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看那寒冰,好炫啊!」

2021-02-02By 0 Comments

「是啊,如果我能有一個這樣強力的家族做靠山就好了。」

「醒醒吧,他們羅家可是龍行國大將軍的羅喉所在羅家的分支,不是我們能比的。」

……

而台下弟子早已被羅竹的那具傀儡所折服,此時這寒天的品級又有提升,短期來看甚至已經不弱於大師兄那良鑄級下品的烈火。

「看來這寒冰傀儡果然非同一般,我可得小心應付。」肖野心中暗道,想著全力催動金剛,速度霎時便飆升上去。

原本以為這場實力懸殊的比拼會很快結束,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眾人目瞪口呆。

「砰砰砰—!」

上一次的教訓,倒是讓羅竹稍稍謹慎了些,開始用『鍛體十三式』與肖野對攻,不過他越斗越是心驚。眼前的肖野儼然已不再是去年那個差點死在自己腳下的小師弟了,其實力至少達到了固體境四重。

「四個月的時間從一重達到四重?絕無可能!」羅竹臉上透著不敢置信的震撼。他不知道的是,肖野其實已經達到了固體境六重,只是由於jīng血虧損,此時只能發揮出四重的實力。

「抱虎歸山!」

羅竹起懷抱姿勢想要圈住肖野,正式鍛體十三式的最後一式。

肖野雖然力量防禦稍遜,但是極高的融合度卻給他帶來了得天獨厚是速度優勢,在他眼中,羅竹的動作就如同放慢了的鏡頭,他身子忽地下蹲,瞬間便跳脫了那個『肉圈』,爾後踏地而起,右拳猛然向羅竹的頭部擊去。

「右環拳!」

肖野一閃而過,大喝一聲,正中寒天的腦部左側。

「砰!」

羅竹像是被一頭烈馬踢到,一時間蹬蹬磴的向右趔趄了好幾步。

「嗬!」

羅竹喉嚨中發出一道古怪的聲音,像是在表達憤怒,擺了擺身子,忽又繞了回來:「浪里翻花!」

他這一招動作雖慢,但是勝在覆蓋範圍廣,肖野一個不甚便被那寒氣籠罩其中。立即感覺身形明顯慢了下來,他想要提速,卻像是被無形的寒冷拉扯著,跑動變成了走動。

羅竹見此,頓時得意起來:「小師弟,你繼續跑啊。」說著欺上前來一記『雙龍出海』直直掠向肖野的丹田和心脈處。

「電擊拳!」

肖野身形雖緩,拳速卻不慢,眼看羅竹已然近在身前,竟然合身一撲,索xìng撞上了羅竹的大肚皮,爾後在反彈開來的同時,一記直拳瞬時轟出,正中寒天傀儡的面部。

「啊!」羅竹捂著鼻子釀蹌的後退幾步。

肖野則趁著這個空隙脫開了那寒氣的籠罩範圍,他只覺全身像是麻木了般,寒氣直冒。

兩者你來我往,片刻間就已走過了十來招,這十來招羅竹不僅招招落空,反倒是自己被擊中了十來下。

終於,羅竹驚疑不定的停了下來,他只覺全身刺痛不已,如若自己沒有與這良鑄級傀儡融合,多半已經落敗。看著面前這混若無事的小師弟,不由又驚又怒。

他甚至有種錯覺,似乎小師弟並未盡全力,而是像貓捉老鼠般在戲耍他。

而此時台下已經鴉雀無聲,一眾石根峰弟子都張大了嘴,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被他們欺負多年的小師弟般。

「哼!這是你逼我的,你小子就死在這裡吧!」羅竹猙獰的說著,突然撕下了傀儡上的一張符紙。

「嘭!」

寒冰傀儡的雙臂上騰起一道藍sè的亮光,爾後就見那光芒越來越盛。

肖野的瞳孔微微一縮,他在那雙臂中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不由把身子微微下壓,嚴陣以待。

