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還在這裡喝酒,再有兩個小時就出發了你怎麼還這麼弔兒郎當的?」對方說道,聲音很大,弄得整個酒館里的人全都聽到了

2020-11-10By 0 Comments

「蔡司勒小姐,聲音小一點,你看看,多不好」韋勒笑著說道,眼前的這個金髮女軍官,艾莉森·蔡司勒,喀戎軍官團新組建的騎兵軍官,也是來這裡帶學員的

「也對啊」艾莉森說完坐下,酒吧端給艾莉森一杯啤酒,艾莉森故意拿到韋勒頭上,倒了下來,瞬間一大杯啤酒全都澆到了韋勒的頭上

「哦嘶···對不起,我沒拿穩」說完艾莉森坐下,一臉無辜地盯著韋勒看到,一點也不怕事,她長得和她妹妹蘇珊差不多,也是藍色的眼睛,為了方便騎兵部隊日常作戰,金色的長發被剪成碎發,和韋勒的髮型差不多,要不是這次任務是校長派發的,她怎麼可能會跟一個剛從普通士兵提拔上來的軍官一塊呢?

「沒關係,味道不錯」韋勒說完拿出手絹擦了擦頭髮上的啤酒,隨後繼續吃著自己的花生米,完全沒把艾莉森當回事,畢竟自己剛來喀戎,得低調一點,但實際上韋勒已經相當「低調」了

酒館里賞金獵人眾多,但還沒有人敢惹軍官團的人,熙熙攘攘的人群誰都能聞得到在吧台上有一股火藥味

「韋勒·海因茨,我再問你一遍,你走不走?」艾莉森說道,就憑眼前這個人,怎麼可能當得上教官的?

「喝完這杯,時間還早嘛」韋勒說道

「哦,你的馬呢?」艾莉森問道

「馬?好像···在外面吧?」韋勒說道,艾莉森這麼一問他才想起來,好像自己騎馬來的時候忘了拴上了

「嗯哼?我怎麼就看見外面只有我的一匹馬?」艾莉森笑了笑說道,當時她還以為找錯地方了,沒看見韋勒的馬

「我去?」韋勒一驚,趕快出去看了看,果然,門口的馬栓上還真的就只有一匹戰馬,標準的騎兵軍官戰馬!這個馬和配備給其他軍官的馬不一樣,馬的四肢寬大看上去健壯有力,個頭好像也比韋勒的短馬高了一頭,看上去高高在上的感覺···而且韋勒明顯地感覺到,這匹馬怎麼有點鄙視的眼光看著自己?

「瞧,這是我的馬,你的呢?」艾莉森說完解開韁繩抓著馬廄刷的一下跳上馬背,手持馬鞭,腰挎馬刀,帶上喀戎騎兵的專用牛仔帽,這個樣子看上去還真是英氣十足

「好像··跑了,無所謂,本來就是一匹短馬,回頭再買一匹就是了」韋勒說道,真是晦氣,馬居然跑了

「嗯,只是你別忘了,這裡是沙漠,只有駱駝賣的哦,而且啊,你休想買到本小姐的阿拉伯戰馬,頂多也就買一匹蒙古短馬罷了」艾莉森說完摸了摸自己馬的頭

「海因茨教官,還沒給錢呢」酒保追出來說道

韋勒從口袋摸出兩個銀幣遞給對方,隨後看了看艾莉森的大馬,確實高大上

「那你帶著我吧,看你這個馬挺壯的,駝兩個人應該沒問題」說完韋勒一個跨步跳了上去

「喂,你超重了,你下去,下去啊」艾莉森一個勁的推著韋勒,但韋勒一把拍到馬屁股上,受驚的馬兒一聲長嘯,快速的跑了起來

「唉?你有病啊,我的馬可受不了這麼重,你太沉了,給我死下去」艾莉森剛想轉身,卻被韋勒雙手卡著腰無法動彈,力量之大讓艾莉森扭不過來腰

「別碰我」艾莉森大喊道

「看路啊蔡司勒小姐」韋勒往前指了指

到了關口,站崗的衛兵看了看,一個騎兵軍官走過來了,遠遠地看她帽子上的那根羽毛就知道她是個軍官了

「麻煩開下門」艾莉森氣沖沖的說道,身後的韋勒居然趴在她身上睡著了,這個死人渣,艾莉森開始懷疑他是不是故意把馬弄丟了?

