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嘭!」撲向木牆的五河發出了清脆的響聲,整塊木牆在大家獃滯的目光下開始旋轉。為了躲避木牆的攻擊,宋傑和其他兩人趕緊跑到了溫泉的邊上。

2020-11-02By 0 Comments

察覺到木牆移動的莉莉絲自然也趕緊遠離這裡,躲開了木牆的橫掃範圍,還提醒正在嬉鬧的少女們注意即將到來的危險。

「這群可惡的男生,姐妹們,快準備攻擊,等一下一定會有男生趴在牆上!」鳳條院聖華看著木牆的旋轉,趕緊提醒大家。

在鳳條院聖華的提醒下,少女們紛紛利用周圍的環境將自己身體隱蔽起來,還收集起了周圍一切可用的東西,準備用於攻擊等下轉過來的男生。

當趴在木牆上的五河轉過來之後,所有的女生便一邊尖叫一邊將自己手中收集到的瓶瓶罐罐一股腦的砸向了背對著自己的五河。

「女生們真的是太兇殘了。」五河的慘叫聲讓站在男溫泉邊上的宋傑三人不寒而慄。

隨著女生們的攻擊,木牆開始繼續旋轉,看著緩緩轉動的木牆,鳳條院聖華心生一計,捂住關鍵部位衝出了自己的掩體,拿起自己的那個木盆砸向了鼻青臉腫的五河。

「啊!」這一下遠比之前的那些瓶瓶罐罐要疼的多。

鳳條院聖華看著自己的計劃成功了,趕緊通知其他人「姐妹們,用盆給他一個教訓,這樣不僅能讓他吃點兒苦頭,還能夠讓這個木牆快點轉回去。」

在鳳條院聖華的提醒下,少女們便紛紛拿起了自己的盆砸向了五河,沒過一會兒,鼻青臉腫的五河就再次隨著木牆轉回到了男溫泉這邊。 「噗通!」在宋傑三人的目光下,鼻青臉腫的五河從木牆上掉進了溫泉中。宋傑三人趕緊將掉進溫泉中的五河抬到了地上「五河,你沒事吧?」

「看來我就到此為止了,繼承先輩的重擔就交給你們了。」無比凄慘的五河看著宋傑三人……

「果然把劍帶進來了選擇是正確的。」西爾維婭將自己的劍放回劍鞘「一旅行就這麼興奮,這群男生真是的。」西爾維婭皺著眉頭看著隔開了男女溫泉的木牆。

「其實都是荷爾蒙在作怪。」莉莉絲一臉好奇的站在了木牆邊「我倒是很疑惑,為什麼這堵木牆是活動的。」

「這是店家為了方便打掃才設計的,畢竟真樣就省的為了打掃另一個溫泉再走一遍長長的走廊了。」藤倉優回答了莉莉絲的疑問「有馬集團的下屬溫泉旅館也是這樣的。」

「這不是給了男生他們偷看的機會嘛!」將佩劍放到一邊的西爾維婭看向了藤倉優。

「不會的,因為這堵木牆一般在邊上都是有鎖定裝置的,剛才我看了一下,這堵木牆的鎖定裝置是沒有鎖上的,可能是因為我們到來而匆忙打掃的原因。」

「真的,這邊上的鎖定裝置沒有鎖上。」站在木牆邊緣的莉莉絲經過一番尋找后找到了木牆邊的鎖定裝置「那我們就把鎖定裝置鎖上吧,以免那群男生再起什麼壞心眼。」

「那我就把這邊的也鎖上吧。」來到木牆另一邊的夏洛特也看到了鎖定裝置。說著就將自己這邊的鎖定裝置鎖好。

「好了,這下他們就不能偷看了。」莉莉絲也將自己這邊的鎖定裝置鎖好。在將整堵木牆鎖定后,少女們又開始在溫泉中嬉鬧起來。

坐在一邊看著眾人嬉鬧的莉莉絲看著越發濃郁起來的霧氣「你們不覺得周圍的霧氣開始變濃了嗎?」

「有嗎?」正和西爾維婭嬉鬧的夏洛特轉頭看向了莉莉絲「我覺得一直都是這樣的啊。」

停止嬉鬧的西爾維婭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莉莉絲姐沒有說錯,霧氣的確是開始變濃了。這是要變天了嗎?」

