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唉唉唉,被丟下我啊!」鳳傾城快速追上去,三人出了書房后就發現周圍都是火光,他們被包圍了,靈雪有些反應過來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這是個圈套!」「該死,本王最恨被人算計!」說著眼睛還瞟了一眼齊逸,但齊逸倒是沒有察覺,靈雪也看了一眼齊逸,不過沒說什麼,只是感覺到齊逸緊緊地抓著她的手,她就知道,他們會沒事!

她也沒想到這次來調查科考案,會引來林家的人,更沒想到會發現當年的重大內幕,這對雲國皇室,對被冤死的林家都有好處!

其實早在她第一眼見到齊逸的時候,就已經懷疑他的身份了,當初君明大婚那天晚上遇刺,雖然齊逸只是在屋頂觀察,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但靈雪在馬車裡卻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鳳凰花的香味,而齊逸的身上也有和那晚相似的味道,只是在福運樓見到他時,只是懷疑,不能確定,直到她和齊逸被劫上馬車,他對她暗中下迷藥的那一刻,她才敢確定,他一定就是君聖煜苦苦追尋的齊家後人,於是她將計就計,配合他!

原本想著喜歡鳳凰花的人心腸也壞不到哪兒去,不成想今晚她每次要出手的時候,齊逸竟然暗中阻撓,甚至暴露她的女兒身份,那時還不知道是個圈套,還想著救他出別院呢,怪她太單純,這就是個圈套!

原本想著不救他了,但在發現當年內幕時,不禁對他心生同情,現在知道這是個圈套,靈雪也要把他帶出別院,他不想說出身份就不說了,何時想說了他自然會說!

看著面前的這些人,沒有左相,她想今晚之事左相應該不知道,要不然這麼重大的場面,左相怎會缺席?不過,今晚過後,躺在廂房的那位應該會報告給左相吧!

而現在最重要的是:出別院!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三人如願逃出了別院,這還要歸功於齊逸,在打鬥的過程中,靈雪有注意到齊逸,雖然他也在同那些人打,但靈雪清楚地看見齊逸和一個黑衣人耳語了一陣,之後就像他們故意放水一樣,刻意給他們逃出去讓了路!

回到福運樓已經是很晚了,三人齊聚靈雪的房間,鳳傾城和靈雪都看著此刻異常平靜的齊逸,生怕他做出什麼事來!

「公主,你剛才拿的那封信讓我看一下!」半晌齊逸開口道,在那一聲「公主」叫出后,鳳傾城瞪大了眼,而靈雪半天沒反應過來!

「好,給你!」靈雪從衣袖裡拿出那封信交給他,鳳傾城看著慢半拍的靈雪,不禁扶額嘆息!「多謝公主!」「不謝不謝!」靈雪笑著擺擺手,這時才想到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我去,你剛叫我什麼?公主?」靈雪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鳳傾城這時捂著臉,一副「我不認識她」的樣子!

齊逸微微一笑,說:「第一次在福運樓見你的時候就知道了,我看見了你脖子上戴的玉墜,小時候見過!」「小時候見過?」「靜公主!」

「姑姑?哦!」靈雪這才反應過來,鳳傾城毒舌地說:「真是智商堪憂啊!」「去去去,別煩我!」靈雪看著齊逸,問,「你就這麼告訴我們你的身份,你就不怕是你理解錯了,或者我會去告訴皇帝哥哥?」

「不會,我相信你!」齊逸看著她說,「其實我當時有懷疑過,但當時左相是父親最信任最得力的副將,他的話我深信不疑,再加上母親死的時候手裡緊緊握著半塊玉佩,那塊玉佩我在先帝身上見過,所以就以為是先帝殺了母親,又逼的父親謀反!事後父親兵敗,我和二弟被左相收留,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培養勢力,又召集了父親的殘餘舊部,與朝廷作對!」

「我知道公主這次奉皇上之命來調查科舉案,所以就可以接近你,不過今晚的事是個意外,我只知道那個狗官是左相的人,卻從未接觸過,也沒想到他會參與科舉案,在我們被劫走的時候我才想著借他的手……除掉公主!」

「你太行了啊!你應該慶幸我前段時間重傷未愈,要不然就他們那些人……還有你也應該感謝我忍住沒發火!」靈雪笑著說,笑裡藏刀啊!