「哦」衛兵沒有說什麼,這些軍官有自由出入邊境的權利,那是他這樣的小兵能得罪的?

出了喀戎的邊界,隨後就是通往廢棄都市的道路了,左邊有一條岔路是通往沙漠深處的,艾莉森看了看地圖,應該就是走這條岔路

啪!一聲春雷,打雷了,不久之後便是有雨點飄了下來,馬蹄鐵走在路上的聲音咔咔作響,往前走就全都是水泥地了,路邊的仙人掌三三兩兩的立在那裡,幾塊大石頭摞在一起,還有一個很大的廣告牌,不過上面的上面的內容卻已經被大風吹得早就不知道飛到上面地方去了,往右側看上去還能看到廢棄都市,艾莉森回頭看了看韋勒,這麼大的雷聲他都沒醒?該不會是裝的吧?

「下來」艾莉森說道,韋勒一睜眼,他們已經在一個廢棄的木屋旁邊了,天色已經很黑了,轟隆的雷聲都沒有把韋勒朝向,好像是喝的有點多了搞得自己睡到現在

「快讓開,我的馬要進去了」說完艾莉森牽著自己的馬走進小屋裡,韋勒趕緊貼在牆上,小屋不大,避雨剛剛好,但要是把一匹馬強行塞進來的話,就很難有立足之地了,搞得韋勒必須要坐在地上,不過她的馬倒是沒什麼體味,流出來的馬汗就像血一樣··

「我說,一匹馬而已,讓他在外面淋雨唄,我們都快沒地方立足了」韋勒抱怨道

「哎?不聽不聽啊,小乖乖,別理那個人類」艾莉森說完雙手捂著馬的耳朵,好像生怕自己的馬能聽懂韋勒的講話似的,看到這裡韋勒笑了笑,沒有說什麼,這個女軍官還挺可愛的

韋勒點上一根煙抽了一起,頓時小屋裡一股煙霧瀰漫,這個小屋之前可能是附近的住戶用來放木柴的柴房,現在就這麼荒廢著,四周都是用石頭壘的,頂部不知道從哪裡弄得樹枝撐著,然後壓上石頭,看上去還挺結實

艾莉森從包里拿出騎兵毛毯來,甚至還有一塊防水雨布,要知道在這個末世,塑料的防水布可是價值連城的,因為生產塑料的設備廠全喀戎就那麼幾家,還要生產塑料牙刷,盤子等日用品,分給軍工的生產線本來就不多,雖然其他的橡膠雨衣也能防水,但那玩意太重了,配發給奇兵會稍微降低騎兵的機動性

「哦,塑料雨布,騎兵還真是有錢啊」韋勒說完把馬背上的馬鞍和墊布卸下來,準備鋪著睡覺,屋子空間非常狹小,真搞不懂這個小妞為什麼非得要把馬也弄進來避雨

「喂喂,不許抽煙,熏著我的馬了」艾莉森趕快把韋勒的煙掐掉丟了出去

「喂,你這個死女人,煙是很貴的」韋勒說道,這倒不假,這個末世香煙本來就是奢侈品,一根香煙價格可是頂的上一顆子彈的

「你叫我什麼?」艾莉森怒氣沖沖的看著韋勒,藍色的眼睛瞪著他,韋勒實在不想和這個女人一般見識,對自己的馬比人都親,既然自己是校長挖過來的,那就應該和同時搞好關係,大不了忍了

