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想換什麼賭法?」丁成問。

2020-11-04By 0 Comments

顧銘指著他推車中的原石說:「看到這些原石了嗎?」

丁成:「……」

他又不是瞎子,他怎麼可能看不到。

他沒好氣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少問弱智問題。」

胡敏笑噴。

她也覺得顧銘這個問題很弱智,賞了顧銘一道白眼,好似再說,別丟人了,說正事。

顧銘說正事,尷尬說:「既然你看到了,那你覺得我挑選的這些原石品質如何?」

顧銘補充說:「你可以不急著回答我,一塊一塊認真看,再好以後再回答。」

「不用! 將軍她嬌軟易推倒 我大致看一下就有答案了。」

丁成大致看了一下,毫不給面的說:「大部份很一般,也就幾塊過得去,跟我幾年前的挑石水平差不多。」

他這是間接的說顧銘不如現在的他,這顧銘聽得出來,沒有爭辯,而是笑著說:「這裡每一塊原石都是我精挑細選的,我覺得很好,覺得每一塊都是大漲的料子。」

「你信嗎?」顧銘看著丁成說。

「信?我信你個鬼,這壓根是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你少在那裡做白日夢。」丁成嘲諷道。

「這是不信?」

丁成指著他的同伴說:「你問他們,有誰相信你。」

丁成擲地有聲道:「他們要是有人信你的話,我管你叫爸爸。」

顧銘沒問,不想要這麼大一個兒子。

全網都在扒華公子馬甲 當然,這也不可能。

丁成的同伴沒有坑丁成,一個勁的搖頭表示他們不信,這事不可能。

顧銘說:「既然你覺得不可能,那我給你三次機會,只要你能挑出一塊不是大漲的原石,就算我輸,你敢嗎?」

丁成信心百倍的說:「不需要三次,一次我就可以挑出一塊不是大漲的原石出來。」

「那感情好,不浪費時間。」

顧銘主動說:「我們去解石室解石吧!!」

沒提賭注的事情,他看不上丁成那點小錢,丁成卻是忍不住主動送上門。

丁成問:「賭注是什麼?你可別告訴我沒有賭注,那樣賭起來一點意思都沒有。」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顧銘反問:「你想賭什麼?」

丁成想了想說:「誰輸誰認對方為師,當著眾人面,給對方行師徒大禮。」

頓了一下,丁成又說:「不止今天,以後都是如此,必須執弟子之禮,不能冒犯對方,要聽對方的話,不說所有事,賭石方面的事必須聽師傅的,師傅讓他賭,他才能去賭,否則他沒有資格替別人掌眼。」

顧銘撇了一眼丁成。

本性不壞,就是心高氣傲,這樣的徒弟收了也沒有事,反正又不需要他教賭石本事,說不定以後還能替他辦事。

有了這樣的想法,顧銘答應道:「行,賭注就按你說的辦。」

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解石室。

一路走去,丁成同伴不安份的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擴大這事的影響力,免得丁成贏了,謝玉龍都不知道。

效果不錯。

兩大年輕賭石大師的對決,瞬間吸引了吃瓜群眾的眼球,津津樂道議論這件事情。

同時,這個消息還飛速在公盤上面傳播。

他們的目的達到了,謝玉龍很快知道這個事,稍微一想,便知道丁成的用意。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邀請顧銘參加賭石大賽,可不是他覺得顧銘的賭石水平有多高,有機會衝擊翡翠王的榮譽。

他的真實目的是想賣顧銘一個面子,結交顧銘這位連明勁武者都能殺死的猛人,委實沒有想到,居然讓顧銘成為年輕一輩賭石大師嫉妒的對象,前去找他賭石。

沒有想過澄清這個誤會。

有些誤會,澄清就沒有意思了,他想看看顧銘的賭石水準有多高。

如果,如果顧銘賭石水平也高,那顧銘的價值將會成倍提升,更值得他拉攏。

他給田靜打了一個電話,讓田靜關注此事,一有結果馬上告訴他。

田靜答應,前往現場觀看。

……

解石室。

顧銘一行人來到這裡。

丁成選石。

非常認真,非常仔細,不敢有任何大意。

顧銘不催,跟胡敏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靜等丁成挑石的結果。

田靜進來,產生騷動,讓人忍不住好奇,田靜來此幹什麼,是單純的看熱鬧,還是別有目的。

想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謝玉成會通過田靜之口,得知現在發生的一切。

這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心情瞬間振奮了很多,暗道他們這一步走對了,揚眉吐氣啊!!