齊逸打開信件看了看,這是一封回信,看這內容,應該是左相向先帝告密之後,先帝給他的回信!

「滿口胡言,父親一生忠於皇室,效忠皇上,怎麼會私自在邊境集結重兵?」齊逸雖有怒氣,但還是忍著心中怒火看完了信。

在他看完之後,靈雪拿過去又看了一遍,看后便明白過來,一臉愁容地看著齊逸,問:「那你接下來要怎麼做?要不你跟我進宮吧,去見一下皇帝哥哥!」

齊逸聽后拒絕了,他說:「原本想著考過了文試三試,就能參加殿試,見到皇上,現在……呵呵呵……」

「那你也可以考完啊,你憑藉實力考過了,就可以見到皇帝哥哥了,把你們林家的事跟皇帝哥哥說明,皇帝哥哥一定會查清楚,說不定能看中你的才華,讓你入朝為官呢!」靈雪想到了一個方法,但這個方法還需要她的幫忙!

左相那邊還不知道今晚的事,就算知道了,齊逸幾句話也勉強能糊弄過去,就讓齊逸順利考完,靈雪可以憑藉這次科舉案引出十五年前的舊案,給君聖煜打打預防針,讓他有個準備,一舉把左相這隻老狐狸除掉!

「我們就這麼辦!」看來,靈雪是要幫到底了!「雪妹,左相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如果他察覺到了什麼,事先銷毀了那些證據,做好了十足的準備怎麼辦?」鳳傾城問道,這個問題很重要!

「他要是有動作,本公主直接拉著齊逸去見皇帝哥哥!」說著她把手搭在齊逸的肩上,說,「你放心,既然讓我遇上了,我一定幫你,幫林家翻案!」

齊逸聽后,起身朝靈雪拱手作揖,說:「如此,齊逸待齊家上下多謝公主殿下!」靈雪的手搭在他的手上,說:「舉手之勞,我一定幫!」

「時候不早了,我先回房間了!」「齊大哥慢走,不對,現在應該改口了,林大哥!」靈雪笑著說,齊逸聽到靈雪對他的稱呼,看著靈雪的笑容,頓時有些愣,但又隨即笑道:「我這樣對你們,公主還願意喚我一聲大哥?」

「既然交了朋友,那就是永遠的朋友,不在乎身份地位!」最後靈雪說,「回去休息吧,還有幾天的考試呢,到時候有你累的!」

封天妖尊 「告辭!」靈雪目送著齊逸下樓,看著他進了房間,她關上門之後,坐到鳳傾城的對面,剛才只說了幾句話的鳳傾城突然開口了!

「怎樣啊,他可信嗎?」

「你覺得呢?」靈雪反問,鳳傾城這叫一個生氣,但還是很平靜地說:「你不知道?那你剛才又搭人家肩膀,又摸人家手的,別告訴我你什麼也沒做,我可不信!」

「呦,不錯啊,這都被你看出來了!」靈雪笑著說,沒錯,剛才她確實動了靈力,探入了齊逸的神識,讀取了他的記憶,包括想法!

「那看到什麼了?」鳳傾城問!

靈雪便說出了她剛才看到的:「母親慘死,父親戰死沙場,林家上下被流放,所有的一切!他說的是真的,他確實有懷疑,也調查過,但因為得左相收留,對左相百分之百的信任,所以他根本沒有往左相身上查過,如今知道了真相……」

「還有,他是林臏的義子,他口中的二弟應該是林臏的親兒子林正,他之所以猶豫不跟我進宮面聖,是因為……林正在左相手裡,他想救他!」

「不過雪妹,我很奇怪,左相當年背叛林臏,害死了林臏,為何要留下林逸和林正!」鳳傾城問!

