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出手,跟他們拼了。」

2020-11-05By 0 Comments

「殺啊……」

雙手紛紛出手,正魔兩道,頓時再次大戰在一起。

葉雄正幫楊小喬輸元氣,突然一鼓強大的危機感襲來。

下一刻,一鼓排山倒海,恐怖之極的威勢,直壓過來。

速度太快,葉雄想逃都來不及,倉皇之下,出手應付。

轟!

葉雄跟楊小喬的身體被震飛出去。

一方向,葉雄要何保護楊小喬,那一方面,要應付魔淵化身,頓時吃了大虧。

他還沒喘過氣來,魔淵化身又氣勢洶洶地撲過來,帶著滔天魔氣,準備趁他要照顧楊小喬的時候,要他的命。

冰靈,劍靈,血屠,紛紛出手攔截,只是以他們的實力,怎麼可能攔得住魔淵化身。

頓時,葉雄危險連連。

「心怡,幫我照顧一下小喬。」葉雄喝道。

楊心怡連忙飛過來過,接過楊小喬,正準備用自己的元氣輸進去,但是他突然停了下來。

「愣著幹嘛,快點輸元氣救她。」葉雄急道。

楊心怡看了他一眼,眼睛紅了,搖了搖頭。

葉雄目光落到楊小喬身上,只見她頭歪向一邊,已然沒有了呼吸。

他的血液,頓時沸騰起來,一鼓滔天氣勢,衝天而起,直上萬米。

「魔淵,我要你死!」

五行劍落入手中,帶著滅絕的劍芒,直斬而落。

周圍幾公里之內,無論是正道人還是魔族的人,被他的氣勢波及,輕者受傷,重者殞落。

斬!

斬!

斬!

一連三劍,瘋狂地朝魔淵斬去。

魔淵擊出滾滾魔元,籠罩過來。

葉雄此刻感覺自己要瘋了,根本不理會對方的攻擊,任憑魔元擊在自己的身上。

此刻,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也要將魔淵斬殺。

當一個絕世強者,不顧一切撕殺的時候,那種力量是無比恐怖的。

魔淵就吃到了苦頭,雖然他重傷葉雄,但是也被一劍斬中,元氣大傷。

「江南王,山水有相逢,這筆賬我們慢慢再算。」魔淵化身破開虛空,就要裂空而去。

葉雄右手一伸,手中鎖神鏈疾射出去,在魔淵化身進入裂縫之前,將他綁住。

「魔淵,納命來!」

葉雄雙手緊握著五行劍,帶著不屈,帶著怒痛,帶著痛苦,從他頭頂狠狠地斬落。

「不……江南王……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魔淵化身一聲大吼,在不甘的吼叫聲之後,身體直接被劈成兩半。

葉雄依然不解氣,雙手凝聚冰火珠,擊了出去。

轟!

山崩地裂,虛空裂開,魔淵化身,被炸得粉骨碎骨。

……

仙界,天魔殿。

噗!

魔淵嘴裡噴出一口鮮血,落到乾淨的地上。

「可惡,江南王,你竟然連殺我兩具化身,我不會饒了你的。」魔淵憤怒地大吼。

哇!

他又狠狠地吐出一口鮮血。

本來,他受傷不會如此之重,但是剛才他在化身身上加持了大量的本命元氣,本來以為可以趁機將他斬殺,沒想到功虧一簣。此次受傷,又得幾十年都恢復不過來。

「殿主大人,你沒事吧?」一個名侍女從外面走進來,焦急地問。

魔淵雙手一抓,那名侍女就落入他的手中。

「大人,饒命……」那侍女驚得大叫起來。

魔淵掌心一吐,侍女的生命力直接被吸走,片刻之後,就變成一具乾屍。

吸收侍女的生命力之後,魔淵這才感覺舒服一點。

「江南王,你最好別來仙界,不然的話,我一定吸干你的元氣,將你變成一具乾屍。」魔淵仰天大吼。

……

魔淵被殺之後,魔族節節敗退,正道佔盡上風。

「殿下,咱們先走,等破開封印之後,再慢慢跟他算賬。」

鬼仆召喚白虎獸,在半空撕裂一道空間裂縫,朝段天山大叫。

「幽冥,等我破開封印之時,就是你的末日。」

段天山帶著一群手下,從空間裂縫之中逃離了。

段天山逃走之後,整個魔族沒有龍頭,頓時兵敗如山倒,一潰千里。

逃的逃,死的死,投降的投降,很快魔神堡就被攻陷,被正道佔領。

正魔大戰,最終於以魔界失敗而告終。

然而,葉雄沒有半點高興,因為在他看來,這一仗他輸了,而且輸得徹徹底底。

段天山沒死,白虎獸還放出來,最重要的是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最愧疚的女人,就這樣死了。