現實給了他們狠狠一巴掌。

不請自來的田靜進來,撇了一眼選石的丁成,確認跟顧銘賭的人是昆城年輕一代最副盛名的丁成后,走到胡敏身邊坐下。

「有把握嗎?」她忍不住問顧銘,總感覺賭局對丁成有利,顧銘完全處於被動局面。

顧銘沒說話,胡敏接話說:「穩!!」

「穩?多穩?」

「泰山多穩,賭局就有多穩。」

田靜:「……」

穩如泰山,這不等於說顧銘必贏嘛,有這麼大的把握?還是顧銘太小覷丁成了?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 她說:「你們別看丁成年輕,但眼力勁還是有的,從二十幾塊原石中挑選出一塊不是大漲的原石,問題不大。」

胡敏說:「那也得有才行,沒有,哪怕翡翠王來,這個賭局,顧銘也贏定了。」

「沒有嗎?」

田靜蹙著眉頭說:「二十多塊原石,全漲的概率都很低,更別說全部都是大漲,這種情況幾乎為零,怎麼可能沒有?」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胡敏說:「因為這些原石都是顧銘挑選出來的,你覺得顧銘會挑解垮或者只是小漲的原石?」

田靜苦笑。

沒有人會想挑解垮或者只是小漲的原石,都想挑大漲的原石。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世上壓根沒有這種美事,連翡翠王都不敢拍著胸脯說,他每次出手,必定大漲,能有一半時候大漲,已經是了不起的存在。

不過,這話她沒說,等著看結果吧!現在多說無益。

十幾分鐘后,丁成選定一塊原石,問顧銘:「你畫線還是我畫線?」

「當然是我!!」顧銘當仁不讓的說,擔心丁成出現失誤,破壞裡面的翡翠,暴殄天物。

丁成知道顧銘這是不信任他,可是,東西是顧銘的,顧銘不讓他畫線,乃怕他有一百個理由,那他也沒有資格畫線。

他把原石遞給顧銘。 看到這一幕,丁成的同伴替顧銘打抱不平說:「顧銘,不讓丁成畫線,是你最大的損失,等會你會後悔的。」

「呵呵!!」

顧銘笑了,應該是讓丁成畫線,他才會後悔。

不過,他懶得跟這些計較,用事實打這些人的臉。

所以,他第一次畫線,是貼著翡翠肉畫的,一刀見綠,不傷半分翡翠,足可給他們來一記下馬威。

他們不知道,開始挑顧銘畫線的毛病,說什麼技術含量不高,對不起賭石大師的名頭,還不如一位資深的賭友畫得好。

顧銘不受影響,線畫好以後,熟練操作解石機,開始解石。

滋滋!!

切石的聲音響起。

這是戰鬥的號角,現場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丁成不時拿強光手電筒照射解石機的玻璃。

「有綠!!」

丁成心頭「咯噔」一下。

一刀見綠,解漲無疑,開局對顧銘有利。

不過,他沒有慌,因為這不能證明什麼,只是一個好彩頭罷了,他還是堅信他的判斷,這是一塊賭垮的料。

漫長的幾分鐘過去。

原石終於被切開,顧銘關閉機器,把切成兩半的原石取了出來。用乾淨抹布擦拭乾凈切面后,他把切面展示在眾人面前。

「我的天!!」田靜驚呼道。

一刀滿綠,水頭十足,大漲無疑,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另外半邊料子上,毫無翡翠。

這說明什麼?說明顧銘這一刀已經達到極限,再過一分,就要傷到翡翠,造成損失。

這是讓人完美到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一刀,丁成的同伴集體失聲,全TM啞巴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過了好久,才有一個不服氣的人蹦出幾個字,「瞎貓碰到死耗子。」

