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冰冰越來越漂亮了!」天夢冰蠶一臉痴迷。

2022-03-28By 0 Comments

軒轅麟月看了看天夢,手裡出現了一個精神力凝聚的大號鎚子。

天夢突然感覺背後一涼,轉頭望去就看見軒轅麟月的鎚子已經抬了起來,天夢咽了咽口水,連忙道:「麟月你冷靜一點,我馬上辦正事!」

「哼!」軒轅麟月動了動小鼻子,傲嬌的轉過頭不看他。

「呼!」天夢拍了拍胸口,逃過一劫!

「天夢你什麼時候這麼怕人類了?」冰帝看見天夢差點被打有些疑惑。

「哎!誰讓我惹別人生氣了呢!好了說正事!冰帝!你的40萬年的大限應該快了吧!」天夢一本正經的問道。

「嗯!還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怎麼了天夢!你想幹嘛?」冰帝有些奇怪天夢為什麼會問這個。

「你不久前度過三十九萬年的大劫把本源傷到了吧!」天夢冰蠶一副你別想騙我的神情。 「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你的情緒有些不對勁?」莫凡抓著沈明的胳膊,貼在耳邊小聲的說道。

「你跟唐月說一聲,無論什麼忙我都幫了!但是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沈明笑著說道。

「嗯?」莫凡微微有些詫異,表情也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

「你這傢伙又瞞著我什麼了?咱有什麼事情,能不能一起扛?」

莫凡太了解沈明的尿性了,不怕麻煩,但是嫌麻煩。但凡複雜一點的事情就想溜之大吉,之前還滿臉拒絕如今答應的如此痛快,其中肯定有緣由。

「我說你們兩個也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葉少澤雙眼通紅,咬牙切齒地說道,雙手青筋暴露,彷彿在忍耐著什麼一般。

莫凡看了一眼越發不對勁的葉少澤,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這傢伙好像磕葯了,小心一點!」

莫凡說完拍了拍小明的肩膀,隨後便走下了擂台,他相信沈明的判斷力。

擂台上如今只留下了葉少澤和沈明兩人,氣氛一下子再次緊張了起來。

沈明表情十分的詭異,似笑非笑。

「魔法可不長眼!你要是死了,我一定好好對待葉心夏!在家裡供奉著你的靈位,讓你看著我們有多恩愛!」葉少澤張狂的挑釁著沈明,彷彿要將沈明徹底的撕碎一般。

「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自己卻把握不住啊!」

沈明冷笑著說道,周身的氣勢猛然爆發。還不待雷電湧出,四周的氣氛就已經壓抑到了極點。

……

來到休息室的莫凡看見了,正在認真關注擂台的端木方和葉心夏,立刻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端木兄,明子到底是什麼情況?眼神怎麼那麼嚇人啊?」

「葉少澤剛剛來過一趟,沈兄好像聞到了葉少澤身上的什麼氣味,隨後就變得有些暴躁。」端木方並沒有將話說的太明白,畢竟身旁還有葉心夏,沈明明顯不想讓葉心夏知道,所以端木方也只能盡量配合。

「氣味?」莫凡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但也沒有多問。

……

「霹靂:九層雷塔!」

紫黑色的九層雷塔破空而出,兩條黑色的鎖鏈緊緊束縛。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沈明竟然一上來就放了大招!

更讓人驚駭的是,這次的九層雷塔竟然比應對端木方的九層雷塔大上了一倍不止。氣勢更是恐怖至極!

當九層那塔完全展露在眾人的眼前之時,那格局擂台的防護罩竟然再次被撐破了!

「四級霹靂!四級霹靂又如何!」葉少澤放聲大笑,此刻的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而是充滿了狂熱。

葉少澤雙眼越發的猩紅,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狂暴的氣息。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隨著狂暴的氣息不斷的攀升,葉少澤的皮膚竟然出現了無數的裂痕,而這裂痕的縫隙之中流出的並不是血液,而是滾燙的岩漿!

此刻的葉少澤從外表上看去已經完全脫離了人類的範疇!彷彿是一個人形的火焰妖魔一般。

沈明也是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葉少澤到底對自己做了些什麼?讓自己變成這樣的怪物,難道就是為了和自己搶葉心夏嗎?

