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供奉多慮了,我回來也正是因為那件事,但這不是我要請供奉幫忙的。」黑衣男子緩緩說道,似乎絲毫不為叛逃的事擔憂,「有一個少年現在到了大王子的府上,但帝都局勢混亂,我拜託供奉在我回來之前,無論如何保全其性命。」

2021-02-01By 0 Comments

「呵呵……」老人如鬼哭般笑了起來,說道,「我怕是無能為力了,而你,還是想想怎麼保全自己吧。」

男子眉頭一皺,說道,「供奉請看這個。」說話間男子的手掌里出現了一枚其貌不揚的令牌。

老人會一看,緩緩地揮手一招,令牌便飛到了他的手上。老人眯著眼睛看了不久,但沉默了很久,最後,將令牌送了回去,緩緩地說道,「你去吧。」

「多謝供奉。」男子收起令牌,抱拳行禮說道,然後走出了偏院,消失在了夜色中。

老人在黑衣男子走後沉默了片刻,而後抬頭望月,長長地嘆了口氣,低下頭,又稱為了那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在雲正王子府上的正院,在閣樓亭台里都擺在酒席,一些少男少女們圍著坐著。在露天的地方,吹奏彈唱,擺置有序,讓整個正院都有絲竹聲瀰漫,卻又不亂耳。

三五成群的少女圍在一起,或看月賞花,或交頭接耳,嬉笑怒罵,皆為美景。而三五成群的少男們聚在一起,或飲酒嬉笑,或談論武學,更有甚者搬來了沙盤,各自在模擬對戰,實踐所學。而在正院的角落,一個較為空曠的地方,也有人在交手比斗。

大王子身份尊貴,交友甚廣,無論是帝都的大家子弟,還是學府天才學員,無論是文官武將家的大家閨秀,還是富貴人家的小家碧玉,都遞過要請,到者十至八九。而其他王子及公主雖已邀請,現在卻尚未到達,是否回來也尚未可知。

天雲帝過不是儒道當家,所以沒有太多約束少男少女們交往的條例。加上富貴人家大布晚宴也是時尚,所以各家父母一般也不會阻礙子女的交際。因此,此宴會才會有如此多的少女在場。

就這樣,易天進入了貴族的晚宴。入眼全是奢侈和高貴。

給讀者的話:


像這種沒營養沒多大意思,看著也煩寫得也累的情節就快過去了,四階,一個轉折 「易天公子,久仰大名啊。還有吉米公子,多謝賞臉,請。」進入正院,大王子剛好在正院門口附近,看見柳正業帶著兩個少年進來,猜測出其中一個是易天,另一個胖些的就是吉米,便進來便過來打招呼。

「大王子殿下。」易天和吉米抱拳行禮。

大王子生得有些粗狂,因此也是書生氣息淡薄,而更像一個世俗富貴子弟,所以他也不喜歡宮廷里跪拜那一套,大家相識,平輩見面抱拳行禮即可。易天會前來赴約,也和早已聽說過大王子的為人作風有關。否則去見一個同齡人還要跪拜,易天可就不幹了。尊敬歸尊敬,跪不跪拜是另外一回事。

「兩位初次進入帝都,路途勞累,冒昧邀請過來,一為兩位接風洗塵,二則是為兩位引見帝都的年輕一輩。」大王子笑著說道,並沒有顧忌到自己的身份而不開尊口。

「多謝,只是殿下如此關心,倒讓我們受寵若驚啊。」易天笑著說道,同樣也沒有太顧忌對方王子的身份。

「哈哈,你們一個獨挑了學府,一個出身於哈維家族,理應受此待遇。」大王子大笑。帝都是每個王子的大本營,這裡各自的實力錯綜複雜,眼線眾多,易天在學府比武場的事,早在第一時間傳到了各大勢力的耳朵里,大王子知道也是正常的。而吉米的身世就更加不是秘密了。

「殿下一說倒是讓我有些擔憂了,本想拜入學府,可不留意便得罪了學府,怕是難以入學了。」易天目光閃動,開口說道。

拜不拜入學府其實易天沒有絕對的要求,但吉米卻是有意進入學府學習,大王子提起,那易天也就順話說了。無非承個小人情而已,免得再找其他人,廢事。而這樣的小人情也不怕將來大王子會以此要挾什麼。

「哈哈……」大王子擺手笑道,「無妨無妨,學府之大,是不會因此而為難你們的。」大王子也是一聽易天的話就聯想到了很多,但為交好易天也就說話了,以他身份說不會為難便不會為難了。

大王子陪著易天和吉米慢慢往正院裡面走去,談笑風生,引得很多人側目。大王子邀請的人雖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和大王子親密接觸的,易天能由此機會,他們豈能不嫉妒。

