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呼!」

2020-11-02By 0 Comments

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去,天魔大法在陸方的身體之中運轉了起來,同時運轉起的是其他所修鍊的功法,就在這一瞬間,將實力直接提升起來。

陸方一下子提升到了凝神期三重的戰鬥力,和表面上看上去一模一樣。

龍鱗劍似乎也感受到了,陸方身體之內氣血沸騰,源源不斷的元力湧入到這劍身。

原本環繞在他身旁的劍,居然就在這一瞬間直衝了天際,看上去是具有那麼強大的戰鬥力,似乎可以毀滅周圍的一切。

「呼!」

看到了陸方的戰鬥力,只見這幾人都是嚇了一大跳。

「我的天,居然這麼厲害?」

龍鱗劍如同一隻驚天的巨獸,張開了自己的大嘴,就要吞噬天空之上黃家家主。

在這張大口之下,周圍的元力也在這一瞬間開始被抽空。

「呼,呼!」

陸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一種燥熱在瀰漫著,渾身上下也存在著一股巨大的壓力,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赤紅,更帶著一種兇狠無比的殺意。

就在龍鱗劍被激活的時候,陸方就感覺到一股無邊的戾氣。

似乎曾經有一條龍發出了自己最為怨恨的詛咒,才有了如此可怕的變化。

這種恐怖的感覺,讓陸方心中驚恐。

「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的心跳在不斷的跳動著,就感覺自己似乎有點失控了,於此同時,陸方一雙眼眸居然流下淚了。

這流下的淚水並不是普通淚水,而是帶著鮮紅色澤的淚水。

這淚水帶著一種奇異的感覺,反而帶著一種凄涼之美。

黃家家主看見了陸方的表現,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疑惑,為什麼突然哭了?難道是碰上了自己,所以開始恐懼了?在他的心中浮現出了這樣的一個念頭,一時間就是笑了起來。

只是笑容就在下一刻直接消失了,感受了一種可怕的戾氣。

這種強大無比的戾氣直接重重的壓了黃家家主的身上,那種恐怖的感覺,讓人驚疑不安。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黃家家主的心裏面湧出了一種恐懼的心思,只覺得自己額頭上留下了一些汗水。

「不對,這只是錯覺。」下一刻,原本受到了震懾的黃家家主下一次就正壓住了自己心中的恐懼,一雙眼眸之中露出兇狠的光芒。

他又怎麼可能會屈服?既然陸方敢動手,那就看一看誰才是更強的高手。

黃家家主在靈神期三重的已經呆了許多年,早已經抵達了靈神期三重的境界,體內的元力早已積蓄渾厚。

陸方太過於年輕,就算是突破了,也不可能擁有渾厚的積蓄,就算是手中握有神器,那也要讓他知道點厲害。

就在下一刻,黃家家主怒吼了一聲,他身上湧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手中也出現了一把刀。

這一把刀上面雕刻著一個虎頭,懸浮在這天空之上,是那麼的讓人感受到恐懼。

這一把刀其中帶著濃烈的煞氣橫掃周邊,帶著無敵之勢。

就在這雙雄戰的時候,有著一個老者來襲,站在這屋檐之上,眉頭緊皺,帶著凝重之色。

「真是厲害!」

遠遠的看去,陸方和黃家家主兩人之間都是兇悍無比,各自之間都有著一種恐怖的氣勢,瀰漫著強烈的殺氣。

「黃家氣勢太強悍了,沒想到居然如此恐怖。」另外一個家主眼眸之中帶著冷笑說道。

「誰說不是?黃家現在已經成了最大的家族,已經變得如此可怕,難以對抗啊。」說到這裡,另外一人就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長長的嘆息。

「最後兩個同歸於盡。」只見這個家主。也不是中帶著冷意說道。

「太精彩了。」周圍這些家族子弟,以及天龍城內的人,遠遠的都在圍觀著,這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戰鬥。

「殺!」

陸方怒吼了一聲,渾身瀰漫著一股強烈的殺氣,一股波動向著周圍擴散而去,如同無敵的天神一般。

偏執大佬的暗黑新娘 兩者碰撞在一起,產生了一股巨大的衝擊波。

大地就在這一瞬間撕裂,周圍的房屋也在這一瞬間毀滅了大半,給人一種恐怖之感。

黃家家主就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一股詭異之力似乎透過了這柄劍,彷彿是滲透了身體,就連自己手中的虎魔刀居然也沒有用處。

「噗!」一口鮮血噴出,居然在這一拼之下,受到了內傷。

「哎!」

陸方嘆息了一聲,笑眯眯的看著面前的黃家老祖,再一次揮出了自己一劍:「你還能夠撐住嗎?」

陸方的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湧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意,這股煞意是那麼的強烈,讓他有著一種想要殺了面前黃家家主的慾望。

血鳳書驚世灼華 就好像是血脈之中的一種嗜血因子,不由自主地影響到了陸方。

陸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手中握著的劍裡面釋放出來了一股恐怖的煞氣,源源不斷的湧入了他的身體之內,在不斷的刺激的他,讓他變得戾氣十足。