「我怎麼知道?不過我想准沒好事!」

「難不成他想篡權奪位當皇帝啊!」鳳傾城隨口的一句話,讓兩人皆是一怔,靈雪看著他說:「有這個可能啊!」

「但篡權奪位手裡沒人怎麼行?」

「笨哪,林逸有人啊!他利用林家被滅門這件事,勾起林逸對皇室的仇恨,這些年他都是在利用林逸,扣押林正不讓他們兄弟見面,任由林逸暗中發展勢力,實則是在給自己培養勢力,我想他是想利用林逸把皇帝哥哥殺了以後,在借著清楚叛黨的名義殺了林逸滅口,然後他就會……」

「這只是我們的猜想啊!」

「什麼呀?我敢保證,他就是這麼想的,這可是電視劇的一貫套路!」靈雪肯定的說!「電視劇!」「哎呀,反正你相信我就對了,我的感覺從來不會錯!」靈雪心虛的說,「保險起見,查查左相的底,派人盯著他,還有,見皇帝哥哥之前,我得找個幫手,明天再去見一下君明哥!」

兩人商量到很晚才睡……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畫面一轉,轉到了幾天以後,林逸和林正得到了左相的收留,林逸沒有什麼大事,修養了幾天就好了,而林正……卻成了一輩子躺在床上的廢人,不能說話,不能動,有的時候還神志不清!

林逸看了一眼房間里躺在床上的弟弟,想起了那天的畫面,心口一痛,站都站不住了,左相立刻扶他坐下!

「大公子,你不能激動,冷靜點!」

「報仇!」林逸異常的冷靜,但那狠戾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他一個十歲的孩子該有的!

「報仇?」左相說,「可是,以我們目前的情況……再說將軍生前一直忠心耿耿,效忠皇室,如果你……」

「那樣一個冷血殘暴的昏君有什麼值得我們為他效忠,這樣的雲國,這樣的朝廷,這就是我爹誓死都要效忠的嗎?」林逸說著起身看著左相,「我們林家世代效忠皇室,報效朝廷,我爹戎馬半生,最後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我娘有什麼錯,我林氏族人又有何錯?」

「那……大公子,卑職幫你!」左相義憤填膺地說,「公子說得沒錯,這樣的皇帝,這樣的朝廷根本不值得我們效忠!」

「趙副將,多謝您救了我們兄弟倆,那您接下來……」

「公子既然準備復仇,那朝堂上不能沒有人,卑職改名換姓入朝為官,小公子留在卑職身邊您儘管放心,卑職一定盡心照顧小公子……」

接下來的時間,林逸召集了林家的一些舊部,暗中發展勢力,與朝廷作對,形成了今日的局面!

靈雪和君明從記憶中睜開了眼,她鬆開了手,看著此刻異常震驚的君明,知道這件事他一定會幫!「哥,我想當年沒有人相信林臏會謀反,左相暗中挑撥離間,致使林臏謀反,林家被血洗,又誤導林逸同皇室作對多年,造成今日局面的罪魁禍首是左相,他在朝中籠絡人心,朝中大半臣子都是他的手下,此人不除,雲國的江山就要易主了!」

「你說林逸會參加科考是嗎?那就讓他考,在這幾天之內,一定要確保他的安全,我會進宮稟告皇上,一切等科考結束再和他慢慢算賬,不過在這之前,有些人是該給辦了!」

一天之內,昨晚所有在西郊別院官員的家中,都經過了禁軍的「拜訪」,該收押的收押,該治罪的治罪,皇上已經出手了,本想召回靈雪,但無奈她堅持要參加科考,也就沒攔著她了,而所有人都給辦了,唯獨沒有遷出左相這隻老狐狸,君聖煜派人盯著他,靈雪也派了人,今日回到福運樓,林逸一臉愁容,但他告訴她,左相沒有起疑心!

御書房內,君聖煜看著靈雪送來的信件,眉頭緊皺,放下后怒意橫生!

「設計陷害朝廷忠臣,暗中挑起事端,朕還真是小看他了!」他看了一眼下面坐著的君明,說,「君明,這件事林逸是何反應?」「回皇上,據公主了解,林正還在左相手裡,所以林逸還有猶豫,但已經答應與我們聯手,在還沒有確定林正是否安全之前,林逸不能和左相撕破臉!」

君聖煜看著龍案上的信件,想了一會兒,說:「君明,轉告林逸,這次科考他若拿下榜首,朕不僅對過往既往不咎,為林家翻案,還會讓他入朝為官,並且恢復林家昔日的榮耀!」「微臣遵旨!」君明說完看著君聖煜,笑著說,「那臣弟就先代林逸謝過皇兄了!」君聖煜聽著他那一聲「皇兄」,還真有些不可思議!

