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嗯。」

2020-11-02By 0 Comments

慕洛琛點頭。

等妝容差不多弄好了,慕洛琛臉上的中國人的特徵已經沒了,看起來像是一個大鬍子的地道敘利亞人。

他沒再耽擱時間,帶著人朝著蘭卡市走去。

而莎草在他走之後不久,對手底下的人,說:「通知蘇鐵,慕洛琛在蘭卡市,讓他盡量派人過來。」

「是。」

手底下的人快速的開車離開。

莎草站在原地蹙緊了眉頭。

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的蘭卡市之行,給她的感覺很不好。

但願,只是自己想多了。

……

晚上九點多,阿茶醒了過來,阿伊拉把手裡的毛巾放在桌子上,走到阿茶跟前,問:「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那個是你媽媽嗎?」

阿茶戒備的盯著眼前的女人,不說一句話。

阿伊拉笑著說:「別怕,我不是壞人,是我救了你們。」 第1590章番外:重回蘭卡市

「我叫阿伊拉,蘇鐵將軍名下的一名女子小隊長,你叫什麼名字?」

「……阿茶。」

「那她呢?」阿伊拉指了指葉簡汐。

阿茶抿住了唇角,不肯說話。

阿伊拉摸了摸她的腦袋說,「算了,你不肯說,那我就不勉強你了。不過,你能告訴我,你們從哪兒來的?還有什麼親人嗎?」

阿茶聽到親人二字,眼圈泛著淚光。

阿伊拉還想繼續套話,可沒想到阿茶忽然哭著從床上跳下去,往外跑。

阿伊拉連忙拉住了她,問:「你去哪兒?」

「我要回蘭卡市,我奶奶在那邊。」阿茶拚命地掙扎,但她小胳膊小腿的,又生著病,哪裡是常年訓練的阿伊拉的對手?

「你一個孩子,怎麼去蘭卡市?走到半路上,就被人給截住了。」阿伊拉直接把阿茶抱起來,和她對視著說,「聽話,乖乖的養病。等過幾天,你病好一些了,我就帶你去蘭卡市,找你奶奶,好不好?」

「你真的會帶我去嗎?不是騙我的嗎?」阿茶不敢相信。

「真主可不會允許我,欺騙一個小孩子。」阿伊拉笑著說。

阿茶這才肯相信。

阿伊拉把她抱回了床上,又端來了一些東西,說:「你吃點東西吧,別餓壞了。」

「嗯。」

阿茶點頭。

拿起盤子里的饢,開始慢慢的吃。

小孩子吃的東西少,沒多會兒,阿茶就飽了。因為能回去找奶奶了,她對葉簡汐的敵意,稍微消減了一些,吞吞吐吐的問道:「阿伊拉,她會死嗎?」

阿伊拉愣了幾秒,才明白她說的是葉簡汐,搖了搖頭說:「我沒辦法確定,她會不會死。」

葉簡汐發燒還在其次,傷口感染才是最致命的,好多戰場上的士兵,得不到有效的治療,也會死在這上面。

阿茶瞪圓了眼睛,許久沒說話。

阿伊拉摸了摸她的腦袋,說:「別太難過了。」

生老病死,對她們這些在戰火紛飛中的人,早已是家常便飯。是以,阿伊拉對葉簡汐可能死去的悲憫,也不過是那麼微弱的一點點罷了。

阿茶聞言,沒有多說話。

……

「叩叩。」

敲門聲響起,阿伊拉放開了阿茶,起身走到門口。打開門,看到是手底下的朵夫,問:「什麼事?」

朵夫面帶急色道:「桑巴忽然帶人,包圍了蘭卡市。莎草和慕先生,被困在了城裡。蘇將軍著召集有人,準備攻蘭卡城。」

「這麼急?」

「嗯,你趕快準備,咱們得離開風漠城。」

「好。」

朵夫通知了阿伊拉,轉身匆匆的離開。

阿伊拉回到房間,看著病著的一大一小,不由得有些犯難。自己走了,肯定沒人能照顧她們,這兩人一個昏迷不醒,一個小的病歪歪的,留在城裡,和等死差不多了。把他們帶上,或許能找隊里的軍醫,給大的看看病,至於小的……她之前說,奶奶在蘭卡市。到了那邊,應該能想辦法聯繫上吧?