「哎! 予婚歡喜 到古堡還有多久?」韋勒換了個話題問道

「自己看地圖,就在我的馬寶里」艾莉森一邊說著,一邊在檢查自己的馬的馬蹄鐵看看有沒有移位,身為一個騎兵軍官,當然要仔細檢查馬蹄鐵了

韋勒看了看地圖,古堡位置不遠,不知道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東西,之前報告上說好像是有感染病毒的癥狀,不知道校長為什麼指派他來這裡

嘩啦嘩啦,下雨了,這已經是沙漠里下的第二場雨了,不過不大,雷聲倒是挺大的,看著天上的卷積雲,主要是往廢棄都市那邊飄過去了,相信過一會雨就會停了

艾莉森打開背包,拿出一個蘋果吃了起來,她們家就是賣蘋果的,咔一口,隨後就是聽上去極具誘惑的咀嚼聲

「還有嗎?給我一個」韋勒說道,蘋果可是好東西,以前在艾奧的時候韋勒很喜歡買蘋果給莉莉吃,只可惜···

「不給,蘋果多貴啊」艾莉森剛說完,只見韋勒低著頭不說話,一雙棕色的頭髮下的黑色眸子好像泛著淚光?

「給,剛才是開玩笑的,來吧」艾莉森趕快從包里拿出一個蘋果遞給韋勒,心想這個男人也太脆弱了吧?自己說了幾句他就要哭了?

「哦,謝謝」韋勒接過蘋果來,摸了摸,沒有咬下去,好像勾起了他以前的回憶···

「你···不吃嗎?」艾莉森問道

「嗯,捨不得吃」韋勒說完吧蘋果收起來塞進包里,隨後站起來走出去,頂著外面的濛濛細雨點上一根煙深吸一口

艾莉森還想在說什麼,其實是她討厭抽煙的人,但韋勒在外面確實她拿不出什麼借口來說了···

不一會雨停了,兩個人準備接著上路,看著韋勒盯著自己的高頭大馬,很明顯就是想上來坐,艾莉森實在是搞不懂,這個人怎麼當上軍官的?連自己的馬都丟了,而且舉止一點都沒有教養,就這樣的人還要和自己一塊去帶今年的新學員,真是誰跟著他誰倒霉,一想到這次任務才剛開始艾莉森就感覺頭疼

「哦,好了,我上來了,走吧」韋勒跳上馬背,雙手攬著艾莉森的小腰

「把你的手放開,我又不加速,你掉不下去」艾莉森說道,這人一上馬手就不自覺的往自己腰上放···

「哦哦」韋勒放開手,隨後又感覺到一股困意襲來,怎麼一騎馬就想睡覺?天上的濛濛細雨澆的沙漠里異常悶熱,馬蹄子一步踏上去,下面的干沙子就會被翻上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已經黑下來了,韋勒睜開眼,附近已經開始出現村莊了,沙漠里的村落都是用黃土石頭搭的房屋,零零散散的有人走過來,迎面走過來一匹駱駝,嚇得艾莉森的馬刻意的閃了一下,馬爬駱駝可能是由於駱駝的氣味太濃了?

「別怕別怕,只是大駱駝而已啦」艾莉森安慰道,韋勒笑了笑,還真以為馬能聽懂她的話?

「對啊,大駱駝而已,別怕」韋勒嘲諷的語氣說道

「喂!下來,下去找人問問古堡在什麼地方,還有這個地方的駐村軍官」艾莉森說道

韋勒無奈只好下馬,找了一個民眾問問

「請問,最近鬧得挺厲害的沙漠古堡在什麼位置?」韋勒問道

「就在前面,出了村子向西走就能看見了,你們是來處理這個事的嗎?」村民問道

「嗯,來調查的,那你知不知道有什麼倖存者從那個城堡里活著出來的?」 總裁綁定下堂妻 韋勒又問道,也許去問問有經驗的人相對而言能掌握更多的情報

「沒用,那個人前幾天也死了,屍體當場就被燒了,如果不把屍體燒掉的話它們就會自己消失的,當時他當時回來的時候已經神志不清了,看上去和感染了食屍鬼病毒的人一樣,嚇死人了,得趕快搬走這個村子才行」村民說完趕快走了

「食屍鬼?」韋勒納悶了,怎麼和食屍鬼有關係?

