為什麼是勉強對上呢?那是因為……

「還是一朵黑色太陽花,不,是兩朵……」沐白裔眼底閃過一絲驚奇,「這樣的太陽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聽見她的聲音,某黑色太陽花再次可憐巴巴地往土堆里縮了半寸。

這是一根莖上長著兩隻花朵,花狀神似太陽花,圓盤狀,邊緣多片花瓣。整體為黑,圓盤內的黑深過邊緣的花瓣,由深到淺向外漸變。而根莖的色澤又淺於花瓣,其間還帶著一絲灰。

眼瞧著它就要把自己全部重新塞回土裡,小偶人明顯一怒,衝上去,小手粗魯地抓住它的花瓣,把它的身子全部從土堆里給拽出來,丟在一旁的草叢裡。

說是草叢,實際上也沒長几根草,小太陽花驚恐地摔在地上,這一摔,讓成功地讓沐白裔看見了它的全貌。

它從根莖的中部分出兩條柔軟的短枝,尖端分叉成更為短細的兩根充當手指,根莖的最底部分叉成兩條腿一樣的枝條。

兩隻花頭驚慌地疊在一起,狼狽地爬坐起來,隨『手』抓住一根草擋在自己身前,小『腳丫』蹭蹭往後縮。

而小偶人雙手叉腰,兇巴巴的樣子,一步一步地靠近它,彷彿是一個正準備非禮黃花大閨女的流氓。

而小太陽花便是那命途多舛的可憐少女。

「叫呀!你叫呀!你就算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

。 當郭家眾人圍住酒樓的時候,徐真已經同朝天宗之人開啟了傳送法陣,開始回往西北冥域朝天宗。

傳送站中,望着已經漸漸平息的傳送法陣。郭家三兄弟憤然咆哮,只差一步,他就能將擄走郭蠻兒的賊人擋住。

「他們是誰?」

郭家老三,郭蝗一把抓着酒樓老闆的衣領,雙目都要噴出火焰。

「三三少爺,那人說是朝天宗的,出自西北冥域的一個三流宗門,叫做周朝。」

「周朝?連一個三流宗門的人都攔不下,要你何用?」

郭蝗正要一掌殺了酒樓老闆。

「老三,住手。」

郭家老大,郭頂突然開口:「酒樓還需要有人打理,此事與他沒有關係。這周朝,我知道是誰了。」

郭蝗隨手將酒樓老闆丟到一邊。

「謝少爺不殺之恩,謝少爺不殺之恩。」

「給我滾回去。」

老闆落荒而逃,再不敢多在此地待上一秒鐘。

「大哥,到底那周朝什麼來頭,竟然敢在我郭家殺人搶人?」

「就在不久前,我與父親一起跟隨舅舅前往太虛絕境的入口,親眼看見了這個周朝與幽鬼宗的秦廣定下了三年生死戰約。」

郭蝗一聽,露出震驚之色。

秦廣什麼人,他怎會不知,那可是三清道境的大修士,頂流宗門之主。

「這個周朝什麼修為?敢叫囂秦廣?」

郭家老二,郭涅開口問道。

「金丹境巔峰。不過他當時說過,可以隨時晉入嬰靈境。」

郭涅郭蝗更是趕到驚訝,這周朝莫非是瘋子不成,即便是嬰靈境想要在三年時間獲得與秦廣一戰的修為,也是白日做夢,自找死路。

「哼!管他是不是瘋子,敢擄走小妹,他就該死。大哥,咱們追到他朝天宗去。我倒要看看,他周朝生的是什麼膽子,我郭家之人他都敢碰。」

三人並不知道,徐真不但敢碰,而且他們認為只是被徐真擄走的小妹,也是當場就死在了徐真手中。

「追到朝天宗很簡單,但是此人不能殺。」

「為什麼不能殺?」

郭頂看了一樣郭蝗:「周朝與秦廣簽訂生死戰約,而舅舅正是他們的見證人。三年之內,秦廣是不會讓徐真遇上麻煩的。我們雖然藉著舅舅的關係在冥城隻手遮天,但若是真惹上了三清道境的強者,也會無比麻煩。」