可是……

帶上她們,被蘇鐵將軍看到了,肯定要訓斥她了。

阿伊拉想了一會兒,轉身跑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再回來時,她拉著一個胖胖的女人,指著葉簡汐和阿茶說:「這兩個就拜託你了。等到了蘭卡市那邊,我就不麻煩你了。」

胖胖的女人說,「阿伊拉,你怎麼總往城裡撿人?萬一是姦細呢?」

「如果桑巴或者正規軍,派來昏迷不醒的女人和年幼的孩子做姦細的話,那他們也不足為據了。」阿伊拉說著,走到阿茶跟前,說:「阿茶,你不是想去蘭卡市找你奶奶嗎?」

「嗯。」阿茶點頭。

阿伊拉神色認真的叮囑道,「那等會兒就跟著她走,還有,還好的照顧你的朋友。」

「我們這就去蘭卡市嗎?」阿茶問。

「對。」

「那我知道怎麼做了。」

「真乖。」阿伊拉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了,你趕緊走吧,蘇鐵將軍都要走了,你再不走,可就要挨罵了。」胖女人絮絮叨叨。

阿伊拉說,「不用催,我這就走了。」

轉眸又對阿茶,揮了揮手,溫柔的說:「蘭卡市見。」

「再見。」

……

阿伊拉走了后,胖女人走到阿茶跟前,說:「把東西收拾下,等下,咱們跟著後備隊走。」

她是廚娘,平日里給那些軍人煮飯,所以用不著那麼快趕過去。再加上,有拉廚具和蔬菜、糧食的車輛,把葉簡汐和阿茶隨便塞進去就行了。

阿茶有些害怕她,悶悶的點了點頭。

胖女人也沒理會她,轉身走出了房間。

十多分鐘后——

她重新回到房間,把葉簡汐直接從床榻上抱下來,吩咐阿茶道:「帶著東西,跟著我走。」

阿茶乖乖的跟著她。

到了外面,有一輛軍用的敞篷卡車等著她們,卡車裡堆滿了糧食,只剩下一條小縫隙,能容下人。

胖女人把葉簡汐放進去,又抱著阿茶走上去,指了指最裡面的位置,「你去裡面坐。」

阿茶小心翼翼的越過葉簡汐,坐到了裡面。

胖女人把車門關上,沖著前面吆喝:「好了,出發吧!」

車子搖搖晃晃的向前行駛,朝著蘭卡市而去。

……

抵達蘭卡市,已經天黑了,先行部隊已經紮好了營地,和不遠處的蘭卡市,遙遙的對望。

胖女人自從車子停下后,就不停的忙著做晚餐和收拾東西的事情,沒顧得上葉簡汐和阿茶。

阿伊拉也遲遲沒有過來。

阿茶守在葉簡汐旁邊好一會兒,聽到她嘴裡喊著什麼,側耳傾聽。

好半晌,才費力的明白,她說的是水。

阿茶抿了抿乾澀的唇瓣。

她也渴了。

而就在她猶豫,要不要去跟那個忙碌的胖阿姨討要一些水時,不經意的瞥到了阿伊拉走了過來。

阿茶立刻跑著,迎了上去。

阿伊拉被一道小身影撞到了腿,低下頭,看到是阿茶,笑著說:「等久了吧?不好意思呀,有太多事情忙了。」

阿茶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介意。

阿伊拉把她抱起來,看向身邊的人說:「這位是軍醫米達爾,幫你家人看病的。」

阿茶看著米達爾,沒有說話。

阿伊拉沒有勉強她,對米達爾說,「走吧。」 第1591章番外:驚險

阿伊拉帶著軍醫,走到葉簡汐跟前,說:「就是她,被狼的爪子抓了。」

軍醫把葉簡汐胸前的繃帶解開,看了看傷口,又檢查了下她的體溫說:「傷口有些感染了,得打針。」

說著,她放下醫藥箱,拿出針筒,開始準備注射的藥水。

阿伊拉走到葉簡汐跟前,把她的胳膊上的衣袖挽起來,幫米達爾醫生的忙。

葯注射進去,葉簡汐眉頭微微皺了下,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

阿伊拉很溫柔的安撫她。

片刻后——

米達拉把針頭拔出來,說:「需要連著注射兩天,如果兩天後還是沒起效,那我就無能無力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米達爾。」阿伊拉感激的說。

