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是誰!」艾麗卡大聲喊著。

2020-11-11By 0 Comments

「我是誰?對!我是誰?哦,別人都喜歡叫我黑暗古神!」

啪!

艾麗卡心中一咯噔,驚恐的望向四周。

黑暗古神!竟然是黑暗古神!

「誰給你的勇氣進入屬於我的世界?」黑暗古神譏笑著。

「倫貝斯特在哪裡?他在哪裡!」艾麗卡大聲喊著,心中的恐懼忽然消失了。

「倫貝斯特? 豪門闊少:窮追逃妻 哦,就是那個令人佩服的小子嗎?你是他什麼人?」黑暗古神咦了一句。

「他在哪裡···在哪裡···」艾麗卡一陣失神,魔怔了一般念叨著。

「嘻嘻,人類小鬼,你拒絕了我這麼多年,這一次你恐怕逃不了了!」黑暗古神大笑著,一股黑暗的力量徹底將艾麗卡包裹。

咚!咚!咚!

封印界的某處,一抹藍汪汪的身影拚命撞擊著一層規則壁壘,他表情憤怒。

「我不會讓你出去的!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去!」

「哦,小鬼,我又來看你了!」

呼啦啦!

在那抹身影的旁邊,黑色的煙氣凝聚出一道身形。

嘩啦!

倫貝斯特的亡魂嘶吼著,一抹劍光飛來。

啪!

「你的脾氣還是這麼火爆。」黑暗古神笑著,一隻手輕鬆的就將劍光捏碎。

「說實話,我是很欣賞你的,但我又很恨你!假如不是你,我早就出去了!」

「你別想出去!」倫貝斯特彷彿沒有神志一般,又繼續撞擊壁壘去了。

「何必呢!」黑暗古神搖了搖頭,因為一個執念,即便化為亡魂也在這裡繼續守著,為的又是什麼?

黑暗古神不懂,任何有智慧的生物存活在世,為的無非不過慾望!

權利?財富?美女?

只要跟著他,這些東西唾手可得,為什麼還要堅持所謂的信仰呢?

咻!

想著想著,黑暗古神大手一揮,將一團霧氣招來。

呼!

風煙散盡,艾麗卡徐徐出現。

「你在哪裡?」艾麗卡目光無神,可就在看到倫貝斯特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回來了!

「倫貝斯特!倫貝斯特!」

艾麗卡蠕動著嘴唇,一隻手不由自主的伸出,邁起了步子。

啪!

而在撞擊壁壘的倫貝斯特聽到熟悉的聲音后,頓時愣住了。

他轉過頭,望著艾麗卡,口中仍然道,「我不會讓你出去的,絕不會!」

「倫貝斯特!!」艾麗卡喜極而泣,這麼多年,她又見到了那個青年!

啪!

艾麗卡急速飛奔,可就在兩人即將接觸的時候,艾麗卡穿了過去!

倫貝斯特獃獃的望著被毀去的左側身子,下一息,亡魂再一次恢復。

「不!不!!」艾麗卡搖著頭,拚命捂著嘴。

倫貝斯特早就死了!他!已經死了!眼前的只是一個亡魂罷了!

「艾···麗···卡···」

就在這時,倫貝斯特斷斷續續的吐出三個字,那憤恨的目光轉而柔和。

「倫貝斯特···」艾麗卡愣住了。

「艾麗卡···我愛你····」倫貝斯特恍恍惚惚的轉過身子,繼續撞向壁壘,「我不會讓你出去的,我不會讓你出去的!」

艾麗卡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淚水猶如開閘的水壩一般傾瀉。

這就是倫貝斯特的執念嗎?他愛我!從未忘記過!

「新鮮!」黑暗古神站在一旁看戲。

和倫貝斯特的亡魂相處了十數年,這個傢伙每天都只是反覆念叨著幾句話,撞擊著壁壘,現在竟然還有其他的反應!這麼說來,自己的計劃也能展開了!

啪!

正當艾麗卡準備上前之時,一股力量將她禁錮住。

卡!

黑色的大手浮現,一下子扼住她的喉嚨。

咔咔!

隨著手指緊縮,艾麗卡面色漲紅,一口氣壓在了胸口,窒息感如死神的腳步降臨!

「倫···貝···斯特···」艾麗卡的視線逐漸模糊。

「艾麗卡!」

這虛弱的一聲彷彿喚醒了某個沉睡的靈魂,倫貝斯特猛然轉過身子。

「嘖嘖嘖,想要救她嗎?那就放開所有的防備吧!」黑暗古神就站在艾麗卡的下方,手指一撥動,那黑暗大手便深入幾分。

艾麗卡正在一步步走向深淵!

「放開···放開···防備···」倫貝斯特獃獃的站立著。

「哈哈哈哈!這麼多年了!我要出去了!」黑暗古神大笑著,一縷黑煙嗖的一下鑽入倫貝斯特的亡魂中,而艾麗卡則一下子墜落在地上。

「咳咳咳!」艾麗卡恢復了心神。「倫貝斯特!」

「毀滅!死亡!」

此時的倫貝斯特亡魂繚繞著一股股黑氣,他忽然邪魅一笑,向著遠方衝去。

咔咔咔!

