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咱們走吧!」葉雄朝幽冥說道。

2020-11-06By 0 Comments

幽冥點了點頭,化成兩道流光離開了。

所有的弟子,目送他們離開,目光之中,全都是火熱的眼神。

從此,天道閣閣主在這些弟子之中,已經不再是那個傻子一樣的人,而是一個可以跟劍南山平起平坐的人。

長生派一戰,算是一戰成名了。

假以時日,他必定會超越劍南山。

劍南山目光之中,露出仇恨之色,目送他的身影離開,一直到消失。

「無論如何,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活著的。」他咬牙切齒。

……

飛了幾百公里,葉雄這才停下來,找個地方將芥子石頭放下來,然後帶著幽冥跟阮玫瑰進入芥子空間之中。

阮玫瑰還是第一次進入芥子空間,又被這空間震驚了。

芥子空間太少見了,他都能得到。

當她發現裡面的天地靈氣,比起外面不知道濃郁多少倍的時候,更是震驚不已。

如果自己能呆在這裡修鍊,那該多好啊,不用多久,就能突破到金丹巔峰。

可是,他能讓自己留下來嗎?

「阿雄,你幫她治療一下,我只是初步幫她處理一下,還有很多傷來不及處理。」

幽冥說完,準備離開。

「等一下。」葉雄連忙攔住她,說道:「還是你幫她治療吧,她一個女孩子家,我不太方便。」

阮玫瑰身上的傷太多了,有些傷是私密的地方,他一個大男人,跟阮玫瑰又是不是情人關係,始終不太方便。

幽冥也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他還挺識做,並沒有借著療傷借口,跟阮玫瑰親密接觸。

「好吧,你出去一下,我幫她徹底治療一下。」幽冥同意了。

阮玫瑰傷成這樣,沒有人照顧不行,她又不能讓冰靈幫忙,那個小妮子太粗心了。

葉雄走出木屋,來到外面的草地上,靜靜地等著。

想起今天的一戰,他不由得伸出自己的雙手,緊握拳頭,臉上露出笑容。

不容易啊!真是太不容易了。

從地球到五行星域,再到亂星海,苦修二十年,終於進階到金丹巔峰,可以跟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修士有一戰之力了。

想想,真像做夢一樣。

「真想回到五行星域,如果鳳凰跟何夢姬她們,知道我現在突破到這種境界,不知道會高興到什麼程度。」

「可惜現在師傅還沒有出來,還不知道怎麼回五行星域。」

「此次去天都城見劍道尊者,不知道尊者是不是被魔殿殿主附體,如果真這樣的話,到時候也會有麻煩,魔殿殿主,肯定不會放過我。」

葉雄站在草地上,腦子一片紊亂,全都是各種各樣的念頭。

兩個小時之後,幽冥從裡面出來,說道:「她身上皮外傷很多,失血過多,需要一段時間恢復,不過總體來說,應該並沒有什麼大礙。」

「幽冥,感謝你不計前嫌,為玫瑰治病。」葉雄激動地說道。

「我沒你想的那麼小氣,去看看她吧,我也要去修鍊了。」

三國之蜀漢中興 幽冥說完,轉身離開,去另一幢小木屋了。

由於要在這裡長期修鍊,葉雄在裡面建了幾幢小木屋,幽冥去了另一幢木屋修鍊。

葉雄走進木屋,來到房間裡面。

阮玫瑰躺在床上,睡了過去,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臉也洗乾淨,看起來面無血氣。

看到她這個模樣,葉雄有些心疼。

好好一個漂亮的姑娘被折磨成這樣,誰不心疼啊!