「不會的,今天應該一整天都是晴天的,會不會是天氣變涼了。」坐在木凳上往自己身上塗抹泡沫的藤倉優搖頭「就是因為今天一整天都是晴天,我們才選擇了今天作為作為舉辦派對的。」

「是這樣嗎,不過山裡的天氣說變就變,還是小心點兒的好。」在夕陽下遠眺山景的鳳條院聖華提醒大家。

「沒事的,反正走廊也是有頂棚的,既然好不容易有一次大家在一起玩的機會,那我們就痛痛快快的玩吧。」站在溫泉中的夏洛特彷彿永遠用不光精力一樣,又開始四處引戰,在夏洛特的帶動下,女溫泉中再次出現了女生們的笑鬧聲……

將五河安頓好的三個男生,便開始進行第二套方案-迂迴作戰。

「既然第一種方法不行,那我們就只能迂迴作戰了。前面的地方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成功。」穿著藍色浴衣的宋傑看著同樣穿著藍色浴衣的根津晴彥和胖胖的藤田。

「為了避免被她們察覺,接下來我們就匍匐前進接近女溫泉。」

「是,隊長!」

於是三人便開始一邊嘀咕著「繼承先輩的精神。」一邊向遠處的女浴池匍匐前進。

「為什麼忽然感覺霧氣變濃了了呢?」隨著越來越靠近女溫泉,宋傑發現周圍的霧氣變得越來越濃了。沒有聽到兩人回答的宋傑,轉過身來,發現原本跟在自己的身後的兩人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嗯!?人呢?」宋傑頓時驚訝的喊出聲來,在經過一番尋找之後,宋傑終於發現了地面上的奇怪之處,整條甬道似乎布滿為了防止偷窺而設計的陷阱,原本跟在自己身後的兩人就是在踩中了陷阱后消失的。

「嗯?」忽然感覺到自己踩在了什麼東西上的宋傑低頭看去,發現自己的左腳踩在了一個按鈕上。察覺到異常的宋傑趕緊飛快的離開了這個位置。

就在宋傑的剛剛撲出去,宋傑踩下按鈕的地方忽然升高了一塊。仔細觀察的宋傑發現,這個按鈕下面有一個巨型彈簧,幸虧自己躲得及時,不然就要被彈飛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好險,看來接下來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了,不然一定會釀成慘禍的。」在大霧中無法看清遠處東西的宋傑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只能一邊小心翼翼的躲避著地上多如牛毛的陷阱,一邊向前進發。

「終於要抵達了,今天的行動真的是驚險無比啊。」看著近在咫尺的溫泉,還能夠聽見隱隱約約傳來的女生們嬉笑打鬧的聲音,宋傑不由得激動起來。

就在這是,放鬆警惕的宋傑踩中了一個大彈簧陷阱,這一次宋傑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彈到了空中,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后,在女生們的驚呼和尖叫聲中,一頭栽進了女溫泉中。

「小傑!」一群少女在看清楚了飛入溫泉中的宋傑后,便在鳳條院聖華的帶領下開始像對付五河一樣對付宋傑,但是宋傑卻並不像是五河那樣好對付。

靈巧的閃避著女生們攻擊的同時大飽眼福的宋傑臉上露出了一本滿足的表情。

「小傑,你居然敢偷看!」看著宋傑臉上賤賤的表情,西爾維婭也不再顧忌自己的身體被宋傑看光,而是抽出了放在溫泉邊的佩劍開始向宋傑進攻。

手無寸鐵的宋傑很快便被西爾維婭制服了,西爾維婭看著被自己制服的宋傑「今天一定要給小傑你一個教訓,以免下一次再做出這樣的事情。」

少女們很快就都穿上了浴衣,穿好浴衣的西爾維婭看著宋傑,嘴角露出了一個壞笑,讓宋傑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西爾維,那個,咱們能不能商量一下處罰的方式啊?」

「不行,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深刻的教訓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聖華,你過來,我有話對你說。」西爾維婭隨後便在自己走到身邊的鳳條院聖華的耳邊小聲的嘀咕著什麼。