「讓你小子見識一下封存在我雙臂中的戰技!」羅竹瘋狂的笑著,突然大吼一聲:「寒冰掌!」

爾後就見他雙掌疊在一起,猛然間朝肖野揮來。

那雙臂中的冰雪像是要溢出來似的,瞬間便洶湧而出。

肖野本能的想要躲開,可是正在這時,jīng血虧損帶來的眩暈感再次傳來。

jīng血的虧損一般要調養半年以上才能完全恢復,而肖野虧損的可不是一點點,這四個月來他時不時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他只覺自己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東只有台下的驚呼聲不斷的傳來。

「戰技,那是戰技!」

「一段戰技,寒冰掌……」

「死了,死了。」

「唉,不死也只剩半條命。」

……

「砰!」

肖野臉上慘然一笑,他像是冰塊般被擊飛,落在了擂台邊緣,那傀儡心脈處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痕。

「好耶!」台下羅竹的死黨管伯山興奮的跳了起來,大師兄羅厲也是一臉輕鬆,其他弟子的神sè則沒有過多的變化,皆是一副早該如此的表情,似乎這只是一場本不應出現的鬧劇,而現在終於結束了。

「就這樣輸了嗎?」

此時的肖野置身於一片黑暗之中,這裡沒有光亮,沒有聲音,卻有著師傅慈眉目善的面容。

「我不能輸!」

肖野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眼見躺在地上的肖野一動不動,台上的裁決長老頓時搖了搖頭,正待他快要起身宣布結果的時候,一道堅定是聲音卻是從擂台邊緣傳來。。

「等等!」

肖野突然舉起一隻手,接著他竟然僵硬的爬了起來。

台下頓時大嘩。

「他是什麼做的?身體怎麼可能如此強橫?!」

「見了鬼了。」

……

肖野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凹痕,他也不知自己為什麼會活下來,不過他無暇顧及這些,因為他的心中已被憤怒填滿:「我難道就這麼討人厭么?平rì欺辱也就罷了,一而再再而三想要置我於死地?!」


一滴滴鮮.血滴落在金剛體內,瞬間沒入其內,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肖野一步步朝羅竹走去,金剛的頭部如人皮面具般印出他的面容,透著一絲堅持和決絕。

「不可能!你怎麼沒事?」

羅竹只覺肖野的目光有些駭人,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蹬蹬磴……」

肖野依舊向前邁著步子。

「他nǎinǎi的,我就不信了。」突然,羅竹臉上閃出一道癲狂之sè,側著身子就向肖野撞擊過來,在他看來,肖野只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

「頭槌!」肖野突然騰空躍起,重擊在羅竹頭部。

羅竹一陣眩暈,就要向下撲到,他哈哈大笑道:「還是這招嗎?」心中卻是震撼莫名,此時的他竟然完全喪失了對身體的控制,而肖野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左右交叉拳!」

「上下擊拳組合拳!」

……

肖野的暴喝聲一陣陣傳來,伴隨著羅竹身上噼里啪啦的響聲,一個個清晰可見的凹痕在那寒冰傀儡上閃現,羅竹連連後退著,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突然,肖野大喝一聲:「躍擊!」


接著就見肖野一躍而起,雙拳向上,狠狠擊在羅竹的下顎處。

至此,他華麗的完成了一次五連擊,爾後,羅竹的身軀像是斷線的風箏直至飛到了擂台之外沒了聲息。

擂台上下安靜得有些可怕,只有台下偶爾傳來的吞咽口水的聲音,如果此時向台下看去,會見到一個個或是布滿汗滴或是臉sè蒼白的面孔。

「不可能!不可能!」突然之間,場外的羅厲怒吼起來,大步跑到羅竹身邊。

此時的羅竹已經脫出了傀儡,只見他渾身多處骨折,氣息紊亂,嘴中咿咿呀呀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沒有幾年的調養估計不能恢復如初了。

「肖野勝!」

肖野靜靜的走下擂台,同門師兄看向他的神sè已有了改變,有震驚,有複雜,更多的是……恐慌。 在眾師兄的沉默中,肖野離開了擂台,可是他的心中卻並不平靜,這一戰中羅竹使出的那道寒冰掌威力極大,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戰技?!」肖野在心中琢磨著,「外門的藏書閣不提供戰技,改天去交易市場瞧瞧。」雖然沒達到氣雲境的他還修不出元力,但是提前參考下總是好的。