他忍不住走到床邊蹲下,細細看著她的臉。

她的臉也有幾處擦傷,抹了些葯,身上這樣的傷不知道還有多少。

「對不起,連累你了。」葉雄愧疚地低語。

像是聽見他的話一樣,阮玫瑰突然動了一下,然後睜開了眼睛。

看到是他,她的眼神頓時就火熱起來,掙扎地坐起來。 「別動,你的傷還沒好。」葉雄連忙按住她,不讓她起來。

「我的樣子是不是很難看?」阮玫瑰擔心地問。

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女孩子都特別在乎自己的形象。

「不難看,相反,很漂亮。」葉雄笑著在床邊坐下來。

「我知道自己的臉被刮花了,你不用安慰我。」阮玫瑰黯然道。

「過兩天就恢復了,有什麼關係。」葉雄坐下來,認真道:「除了皮肉傷之外,你沒其她的重傷吧?」

「就是失血過多,沒什麼大礙。」阮玫瑰回道。

「那就好,你這陣子呆在這裡好好休息,什麼都不用想,先把傷養好再說。」葉雄道。

「養好傷之後呢?」阮玫瑰話剛出口就後悔了,看了葉雄一眼,連忙解釋:「我的意思是,養好傷之後,你們要去什麼地方了?」

看著她那模樣,葉雄不忍心告訴她,自己準備回五行星域,那樣的話,可能她聽了會不高興。

他多麼想把這個女人留在自己身邊,畢竟阮玫瑰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但是,他答應過幽冥,只要她不喜歡,不再接受另外的女人,不能言而無信。

「養好傷之後再說,現在先別管這些。」

葉雄將冰靈叫出來,很快冰靈就從他的身體裡面出來。

「冰兒,玫瑰就交給你了,幫我好好照顧她。」葉雄說道。

「主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冰靈點了點頭。

離開木屋之後,葉雄朝幽冥所在的小木屋走去,想去見見她,怕她誤會。

女人在感情面前都很小氣,別看幽冥很大度,如果自己逗留在阮玫瑰房間太久,她也不一定會高興。

剛走進木屋,他突然聽聞一陣激烈的咳嗽聲傳來,連忙走了進去。

房間裡面,幽冥倒在房間的地上,劇烈地咳嗽起來,滿嘴是血。

「幽冥,你怎麼了,沒事吧,別嚇我。」

葉雄飛快地跑過去,連忙將她抱起來,十分緊急。

「好難受,我好難受。」

幽冥就像找到一顆救命稻草一樣,突然死死抱住他的身體:「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救我,救救我……」

要痛苦到什麼程度,才會讓這個平時都不讓自己碰一下的女人,如此緊纏著自己。

「不會的,你絕對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的。」葉雄緊緊地抱著她的身體。

突然幽冥身體不動了,葉雄嚇了一跳,連忙探一她的呼吸,見她只是暈過去,這才鬆了口氣。

他連忙將她抱到床上,平躺下來,幫她蓋上被子。

雖然陷下暈迷之中,但是她依然緊緊地握著葉雄的手不放鬆。

葉雄就這樣坐在她身邊陪著她,沒有鬆開她的手,也沒有停開過一步。

金山上人一定是出什麼事情,不然的話,幽冥不會這樣。

她這種病是轉命術,無葯可治,葉雄只能幹焦急,沒有任何辦法。

睡夢之中,幽冥又咳了幾次血,那模樣讓葉雄看了心疼不已。

他不斷地溝通五行尊者。

但是五行尊者還是沒有出來,讓他真加焦急。

三天之後,幽冥終於醒了,臉色漸漸變得紅潤起來,似乎恢復了過來。

她睜開眼睛,發現身邊一個男人正趴在那裡休息,手緊緊地握著自己。

葉雄察覺到她的動作,連忙抬起頭,驚喜道:「幽冥,你感覺怎麼樣了?」

「我暈迷多久了?」

「三天。」

「這麼長時間了!」幽冥看了下自己的手,問道:「你一直都沒離開過?」

「你的身體可是有著我生命之中最重要兩個女人的生命,我能離開嗎?」葉雄十分嚴肅,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好多了!」

「好好休息,咱們要抓緊時間回五行星域。」葉雄說道。

幽冥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咱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老地方。」

「你不是說兩天之後,要跟劍南山去見尊者嗎?現在還怎麼來得及?」幽冥急問。

「我不準備去了,去不去,又有什麼關係?」

幽冥患病這三天,他感覺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現在任何的事情,都比不上幽冥的生命重要。

去他娘的劍道尊者,去他娘的劍南山。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擔誤時間去天都星。」幽冥自責道。

「你現在什麼都不用想,好好休息,其它的事情都交給我了。」

「阿雄,我覺得你還是去一趟天都星為好,整個西方星域都是劍道尊者的地盤,如果你不去,不給他面子,就等於得罪他,到時候會很麻煩。」幽冥說道。

葉雄也覺得有道理,當下說道:「這樣吧,我先溝通一下卓無雙,讓他跟尊者打個招呼,告訴他我有些事情來不及過去,要遲幾天。」

「這個方法很好,一來表示對尊者的尊重,二來,卓無雙幫你說話,比起你好多了。」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面裝著卓無雙的本命元氣。