聽著西爾維婭的話,鳳條院聖華的眼中冒出了精芒「恩恩,這個好,而且小傑的臉型和面容也很合適呢。」隨後就一臉壞笑的將其他少女聚集在一起,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這個好,我們就這麼辦吧。」鳳條院聖華從西爾維婭哪裡得到的提議立即得到所有人的同意。

「你們到底打算幹什麼啊,就給我透個底吧。」看著穿著粉色浴衣湊到自己身邊的一群少女,宋傑的心中的不安感覺變得愈發的強烈起來。

一群女生很快就將宋傑拉進了女生的房間中,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著什麼。西爾維婭卻並沒有尋找東西,而是堵住了門口,緊緊的盯著宋傑,防止宋傑跑掉。

沒過一會,宋傑看著拿著幾件女生衣服走過來的少女們,心中立即明白了她們的想法「雖然我身上的浴衣濕了,但是我覺得就穿我身上這套就行了,不用換衣服。」

「那怎麼能行呢,來,小傑我先幫你化妝。」鳳條院聖華從自己的包包中取出了一堆瓶瓶罐罐「姐妹們抓住他,不要讓小傑掙扎。」

看著自己完全被牢牢的鎖定在座位上的宋傑放棄了繼續掙扎,閉上眼睛開始等待著災難的降臨。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宋傑在鳳條院聖華的「好了,大功告成。」話音下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怎麼樣,我的手藝不錯吧?」給宋傑畫完妝的鳳條院聖華看著自己身邊的少女們。

「聖華,你是怎麼做到的啊,這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嘛!」夏洛特湊到了鳳條院聖華的身邊「你教教我好不好。」

莉莉絲從頭到腳的審視著宋傑「沒想到這樣的小傑也很好看,就是缺了點東西。」

莉莉絲在將兩個毛巾團成一團塞進宋傑的浴衣中后,滿意的點頭「嗯,這樣就完美了。」

「那接下來就是給小傑換衣服了,這件事情就要拜託優了。」西爾維婭看向了藤倉優。

「也讓我來幫忙吧,有兩個人的話,小傑就很難逃跑了。」莉莉絲也跟著拿著衣服的藤倉優走進了房間。剩下的幾位少女則是堵在了門口,以防止宋傑逃出房間。

進入房間后,宋傑就小聲的問向藤倉優和莉莉絲「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不會真的準備讓我穿上女裝吧?」

「當然咯,畢竟這麼漂亮的樣子可不能浪費了。」莉莉絲將自己手中小鏡子放到了宋傑的面前。

「這是我?!」看著鏡子中的臉龐,宋傑發出了驚呼,鏡子中的那張臉,有著柳葉般的眉毛,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還有臉上的一切都證明著這張臉的主人是一個美女。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張臉出現在了宋傑的身上。

「當然是您咯~主人,本以為她們緊緊是為了惡搞,但是在看到現在的這張臉之後,我覺得這一切都值了,來吧主人,快換上衣服,我敢保證就是那三個男生也認不出來你。」

藤倉優和莉莉絲很快就將宋傑身上的浴袍脫下,開始幫助宋傑換衣服。宋傑身上的衣服在兩人的忙碌下很快就從藍色的浴衣變成了白色印有充滿少女心風格的襯衣和藍色的修身褲。

「嗯,完美。」莉莉絲從頭到腳的審視著宋傑身上的一切「就是因為是深秋的原因,這套衣服有些中性化了,我感覺如果下次穿上更女性化的衣服,再幫助主人把胸前墊起來就更好了。」

「莉莉絲,你還是放過我吧,我求求你了。」聽到莉莉絲的話后,宋傑趕緊湊到了莉莉絲的面前。

「要是主人的頭髮再長一點的話,就更完美了。」藤倉優再打量了宋傑一下后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好了,主人,我們趕緊出去吧。」說著就將宋傑拖出了房間。

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宋傑讓一群少女們紛紛發出了驚訝的呼喊聲「這個樣子的小傑看起來就是一個女生呢。」