小月兒遠遠的看著,就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心驚。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哥哥給我感覺就像是失去了神智一般。」只見這小月兒驚慌失措的說道。

那一張小臉此時已經變得慘白,更是帶著一種恐懼和不安。

「陸方哥哥!」小月兒大喊了一聲。

只是陸方卻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身上涌動著一種窒息之感,這種感覺,是那麼的壓抑。

「死!」

一聲怒吼,龍鱗劍之上也冒出了一些黑色的光芒。

這些光芒也纏繞在了陸方的身上,他就在這一瞬間開始變得更加的恐怖了起來。

惟願時光不負婚 那一下,似乎可以毀天滅地,身形如龍,真龍經,陸方整個人居然就在這一瞬間,不由自主的運轉起來了其中的功法。

整個身體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了無敵的之姿,直衝這天地之間。

天空之上帶著一種炙熱的氣息,遠遠的看去此時的陸方就像是一個真龍一般,懸浮在這天地之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陸方居然就在這一瞬間發生了如此恐怖的變化,頓時發出了驚呼。

陸方的眼眸裡面帶著一種奇異的光芒,閃閃發亮。

在黃家家主的眼睛之中陸方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條真龍,手中的劍,快要斬殺到他的面前了。

「不!」

一時間黃家家主發出了一聲驚呼,似乎就要被這一劍斬殺,連連打出了數招,身上更有著一副鎧甲浮現。

一刀直落下,鎧甲擋在了身前,但是這根本就沒用。

龍鱗劍似乎無敵,就在這一瞬間的時間裡,已經形成了無敵的破壞力。

「鎧甲碎」

只見黃家家主身上穿著鎧甲是道器,但是根本沒用,一劍下去就徹底的碎掉了,化成了碎片直接向著四周破碎而去。

劍氣無敵,要將黃家家族斬斷成兩半。

就在這時,黃家家主的面前的出現了一枚玉佩,在天空之上懸浮著,帶著一種靈光。

這玉佩非常的奇異,在陸方的面前的轉了一圈,就在下一刻的時間裡就要擋住這一擊。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天空似乎都變得暗淡了下來,一個人影就在這一瞬間的時間裡,一下子就是出現了。

這身影出現的地方非常不對,因為他出現了陸方和黃家家主兩個人交手的中間,可以說,他在於一個人的力量接下兩個人的攻擊。

如果他的實力不夠強悍,恐怕就章在這一瞬間立刻被分屍。

「哈哈!」

這道人影出現在中間,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是發出的哈哈大笑之聲,似乎是在為兩人出手精妙絕倫,而感覺到開心。

「這道劍氣,帶著無比的殺傷力,不錯,不錯!」

這人笑了笑抬手微微一轉,手中出現了一種道韻以及空間波動,瀰漫在他的手中。

陸方所斬殺出來的劍氣帶著一股無匹之力,似乎需要毀滅一切一般。 「你的這股力量對我來說,還是差一點。」只見這男子眼眸之中帶著輕笑,手微微的一轉,下一刻,陸方斬殺出去的那股劍氣,居然就在這一瞬間,被這男子收入手中。

這股劍氣就像是蛇一般被他把玩在手中,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淡淡的笑意。

在另外一邊,黃家家主祭出來的玉佩,就這樣懸浮在空中,似乎只是一個普通玉佩,但是卻是感覺到,就在這玉佩之中,其實有種一種奇異的恐怖力量。

這股力量在那裡,帶著一種可怕的味道。

空氣之中,似乎都燃燒了起來,帶著一些邪異。

就算是這男子,似乎也有些畏懼,並沒有伸出自己的手去碰這個玉佩,反而是輕呼了一聲,手中瀰漫著一股波動的力量,直接點在了這玉佩之上。

下一個瞬間,玉佩一下子停止了下來,反而向著黃家家主飛去。

黃家家主看見這男子出現的那一瞬間,眉頭就是一跳,似乎是看見了什麼了不得的人一般。

「我們的城主大人,你的實力變得更加強悍了,得到你已經突破靈神期四重了?」

黃家家主問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原來面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正是天龍城的城主,是城內之中最厲害的高手,修為已經抵達了靈神期四重。

一身實力非同一般,更是有著一種恐怖的戰鬥力。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直接就是將兩人交手的威力直接鎮壓了下去,臉上帶著一臉的平淡。

「好了,天龍城是我們大家的天龍城,大家都已經抵達了靈神期,就算城內布置有陣法,那也無法將一切破壞的影響都是鎮壓,反而有可能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造成不可彌補的後果。」