跟卓無雙,血屠分別之後,葉雄讓他們把本命元氣留了下來,以便隨時溝通他們。

半空懸浮著一面水鏡,很快,那邊就傳出卓無雙的影像,背景是宮殿。

「師傅,你終於溝通我的,是不是來到天都星了?」卓無雙激動地問。

他已經知道葉雄要去天都星的消息。

「無雙,我朋友受傷了,不能及時趕過去,要遲三天才能到天都星,你跟尊者說一下,代我向他說聲抱歉,希望他能諒解。」葉雄說道。

「我父皇正在身邊,你自己跟他說一下……父親,我師傅想見見你。」卓無雙喊道。

片刻之後,影像之中出現一名頭髮斑白的老者,穿著一身紫色長袍,外表五十多歲左右,氣宇軒昂,氣勢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久經上位的人。

「晚輩江南,見過尊者。」葉雄行禮。

「你就是江南,聞名不如見面,果然是一表人才。」卓軒轅點了點頭。

「尊者過獎了,晚輩誠惶誠恐。」葉雄正襟而立,嚴肅道:「尊者,我朋友受了傷,我要幫她療傷,要遲幾天才能過去,請尊者原諒。」

「無妨,沒有什麼比安全跟性命更重要,你先好好照顧你的朋友,我會跟劍南山說一聲。」卓軒轅說道。

「多謝尊者。」

「期待我們的見面。」

關掉水鏡之後,幽冥從旁邊走了出來。 剛才,她在水鏡背後,所以那邊看不到她。

「還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卓無雙幫你說話,勝過你千言萬語。」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尊者的眼神怪怪的。」葉雄道。

「怎麼個怪法?」

「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有點奇怪。」

葉雄腦海回想著卓軒轅的笑容,總覺得有點目光不善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也許是我多想了,好了,咱們先離開這裡吧!」葉雄說道。

接下來,幽冥跟阮玫瑰繼續在芥子空間之中養傷修鍊,葉雄則從芥子空間裡面出來,朝天都星趕去。

天都星在西方星域的南面,是首都星球。

葉雄連續不斷地趕路,穿過一顆又一顆的星球。

有一些星球之間是有傳送陣的,這樣的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轉眼之前,六天時間就過去了,離天都星也越來越近了。

突然,面前出現一顆巨大的星球,通體黃色,並不像其餘的星球那樣不是藍色就是綠色,而是遍布黃色。

葉雄從身上拿出地圖看了一下,得知面前的星球叫做黃沙星,是一個環境非常惡劣的星球,面積有百分之九十是沙漠,剩下的百分之十是海洋跟樹林。黃沙每年還繼續將海洋跟樹林沙化,如果不是這個地方建了一道像萬里長城一樣的巨大城牆,整個星球早就變成一片黃沙了。

黃沙星球的居民非常少,由於沒有樹林,自然也就很少有靈氣,沒多少修士願意逗留在這裡。

這裡雖然不是沒有生命的死星球,但是,也跟死星球差不多了。

「連日趕路,我身上的食物也差不多用光,還是先下去採購點食物,休息一天,再趕路吧!」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那星球飛落。

還沒降落到星球上面,他就看到一道長長的建築,如同萬里長城一樣,將星球一小塊地方圍了起來。

這裡就是黃沙星,唯一有居民民住的地方。

從天而落,落到地上,這才發現這裡的城牆,足足有幾百米高,十幾米厚。

城牆兩邊,冰火兩重天。

一邊是被黃沙堆得很高,另一邊很低洼,就像一個山谷一樣。

城牆兩邊的落差至少有五十米,相當於一幢二十層高大大樓。

一旦城牆倒塌,另一邊的居民房,馬上就會如同山體滑坡一樣,被黃沙埋葬。

葉雄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觸目驚心的建築,讓人無語的是,裡面的人還過得很安詳,一點都沒有沒有害怕。

他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城牆之上,看著兩邊的情景,不由得感慨不已。

此時,他沒有時間欣賞如此美景,直接就進入城內,開始採購物品。

這麼少人的小城,來的修士不多,四下比較蕭條,食物種類也很少。

採購所需的東西之後,葉雄上酒樓準備吃頓飯再趕路。

酒樓上,兩名食客正在討論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原來,最近這座小鎮突然出現一名採花大盜,專門綁架黃花大閨女,已經有十幾個少女失蹤,最小的年紀才十三四歲,行為讓人髮指。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