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打電話問一下夢姬吧,詳細的我也不知道。」

2020-11-06By 0 Comments

晚上七,葉雄開車去京城酒店,車子剛剛開出門口,被人攔住了。

攔住車子的,赫然是他曾經易容過的趙明。

「葉雄,你給我下車。」趙明站在車頭,憤怒地喝道。

葉雄停下車子,問道:「趙明,你找我有事?」

「你這個卑鄙下流的混蛋,到底對晶晶幹了什麼?」趙明喝道。

車後座的唐寧聽到趙明的話,忍不住問楊心怡:「表姐,晶晶是誰?」

「好像是三號首長的女兒。」

「我擦,表姐夫,你太牛了吧!這才來京城多久,連首長的女兒都泡上了。」唐寧誇張地尖叫起來。(未完待續。) 夜色已深,一道金光劃破星空落在黑漆漆的別墅門前,趙國宇現出身形,推開房門進入別墅之中。

看著滿屋飄蕩著的數十道亡魂手中攝魂鈴一晃,口中怒罵道:

「你們都想落的個魂飛魄散不成?今天怎麼一個接一個的往外跑?」

一眾亡魂被那清脆響亮的銅鈴震得發出陣陣哀嚎紛紛跪地求饒。

那名穿射紅色低胸裙的亡魂飄到其之面前面臉堆笑:「天師您可來了,我們等您等得都著急了。」

趙國宇看著女子亡魂冷冷一笑:「本道爺不是命你附著在那老太婆身上,你怎麼出來了?」

亡魂盈盈一笑:「天師爺,那老太婆現在自己都已經變成死鬼了,我還附著在她身上幹嘛?」

趙國宇眉頭一皺:「你說什麼那老太太已經死了?」

女子亡魂笑著一點頭:「要不然我們這一眾兄弟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出門半步呀,我們出門就是希望能夠將天師爺您請來呀。」

說話時飄上前來挎著趙國宇的手臂便往樓上走去。

趙國宇沒有絲毫起疑:這都已經三個多星期了,按照常理的那個老太太早就已經應該身首異處了,鬼才知道這些亡魂怎得拖到現在才解決?

到在樓上卧室外女子亡魂用手輕輕一指:「天師爺你看那個老太太不就在那,是不是已經死了多時了?」

趙國宇只見床上被單下蓋著一個又瘦又小的身軀,便也未曾多想邁步便進了那間卧室,卻不料「砰」的一聲房門便已關上。

趙國宇心中一驚,剛要搖鈴叫罵卻忽覺眼前紅光一閃,一位穿著性感裹身短裙,足登火紅長靴,美艷非凡的絕色美女於紅光之中現出身形。

頭條婚約 趙國宇怎會不識?心中一驚:看來今日自己是遇上麻煩了!

胡慧娘冷冷一笑:「你這妖道,還不快將自己的所作所為悉數招來,免得皮肉受苦!」

趙國宇眉頭一挑:「就憑你這小娘們也想留住本道爺?開玩笑嗎?」

說話時手臂一揮,「嗖、嗖、嗖」三道黃色符咒便往胡慧娘身上射來!

胡慧娘嘴角掛上一絲冷笑,媚眼一眨,三道符文立時便在半空之中燃了起來,轉瞬間化作三道紙灰墜落於地。

趙國宇心中驚愕不已眼前這位美女修為竟是如此了得,然而事到如今那還有退卻於地?

左手搖起攝魂鈴,右掌掐訣胸前,口中念念有詞便向將樓下那數十道亡魂盡數引來圍攻胡慧娘。

卻不料只見胡慧娘手臂一揮,「哧」的一聲那條赤焰斷魂鞭,裹挾著一陣灼熱便已甩至面前!

趙國宇急忙向後一退,然而卻還是慢了半分,左掌上一陣灼熱傳來,手上竟已留下一道烈火灼痕,而手中的那隻攝魂鈴也已被那條火鞭捲入胡慧娘手中。

趙國宇眼見自己絕非對手,心中暗罵:娘的,這娘們竟是如此棘手!都是那一群混蛋亡魂騙了自己來!

心思飛轉之時,瞥見旁邊一處落地窗,便已計上心來,口中念念有詞,右臂指訣一指!