夏洛特從口袋中取出了自己的手機「這一幕一定要拍下來。」

夏洛特的動作也提醒了其他少女,一群人紛紛取出手機開始拍攝面前的女裝宋傑……

————————————————–(分割線喵)——————————————————-

「你們都幾歲了,又不是初中生,居然還偷看。」鳳條院聖華憤怒看著自己面前跪坐一排的四個男生。

其他的少女們也是一臉憤怒的看著四個男生。

「說的對,當時就應該直接斬殺了他們。」西爾維婭掐著腰,充滿氣憤的目光在四人身上來回掃視。

「一堆腐臭。」

「一群裸豬。」

金子綾乃和竹園英里香也是如同西爾維婭一樣憤怒。

「如果主人您開口的話,我隨時都可以給您看的。」但當到了藤倉優這裡的時候,她說出的話卻讓其他的人大跌眼鏡。

「誒?!」少女們的目光立即落到了臉色緋紅,低頭對著自己手指的藤倉優身上。

三個跪坐的男生也一臉羨慕的看著宋傑。

「如果小傑願意和我結婚的話,我也是可以讓小傑你看的哦~」接下來發言的莉莉絲卻說出了一句更加勁爆的話。

「誒!?」這一次驚訝出聲的人卻只有不了解莉莉絲真實身份的三個男生、金子綾乃還有竹園英里香。

「開玩笑的啦,不要當真,他可是我的學生。」莉莉絲一臉微笑的又說出了一句讓驚訝的五人恢復平靜的話。

「如果真的那麼做了,就是真正的混浴了吧?」夏洛特問向鳳條院聖華。

「混浴什麼啊!」臉色泛紅的鳳條院聖華指著4個男生「男生都給我跪倒天亮!」 「咦!」跪坐在地板上的四人發出了自跪坐開始的第一聲。

「你們有什麼意見嗎?」咬牙切齒的鳳條院聖華抓住了宋傑的衣領,不斷的搖晃著。

本來想說什麼的宋傑看著一臉憤怒的鳳條院聖華,有些害怕鳳條院聖華將自己女裝的事情說出來,所以只能不斷的搖頭,表示自己沒有意見。

夏洛特看著一臉悲慘的四個男生「聖華,大家難得來這裡一次,這樣的話他們也太可憐了。」

「可是……」在夏洛特的勸說下心軟的鳳條院聖華鬆開了宋傑的衣領「既然夏露這麼說的話,那就跟我來吧。」早已調查好周圍一切的鳳條院聖華帶著大家來到了遊戲區。

鳳條院聖華走到一張乒乓球桌前,將球桌上的球拍遞給了西爾維婭「如果你能在這場遊戲中獲勝的話,我就以社交部部長鳳條院聖華之名,不在追究此事。」

接過球拍的西爾維婭不斷揮舞著手中的球拍「可是我從來沒有打過乒乓球啊。」

「乒乓球還有個名字叫做桌上網球,西爾維,你應該會打網球吧。」

「嗯,網球我還是打過的。我想我知道該怎麼玩了。」

另一邊的宋傑則是在根津三人的加油聲中也揮舞著自己手中的球拍「西爾維,那我們就玩一次平民式的乒乓球,怎麼樣?」

「行,反正無論哪種我都是第一次玩。」西爾維婭點頭同意了宋傑的話。

「我以前也只是見過別人打乒乓球,要是真的打乒乓球的話,我這也是第一次。」

鳳條院聖華看著做好了準備了兩人「那好,現在比賽開始!」

擁有球權的宋傑一副準備發球的模樣。看著宋傑的動作,西爾維婭握緊了手中的球拍,目光緊緊的盯著宋傑手中的白色乒乓球。

就在這時,宋傑突然一臉驚訝的指著一個方向「文森特先生。」

宋傑的這句話立即將所有的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宋傑指著的地方。宋傑利用西爾維婭轉頭的瞬間,將自己手中的乒乓球打了出去,率先得分。

「太卑鄙了!」反應過來宋傑在騙自己的西爾維婭用氣憤的目光看著宋傑。

「嘿嘿,這就是平民式的乒乓球。你當然也可以試著騙我。」一臉壞笑的宋傑看著自己對面的西爾維婭。

「那麼我也要認真起來了。」西爾維婭將自己身上的浴衣稍稍鬆了一些,下擺露出一條白皙的大腿,衣領處也露出了兩個白皙的半圓。

看著西爾維婭充滿誘惑力的樣子,宋傑不禁彎著自己的身體「西爾維,沒想到你比我還狠。」宋傑身後的三個男生的樣子和宋傑幾乎一樣,唯一的不同點是三人不僅彎著腰,而且手還捂住了關鍵部位,而為了打球的宋傑卻還要保持著拿著球拍的動作。