「打聽到什麼了?」艾莉森牽著馬問道,可能是太熱了?她把衣領解開了,露出自己牛奶般顏色的皮膚

「嗯,倖存者死了,被燒掉了,不然就會自己活過來,而且好像是感染了食屍鬼病毒什麼的」韋勒說道

「啊?那我們趕緊上報吧」艾莉森說道,一旦牽扯到食屍鬼病毒,那就不是普通的事那麼簡單了

「你急什麼,先去調查一下再說,帶槍了嗎?」韋勒問道

「當然帶了,你確定嗎?」艾莉森問道,她是騎兵,在寬闊的戰場上衝鋒才是她該做的,一旦讓她去黑漆漆的城堡里找什麼食屍鬼,這就等於是砍掉了她的專長啊

「先去這裡的駐村什長那裡看看」韋勒說道,這是不簡單,人去了城堡,死了之後屍體會消失?還有食屍鬼病毒的感染癥狀?

集市上人不多,擺攤的人都很少,除了幾個正常的衛兵巡邏之外再也看不見其他的人,沙土的路面踩上去才發現底下鋪著石頭,可能是風沙太大了的關係,蓋住了石板路,這可能已經是這個村子里比較好的一條路了,路兩側的房屋也都門戶緊閉

「你好,請問你們的什長在嗎?」艾莉森攔住一個衛兵問道

「哦,兩位請隨我來吧」衛兵一看,兩個穿軍官制服的人過來了,想必他們就是首都派來調查這件事的人了吧

走過主路,來到一條輔路上,往前走了幾步,這裡額視野非常好,地勢高,視界開闊,是個屯兵駐紮的好地方,在往裡走,有幾間帳篷,很多人都躺在裡面睡覺

「他們是?」韋勒問道,大白天的睡覺?

「哦,他們是夜班的人,我們現在輪流去古堡門口站崗,避免再有其他人進去」士兵說道

見到了這個村的守備軍什長,他們一共的總兵力也才十來個人

「哦,教官,你們好,我是這裡的什長,你們是首都派來的人吧?」什長問道,前段時間他就像首都求援了,不過沒想到首都才派來兩個教官來調查,難道這還不能引起重視?還是因為自己這個村子太小了,可有可無?

「我是獵兵團教官韋勒·海因茨」韋勒說完和對方握了握手,這個什長也挺不容易的,十來個人守著一個村子,再往下更小規模的村子也就是五六個駐軍,為首的有一名伍長,伍長和什長都不算軍官,最低的軍官就是百夫長了

「艾莉森·蔡司勒」艾莉森也自報家門

「說一下情況」韋勒說道 在喀戎的軍官學校辦公樓的會議室里,一幫人正聚在一起商討關於軍校開學的事宜,來開會的都是喀戎各大軍團的優秀軍官,經過各大兵種層層選拔上來的精英,來這裡培訓下一代軍官

「最近新生入學這就要開始了,你們都是軍官團的教官,都來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校長說道,喀戎軍官學校的校長,是上一任喀戎部落的總統,如今退休了,來到軍校來當校長