「周朝既然不能殺,那朝天宗呢?他所在的宗門之人,可不在這三年之約中。」

郭涅此言一出,郭頂郭蝗頓時眼睛一亮。

「回去召集人手,我們去接小妹回來。他們若是不識相,那就滅了朝天宗。」

「「

在回往朝天宗的路上。

秦蘭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貓小涼兄妹,關於周朝此刻的狀態,在第二天貓小涼蘇醒過後,徐真便說明了情況。

倒不是徐真真的怕什麼因果,而是在他如今的記憶之中,貓族他有不得不照顧的理由。

徐真的前世,陳零。

他的麾下有十三位忠心耿耿的部下。

被封印在冥界之地亡魂遊離之所的陳洛三人以及當時在妖界也是有着極高地位的貓族犬族,還有其他修為高深的七人。

這十三人都是在陳零死後,遭遇了悲慘的下場。

所以當徐真吞噬了周朝的記憶之後,得知了如今貓族的悲慘境遇,他是如何也不能看着舊部的後人落得如此下場。

貓小涼雖然年紀不大,但心思機敏,聰慧非常。徐真說明之後,他也是逐漸接受事實。

傷害了妹妹的周朝已經死了,眼前的周朝叫做徐真,是救下妹妹的恩人。

貓小涼甚至在第三天,提出要拜徐真為師,他要修鍊,獲得可以保護妹妹的力量。

對此,徐真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告訴貓小涼,一切都回到朝天宗再說。

二十天之後。

朝天宗。

周朝約戰秦廣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冥界。朝天宗造就得到消息,同齊長老一樣,他們無法相信周朝竟然會做出如此選擇。

不但將大好前途丟棄,甚至還得罪了幽鬼宗這樣的超級巨頭。雖然如今,朝天宗的名頭傳遍冥界,但他們知道,一旦三年過後,周朝戰死在秦廣的手中,也就是朝天宗滅門之際。

甚至在得到消息的這段時間,朝天宗上下,已經陸續有小半弟子脫離了宗門,另投他處。

此刻。

朝天宗大殿之中。

宗主以及諸多長老匯聚一堂,徐真如同罪人一樣站在殿中,被眾人指指點點。

「周朝,你是真的糊塗啊!竟然敢立下那樣的戰約,你可知道,一旦三年期滿,因為你,我朝天宗上下將會陪着你一起去死。」

徐真望着這名長老,此人掌管朝天刑法堂,喚作柳威,嬰靈境中期的修為,不算強也不算弱,在三流宗門做個長老,綽綽有餘。

「柳長老,何故讓你長他人志氣?你怎知我周朝必然死在那秦廣手中?」

「咦?這還用問?他是什麼修為,你是什麼修為?三年時間,你就算現在踏足嬰靈境初期,你能修鍊到中期都是天道垂憐了,你還想戰勝秦廣,痴人說夢。」

徐真不屑一笑,瞥了一眼柳威:」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你與我不同道,說不清。」

朝天宗宗主李修元輕輕嘆了口氣,即便他如何想不通,但事情已經發生,沒有轉圜的餘地。

「周顯,周朝修鍊的事情就全交給你了。從今天開始,宗門所有資源,周朝需要什麼,儘管去拿。」

李修元也是沒有辦法,徐真與秦廣的約戰,其實就是變相地朝天宗與幽鬼宗的戰鬥。他明白,一切都是徒勞,可是改變不了,除了拼一把,還能怎麼辦?