「不客氣,還有別的事情嗎?」

「沒了。」

「那我先走了。」

米達爾背著醫藥箱離開。

阿伊拉扶著葉簡汐站起來,對阿茶說:「我帶你們去我的帳篷。」

阿茶點了點頭,跟在了她身後。

把葉簡汐和阿茶安置在了自己的住處,阿伊拉又去跟廚房要了一些吃的,給她們吃。由於葉簡汐昏迷,無法自己吞咽食物,阿伊拉便把饢掰碎了,一點點的放到她嘴裡,就著水喂下去。

做完了這些,阿伊拉望著阿茶,說:「小阿茶,你之前住在蘭卡市嗎?對立面的守衛了解嗎?能不能告訴我,裡面的情況?」

因為桑巴突然到來,他們和城裡的人,完全失去的聯繫。所以,根本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兩軍交戰在即,總不能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和他們開戰。阿伊拉想起來,阿茶不久之前在蘭卡市,或許她了解裡面的情況,哪怕只是說個大概,也總好過一無所知。

阿伊拉期待的望著阿茶。

阿茶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阿伊拉眼裡閃過失望。

「我都是和奶奶一起呆在家裡,都是姐……她跑出去的。」阿茶指著葉簡汐說。

阿伊拉聞言,無奈摸了摸阿茶的腦袋,她當然知道,身為大人的葉簡汐,比阿茶知道的多,但葉簡汐昏迷不醒,怎麼給他們提供線索呢?可眼下,只能期盼葉簡汐趕緊醒來了。

但願她早點醒來。

否則,再拖下去,他們只能硬拼硬了。

……

蘭卡城內。

莎草面帶急色的進入了農家小院,有人把水缸挪開,通往地下的石階,呈現在眼前。身手利落的走進去,莎草看到慕洛琛和等候的眼線,摘下臉上的黑紗說:「外面的守衛,比之前多了十倍,大街上的行人都會被排查,我看短時間內我們怕是出不去了。我們得留在這裡,等著蘇鐵來救我們。」

幾天之前,他們得到消息,說是葉簡汐在蘭卡市被捕,落入了言邑的手裡。

她和慕洛琛作為先行部隊,馬不停蹄的趕到了蘭卡市,想營救葉簡汐。

但,他們被人背叛了,安插在蘭卡市的眼線,出了叛徒,把他們來蘭卡市的消息,告訴了桑巴,導致他們剛入城,便被困在了城裡。

這幾天桑巴的人,到處在找他們。

他們無法出去,只能躲藏著這一片小小的地下室,等待蘇鐵的救援。

可莎草估摸著,最多能撐三天的時間。若是三天後,還沒有轉機,他們很快會被桑巴的人搜出來。

慕洛琛的安全,她到不擔心。她擔心的是,他們這些背叛桑巴的人,以他的脾氣,肯定會一個活口都不留。

莎草沒把自己的擔心表現出來,走到鏡子前,開始卸妝。

「有沒有簡汐的消息?」慕洛琛在眾人散開后,踱步到莎草背後問。

莎草搖了搖頭,「暫時沒有。」

慕洛琛繃緊了下頜,說:「打探了這麼久,都沒什麼消息,我估摸著簡汐沒在城裡。」否則,桑巴和言邑何必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而不是直接用簡汐來威脅他?

確定了這個,慕洛琛反倒沒那麼擔心了。

現在言邑已經瘋了,如果簡汐落在他手裡,肯定會受不少苦頭。或許流落在外,反倒安全一些。

只是,不知道這蘭卡之圍,什麼時候能解除。

看出慕洛琛臉上的憂色,莎草說:「慕先生,我之前已經通知了蘇鐵,我們有難,想必他很快回來救我們,你不用那麼擔心。」

「嗯。」

慕洛琛點了點頭,不再言語。

莎草收回目光,準備繼續卸妝時,頭頂上方,忽然傳來嘈雜的聲音,她屏住了呼吸,聽了幾句,立刻命令眾人:「都別說話,也別弄出動靜。」

所有人剎那安靜了下來。

院子里——

言邑帶著人,四處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蹤跡,眉頭不由得擰了起來,「你確定,那個女人是走到這座院子里嗎?」

站在他身側的一個中年士兵,戰戰兢兢的回答:「好像……是……」

「好像?」言邑冷笑了聲,把槍抵在了他的腦袋上,「你一句好像,浪費了我多少精力和人力!現在立刻給我想,到底去了哪兒?」

士兵腦子裡一片空白,幾乎哭喊著說:「言、言先生,饒命!我真的記不清了!」

「吵死了。」

言邑不耐煩的沉喝。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