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去吧。」

2020-11-03By 0 Comments

「下午的飛機,來得及。接下來去哪裡?」

「去拜望一位長輩,送什麼禮物,你有建議嗎?」

「長輩,禮物」於小彪捉摸著,「簡經理,您那位長輩喜歡養花嗎?」

「喜歡。」

「送盆栽如何?」

「嗯,好主意!你知道哪裡有賣的嗎?」

「知道,我帶您去。」

於小彪開車到達一個花卉批發市場,「簡經理,就是這裡。您先下車,我去找車位。」

「好的。」簡繁下了車,步入院門一側的花廳立即被一盆竹編盆栽吸引。一簇盛放的蝴蝶蘭,一棵生機勃勃的人蔘榕,幾株爭奇鬥豔火鶴,空隙間長滿了青翠可人的三葉草。

「姑娘眼光不錯。」花廳中的婦人走過來,「蝴蝶蘭的花語是幸福,人蔘榕寓意平安長壽、吉祥富貴,火鶴象徵著大展宏圖。」

「可以幫我在提籃上打一個蝴蝶結嗎?」

「沒問題。」 撿個老婆送寶寶 婦人手指麻利地在提籃頂部纏了一條絲帶,扎了一個漂亮的結。

簡繁掃了一眼價簽,掏出錢包取了錢遞給婦人。

買東西不殺價,不會是摻了假幣吧?婦人逐一將每一張紙幣抖了抖、照了照,沒發現問題立即喜笑顏開,「姑娘一看就是有主見、能幹大事的人,以後買什麼再過來,。」

「好的。」簡繁自知應該殺一殺價錢,可是遇到喜歡的就不願再去殺價了。

「簡經理,後面還有很多,不再逛逛嗎?」

「不逛了。」

第一次見有人買東西這麼乾脆,於小彪感到不可思議,將花籃小心翼翼地放入車裡。

「簡經理,接下來怎麼走?」

「先上二環路。」

「去蔣哥家?」於小彪脫口而出。

「嗯,你怎麼知道?」

「嘿嘿,猜的。連工曾帶著我四處找蔣哥,在蔣哥家附近轉悠過。」

簡繁笑了一下,沒有連一帆不參合的事!「等連一帆回來,讓他請你吃飯!」

「好嘞,簡經理,你說話連工聽!」於小彪說的頗有孩子氣。

「看來連一帆沒少欺負你!」

「嘿嘿,欺負我算什麼,軟體研究院的尹主任都拿他沒辦法。」

「尹主任,尹浩?」

「對,就是他。」

「連一帆怎麼欺負尹浩了?」簡繁忽覺好笑。

「讓我拉了一張摺疊床非要放在尹主任辦公室里,說是睡午覺用。」

簡繁微微一笑,欠打的連一帆。

「尹主任說連工就是一隻黃毛猴子,每天上躥下跳的,建議他多看看《西遊記》,尤其是孫悟空拜別菩提老祖那一段。簡經理,你知道尹主任什麼意思嗎?」

「菩提老祖對孫悟空說『日後你惹出禍來,不把師父說出來就行了』。」簡繁目視遠方自然明白尹浩的用意,他在提醒連一帆不要給她惹麻煩!

「那是什麼意思呀?」

「尹主任逗著連一帆玩呢!」

「尹主任還真逗。」

「過了前方路口掉頭。」簡繁回頭看了看花籃,蔣帥媽媽會喜歡吧!

「我幫你把花籃提進去!」

「我自己來。」

車停穩,簡繁注意到楚明的車停在路邊。

「很巧,我也剛到。」楚明從車內下來,接過於小彪手中的花籃,「小夥子,辛苦啦!要不要去家裡坐一坐?」

「不去了,我還有任務。」楚明舉手投足間的儒雅沉穩令於小彪心生敬意。

「好吧!下次。開車注意安全。」楚明拍了拍於小彪的肩膀。

「好的。簡經理,我走了。」

「OK。」

「楚總,我提著吧!您的手。」楚明折身走在前面,簡繁又注意到了楚明纏著紗布的手腕。

「一點小傷,無礙。」楚明將手中的花籃提了提,「花選的不錯。」

簡繁輕嗯了一聲,掏出手機。簡訊騷擾一下蔣帥,他不在我若表現不好可不能怪我。

「給帥子發簡訊?」楚明放慢腳步。

「嗯。」

「出差了周末也可以回來。你和帥子之間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

「沒有!」簡繁眉間一絲頑皮。若有狀況就是蔣帥要挨打了,擅自做主玩消失,饒不了他。

「沒有就好!有什麼事不要瞞著家裡,怕長輩擔心可以跟我說。」

「嗯。」

院門突然被拉開,蔣欣笑盈盈地從門裡走出來,「我猜你們就快到了!」

「姐!」

蔣欣立即拉住簡繁的手,「快跟我來,還沒看過你和帥子的婚房吧?」

「哦。」跨入院中,簡繁的臉早已緋紅一片。

「媽,簡繁來了!」蔣欣沖大屋喊了一聲,隨即在簡繁耳邊低語,「一會兒我媽給你什麼你都拿著,千萬別推辭。只要你拿著我媽就高興。」

簡繁點了點頭。如果蔣帥在就好了!