周顯拱手:「周顯替周朝謝過宗主。」

隨後,周顯走到周朝面前:「你這臭小子,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這次你惹了大禍,那冥君既然開口讓你跟着他,你怎地就是腦子不轉彎。」

「大哥,你也不信兄弟?此番我吞噬了十分強大的浮魂,我隨時可以踏足嬰靈境。若是給我足夠的資源,我的修為提升可比你們的簡單。你別忘了,我的系統具備吞噬功能。」

周朝此言一出,周顯當即眼前一亮:「這點大哥倒是真的忘了,你確定只要資源足夠,你能快速地突破?」

「大話不敢說,一年之內,我絕對可以踏足顯聖境。」

「你此言當真?」

李修元突然開口,也是因為徐真的話而燃燒起了希望。

「宗主,前提是我要什麼,你就得給我什麼。」

「無妨,你只要有信心先行踏足顯聖境界,這朝天宗上下所有的資源你任意取拿。」

「給我三天時間,我先踏足嬰靈境。」

徐真說着,轉念一想,開口道:「我希望宗門能夠收下我帶回來的那個貓族的小子。」

「如今整個宗門的生死存亡都與你息息相關,你的任何條件我都可以滿足。」

「宗主,有你這句話,朝天宗便不會滅亡。」

徐真說罷,與眾人告辭,回往住處,準備衝擊嬰靈境。

「周顯,有些話我還是要說一下。此次,周朝回來之後,你不覺得他有很大的不同嗎?」

身為周朝的大哥,周顯又豈能察覺不出來周朝的變化。但在周顯看來,這些不過是周朝經歷大事之後,變得成熟罷了。

「宗主想說什麼直接挑明即可。」

「根據齊長老帶回來的消息,他們在唉噓絕境之外,觀看其中景象的時候,親眼看見一個強大的浮魂瞬間吞噬金丹修士上千人。但就是這樣強大的浮魂,卻被周朝輕易地吞噬了,你不覺的有問題?」

李修元的話,周顯聽的出來什麼意思。

「宗主的意思,我弟弟被那浮魂奪舍了?」

「這是我與眾多長老的猜測,但不得不有此懷疑。周朝的秉性如何,你也知道。但此次,拒絕冥君不說,更是約戰秦廣,你覺得這是周朝敢做出來的事情嗎?」

「這「「「`」

周顯聽到這裏,也是不禁懷疑起來。

隨後。

「請宗主放心!周朝是我弟弟,他的一切我最了解。等他出關,我自有辦法驗明他的正身。」

此刻徐真,在離開大殿之後,先去找了秦蘭,將貓小涼可以拜入朝天宗的事情說明之後,便讓秦蘭處理貓小涼兄妹之後的事情,他自己則是回到住所,準備突破到嬰靈境。

有太多的事情壓在頭上,徐真的時間很緊迫。倒不是系統任務催促着他,實在是他太想變強,去追尋常煜,早日拿回自己的東西,復活徐妙哉等人。

盤膝而坐。

徐真的神識沉入身體之中,望着丹田之中的金丹,徐真陷入思索之中。

這顆金丹,實在太過普通。若非自己修鍊了紀元神體融入到金丹之中,提升了金丹的品質,就周朝這天賦,即便給他再多的浮魂,想在十年之內踏足嬰靈境,都是痴人說夢。

所以,在沒有正式突破之前。徐真打算,好好打造一下這顆金丹,讓它成為金丹境中最強的金丹。

讓金丹強大。

只有一個辦法,不斷以強大的功法融入其中,從本質上提升金丹的品質。

金丹如何形成?

那是修士在築基大成之後,將所修之功法之力不斷糅合融匯,使其在丹田之中形成一顆凝聚修士對於初始大道的領悟而形成的丹丸,而隨着修士在後期不斷的蘊養,就形成了修士的金丹。

所以,金丹又稱作修士的大道種子。

一般來說,金丹隨着蘊含大道領悟的多寡又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種是蘊含十種大道之下的金丹,稱作:九極金丹。

第二種是蘊含十種大道之上,百種大道之下的金丹,稱作:天地金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