「你這一聲皇兄,叫的可真是不容易啊!」「那是對你客氣,不就比我早了半個時辰嗎?」兄弟互掐,好久沒有看到了,君明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君聖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不禁失聲笑出來!

「讓他叫一聲皇兄,太難為他了,哎!」鄧斌在一旁都笑出了聲!「明王殿下的脾氣皇上是知曉的!」

「希望小妹能平息這次的事情!」君聖煜突然想讓靈雪回宮了,她離宮才兩天不到,宮裡一下失去了色彩……

所有人都當沒有發生過一樣,依然準備考試,貢院很快就貼出了通過一試的人員名單,齊逸第一名,靈雪居於第二,讓靈雪奇怪的是,鳳傾城那個交白卷的人都榜上有名,雖然排名最後,但也通過了!

回到客棧,三人在樓上廂房擺酒慶祝!

「恭喜林……齊大哥,拿下榜首!」林大哥沒出口靈雪立刻改口,「現在是非常時刻,還是小心些好!」「也恭喜千羽榜上有名!」兩人共同舉杯,鳳傾城倒是不開心!

「七哥,怎麼了,榜上有名不開心啊!」靈雪說著疑惑的打量著他,「我就納了悶了,我明明看著你交白卷,怎麼可能上得了榜!會不會是你在試卷上動了手腳,讓我誤以為你交白卷?」「我真的交的是白卷,沒動手腳!」

靈雪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才確定他沒撒謊,交的真是白卷!「還真是白卷!我就說嗎,像你這樣成天遊手好閒,沉迷酒色的好色王……王爺,怎麼可能會認真坐那答卷!」小聲說著「王爺」二字,可是這話鳳傾城聽了就不樂意了,「考場上明明在睡覺嘛!」「怎麼說話的,好歹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你這樣說我好沒面子,你——激發了我的鬥志了,你看著接下來的二試三試,我非得拿個榜首給你看!」鳳傾城不服氣的說,喝了好幾杯悶酒!

靈雪說:「皇帝哥哥讓你跟我來是查案的,還真想著考狀元了,我就圖新鮮,就算我們倆榜上有名,最後皇帝哥哥還是會劃掉的,再說了,你一個鳳國王爺,還想著做我雲國的官!」

「傷心了,雪妹,你學壞了,你以前可不這麼說話,心碎了,碎成渣渣了!」「哈哈哈……」

兩人均大笑,過後林逸問:「剛才聽公主說,千絕兄是鳳國的王爺,不知是哪位王爺?」

「林大哥,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靈雪認真的說,「我叫君靈雪,是雲國的公主,封號宣和!」「本王鳳國七王爺鳳傾城,是這次出使雲國的使節之一!」「鳳傾城?嘶……和傳聞中不太一樣!」靈雪聽了林逸的話,也看著鳳傾城,確實和第一次見他有些不同了,說不清總之是向好的地方發展了!

三人正在暢飲,鳳傾城發大話說一定拿下榜首,卻沒想到驚喜總是很突然!

「千羽公子,貢院派人過來了,說是來找千絕公子的!」陸戰的聲音,靈雪打開門,看著確實是貢院的人!

「千絕公子,我們是來通知您一聲,由於貢院的失誤,把您的名字寫在了榜上,幸好及時發現,因為您交的是白卷,所以要將您在榜上除名!話已帶到,告辭!」貢院的人一走,靈雪就笑出了聲!

「哈哈哈哈……我就說怎麼可能呢,原來是人家看錯了,哎,我還真是高估你了七哥!」

「啊……我好不容易激發的鬥志啊……」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君明坐下后,便問:「說吧,有何天大的事,這麼著急來見我?」

「我昨天被綁架了,和科舉案有關的!」靈雪平淡的一句話,讓君明驚嚇不已,接下來就開始了……

「受傷了沒有,我看看?誰這麼大膽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當街把人綁走!小妹,你就不該出宮,宮裡多安全,你看看這你這一出宮就被綁架,要是出了事我怎麼跟皇上交代,怎麼跟太后交代……」

「君明哥你你……冷靜點啊!」

「我很冷靜!不行,你不能在外面待著了,立刻回宮,接下來的事交給我了,我親自送你!」說著就拉著靈雪往外走,任憑靈雪說什麼都不管用,無奈靈雪點了他的穴,讓他動彈不得!