其實以易天的身份,本不能得到大王子如此的待遇。只是易天身份不明,據查探卻與二隊關係不一般,加上在陽榮城那些暗中勢力的交鋒,認定易天來歷不一般。其次易天又與其弟三王子關係似乎有些密切,加上上午在學府獨挑學員的事,綜合起來,或真或假,大王子將易天的待遇提得非常高。

道上大王子慢慢地向易天介紹一下帝都的大家子弟,文官武將之後,並為他們逐一引見。只要遇到的分量不小的人物,大王子便會介紹認識。那些貴族子弟平時都是眼高於頂,但在大王子面前卻傲氣不起來,王子親自引見,大都放下身段與易天和吉米相互問好,但還有很多人眼中的不屑之意久聚不散。

因為他們到現在都還覺得易天只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有點實力,恰好被大王子看好而已,不值得他們放下身段去交好。同樣的也有人感覺易天不凡,誠心地問好結交,只是這部分人,很少。

在正院靠近中間位置的一個小型的湖泊,湖泊上有一個亭台,裡面幾個妙齡女子圍著一盆花竊竊私語,巧笑倩兮。亭台只有走亭廊可過,所以那裡也就相對較為安靜,正適合這些書香門第出來的少女。

「哇,開了開了……」

「好漂亮好香啊……」

……

突然亭台傳出一陣少女激動嚷叫的聲音,引得一陣側目。

大王子帶著易天和吉米剛好走到亭廊前,聽到亭台上的歡笑,笑著看去,回頭說道,「為你介紹一下我的幾個妹妹。」說著把易天和吉米帶向那個亭台。

「什麼事怎麼開心,讓我也高興一下。」大王子就像一個大哥哥,人都沒到就喊道。

「啊,大哥。」一個少女回頭看去,高興地說道,「看,花開了,可竹姐姐真厲害。」

易天和吉米隨著大王子走進亭台,裡面正有五個少女圍成一團,而在他們中間的石桌上,一盆曇花正張開花蕊,暗自飄香。而那說話的少女,是五人中最幼小的一個,也只有她才會如此活潑。

那盆曇花和普通的曇花一般大小,但是,它看起來卻層層透明,猶如水滴凝結而成的一樣,中間的花蕊呈純凈的乳白色,好像最名貴的白玉漂浮在水面上似的。即使現在只有燭光照明,卻也是靚麗光彩,讓人一看就知道名貴非常。

可是,易天卻是神色一動,因為,他聽到了一個名字,可竹。一個柔弱的女孩,在易天落難的時候付出過同情和幫助,雖然那張精美的毛毯早已不知道哪去了,但易天卻一直想著再見可竹一面,至少要當面感謝一番。

「原來是水玉清曇開花了,難怪你們這麼高興。不過,它的確很漂亮。」大王子一看盛開的曇花便笑著說道,顯得有些意外。

這水玉清曇名副其實,盛開就讓水做的玉花一樣,是南方蠻夷之地獻來的貢品,因為一些原因遲遲沒有盛開,天雲王便在大王子成年搬離王宮之際賜了下去,大王子便留了下來,一直不開,他也就隨幾個妹妹去搗鼓了。不久前聽說有了開花的徵兆沒有在意,想不到居然在今天真的開放了。

而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盛開的水玉清曇,意外那是難免的。

「好了, 妖魔之主 ,這位便是易天公子,打遍學府無敵手啊。」大王子笑著開了個玩笑,「這位,便是吉米公子,他……」大王子支吾了一下,還是沒有想出小胖子霸氣的一面,不由尷尬地笑了笑。

易天含笑未語,吉米同樣不知說什麼好。而那幾個少女難得見大王子尷尬一次,便都掩嘴笑了起來,笑聲很低,但很動聽。

「這幾位便是我的三個妹妹,五妹雲夢,七妹雲月,還有表妹秋玉。」大王子依次介紹說道。

「三位公主好。」易天抱拳說道。三位公主含笑,頭顱微微一傾,算是還禮了,畢竟她們身份尊貴。

大王子的表妹,也就是大王子母后那一系的人,其實也都是帝國公主了,只是關係較遠而已。

大王子的母親,也就是前任王后,她死後其母系在帝國地位便日漸下滑,這當然與帝都各方勢力打壓有關。可即使家族地位不再,遇見了秋玉,還是得要恭聲問聲好。

「這位便是尚書府的千金,采蘭小姐了。」那名叫采蘭的姑娘身子微欠,向著易天行禮,顯得非常知書達理,明顯是有良好的教養。

「這位便是御史府千金……」大王子繼續介紹道,可卻被易天打斷。

「可竹小姐。」易天含笑說道。可竹還是幾個月前的樣子,算不上傾國傾城,卻溫文爾雅,讓人不免生出親近之意。

本含笑正欲還禮的可竹一愣,不由說道,「公子認識我?」

大王子和幾位公主也是一愣,他們居然認識? 易天含笑,說道,「可竹小姐可能已經記不得我了,在下易天,幾個月前在北望山脈外,承蒙小姐施捨一張毛毯避寒。」

大王子目光閃動,似乎在猜測什麼。春季狩獵前夕,可竹曾去過一次迷失森林附近,這是他們都知道的。


可竹眉頭微皺,似乎在努力地回想,然後突然開口說道,「你就是那個乞丐?」在她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可思議。誰能想到,幾個月前還是一個快死的乞丐,無人在意。幾個后居然生龍活虎,連大王子都要出面接待。