而現在,他急於回去查探自己的傷勢,按理說,以初工級下品傀儡的防禦,完全沒有理由抵擋住那道戰技,這具不起眼的傀儡不僅生生承受了這狂暴的一擊,而且只是在體表重新添了一道凹陷,並沒有任何破裂的跡象。

不久后,肖野終於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他緊緊關上門,再一次放出金剛,此時金剛胸前赫然現出了一個覆蓋著冰雪的掌印。

他又扯開灰衫看向自己的心脈處,只見那一塊被寒冰掌覆蓋的地方竟然絲毫沒有受到寒力的侵襲,肖野一時驚疑不定,開始在灰衫中摸索起來,片刻后,他摸出了那塊聚靈殘片,一直以來只有這塊殘片被他放在心脈處。

「這塊玻璃的防禦竟然如此強?」只見它依舊是毛玻璃般的樣子,不由慶幸自己命大。

就這樣,肖野過關斬將順利的殺入了八強,漸漸的,石根峰的師兄們看他的眼神再次有了變化,從剛開始的嘲諷和不屑,到之後的震驚和恐懼,直到現在的尊重和佩服。

自此,石根峰的弟子中還未被淘汰的就只剩下羅厲、石瑩月和肖野這匹黑馬。

自從上次差點被羅竹的寒冰掌所殺,肖野就逐漸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對戰技的研究上來。奈何他既沒有先天元力,也沒有珍貴的丹藥,更沒有可以在傀儡中封存瞬發的戰技的條件。所以說,這幾天在對戰技的研究上他沒有絲毫的進展。

剩下的八強之中除了他之外,其餘的弟子實力都達到了固體八重甚至九重。而自己明天要面對的則是奪冠的熱門,具備良鑄級下品傀儡的大師兄羅厲,羅厲具備先天元力,一身修為已經達到固體境大圓滿,如果自己無法使出戰技,下一場必輸無疑。

雖然八強的資格足夠讓他有被內門選取的機會,但是如果排名靠前的話,機會豈不是更大?肖野隱隱抱著一絲對勝利的渴望。


這天晚上,肖野正在房間中研究著那本《終極格鬥》,他把這拳譜小冊翻至最末也沒有想到對付羅厲的可行辦法,正準備收起來時,卻突然發現有一段蠅頭小字附在小冊的背面獨成一頁,因為其字體顏sè與小冊背殼的顏sè接近,之前竟然一直沒注意到。

肖野低著頭凝神看去,連臉都快要貼上那紙面,只見那篇小字的開頭工整的寫著:痛苦的革命者。

這難道是一篇闡述作者初衷的情感文字?肖野想著開始頗感新奇的順著往下讀:

「我本是一名凡人武者,這本拳譜是我處於固體境時靈感而發,不過,踏入氣雲境后的我,發現武學和戰技的確差距甚大:前者有一定的連續xìng,後者貴在強大的爆發xìng,而在當今修鍊界,前者無疑跟不上後者的步伐。

不過我有一個假想:是否有可能在自身不具備元力的情況下發出戰技?經過無數次的實驗探究,一門理論上的偽戰技誕生了,我把它取名為『痛苦的革命者』。」

儘管此時已步入陽chūn三月,山上的晚風卻並不柔和,颳得木門嘎吱作響。

可是肖野已經完全沉浸在這門偽戰技的描述中,看完前面這段介紹,幾乎抑制不住自己興奮的心情,迫不及待的開始研讀這門偽戰技的原理:

「眾所周知,具備元力的修者在發動攻擊或是主動防禦時,如若被打亂節奏,很有可能產生元力外泄的情況,而外泄的元力在通常情況下都是紊亂的,無攻擊xìng的。

所以說,如果你的敵人是一名具備元力的武修者,在與其對戰時,可以在適當的情況下抓住機會,以連貫而又迅猛的連擊,打亂其節奏,讓其產生元力外泄的情況。


爾後,可以把這些寶貴的外泄元力汲取到自己體內,然後經過連續而又極速的甩拳把其積蓄起來。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