「小妹,做什麼,快給我解開!」君明有些生氣的說,靈雪直接把昨天從別院拿出來的私印放到他面前,君明一看,便知曉是誰!

「左相這個老匹夫竟然真的敢這麼做,我看他怎麼跟皇上交代!」君明憤恨的說,靈雪看著他的樣子,提醒道:「君明哥,我今天來不只是跟你說科舉案,還有一件案子,你做好心理準備啊!」

「你先給我解開!」君明說,靈雪只好給他解開,她討好的扶著他坐下,說:「哥你別生氣,我先跟你提個醒,無論等會兒你看到了什麼,都先不要聲張!」

「好好!」

說著靈雪就拿出了那封信件,擺到他面前,君明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先帝的字跡!

「這是皇叔的字跡!」君明仔細看完了這封信,震驚地看著靈雪,「這是十五年前林家的……」「嗯!」靈雪說,「哥,我想替林家翻案!」

「翻案?你還沒有查清楚就想著翻案,就憑這封信?皇上可能相信?」

「哥以為我只有這封信嗎?我已經派人去查了,情況屬實,而且林逸這個時候應該在左相府……」

君明一聽林逸這個名字,蹭的站起來拉著靈雪左看右看:「你見到林逸了,他沒把你怎樣吧,受傷了沒……」

「沒事沒事,要是有事的話,我就不會站在這兒了!」靈雪笑著說,安了君明的心,君明這才放心的坐下,問:「那他怎麼說?」

「他心裡不是沒有懷疑過,但左相畢竟曾是林臏身邊的親信,所以……」靈雪思考了一會兒,說,「而且,左相他借治療林正的名義,一直不讓他們兄弟見面,一個月就見一次,我懷疑他利用林正威脅林逸!林逸之所以不跟我直接去見皇帝哥哥,就是因為林正在左相手上!」

「你就不怕這是林逸和左相的圈套,你剛才說林逸現在在左相府!」君明心有懷疑,林逸畢竟和朝廷作對多年,讓他很難相信,在所有事情調查清楚之前,他不能冒這個險!

「哥,我讓人跟著他的,而且你妹妹的武功高強,昨天晚上我在接觸林逸的時候,看了他腦海里的記憶,唉,那叫一個慘啊!」靈雪回想了一下昨晚在林逸腦海里的記憶,慘不忍睹,任何一個人,親眼看著自己的父母死在面前,親眼看著弟弟慘遭毒手,又親眼看著昔日生活的地方成為煉獄,誰心裡能接受?

「哥,我想你有必要看看!」靈雪說著就拉著君明的手,帶著他看了她看到的!

「父親……」林臏被人斬於馬下,一代大將最終落了個屍骨無存的地步!

「哥,還有林府!」靈雪說完帶著君明一個轉身便到了林府,而此時的林府,已經血流成河……

「皇上有令,林家乃謀逆亂黨,全部拿下,所有反抗者,就地處決!」可林臏怎會謀逆?所有人都不相信,質問著領軍將領,但……

「殺……」

「啊……」「我們林家世代效忠皇室,怎可能謀逆?」「救命……」

林府內,一夜之間被血洗,只留下了一些殘弱婦孺,他們都是僥倖躲過,不過第二天就被發配邊疆了,生死不知!

「母親,不……」靈雪他們聽見了後院傳來林逸的聲音,他們去便去了那兒,此時的林逸剛從戰場上回來,全身狼狽是血,他的懷裡抱著他的母親,已經快要不行了!

「大公子,快走,他們快殺過來了!」靈雪看清楚了,這個突然衝出來的人,是年輕時的左相,不過他這衝出來的方向有些不對啊!

「哥,你剛才看到左相是從哪出來的嗎?」靈雪疑惑地看著他問,君明眉頭緊皺,也是發現了可疑之處!「內室,他是從內室繞回來……等等……」君明突然大喊,因為他看到了林逸的母親好像想說什麼,但突然就咽氣了!