「害怕了嗎?你不是很強嗎?」葉少澤放聲大笑著,周身的衣物被炙熱的岩漿所燒毀,露出了那詭異的身軀。

葉少澤的身軀已經徹底的化作了岩漿,而更詭異的是,岩漿的身軀之上竟然還附著了由藤蔓組成的鎧甲。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藤蔓組成的鎧甲竟然絲毫不受岩漿的高溫影響,甚至還在詭異的蠕動著,長出了嫩綠的新芽。

……

「這是什麼情況!」

觀戰的學員和老師都驚呆了,當他們看到沈明施展出九層雷塔之時,還以為這場比賽要快速的結束了。

但萬萬沒想到葉少澤此刻竟然出現了異變。全身上下無不散發著詭異而又狂暴的氣息,身體的岩漿化更是讓人感到了恐懼!

這是魔法師嗎?這根本就是一頭徹頭徹尾的怪物!

「趕快阻止這場比賽!葉少澤的情況很不對勁!比賽暫停!」浙江學府的高層快速的下達命令。

葉少澤如今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所有人掌控。比賽的勝負已經不再重要,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對於浙江學府的影響,簡直是不堪設想!

要是讓外界知道了,浙江學府的天才竟然變成了妖怪!還不得以為他們在做什麼可怕的實驗?

到時候誰還敢來浙江學府進修?甚至還可能會受到有關部門的調查!

……

「什麼天才?都沒我強!」葉少澤怒吼一聲,沒有施展出任何魔法,但是岩漿拳頭卻散發著可怕的溫度!

沈明也是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但是動作卻是絲毫沒有猶豫。沈明緊握手中的鎖鏈,猛然揮動。

那充滿鎮壓之力的九層雷塔狠狠地向著葉少澤鎮壓而去。

「破!」葉少澤一拳揮出,僅僅憑藉肉體的力量竟然短暫的抗衡住了九層雷塔的可怕鎮壓之力。

一道無形的氣浪蕩了開來,觀眾席上觀戰的眾人立馬被掀的人仰馬翻。無數的驚呼聲響徹了整個決鬥場。

擂台上,葉少澤的岩漿雙腿已經陷入了地面,四周的擂台層層龜裂,整個擂台彷彿隨時都可能支離破碎一般。

而那可怕的九層雷塔如同絕對的鎮壓,讓在其下的葉少澤苦苦的支撐著!

「好可怕的力量!」沈明也是沒有料到,對方竟然僅僅憑藉憑藉肉身的力量以及灼熱的溫度就抗衡住了自己的四級霹靂的全力一擊。

……

趁著擂台上僵持不下之際,浙江學府已經開始疏散決鬥場里的人群。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疏散,眾人都表示不解,畢竟擂台上打的正嗨。雖然不清楚葉少澤到底是怎麼了,但是這種有意思的比賽看起來才爽。

浙江學府可來不及解釋,更不願意去解釋。這件事他們更想內部消化掉,也不管這些人到底想不想走,進行了強制性的疏散。

……

「噗嗤!」

雙手支撐著九層雷塔的葉少澤口中吐出了一口橙黃色的液體,那不屬於人類的血液似乎已經宣告這葉少澤最終的結局。

葉少澤的雙眼之中滿是憤恨和不甘!看著沈明的眼神充滿了恨意。

「這一切!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讓你陪葬!」葉少澤憤怒的大猴子,岩漿手臂之中竟然詭異的冒出了個水晶的瓶子。

葉少澤二話沒說,直接一口將瓶子要碎掉,連同瓶渣和液體全部吞入了腹中。

剎那間,葉少澤橙黃的沿江軀體漸漸變得血紅無比!那附著在身上的藤蔓鎧甲蠕動的更加劇烈,原本才長出來的綠芽此刻竟然長出了花包。

看著這詭異的一幕,沈明越發的感覺恐慌。倒不是害怕葉少澤真的能傷害到自己,他已經察覺到了浙江學府已經開始疏散人群了。

說明浙江學府也已經注意到了葉少澤的異常,很快比賽就會叫停。但是沈明莫名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得趕快解決掉這個傢伙!」沈明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他不知道那藤蔓開獎上長出的花苞到底有什麼作用。

可是眼前的一切已經夠詭異的了,那花苞必然也不一般。能夠承受住葉少澤軀體如此的高溫,必定也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

沈明雙手鬆開鎖鏈,九層雷塔失去了沈明能量的供給,一點點的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寂雷……」

就在沈明準備放手一搏的時候,無數條粗壯的藤蔓從地底湧出,包裹住了全身炙熱的葉少澤。

更可怕的是這些藤蔓竟然不害怕葉少澤的高溫。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出現在了沈明的身旁。

「快快退場!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老者的話剛說完,那有粗壯藤蔓組成的囚籠此刻竟然被無情衝破!