原本緊閉的規則壁壘裂開了一道小口子,他就這樣沖了出去!

「幫我出來吧。」黑暗古神笑著,咧開了嘴。

「你做了什麼!」艾麗卡一雙眼死死盯住他。

「說來我還得感謝你。」黑暗古神玩味一笑,「要不是你,這人類小鬼也不會放開自己的防備了。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倔強的傢伙還有你這樣一個命門!」

「不!不會這樣的!」艾麗卡瞳孔一縮,滿目茫然。

「哦,你身上還有魔族的氣息?嗯?你是當初那個小姑娘!難怪!」黑暗古神眼睛一眯。

啪!

下一刻,艾麗卡再一次被大手抓住喉嚨。

「咳咳!」

她掙扎著。

「身為魔族,你竟然幫助埃爾洛,我該說你什麼好呢?這讓身為神的我如何處決?」黑暗古神慢慢將艾麗卡放在自己的面前。

「愛···一個人···有···有錯··嗎···」艾麗卡不再掙扎了,淚水再次落下。

愛一個人,真的有錯嗎?

「愛?真是好笑!一個人又如何跟魔在一起呢?所謂的愛,也不過是慾望的一種罷了。」黑暗古神嘲諷道。

「你永遠不會懂的!」艾麗卡咬緊牙關,拼著最後一口氣一字一句道。

「我根本就不想懂!身為神,我又何必了解你們這些低等種族的想法呢?」

「只有斬卻了七情六慾,控制自己的慾望,我們才能成為真正的神!」

「這樣··的···神又有··什麼···意義···」艾麗卡短短三分鐘第二次感受死亡的降臨。

啪!

「無趣!」黑暗古神忽然鬆開了手,「放心吧,我可不會殺了你,不然那個小鬼一定會反抗的!」

「作為懲罰,你就乖乖看著他幫我出去吧!」

「哦——想想這樣的畫面,一個執意要阻止我出去的人最後反倒成為了我的幫手!他知道了真相會如何?那可真是太美妙了!」

黑暗古神桀桀大笑著。

「你不能這麼做!」艾麗卡大聲道。

「住口!你們都沒有反抗的權力!!」

「我!」

「本神!」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要重新降臨這片土地!」

「這才是答案!」

「神族才是這個世界的主人!」 ?咔咔!

「敵襲!敵襲!」

艾麗卡獨闖封印界的事還未過去多久,在不歸魔法塔的邊界處又傳來了消息。

「又是誰!」奧斯汀面色陰冷。

邊界處。

「你查探到了嗎?納菲!」艾克將一頭小妖精解決之後低喝道。

「封印並沒有破碎的跡象。」納菲收回放在大地上的手沉聲道,這意味著他們這次行動太魯莽了,暴露了位置。

「不管了,乘著其他巢穴的魔族士兵還未到來,先解決掉他們!」艾克當機立斷,從他們進攻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回頭路了。

「這是魯莽了呀!」

蒼龍國立競技場內不少人心中生出了這樣的焦慮。

「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了。」希爾菲斯科十分理解艾克現在的想法。

在沒有支援的情況下,他們沒有辦法判斷封印情況,而現在來自於聯眾巢穴各大子巢穴的魔族兵士正在往中央不歸魔法塔趕路。

在這種急切的情況下,他們必須行動起來!

咻!

戰場之中,從天而落一把大劍!轟出塵霧陣陣!

距離最近的阿爾薩帝猛然抬起頭,腳步輕點,劃出一個半月弧,躲閃到一旁。

噌!

奧斯汀拔起自己的大劍,一對血紅的眸子掃視過來。

「嗯?是你們!」奧斯汀感到詫異,在進入聯眾巢穴之前,他自然也見到了安西將萊爾瑪吉斯代表隊扣押的經過,沒想到這群人還是混了進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艾克沉聲道。

「我?」奧斯汀扛著大劍,身上翻湧的魔氣越發濃郁起來。「奧斯汀·蒙厥!」

「奧斯汀·蒙厥!」在場的人聽到之後心中都翻騰起來。

自現任魔帝登臨帝位開始,蒙厥一姓逐漸成為克洛澤斯科的皇姓,血脈不純粹的傢伙根本不可能繼承這個姓氏!

「暗魔族?」艾克低喃著。

蒙厥一族的種族便是暗魔族,暗魔族擅長暗系、深淵系魔法,是六魔柱中惡魔族中最大分支,往年的魔帝大都從中走出。

奧斯汀·蒙厥這枚暗棋不知隱藏了多久,派他來處理封印之事足以表明暗魔族對這件事的重視。

黑暗古神是古神中最親近暗魔族的一位,向來支持暗魔族統領克洛澤斯科,這一層關係也是讓暗魔族不惜一切代價行動的原因。畢竟每一位古神都擁有十一階神話的力量!這樣的支持舉足輕重!

「看來我們的布置出了些差錯。」奧斯汀面無表情。

「無論你是誰,都別想將他放出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