這讓他無法接受。

整整一天,他的心,都處於壓抑之中。

魔神殿,一個陰暗冰室之內,葉雄獃獃地站在一具冰棺面前。

冰棺裡面,正躺著楊小喬的屍體,那麼安詳,哪怕死之後,她一樣是那麼漂亮。

整整一天一夜,他都呆在裡面,沒有出來。

大家都知道他心裡難過,沒有人膽敢打擾他,讓她靜靜地呆著。

突然,石室的門被推開,楊心怡走了進來。

「葉平安要進來,她說如果不讓她進來,她就自盡。」楊心怡道。

「讓她進來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楊心怡走了出去,片刻之後,一具人影從外面闖進來,撲在冰棺之上,嗚嗚地大哭起來。

哭了很久,葉平安這才將冰棺推開,要將楊小喬的屍體搬出來。

「平安,你要幹什麼?」

「媽都是你害死的,你沒資格擁有她,我要將她帶走。」葉平安紅著眼睛道。

「平安,你媽已經死了,還是讓她安靜靜,入土為安吧,別折騰她了。」葉雄道。

葉平安沒理會他,直接就要搬走楊小喬的屍體。

葉雄沒想到她這麼倔強,當下說道:「也罷,我就跟你一起,把她葬了吧!」 楊小喬的死,我是經過慎重考慮的。

1、性格決定的,楊小喬不喜歡修真,喜歡平平凡凡過日子,是不可能跟葉雄在一起的,哪怕把她帶在芥子空間裡面,她也活不過百歲,難道主角要眼睜睜看著她去?

2、推動劇情的需要:以後父女情仇,對魔淵,段天山的仇,也有鋪墊,為後面的大高潮鋪墊。

3、楊小喬本質上只是一個配角,在前面劇情很少,後面也不可能有多少情節,可能寫得太好,所以很多人代入感比較強,但是後面的情節,葉平安的角色比她重要多了。

4、我打心裡也很喜歡楊小喬,可以說是除了幽冥跟楊心怡之外第三個女人,但是,在我心裡,除了楊心怡跟幽冥之外,沒有什麼女人不能沒有的。寫死女配我又不是第一次,前面端木玲瓏我很喜歡,還不是一樣寫死了,小說總要有點生離死別,波動起伏才深刻,不然一昧升級打怪,寫著沒意思。

5、順便說說更新:一天三四更是我的正常水平,有事情會兩更,情節很順會五更,但是這些都極少。這本書燒腦比較厲害,跟一昧打怪升級裝逼打臉的書不一樣,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寫出四五章的。

6、看個小說而已,喜歡就看,不喜歡就棄書,不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偏激。把小說當成一種平時的消遣,當成一種成長記憶,不是挺好嗎? 「我要將她帶回地球安葬,那裡才是她的家,這裡不屬於她。」葉平安將楊小喬的屍體抱了起來。

葉雄很想跟著過去,但是此去地球需要一點時間,他不能離開,這邊還需要他。

再說,葉平安現在根本就不願意見到他。

「平安,我有話跟你說。」葉雄上前兩步。

「別說,我不聽。」

葉平安背著楊小喬的屍體,大步離開。

整石室之內,只剩下葉雄一個人。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跟女兒之間的關係,會鬧到這種地步。

片刻之後,幽冥進來,說道:「大家都在等你商議大事。」

葉雄點了點頭,走了出去,來到會議室。

此時的會議室之中,很多人已經在等他。

五國國王,四域之王,三靈,血屠無情,等等,有很多人全都聚在一起。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葉雄坐了下來。

愛羅莎首先說道:「今天這個會議,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考慮怎麼處理魔界這些俘虜,第二方面是怎麼想辦法對付段天山。」

「魔界俘虜全放了,此事只是段天山一個人所為,跟其餘俘虜有什麼關係。他們只是炮灰而已。現在咱們最要緊的是如何想辦法找到段天山……昨天的事情我負最大的責任,我在這裡答應你們,段天山的命我一定會要,我拿自己的命來保證。」葉雄說完,站了起來,直接離開會議室。