「嗖」的一聲,一柄木劍徒自而生,裹挾著一陣嗡鳴之聲直奔胡慧娘面門射來。

「回夢禁地」的美女祭祀杏眼一瞪,那隻木劍便已停在其身前半米處的半空之中,抖動不已,只發出陣陣嗡鳴卻不能再向前半分!

趙國宇見自己終於覓得良機急忙身形一晃便往旁邊的落地窗撲去。

卻不料就在他的身子剛剛觸及那薄紗般的落地窗帘之時卻忽覺一陣灼熱由四面八方向自己湧來!

趙國宇一聲驚呼,眼前的那層薄紗窗帘便已化作一團赤焰將其裹挾其中再也動彈不得!

驚愕之餘趙國宇努力向胡慧娘看去卻見那位美女嘴角上已然掛上一絲嬌笑,右眼輕輕一眨。

懸在其面前的那柄木劍便已「呼」的一聲燃起一團金色烈焰,墜落於地化作一堆清灰。

此時又見床上老太身形一轉,坐起身來,直至此時趙國宇方才看清這那是什麼年逾古稀的老嫗分明就是一個梳著齊肩發,戴著大眼鏡的小姑娘!

許玉揚看著趙國宇嘿嘿一笑,而後向者胡慧娘豎起了大拇指:「神仙姐姐果然妙計。」

此時胡慧娘早已收起赤焰斷魂鞭,掌中拖著攝魂銅鈴冷冷一笑,許玉揚上前兩步笑嘻嘻道:

「神仙姐姐你手中的這個鈴鐺就是什麼攝魂鈴嗎?」

胡慧娘點頭稱是,許玉揚道:「神仙姐姐能不能給玉揚看看呀。」

胡慧娘道:「這有什麼不能的!」說話時便將捧在手中的那隻銅鈴遞到了許玉揚的面前。

雲舒立時驚呼一聲:「惠娘姐姐您怎麼什麼都給她玩!」

然而為時已晚,許玉揚結構銅鈴一陣搖晃道:「神仙姐姐就這一個小小的鈴鐺是怎麼拘魂攝魂的?」

胡慧娘還未開口臉上卻已現出一絲尷尬,許玉揚不解其意,去聽聞樓下已然傳來一陣嘶吼與哀嚎之聲。

而自己右手中的銅鈴也已經被自己的左手搶了過去,小心翼翼的放回胡慧娘的掌心。

雲舒的聲音亦在心頭傳來:「玉揚同學你是在開玩笑嗎?對虧你不會法術,不然那數十道亡魂非得魂飛魄散不可!」

許玉揚聽著樓下傳來的哀嚎之聲也意識到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於是呵呵一笑在不做聲。

而此時倒在地上已經被輕紗窗帘纏成粽子的趙國宇卻冷笑一聲:「你也算修行之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笨的。」

許玉揚正要還嘴,卻聞雲舒在自己的心頭冷冷一笑:「玉揚不必氣惱,看本神君怎麼治他。」

說話時許玉揚你便已到在趙國宇身前,還沒等許玉揚反應過來,自己的左腳便已重重地踏在了趙國宇的臉上。

雲舒冷笑一聲:「一會有你好受的。」

言畢之時「砰砰砰」接連幾腳便已把趙國宇踢的滿嘴是血牙齒都不知道掉了幾顆!

正在趙國宇吃疼不住痛苦呻吟之時卻被許玉揚當胸一腳踢起多高,隨即復又在胸口猛的一蹬。

億萬辣媽不好惹 「咔嚓」一聲趙國宇便似離弦之箭一般被許玉揚踢得撞破木門飛了出去,隨即順著樓梯一直滾到了樓下。

一眾亡魂立時圍了上來,看著被纏在窗帘中滿臉是血的趙國宇咬牙切齒髮出一陣陣憤怒的嘶吼聲。

此時許玉揚站來樓梯上微微一笑,「各位這個傢伙折磨了諸位三個多星期,現在落得如此境地當真是罪有應得!各位請便,但須切記一定要為本尊留他一條性命!」

燈筆 葉雄臉一黑,這個姨子,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趙明本來就氣憤,聽唐寧這樣更加氣憤了。只見他死死擋在葉雄車子面前,怒道:「你最好給我一個交待,不然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想怎麼不放過我?」葉雄從車上下來,來到他面前,淡笑道:「打我,告我,還是罵我?」

趙明頓時不知所措了。

打架他干不過,對方可是高手;告人家,開玩笑,他拿什麼去告?罵人,拜託,他是個大學生,再罵也不能沒素質啊。

「看來你還沒想好怎麼對付我,這樣吧,你先回去考慮一下,考慮清楚再過來找我算賬,明的陰的都行,請你先讓開一條路。」葉雄依然笑道。

這事畢竟自己有錯在先,對方是高等學府的大學生,總不能用流氓的方式去對待吧!