易天一笑,既然能說出乞丐那八九就是記起了,說道,「讓小姐見笑了,我就是那個乞丐。」

「還有個肺癆乞丐呢?」可竹還在驚訝中沒有回過神來,便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一出口就意識到不妥,但又不能收回,尷尬得臉都紅了。

「承蒙小姐挂念,我那肺癆朋友也沒事了。」易天笑著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第一印象的緣故,易天倒更願意和可竹說話。

易天話一出,在可竹聽來卻成了挑逗,尷尬的同時瞪了易天一眼,心裡有些惱怒,不過嘴上卻沒說什麼。

「殿下,二王子和四王子到了。」這時柳正業走近說道。

「哦,我兩位弟弟到了,三位妹妹,兩位小姐,失陪了。」大王子說道。


隨後做出個請的手勢讓易天和吉米先走,雖然可竹說易天幾個月前是乞丐,但依大王子的情報,也就是說,易天在與三王子相識之後,又做了乞丐,而現在,卻有陪著紀家的公子小姐到帝都來了,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裡易天的身份幾次變換,讓大王子更加不好猜測易天的身份了,更加不能怠慢了。


易天同樣示意大王子行走,這一前一後本無所謂,但涉及到帝王之家,那就有了諱忌了。

大王子帶著易天和吉米剛走,亭台里卻發出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卻是幾位小姐公主在取笑可竹。

「呦,小妮子還說沒有情郎,這是什麼……」采蘭撓撓可竹的腰肢取笑說道。

「別鬧……」可竹尷尬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易公子看起來不錯的,陽剛之餘不失秀氣,還有,人家可是獨挑學府的天才哦。」秋玉掩嘴笑道。大家既然從小相識,又常聚一起,也勉強算得上是閨蜜了,說話也就少了那份身份尊卑的恭敬。

「你們別鬧,誰知道那是不是瞎吹出來的。」可竹無奈地說道,本就沒這事,被她們一取笑,這事要是認了,還不得被她們笑死。

「好辦。」在場最小的雲月小公主狡黠地笑著,一溜煙跑了,很快又跑了回去,激動地說道,「可竹姐姐,我幫你打聽清楚了,他真的打遍學府無敵手啊,很厲害的。」

「就是嘛,郎才女貌,一定又是一段佳話。」采蘭笑道,好像巴不得可竹嫁出去一樣。

可竹一聽,頓時嘆氣,都說成這樣了,取消是跑不了的了。在嘆氣的同時,她又好奇地看向了遠處易天的背影。她這沒逃過旁邊閨蜜的眼睛,又是一陣取笑。

而在此唯一沒有說話的五公主雲夢,她雖然一直笑著,很開心,但目光卻幾次落在易天的背影上。

二王子先到,四王子緊隨其後,在柳正業去通知大王子之時,他們兩人已經由人引路進入了閣樓,以他們的身份,幾個王子要敘話,倒是不能隨便喝別人一起的。

「二弟四弟。」大王子大笑著走入閣樓,上到二樓。

裡面,二王子端著酒杯,正凝神側耳聽外面繚繞的絲竹聲,顯得很是享受。四王子卻在桌邊一粒一粒地吃著進貢來的葡萄,兩人聽到大王子進來,一個放下酒杯,一個吐掉葡萄核,站起來說道,「大哥。」

「坐坐坐。易公子,吉米公子,請。」大王子笑道,走到裡面坐了下來。易天有何吉米依言坐了下去,同時也在觀察著布置和人物。

二樓樓閣不大,四周窗口綁著華麗名貴的帷幕,從窗口可以看到下去正院里那些談笑風生的少年俊傑和巧笑倩兮的美麗少女。中間擺在一張紫檀桌子,桌上擺放著美酒美食,離桌子不遠處分四邊站著四個嬌小的侍女。

二王子易天上午才見過,但四王子卻是第一次見,不由多看了兩眼。四王子眉清目秀,細皮嫩肉的,看上去像未斷奶的孩子,但他的眼眼睛,卻總是在咕嚕咕嚕地轉著,也不知道他在看哪,在看什麼。直到發現易天在看他時,才瞪了易天一眼,眼睛不再像剛才那麼轉了。