不殺死段天山之前,他沒有顏面留下來面對眾人。

眾人一臉蒙逼,但是沒有人敢挽留他,全都沒有說話。

片刻之後,幽冥跟楊心怡出來,兩人站在他身邊。

「其實剛才大家都沒有責怪你,你沒必要那麼早離開。」楊心怡說道。

「口上不責怪,不代表心裡不責怪,也許很多人都覺得我沒有大局觀。」葉雄說道。

「你做什麼是你自己的事情,誰都沒有資格討論,等你飛升之後,所有人都只知道你威名,誰還記得你的過錯。」幽冥的性格從來都不在乎這些。

「幽冥,咱們要兵分兩路了,如果不抓緊時間找到段天山,咱們以後會非常危險。」葉雄嚴肅道。

段天山已經得到三大始祖獸,白虎神獸雖然被放走,但是召喚令還在魔仆手中,他還是會將它召喚出來,如果沒辦法在他收服白虎始祖,利用四大神獸始祖突破封印之前找到他,讓他進入半步元嬰,再加上四大始祖獸的力量,到時候整個五界,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你想去哪?」幽冥問。

「你留下來繼續查找段天山的下落,我想辦法找到土靈,聚合五靈之力,看看到時候能不能抵抗段天山跟四大神獸。」葉雄說道。

幽冥點點頭:「如果能聚合五靈之力,對上段天山也有一戰之力,問題是現在你去那裡找土靈。五行神靈可不是想找就找的,你找到的五行神靈,至少要分身期才行,不然的話,也沒辦法聚合五靈之力。」

分身期相當於人類修士金丹巔峰,四靈跟了他二十多年,用盡各種手段,才能進階到分身期,普通五行神靈,如果要修鍊到這種境界,沒有人相助,至少得幾百年。

這麼苛刻的條件,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能做到嗎?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無論如何,我都要試一試,這是最後的希望。」

當下,他將冰靈叫了過去,詢問他五行星域有沒有關於土靈的事情。

冰靈腦海之中,有著萬年記憶,蹤跡遍布五行星域,也許知道點什麼也說不定。

冰靈想了很久,這才搖了搖頭:「主人,我沒有在記憶之中找到任何關於土靈的消息。」

葉雄頓時有此氣餒,如果連冰靈都不知道,這一界之中還有誰能知道。

「一會大家再問問其他人,看看有沒有誰有土靈的消息。」葉雄道。

……

魔神堡的事情處理之後,很快,各種勢力就先後回去。

魔神堡被正道修士摧毀,變成一片廢墟,其餘的魔修,也全都被遣散了。

這一次圍攻魔界,表面上是正道贏了,但是,段天山沒有死一天,戰鬥都不算結束。

葉雄站在後山,正準備拿出五行劍,詢問一下師傅,看看他知不知道關於土靈的消息。

突然,背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愛羅莎走了過來。

以前,每次見到愛羅莎的時候,他都不自主會調戲一番,但是現在他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小喬死了,段天山的仇還沒報,他還有什麼資格去調戲美女?

「南帝,你還沒回去嗎?」葉雄轉身問。

愛羅莎望著他,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嚴肅的表情。

不油嘴滑舌,不眼睛亂瞄,身上散發著成熟的氣散。

特別是他那一縷帶著淡淡花白的頭髮,更是深深地吸引著她。

這個男人,經過一系列的事情之後,已經漸漸成熟了。

誰曾想到,當初那個無法無天,敢當眾罵她的小子,會成長到今天這種地步。

「我剛才聽她們說,你想找土靈?」她問。

「段天山逃了,很有可能會破開封印,進入半步元嬰,我得想辦法打敗他,五靈大陣是我最後的倚仗。」對於愛羅莎,葉雄也沒有絲毫的隱瞞。「可惜我問遍過很多人,沒有人知道土靈的下落,當初我倒是遇到過一個沙靈,但是沒有將其收服,現在挺後悔的。」

愛羅莎沉思了片刻,這才說道:「我知道一個石靈的下落。」

「真的,在哪?」葉雄瞳孔一亮。

「在我們南域的南山秘境裡面。」

接下來,愛羅莎將石靈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在南域之中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境,此秘境之內生長著無數的靈藥,就是這個秘境,支撐著整南域的發展。整個南域,只有兩個人知道這個秘境的所在,就是南域老祖跟愛羅莎。

「太好了,那咱們快進去,找他幫忙。」葉雄急道。

「南山秘境是咱們南域的傳承之地,一般人不能輕易的,除非……」愛羅莎的臉有些紅。

「除非什麼?」

「除非……你還回去問問我們老祖吧,到時候就知道。」愛羅莎說道。

「事不宜遲,那我們馬上前往南域。」葉雄當機立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