「左相剛才……他剛才……」君明震驚地看著左相嘴角那抹笑容,如果林逸沒有背對左相,應該能看見的!「哥,你也看見了,林夫人她根本……」靈雪突然看見了什麼,「那塊玉佩……原來是他扔下的……」

正說著,左相裝模作樣地在林逸面前撿起了他剛才丟到角落裡的玉佩,拿給林逸看!

「這是皇上的玉佩!」林逸緊握著玉佩,這時一處死人堆里好像有人動了,還有人活著!林逸急忙安放好母親,踉蹌著跑到那裡,拚命扒開,才發現年僅七歲的林正!

「二弟,二弟你怎麼樣?」林逸擔心又緊張地看著他,但是他發現林正只是哭,搖頭,他嘴角流著血,還不止兩個手腕上以及腳腕上都是血流不止!

君明看到這樣的林正,更是震驚!「他他怎麼會……」「不能說話,手筋腳筋都被人挑斷了!」靈雪很平靜地說出來,君明有些不敢相信:「小妹,不會是皇叔,我了解他,他一向寬厚仁慈,不會這麼殘忍血腥!」「我知道!」靈雪說完一雙眼睛直盯著站在一旁偽裝的左相,君明也順著她的視線!

「大公子,快帶小公子離開,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說著不顧還在悲傷中的林逸,拉住林正的手臂,但林正看到左相明顯有一絲恐懼,還不停地反抗著,但左相不知做了什麼,林正立刻安靜下來,他背上林正,拉著林逸逃出了煉獄般的林府……

一夜之間,這世代出忠臣良將的林府,一場大火,化為灰燼……

「哥,這些是林逸的記憶,我們身為局外人,是能看見他腦海里忽略的細節!」靈雪說,君明看著血流成河,大火叢生的林府,心被觸動了!

「再去看看吧!」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畫面一轉,轉到了幾天以後,林逸和林正得到了左相的收留,林逸沒有什麼大事,修養了幾天就好了,而林正……卻成了一輩子躺在床上的廢人,不能說話,不能動,有的時候還神志不清!

林逸看了一眼房間里躺在床上的弟弟,想起了那天的畫面,心口一痛,站都站不住了,左相立刻扶他坐下!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大公子,你不能激動,冷靜點!」

「報仇!」林逸異常的冷靜,但那狠戾的眼神根本就不是他一個十歲的孩子該有的!

「報仇?」左相說,「可是,以我們目前的情況……再說將軍生前一直忠心耿耿,效忠皇室,如果你……」

「那樣一個冷血殘暴的昏君有什麼值得我們為他效忠,這樣的雲國,這樣的朝廷,這就是我爹誓死都要效忠的嗎?」林逸說著起身看著左相,「我們林家世代效忠皇室,報效朝廷,我爹戎馬半生,最後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我娘有什麼錯,我林氏族人又有何錯?」

「那……大公子,卑職幫你!」左相義憤填膺地說,「公子說得沒錯,這樣的皇帝,這樣的朝廷根本不值得我們效忠!」

「趙副將,多謝您救了我們兄弟倆,那您接下來……」

「公子既然準備復仇,那朝堂上不能沒有人,卑職改名換姓入朝為官,小公子留在卑職身邊您儘管放心,卑職一定盡心照顧小公子……」

接下來的時間,林逸召集了林家的一些舊部,暗中發展勢力,與朝廷作對,形成了今日的局面!

靈雪和君明從記憶中睜開了眼,她鬆開了手,看著此刻異常震驚的君明,知道這件事他一定會幫!「哥,我想當年沒有人相信林臏會謀反,左相暗中挑撥離間,致使林臏謀反,林家被血洗,又誤導林逸同皇室作對多年,造成今日局面的罪魁禍首是左相,他在朝中籠絡人心,朝中大半臣子都是他的手下,此人不除,雲國的江山就要易主了!」

「你說林逸會參加科考是嗎?那就讓他考,在這幾天之內,一定要確保他的安全,我會進宮稟告皇上,一切等科考結束再和他慢慢算賬,不過在這之前,有些人是該給辦了!」

一天之內,昨晚所有在西郊別院官員的家中,都經過了禁軍的「拜訪」,該收押的收押,該治罪的治罪,皇上已經出手了,本想召回靈雪,但無奈她堅持要參加科考,也就沒攔著她了,而所有人都給辦了,唯獨沒有遷出左相這隻老狐狸,君聖煜派人盯著他,靈雪也派了人,今日回到福運樓,林逸一臉愁容,但他告訴她,左相沒有起疑心!