「易公子,上午一別,你就在學府闖下偌大的名頭,我可是佩服得緊啊。」大王子未開口,二王子先笑著說道,好像忘記了上午和易天有過一點不愉快。

「不敢當,只是不知道二王子殿下幾時把妖虎還給在下呢?」易天笑著問道。

二王子目光微不可查地一閃,又如無事人般笑道,「易公子說笑了,那妖虎可是我花大價錢買來了,何有還之說呢?」

「你要賴皮?」易天的微笑慢慢成為了冷笑,直視二王子。

二王子哪怕心機極重,卻又一次被易天激怒,雙眼微闔,看著易天。四王子的眼睛也突然轉在了易天的身上,幾個呼吸后才轉開。

「我想二弟和易公子是有什麼誤會吧?」大王子笑著緩和氣氛。易天和二王子一開口他就察覺到可能會有事,所以也是故意沒有先說話的,畢竟這裡是他的府邸,他作為東道主落座后理應先說話,他這麼做也是為了多探查點什麼。可是兩人話已至此,他倒不得不開口緩和氣氛了。

易天笑而不語,二王子卻輕輕地冷哼了一聲,易天的一句賴皮,已經是在挑釁他了。

一串輕微的腳步傳來,一個大王子的下人走上來跪拜,口稱,「小的拜見三位王子。」

「何事?」大王子有些不喜,這種級別的宴會,除了特定的僕人侍女在特定的區域服侍外,其他人是不能隨便上來的。

「稟大王子,三王子殿下遣人回話,說不想走動,便不來了。」那下人跪著說道。

「呵呵……」二王子不明所以地笑了,說道「三弟越來越沒有規矩了,大哥的邀請也敢推辭不來。」

「下去吧。」那下人起身退了下去,大王子這次轉頭說道,「二弟,倒也不能這麼說,三弟自從從西南邊陲回來大鬧了一通之後,便一直這麼小心翼翼了,小心無大錯啊。」說著別有深意地看了二王子一眼,似乎話裡有話。

「哦,是嗎。」二王子隨意地回道,但眼中卻輕微地閃爍了一下。 話說那黑衣男子從大王子府邸的偏院出來后,便在夜色中緩緩朝著帝都的王宮走去。

天雲王宮分正東西前後五宮。正宮位處其他四宮中央,是天雲王坐鎮天下處理議政的地方。東宮便是主要王子公主等的宮殿合稱,西宮主要為天雲王的妃嬪王后等的居所,後宮便是天雲王自己的宮殿,未經傳召,不可擅自入內,因為這裡,有著天雲帝國最強的底蘊等。

而前宮,則是五宮中最大的,正如其名,它位於王宮的最前面。前宮又分左右,左邊的宮殿群是文官辦公的地方,右邊的宮殿群則有些陰森的樣子了,因為那是武將的地盤,守衛或許不算森嚴,但進去就有一股,陰暗的,肅殺的,死亡的氣息。據說,那是武將殺人太多招來的怨氣。

前宮雖然也在王宮之內,但守衛與其他四宮相比就鬆懈多了,但也不是誰都能闖的。而黑衣男子的目的地,就是前宮的右院,因為,在右院的最深處,有一個被人稱呼為軍侯的人。

軍侯,便是護衛軍的最高將領,實力深不可測,手下六大校尉,各都有獨當一方的能力。軍侯對外只是護衛軍的最高將領,可只有他最親近的人才知道,在天雲傭兵團中,軍侯一樣擁有不小的決策權。倘若把這些權利擺在明面上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人惶惶不可終日。

軍侯年紀不小了,面容看起來剛毅,頭髮已經有發白的跡象了,哪怕他實力深不可測,但依舊躲不過歲月的殺豬刀。他平時並不管事,在這右院的深處安安靜靜地住著,偶然有朋友到訪便泡壺好茶,沒有朋友來看望,便看書寫畫,日子安靜地猶如一灘死水。

一次簽到十萬億 ,他不想別人看到他,便沒人發現他,很快就到了右院的深處,這裡有一個獨立的小院落,裡面有假山,有溪水,卻沒有幾個人。

「弟子薛嘉,前來拜見軍侯大人。」黑衣男子在院落外抱拳彎腰,躬身行禮說道。

「進來吧。」很快,院落里傳出一道算不上蒼老的聲音,聽起來就像五六十歲的男子的聲音。

薛嘉推開院門,抬步走了進去,最後進入了一個木樓里,出現在了軍侯面前。

「拜見軍侯大人。」薛嘉再次躬身行禮,顯得對軍侯非常尊敬。

「你背叛了我。」軍侯緩緩說道,聽不出喜怒。薛嘉一聽,跪拜了下去,軍侯接著說道,「為什麼?」

薛嘉從懷裡掏出一枚令牌,遞了上去。軍侯接過玉佩,看了許久,最終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去吧。」令牌飛回薛嘉手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