「呵呵!!」

顧銘笑了,笑著說:「你說我瞎貓碰到死耗子,那你敢跟我賭嗎?」

「賭什麼?」

「賭我第二刀是不是也切成這樣,如果第二刀我切刀翡翠,就算我輸,你提什麼要求都行。」

顧銘說完,眾人皆驚,這不是一般的自信,已經可以用狂妄來形容了。

可是,此刻顧銘有狂妄的資格,因為人家第一刀確實切得好,切得任何人都挑不出一點毛病來。

這是鐵證,毋庸置疑,能切出第一刀,難保顧銘切不出第二刀。

那個人慫了,不敢跟顧銘賭,躲到人群中去。

顧銘不強求,也不跟他一般見識,繼續畫線,畫好后,不耽誤時間,立馬操作機器,開切第二刀。

滋滋!!

解石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緊張的氣氛再次在解石室蔓延,比之剛才還要緊張,緊張到有人額頭上的汗珠都冒了出來。

其中,最緊張的人非丁成莫屬,不僅額頭上細汗密布,目光一直聚焦在解石機的玻璃窗口。

顧銘和胡敏不這樣,跟沒事人一樣,令人側目。

然而,卻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顧銘賭石從來沒有緊張過。

胡敏以前很緊張,但是現在不了,相信顧銘的判斷,相信顧銘不會有走眼的時候。

切石繼續。

突然,一抹綠意閃現。

一直關注此事的丁成第一時間發現了,有種頭暈目眩之感。

這對他來講,不是一個好消息,而是一個十分壞十分壞的壞消息。

他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

如果他這要是都輸了,那隻能說明他學藝不精,給顧銘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丁成的同伴看到,聽到,趕緊安慰丁成,要他不要灰心,說不準是他眼花,第二刀壓根就沒有綠,是在自己嚇自己。

胡敏搖頭嘆息,同情的看著丁成,壓根不信丁成有贏的可能。

田靜心中的勝利天平也在朝顧銘傾斜。

艱難的幾分鐘過去。

第二刀切好,顧銘關閉機器,把切好的原石拿了出來。

丁成第一時上來查看,結果依然如第一刀一樣,滿綠,同樣的水頭十足。

兩刀足以證明,這塊原石蘊含一塊綠水翡翠。

值多錢?他保守估計這塊綠水翡翠價值八千萬。

原石價錢幾何?以他的估計,不會超過兩百萬。

兩百萬的原石,開出價值八千萬的翡翠,漲幅四十倍,大漲無疑。

他輸得心服口服。

當然,原因不止是他看走了眼,還有顧銘切的這兩刀,他自問畫線切不出這樣的水平,拍馬不及顧銘。

他苦澀道:「我輸了。」

願賭服輸,他願意拜師,以後向顧銘執弟子之禮。

當著所有人的面,丁成向顧銘行師傅大禮,並恭敬的喊了一聲,「師父。」

態度很誠懇,顧銘很滿意,滿意說:「起來吧!!」

丁成起來,成為顧銘的開山大弟子。

至於張媛媛,那個肯定不能算,都沒有拜師,就嘴巴上說一聲,還不聽話,這種不聽話的徒弟,顧銘打心眼沒有承認過。

這個消息如同插了翅膀一樣在公盤上面傳播,顧銘的名頭又一次的打響。

有人已經忍不住把丁成年輕一代賭石第一人的名頭按在顧銘頭上。

田靜也是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謝玉龍,讓顧銘在謝玉龍心頭的重量再添幾分。

同時,這個事情還傳到青木櫻子和紀良平耳中。

「年輕一代第一人?算個屁,賭石大賽上我要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實力。」

紀良平瞧不起的說,永遠想不到,賭石大賽,會讓他成為笑話一樣的存在。

……

解石室,丁成看著推車中剩下的原石,忍不住問:「師父,這些原石你不打算解嗎?」

剛才顧銘直接推車走向儲物廳,一看就知道沒有解石的打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