「你今天不清楚,休想離開。」趙明攔著車子不肯放。

「我大哥,你讓我什麼做什麼,總得清楚,你這樣很無賴你知不知道?」葉雄表示很無奈。

「跟他羅索什麼,一拳將他打飛就是。」唐寧在車裡喊道。

趙明本能地退後三步,生怕葉雄真的動手。

葉雄看在眼裡,頓時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現在大學生心裡素質也太低了,又怕事又惹事,做事情之前就不能先動動大腦。

葉雄目光落到趙明身上,繼續問:「你吧,想怎麼樣?」

「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晶晶?」趙明問。

葉雄朝車上招了招手:「心怡,來一下。」

楊心怡有些奇怪,但還是打開車門,走過來。

「你覺得她漂亮,還是華晶晶漂亮?」葉雄將楊心怡摟住。

趙明早就被楊心怡的光芒刺到,甚至不敢正視她。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在葉雄的滋潤下,楊心怡已經從一個少女完成朝女人的轉變,身上散發著日趨成熟的風情。

由於呆會見的是葉雄公司的人,那裡很多都是絕色美女,楊心怡不能輸場,所以經過精心打扮過。此刻的她看起來就像一枝傲雪的寒梅,清冷綻放。

趙明何曾見過如此漂亮有氣質的女子,咽了下口水,本能地道:「她漂亮。」

「她是我老婆,你覺得我有這麼漂亮的老婆,還會纏著華晶晶,腦抽了不成?」葉雄問。

「你們這些富家子弟,專門以玩弄女人為樂。」趙明哼道。

「你嘴巴放乾淨一。」唐寧憤怒地從車上下來,胸器一晃一晃地跑過來,指著趙明怒道。

趙明再次被唐寧童顏**的風采給震驚,對葉雄再加嫉妒,他沒想到這傢伙身邊的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

葉雄揮手打斷唐寧的話,問道:「趙明,你知不知道華晶晶是什麼身份?」

「我自然知道。」

「就當我是那種喜歡玩弄女人的男人,那你覺得我會去玩弄首長的女兒?我去玩弄她跟跳樓自殺有什麼區別?」

趙明頓時語塞,被葉雄反駁得無話可。

「我不管,你騙了她的吻跟擁抱,她現在在氣頭上,我要你向他道歉。」趙明依然不肯讓開。

「我你這個人是不是欠抽,我表姐夫已經很忍讓,你還不識好歹?」唐寧頓時也生氣了。

「行了,別惹怒他,他不是你惹得起的人。」楊心怡忍不住出言相勸。

她看出趙明是名不懂事的大學生,只是為了感情一時頭暈走過來,不想葉雄為難他。

「想我道歉是吧,把手機拿過來。」葉雄伸出手。

「你幹嘛?」

「打電話道歉啊,你不是想讓我向華晶晶道歉嗎,不打電話怎麼道歉,難道還要我跟你回去向她道歉?」葉雄反問。

聽葉雄要道歉,趙明心下一喜。

如果能讓這個傢伙向華晶晶道歉,華晶晶肯定以為他幫她出氣,那她的心情就會好起來,也不會跟自己生氣了。

他連忙掏出手機,撥通華晶晶的電話。

「按免提。」葉雄命令。

趙明按下免提,嘟嘟聲從電話那邊傳出來。

「趙明,有什麼事嗎?」電話那邊,華晶晶有不耐煩地問。

「華晶晶,是我,葉雄。」葉雄拿過手機,表明身份之後,這才繼續:「你男朋友跑過來要我向你道歉,你想怎麼個道歉法?」

電話那邊,華晶晶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電話里會傳出葉雄的聲音。

「三聲對不起。」華晶晶道。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再見。」

「喂喂……」華晶晶還沒回話,就被掛了。

葉雄將手機遞給趙明,拍了拍他的肩膀,冷冷道:「子,上一個敢攔我車子的人,他墳頭的草,已經跟你差不多高了。」

趙明本能地退開,發現自己背上已經被汗淋濕了。

葉雄拉著楊心怡上車,發動車子,呼嘯而去。

「表姐夫,你怎麼變得這麼懦弱,你又沒錯,為什麼要道歉?」唐寧不高興地。

「你表姐夫這是大度,我就喜歡他這樣。」楊心怡道。

「嫂子得對,我也喜歡哥哥這樣子,道歉而已,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葉洋洋認同楊心怡的看法。