城主笑眯眯的說著,身上散發著靈神期的可怕實力。

這種氣息的波動,李白在周邊所有人的心中,讓那些心思不純的傢伙,一個個都在收斂。

城主來了,他們的那些小心思自然無從發揮了。

陸方的那一招劍氣被天龍城城主接下,但是他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戾氣。

就這樣懸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但是整個人都瀰漫著一種恐怖的味道。

一雙眼眸帶著猩紅,似乎隨時都可能爆發出無比的可怕之力。

身上的力量波動開始緩緩的收斂,就在下一刻變得凝聚了起來,這種波動著的力量,讓人不敢置信,似乎陸方並沒有因為面前天龍城城主的出現而感覺到畏懼,反而心生了一股殺意。

似乎有著一種衝動,就要出手斬殺面前的城主。

這種強烈的殺意,在陸方的身心之中瀰漫著。

身上帶著一些淡淡的能量波動,讓陸方看上去是那麼的可怕,他感覺到自己內心之中似乎有著一隻惡魔不斷的催促著他殺戮。

「不行!」

陸方對著自己的內心怒吼了一聲,開始努力的控制著自己內心之中的煞氣。

「會死的,如果這樣出手,一定會死。」陸方想要做到的就是變得更加強大,然後回到原來的世界。

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才走上這個程度,就這樣無緣無故死在這裡。

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高手進行交手,這叫做提升自己,那如果和遠超自己實力範圍的人交手,而且還是無緣無故,那就是找死了。

陸方並不是一個找死的人,即便是受到了煞氣的影響,依舊毫不畏懼,反而是充滿著戰鬥的慾望。

「殺!」

一聲怒吼,身體爆發出來了巨大的力量,可是在下一刻,陸方突然感覺到他自己身體出現了一些涼意。

自己在之前的時候探險得到的月光球就在這一瞬間,散發出了淡淡的月光,瀰漫在陸方的身體之內。

原本刺紅著眼睛的陸方,就在這一瞬間恢復了冷靜。

「咦,這不是在之前的時候,自己得到那個,傳承了許多法術的石球么?沒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刻,將自己變得清醒了起來。」

只見這天龍城城主看著面前的陸方一直都保持著閉眼的姿勢,似乎是在思索,因此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面前的陸方,等待著他的回應。

當陸方張開眼的時候,天龍城城主就已經知道陸方也已經準備收手了。

「黃家家主,下一次有機會我們再一次交手。」陸方笑了起來,露出了標準的八顆牙齒。

這只是這一份笑容,卻讓黃家家主感覺到了一種羞辱,但是城主就在面前,他和陸方怎麼都不可能打起來的。

這時並沒有理會陸方的挑釁,反而陰森一笑:「好啊,我期待和你的交手,不過下一次,我可不會像今天這樣輕輕鬆鬆的罷手了,到時候我一定要拿到你的人頭。」

城主楞了一下,似乎是沒有想到兩人居然鬧到這個程度。

「其實之前的事情我已經了解過了,你們都是為了自己非常重要的人才會大打出手,不如讓兩人認識一番?大家只要都成為了朋友,自然就不會有這些爭鬥了,你們說呢?」

城主笑眯眯的說著,看上去是那麼讓人想揍,身上的那些氣勢在不斷的流動著,帶著一種寒意。

「可以!」

陸方也是回應道,並沒有立刻反駁,駁了城主的面子,反而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黃家家主。

「我自然也沒問題。」黃家家主說道。

一次交手,似乎就這樣變得平靜了起來。

城主只是笑了笑,沒有去管兩個人之間的爭鬥,反而笑著說道:「這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喝杯酒吧!帶上矛盾引子,一起去喝一杯酒。」城主笑著開口說道。

「小月兒,來吧。」

陸方回過頭,就看見了人群之中的小月兒,抬手一招,小月兒踩著遁光就是飛了過來,一下字就是飛到了他的身旁。

「怎麼了?」小月兒問道。

「有人請客!城主準備請我們去吃飯。」陸方笑眯眯的說著。

黃家家主卻陰沉著自己的臉,也是一揮手。

就在不遠處,只見黃公子這時也飛了過來,速度很快,也飛到了黃家家主的身邊,看著自己的爺爺帶著一些憤怒的語氣說道:「爺爺,為什麼你不動手殺了面前的這幾個傢伙?」

黃公子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憤怒的神色,更有著一股濃烈的殺氣,帶著暴怒吼道。

「面前這傢伙,很強,暫時還殺不了,還有你小子,以後不要到處惹事,說不定哪一天就被誰殺了,你爺爺我可沒辦法起死回生。」只見黃家家主開口說道,嗓音之中帶著一些嘶啞。

黃公子的臉上帶著一些笑意,就這樣的笑著說道:「爺爺,只要有你在,誰能夠殺我?」

說到這裡,臉上帶著得意之色,似乎根本就不怕誰來對付他一般。

「說的好,我就喜歡這樣的霸氣!」黃家家主一時間哈哈大笑了起來,陸方停止了天魔大法,這才用著看奇葩的眼神看著面前的這一家子。

難怪這傢伙居然會養成這種性格,一看就是爺爺給慣的。

這樣的人真是可恥,難怪會這樣!

陸方冷笑一聲,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冷笑,遲早有一天,這黃家要因為這黃公子而覆滅。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吐了出去,心裡頭卻浮現出了一些疑惑。

面前的這黃公子是因為什麼原因居然沒有動手,一時間心裡頭就十分的疑惑,這傢伙是什麼原因居然如此的放縱?不可能因為這簡簡單單的原因吧?」

想到這裡,陸方的心中就有著一些疑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