「簡繁,來!」大屋內傳出蔣帥媽媽的聲音。

「快去吧!花籃我幫你抱進去。」蔣欣拍了拍簡繁。

「嗯。」簡繁腳步輕盈,規規矩矩地邁入房內,「阿姨好!」

「快來坐。」蔣帥媽媽拍了拍沙發,「來看看這些東西,早就準備好了,今天交給你。」

簡繁一邊坐下一邊驚奇地注視著面前擺放的幾套首飾盒。

「這些都是家傳的老物件,款式雖然不是很新穎但是也永遠不會過時。我拿去店裡都做了清洗和保養。找時間去成衣店搭配著首飾做幾套禮服,婚後一個月都要穿新衣的。」

「謝謝阿姨!」

「謝什麼呀?」蔣欣抱著花籃走進來,「送不出去我媽才著急呢!」

「還有這個!」蔣帥媽媽又打開一個緞面錦盒,「這把玉如意究竟從哪一代傳下來的我也不清楚,如今傳給你和帥子,寓意一生一世吉祥美滿,。」

簡繁眨了眨眼睛。嗯,生生世世。

「哎呀,幸好我也有婆婆疼我,否則真要吃醋了!」蔣欣將花籃擺在矮柜上,「媽,這是簡繁送您的。」

蔣帥媽媽起身端詳著花籃里的花,「不錯!賞心悅目、生意盎然!什麼人選什麼花,看著就舒服。」

蔣欣沖簡繁嘟了嘟嘴,「今天幸好帥子沒在,否則帥子都要吃醋了!我媽看你一百個滿意,以後我和帥子都得靠邊站了!」

「那是當然!」蔣帥媽媽說著走進裡屋拿出一串鑰匙,「來,簡繁,這是家裡的鑰匙。」

簡繁遲疑了一下。

「拿著吧!」蔣欣將鑰匙接過來遞到簡繁手裡,「萬一媽出去玩把鑰匙丟了,要麻煩你來開門的!」

「好吧!」簡繁將鑰匙放入包里。

「別聽你姐亂講,我可沒有丟三落四的習慣。拿著鑰匙出出進進方便些,你和帥子的房子裝修完了,自己再看看,哪裡不合適調整一下。」

「好的。辛苦阿姨了!」

站在一旁的楚明面帶微笑,掃了一眼牆上的時間,周妍應該快到了! 果然不出十分鐘,院門外傳來扣門的聲音。

「不會是帥子回來了吧?」蔣欣面露驚喜。

「我去開門!」簡繁欣喜若狂。

「哎呦我的寶兒,慢著點兒!」蔣帥媽媽笑眯了眼睛。

「哦。」簡繁已經飛出了房間。

然而,拉開院門出現在眼前的卻不是朝思暮想的蔣帥,極度的失望令簡繁不知所措。

「讓開好嗎?」門外的周妍趾高氣昂。

「請進!」簡繁儘力調節好情緒,偷偷揉去眼底的濕潤。

「阿姨,我下周去南方出差。」周妍瞄了一眼楚明,乖巧地跑到蔣帥媽媽面前。

「好!」蔣帥媽媽笑容親切。

「帥子哥讓我去找他!」

「別理他,工作結束了就儘快回來。」

「阿姨,我去找帥子哥就是工作啦!我去考察他公司的軟體推廣情況。」

「是嗎?那你可要考察仔細了!工作重要,不能馬虎。」

「嗯,嗯,阿姨,我知道的!」周妍嬌俏地點頭答應,「阿姨,您有什麼吩咐嗎?見了帥子哥我替您管教他。」

蔣帥媽媽將簡繁拉到身邊,「帥子呀!我把他交給簡繁管了!有什麼吩咐你問簡繁吧。」

冷情總裁的獨寵 周妍滿臉的不願意,「帥子哥才不要被她管呢!」

「反正我把這個家都交給簡繁了!他若不聽簡繁的,就別回這個家。」蔣帥媽媽看似半開玩笑,實則表明態度。周妍應該適可而止了!