「反正我看這女人不爽,下次如果讓我看到她,非得跟她干一架,老娘可不管她是鴨掌還是鵝掌的女兒。」唐寧氣呼呼地。

「是首長,不是鴨掌鵝掌。」葉雄被她逗樂了,打趣道:「你要是跟她幹起來,你爸就準備下崗吧!」

一行四人,笑笑,很快就到了酒店。

何夢姬已經開好包間,獵人保鏢公司的六個人全部到齊,就連鳳凰也到場了,一時之間,裡面美女如雲。

何夢姬,慕容如音,安吉兒,安樂兒,朱雀,還有鳳凰,全都是絕色美女,只有陳蕭是男的。

葉雄推開包廂的門,看到滿桌都是美女,忍不住笑道:「陳蕭,你知道我走進這裡,第一感覺是什麼嗎?」

「老大,是什麼?」陳蕭問。

「不知道選哪一個好。」葉雄笑道。

話音一落,滿桌美女臉都變了。

這貨是把在座的美女,當成夜總會那些隨便客人挑選的姐?(未完待續。) 眾亡魂早已對趙國宇的拘役之仇恨之入骨,加之方才那一陣亂鈴震得眾亡魂心神不寧,險些魂飛魄散又或墜入魔道。

眾亡魂自不知其中原委,便只當儘是趙國宇所為,此時此刻正好可以一泄心中憤恨,一眾亡魂爭先恐後的向倒在地上的趙國宇撲了過去!

躺在地上的趙國宇被胡慧娘施了仙法的紗簾纏得緊緊的動彈不得,加之嘴上又被許玉揚踢得皮開肉綻不能施法念咒。

只能躺在地上看著那數十道亡魂一個接著一個的撲在自己身上吸食著自己的陽氣卻無計可施,唯有發出一陣陣凄厲的哀嚎與恐怖的呼喊。

他越是恐懼越是驚駭,那些亡魂的氣勢便越盛,吸起趙國宇的陽氣來越是起勁,轉瞬之間整個屋子裡便已滿是趙國宇的痛苦的呼喊與慘叫。

樓梯上的許玉揚看著一隻又一隻的亡魂撲到趙國宇的身上面對面的吸取著他的陽氣,不免心生恐懼。

「雲舒神君,你出的這個主意未免有些太狠毒了吧!」

鳳逆天下 雲舒卻冷冷一笑:「呵呵,那有什麼!不給他來點厲害的,一會他怎麼能如實交代?」

許玉揚不成想這位仙境神君竟然會想出此等手段,只得微微搖頭,心中暗想:要是三爺在這會不會想出些更加殘酷的法子來!

胡慧娘此時也已經來到了樓梯口,看著地上的景象也不禁一皺眉,隨即邁步來到樓下。到在一眾亡魂之中。

左掌掐著攝魂銅鈴,右掌掐起指訣端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詞。

過不多時手中銅鈴微微一搖,「噹啷啷」一陣鈴聲響起,隨後便由銅鈴之中飄出一縷縷黑煙向著一道道亡魂飄去!

眾亡魂見自己的那一縷亡魂悉數被放了出來無不歡心。

之前附身李彩鳳身上的那道女子的亡魂在自己的那縷亡魂回到自己身上后,向前飄動,到在胡慧娘面前鞠躬施禮:

「多謝祭祀上神出手相助,我代各位兄弟姐妹謝謝您了!」

胡慧娘道:「現在事情也已經查的差不多了,我有幾句話要說。」

亡魂點頭道:「祭祀上神盡請將來!」

胡慧娘道:「我與各位雖然素不相識,然而本次機緣巧合之下有緣相聚,本祭司絕無教誨之意,各位此時盡可離去。」

「只是此次機緣難得若是有哪位願意往冥府輪迴轉世盡可入到我這赤金鐲中來,本祭司自當將各位交於冥府神君,幫助各位得意輪迴轉世!」

這一眾孤魂野鬼雖然有不少乃是生前行惡之輩死後怕受因果輪迴,不敢往地府面對判官。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