御書房內,君聖煜看著靈雪送來的信件,眉頭緊皺,放下后怒意橫生!

「設計陷害朝廷忠臣,暗中挑起事端,朕還真是小看他了!」他看了一眼下面坐著的君明,說,「君明,這件事林逸是何反應?」「回皇上,據公主了解,林正還在左相手裡,所以林逸還有猶豫,但已經答應與我們聯手,在還沒有確定林正是否安全之前,林逸不能和左相撕破臉!」

君聖煜看著龍案上的信件,想了一會兒,說:「君明,轉告林逸,這次科考他若拿下榜首,朕不僅對過往既往不咎,為林家翻案,還會讓他入朝為官,並且恢復林家昔日的榮耀!」「微臣遵旨!」君明說完看著君聖煜,笑著說,「那臣弟就先代林逸謝過皇兄了!」君聖煜聽著他那一聲「皇兄」,還真有些不可思議!

「你這一聲皇兄,叫的可真是不容易啊!」「那是對你客氣,不就比我早了半個時辰嗎?」兄弟互掐,好久沒有看到了,君明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君聖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不禁失聲笑出來!

「讓他叫一聲皇兄,太難為他了,哎!」鄧斌在一旁都笑出了聲!「明王殿下的脾氣皇上是知曉的!」

「希望小妹能平息這次的事情!」君聖煜突然想讓靈雪回宮了,她離宮才兩天不到,宮裡一下失去了色彩……

所有人都當沒有發生過一樣,依然準備考試,貢院很快就貼出了通過一試的人員名單,齊逸第一名,靈雪居於第二,讓靈雪奇怪的是,鳳傾城那個交白卷的人都榜上有名,雖然排名最後,但也通過了!

回到客棧,三人在樓上廂房擺酒慶祝!

「恭喜林……齊大哥,拿下榜首!」林大哥沒出口靈雪立刻改口,「現在是非常時刻,還是小心些好!」「也恭喜千羽榜上有名!」兩人共同舉杯,鳳傾城倒是不開心!

「七哥,怎麼了,榜上有名不開心啊!」靈雪說著疑惑的打量著他,「我就納了悶了,我明明看著你交白卷,怎麼可能上得了榜!會不會是你在試卷上動了手腳,讓我誤以為你交白卷?」「我真的交的是白卷,沒動手腳!」

靈雪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才確定他沒撒謊,交的真是白卷!「還真是白卷!我就說嗎,像你這樣成天遊手好閒,沉迷酒色的好色王……王爺,怎麼可能會認真坐那答卷!」小聲說著「王爺」二字,可是這話鳳傾城聽了就不樂意了,「考場上明明在睡覺嘛!」「怎麼說話的,好歹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你這樣說我好沒面子,你——激發了我的鬥志了,你看著接下來的二試三試,我非得拿個榜首給你看!」鳳傾城不服氣的說,喝了好幾杯悶酒!

靈雪說:「皇帝哥哥讓你跟我來是查案的,還真想著考狀元了,我就圖新鮮,就算我們倆榜上有名,最後皇帝哥哥還是會劃掉的,再說了,你一個鳳國王爺,還想著做我雲國的官!」

「傷心了,雪妹,你學壞了,你以前可不這麼說話,心碎了,碎成渣渣了!」「哈哈哈……」

兩人均大笑,過後林逸問:「剛才聽公主說,千絕兄是鳳國的王爺,不知是哪位王爺?」

「林大哥,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靈雪認真的說,「我叫君靈雪,是雲國的公主,封號宣和!」「本王鳳國七王爺鳳傾城,是這次出使雲國的使節之一!」「鳳傾城?嘶……和傳聞中不太一樣!」靈雪聽了林逸的話,也看著鳳傾城,確實和第一次見他有些不同了,說不清總之是向好的地方發展了!

三人正在暢飲,鳳傾城發大話說一定拿下榜首,卻沒想到驚喜總是很突然!

「千羽公子,貢院派人過來了,說是來找千絕公子的!」陸戰的聲音,靈雪打開門,看著確實是貢院的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