「我覺得校長,各自把各自的候補軍官全都帶到部隊去磨練不就完了,幹嘛還要在這裡集中學習一年的時間?而且每個教官班上也才2個人,這完全就是浪費資源啊」其中一個金色頭髮的女騎兵教官說道,喀戎軍校每年都是這個模式,上午進行共同科目訓練,所有學員都在一起上課,但是到了下午,各自的教官帶著他們去學習自己的專業,一個月會有一次考核,成績排成三六九等,這個模式好處是能夠讓青年軍官們在一起有一個比拼的勁頭,一起學習,一起訓練,更重要的是讓他們脫離基層部隊的風氣,將他們培養成貴族軍官,不被下面的那些士兵所渲染,但缺點就是培訓過程漫長,每年從喀戎軍官學校畢業的軍官不超過30個,即便在戰時也是如此,但喀戎軍官學校出來的軍官,走到喀戎部落的任何部隊里,那裡的指揮官都會搶著要,他們要比那些從大頭兵提拔上來的軍官強太多了

「你這個問題老生常談了,沒必要在解釋,就是這個規矩,這個各大兵種的教官都到齊了吧?」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校長沒有理會

「騎兵團到齊」

「炮兵團到齊」

「步兵團到齊」

「陸航團到齊」

「嗯?」校長看了看,一個黑頭髮的女人坐在座位上尷尬的笑了笑,一旁的馬風也是很尷尬,看上去好像就是他們沒有報告了

「獵兵搞什麼啊,還沒到齊?」

「估計又是海因茨」

「校長也太慣著了」

咣!門打開了,一個棕色斜龐克髮型的人走了進來,隨後徑直的坐到剛才的男女身邊去

「韋勒!又遲到」校長說道,看得出校長對韋勒這個人比較中意

「抱歉校長,睡過頭了,您繼續」韋勒說道,隨著韋勒的到來,一股酒味沖遍整個屋子,就連離他最近的馬風都捏著鼻子,甚至還下意識的後退了一下

「獵兵團到齊」馬風說道

「這次開會大家每個人做一份教學計劃,以後嘛也好給後面的教官看看,最近部隊高層反應,我們喀戎軍校出去的軍官一年不如一年了,就連總參謀部里也居然開始有提拔上去的軍官在做參謀的了,所以這一次,你們業餘時間不要老帶著自己的學員學專業,什麼步兵就學劍術,騎兵就整天騎馬,你們的教學計劃里,必須要體現出軍事地形學,方位坐標判定這些教員上課時講的這些內容,都要提問的,別搞得我們喀戎軍官學校出去的人就只會專業,以後參謀部要全是是我們的人才對」校長說道

「校長,近段時間我們騎兵部隊在擴充,而且目前米瑪斯正在攻打崔頓,崔頓的騎兵部隊表現非常好,我們目前想擴充一個騎兵團,為此需要大量的優秀軍官,而且是騎馬的,不是我們之前的駱駝騎兵,所以希望能在分配上優先側重我們騎兵部隊」一個騎兵教官說道,喀戎地處沙漠,有沙漠之舟之稱的駱駝騎兵是喀戎的特色,雖然耐力和攻擊性較強,但機動性太差,加上當下米瑪斯部落正在和崔頓部落交戰也讓喀戎看清了騎兵的威力,於是乎開始擴充騎兵部隊

「嗯,這是今年的新人名單,一共50個人,都是優中選優的,本來考試的時候是100個,但家訪的時候有些人家庭條件不好,就被過濾掉了,你們現在每個兵種都來了三個教官,騎兵團的每個人帶五個,剩下的你們自己看吧」說完校長發給所有軍官一人一份人員名單,上面都寫了自己的填報志願

韋勒拿到名單看了看,果然填報獵兵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是騎兵和炮兵還有航空團,就連步兵都很少