一株詭異的植株紮根在了擂台之上,一種極快的速度生長著。而在其上的花苞此刻竟然緩緩綻放!

眼前的一切徹底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掌控。沈明看著眼前這一幕,背後不由得冒出一絲冷汗。

這一切都太過的詭異了!老者大手一揮,藤蔓牢籠迅速退去!

而接下來的這一幕無論是沈明還是老者都瞪大了眼睛!

葉少澤死相無比的凄慘,那詭異的藤蔓直接洞穿了葉少澤的胸膛!那化作岩漿的身體迅速的暗淡!彷彿被抽幹了所有的能量!空洞的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和悔恨!

而就在這一刻,那詭異植株上盛開的萬千花朵爆發出濃郁的香氣!

迷幻香!眼前的這株古怪的植物顯然就是迷幻香真正的主人!

「阿修羅之花!可惡啊,這種詭異的東西,葉家怎麼會有?」

老者看了一眼死的不能再死的葉少澤,咬了咬牙,反手一掌將還在愣神的沈明拍飛了出去。

沈明也是猝不及防,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力震飛出數十米。

「岩魔之瞳!」

一雙巨大的豎眼出現在了半空之中!那還在不斷蠕動生長的阿修羅之花只是瞬間便化作了堅硬的岩石,停止了生長!而它散發出的迷幻香也是被老者隨意揮出的水浪給徹底的溶解稀釋了。

7017k 要不是為了隱藏實力,他早就直接打出去了,哪用得著還得謀划著逃跑。

「你不說話,是不是因為根本沒有這個人?你一直都在敷衍我是不是?

你就是不想娶我而已!我告訴你清宴哥哥,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我一定要嫁你為妻!」

風清宴一臉頭痛的看著眼前這姑娘,他現在只想仰天長嘯一句——天啊,救救我吧!

老天爺當然不可能出現來救他,為了自救,風清宴說了一句讓他在之後後悔不已的謊言。

「我的未婚妻名叫喬安,她是我此生最重要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

你死心吧,我是不可能愛上你的,更不可能娶你為妻。」

風清宴一臉嚴肅的看著陳鳳凰說道。

「就算你真有這麼一個未婚妻,你也必須娶我,你別忘了你弟弟還在我手上,要是你不娶我,我就不放你弟弟離開!」

陳鳳凰聽到風清宴當真說出了未婚妻的名字,倒也沒有立馬就相信了他。

她問了這麼多天他都不說,現在突然說出來,八成只是隨便說出一個名字來應付她而已。

她陳鳳凰是那麼笨的女人嗎?隨便說個名字她就信。

雖然她不相信風清宴的話,但想到風清宴為了不娶她,竟然編造了一個未婚妻出來搪塞她,她就滿心不甘。

好在她的手上還有一張底牌,只要清宴哥哥的弟弟還在她手上,她就不信清宴哥哥真的敢不娶她。

清宴哥哥是絕對不可能看著他弟弟去死的。

陳鳳凰想到這裡,突然笑了起來。

風清宴看著陳鳳凰的笑容,感覺後背有些發涼。

這個女人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東西,反正肯定不是好事。

陳鳳凰走後,唐陽悄悄溜進了風清宴的房中。

「二哥,你沒事吧?」唐陽小跑著沖向風清宴,一臉擔心的問。

「沒事,她打不過我。」風清宴淡定的說。

唐陽搖頭,「不是,我是想問,哥你的貞操還在吧?」

陳鳳凰那個女人可是饑渴得要命,看著他哥的眼神就跟要吃人似的。

每次陳鳳凰單獨來找他哥,他都擔心不已,就怕他哥貞操不保。

風清宴一頭黑線的看著唐陽,「你的腦子裡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

唐陽一臉無辜,「我這不是擔心你嗎。」

直播間里,一直守在風清宴直播間的觀眾早就笑翻了天。

「哈哈哈,這小子太搞笑了,竟然問我清宴大佬貞操還在不在!」

「神TM貞操還在吧,這小子太逗了!」

「話說以前我們都不知道,原來風清宴還有這麼一個兄弟,不知道他是風家哪一房的孩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