簡繁抿緊嘴唇,心懷感激。

「阿姨,你怎麼可以這樣?」周妍嘟著嘴不依不饒。

「小妍,不開玩笑了!我媽偏兒媳婦偏的厲害,習慣了就好了。我早已經習慣了。」蔣欣很怕再談下去各自不愉快。

「我沒開玩笑。不信你們問她,我帥子哥早就不接她手機,不回她簡訊了。」周妍恨恨的瞥了簡繁一眼,「她來這裡就是打感情牌。」

簡繁臉上的笑容驀然僵住。並不願與周妍正面交鋒,心中卻有小小的不服氣。

「你說呀!」

「蔣帥只是工作很忙而已!而且」簡繁頓住,要不要說呢?蔣帥籌劃的驚喜不能說吧?他興緻那麼高,還是裝作不知道為好。

「而且什麼?我看是你高估了帥子哥對你的感情。阿姨,我們不能被她騙了。簡繁,你敢當著我們的面給帥子哥打電話嗎?」

「我不打!」

蔣帥媽媽微微一笑,「不打就對了。感情不是拿出來炫耀的,也不是證明給誰看的!我了解我兒子。小妍,阿姨還有事跟簡繁交代,讓欣兒陪你去客廳坐吧!」

「阿姨!」周妍不願妥協。

「下周就要出差了,還有東西要準備吧?走,讓你姐夫幫你再理一理。」蔣欣將周妍拉走。

「楚總!」周妍委屈巴巴地望向楚明,「我說的沒錯,是你告訴我的。」

『我告訴你的』,確實如此也不能說呀!楚明嚇了一跳,忙不迭制止,「我說了帥子工作很忙,家裡有他愛喝的咖啡,你幫我帶給他。」

「哦。」周妍自知說錯了話,不再作聲。

楚明從房間內拿出一桶咖啡遞到周妍手裡,「見到帥子不要提今天的事,在他面前也不要提簡繁。工作就是工作!回去吧!有時間再梳理一遍工作流程。」

「哦,好的。」

周妍離開,楚明長舒了一口氣!讓周妍來此就是一探究竟。從簡繁的表情判斷所猜不錯,帥子將感情割捨得很乾脆,雖然沒有明確告知簡繁,但是時間久了簡繁自然也就明白了。

「都是你!明知道周妍對咱家帥子的心思,你還派她出差。我倒不擔心帥子,這不是害了周妍嗎?」蔣欣將楚明拉到廚房,好一通埋怨。

「我不就是希望周妍認清現實嗎?免得她一鬧,她媽媽又來找我。我也頭疼!」

「好吧!還好簡繁明事理。」

「你去陪媽和簡繁說話吧!我來炒菜,準備開飯。」楚明提起圍裙套在身上。一招瞞天過海雖然得逞了,簡繁與蔣帥媽媽其樂融融的一幕卻令楚明深感內疚,不覺心生厭煩。答應周妍母親的事如此結果也算可以了,之後如何全在周妍,不準備再參與!

「媽把菜都配好了,知道怎麼炒吧?」

「知道!簡繁愛吃甜食,我再做一道桂花赤豆湯圓。」楚明搓了搓手指,似要彌補些什麼。

「OK,廚房就交給你了!」

大屋內傳來簡繁的笑聲。

「笑什麼呢?」蔣欣走進去拍了拍簡繁的小臉,「剛才被氣得臉都白了!」

「阿姨說還要傳給我一樣東西,姐,你猜是什麼?」

「不知道,是什麼?」

「搓衣板!」簡繁開心的大笑,「我說我有電腦主板,比搓衣板好用。」

「哈哈,可憐的帥子,婚後生活堪憂呀!還好我是醫生,腿跪折了我可以給他接上。」蔣欣挑眉一笑,「這個臭小子,我也想打他!我就要出國了,他也不回來送送。」

「欣兒,你說什麼呢?我給簡繁搓衣板是洗衣服用的。你這個做姐姐的怎麼一點兒都不知道心疼弟弟。他若工作不忙,早回來了。」蔣帥媽媽笑著瞥了蔣欣一眼。

「嘻嘻,姐。我說電腦主板好用也是用來洗衣服的。」

「行!哪天你用電腦主板洗一件衣服給我看看。」

「嘻嘻,好的。可惜只能洗牛仔服,你的衣服洗不了。」

「能洗也不洗。」蔣帥媽媽嘀咕了一句。

蔣欣哭笑不得,抱著媽媽晃了晃,「媽,開個玩笑你都不向著我。」

「那當然!簡繁也是人家父母的掌上明珠,嫁過來我看誰敢欺負她。」蔣帥媽媽拂開蔣欣的手,「你不也是嗎?在楚明家快被婆婆寵廢了。」

「哈哈,簡繁,快嫁過來吧!我媽已經急不可待地要把你寵成廢人了。」

簡繁無語,只剩下紅著臉了。

「簡繁,來,看看我幫你媽媽買的東西,都還滿意吧?雖然我比你媽媽年長十歲,但是我們還是很談得來的。」蔣帥媽媽將簡繁領進裡屋。

「嗯。」簡繁用力點頭。

「你媽媽下個月還會來北京,到時候我們又可以坐在一起聊天了。」

「還會?我媽來過了?」簡繁疑惑。

「可憐天下父母心!你媽媽來北京開會只能借會議間隙出來,怕你抽不出時間,就沒告訴你。」

簡繁嘟唇一笑,「我媽不想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