「校長,這獵兵團一共才有兩個人填報了志願啊」之前的女教官說道

「嗯,傷腦筋對吧?我們要尊重這些學生的第一志願,你們獵兵團一會自己討論一下,我給你們四個名額,從哪些落選的人裡面挑四個出來加入你們的獵兵團」校長說道

獵兵團是喀戎對偵察兵的叫法,獵兵主要承擔作戰偵察,快速反應維護部落穩定等任務,乾的活很累,而且陞官也很慢,所以很少人會填報這個志願

「我這裡有兩個人,校長您看看」馬風說完遞過去兩張表格,校長接過來看了看,鍾漢庭和蘇珊蔡司勒

「他們考試過了嗎?」校長問道

「哦?沒過,作弊被抓了,但是我覺得可能是我太苛刻了」馬風說道,他料到肯定沒人來報考獵兵團,於是乎提前做了工作

「哦,韋勒你怎麼看?」校長問道韋勒,韋勒原本是艾奧部落的探路者百夫長,後來來投奔喀戎,實力不俗,讓校長相中了

「嗯,都可以,我無所謂」韋勒說道

「這···考試都沒過啊」女教官拿過名單來看了看,沒想到這個鐘漢庭居然是鍾世石油的公子,蘇珊也是蔡司勒果園的大小姐,馬風從哪裡找到的這兩個人?

「沒什麼事散會,那個獵兵團和陸航團的留一下」校長說道

嘩啦啦,所有的教官紛紛起身離開,只剩下陸航團的兩個教官和獵兵團的三人

「把你們留下來是想告訴你們,總統前段日子來信,讓我們的獵兵具備空降作戰,能辦到嗎?」校長問道

「這···」馬風愣了一下,本身他們獵兵學的東西就很多了,騎馬,看地圖,判定方位,還有自身的劍術,弓術,攀爬,游泳,潛伏,現在還要加上空降?

「校長,我們已經是學校里最不受待見的兵種了,現在還要給我們任務啊,而且我們一個人才帶兩個學員?騎兵那邊可是一個人帶五個人啊」女教官問道

女教官叫袁劍菲,是三個獵兵教官中的一員,其餘兩個分別是馬風和韋勒

「確實有點牽強」韋勒也說道

「這沒辦法,陸航團的教官到時候抽出時間,從你們團里協調飛機和傘降設備過來給他們,任務就這麼下達的,我也沒辦法,你們趕緊去準備去吧」校長說完起身就離開了,留下五個教官大眼瞪小眼 「他媽的」韋勒再一次的把飛爪釣上來,下面的什長和衛兵幾乎全員出動了,紛紛拿著武器在下面守著

「教官,你快下來啊」什長喊道

「還沒調查完呢」韋勒心一橫,大不了拼了就是,隨後整個人蹲在窗戶邊上,抬頭看著上面一層的窗戶,好像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

咔!沒子彈了,艾莉森趕快打開轉輪,往裡塞進子彈,就這一會她已經殺了6隻老鼠了,無奈騎兵左輪威力雖大,但子彈卻只有六發,換子彈還要一發發的往裡塞,很是麻煩,眼看老鼠鑽的洞越來越大就要衝進來了,艾莉森回頭一看,韋勒正蹲在窗戶台上

「韋勒,我快頂不住了」艾莉森說完剛裝上一發子彈就上膛,扳動左輪擊錘啪的一槍,一隻鑽到一半的老鼠直接被打爆鼠頭,崩出來的的碎肉沾到了艾莉森的軍服上

騰!韋勒跳了起來,整個人直接跳離了窗戶,手裡的飛爪還在空中轉圈

「你瘋了?」艾莉森趕快跑過去,只見韋勒在空中猛地甩出飛爪,這個角度到了45°,應該可以勾住上方的陽台窗戶了,如果勾不中,那韋勒可就從三樓掉下去了,這個高度雖然不算太高,但摔斷腿還是有可能的,艾莉森不敢相信這個人居然敢拿自己的命來賭

啪!中了,飛爪丟進了窗戶裡面,韋勒失去支撐掉了下去,雙手死死的抓著飛爪的連接繩

騰!飛爪勾住了硬物,韋勒雙手纏了幾圈繩子,整個人吊在了古堡的牆壁上

「我去,你真不怕死」艾莉森剛說完,一隻老鼠鑽了進來,快速朝著她跑來,這速度根本不是老鼠的速度,反而有點像狗,艾莉森一愣,老鼠能跑這麼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