「我怎麼了嗎?」西爾維婭被四個男生的動作給弄了個一頭霧水。

「沒事,請繼續。」四個男生同時搖頭。

「停!」正當西爾維婭準備發球的時候,鳳條院聖華卻在這個時間停止了兩人繼續比賽「我改一下規矩,現在開始,兩人不允許再騙對方,而且我們只打到11球,誰先滿足這兩個條件,誰就是贏家。3,2,1。比賽開始!」

這一次再度開始比賽的兩人就開始了真正的較量。球桌上的白色乒乓就開始在宋傑和西爾維婭兩人之間快速的來回移動。

激烈的戰鬥很快就以宋傑11:10一分險勝而宣告結束,當讓這比分自然沒有包括宋傑聲東擊西的那一分。

「既然小傑贏了了,那這件事情,我就不在追究了,那大家就休息一下吧,等一下我們再去其他的地方玩吧。」

「要不我們就去唱歌吧,就先不讓小傑和西爾維唱了。」夏洛特說著就一手一個的拽著宋傑和西爾維婭走向不遠處的一間歌房。其他人自然也跟著夏洛特走進了房間。

進入房間后,鳳條院聖華就指著除了宋傑的外的3個男生「你們去拿些吃的喝的回來。」

「好。」不敢反抗鳳條院聖華的三人乖乖的走出了房間,前去準備鳳條院聖華需要的東西。

莉莉絲似乎是第一次進入這種地方,對房間中的一切布置都感到好奇,坐在宋傑的身邊不斷的問這問那,宋傑只好充當一次百科全書,不斷的回答著;莉莉絲的問題。

「莉莉絲姐,難道你是第一次來KTV嗎?」鳳條院聖華問向了坐在自己對面的莉莉絲。

莉莉絲點頭「嗯,我的確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呢。」

「既然這樣的話,莉莉絲姐你就先坐一會兒,通過我們的表現來了解這個地方吧。」隨後鳳條院聖華就從房間中的桌子上拿起及一本其後無比的書,開始翻看起來。

在找到了自己心儀的歌曲后,鳳條院聖華就走上了房間中有著立麥和小顯示屏的舞台上,開始跟著旋律唱著歌曲……

鳳條院聖華剛剛唱完一首歌,站在台上的鳳條院聖華就被早已迫不及待的夏洛特擠下了舞台「該我了,該我了!」

在把鳳條院聖華擠下台後,夏洛特開始調整著自己想要唱的歌曲。沒過一會兒,夏洛特便用英語演唱了一首歌,唱完之後還看向大家「以為我日語還不太好的原因,所以我就只能給大家唱一首英文歌了。」

「夏露唱的很好聽。」宋傑帶頭鼓起掌來。

鳳條院聖華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小傑,你的意思是說我唱的不好聽咯?」

「當然不是,聖華同學唱的也很好聽是,只是因為夏露的原因,沒有鼓掌的機會而已。」宋傑趕緊否定了鳳條院聖華的話,一方面是因為鳳條院聖華的歌聲的確很好聽,另一方面是懼怕那暴怒時能將人打進牆中的拳頭。

「這還差不多,小傑你以後叫我聖華就行了,不用喊得那麼見外。」說著又走到了門口向外張望「說起來這三個去拿東西的人為什麼還沒有回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嗯,我這是怎麼了?」在少女們關切的目光中,鳳條院聖華醒了過來。

「聖華小姐,你剛剛喝果汁喝多了,是用馬把你送回來的。」竹園英里香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躺在床鋪上的鳳條院聖華「您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是小傑把我送回來的嗎?」鳳條院聖華絲毫沒有吧注意力放在自己喝果汁喝多了這件事情上。

「沒錯。」夏洛特一臉好奇的問向鳳條院聖華「說起來,聖華你為什麼喝果汁喝醉了?」

「啊,我喝果汁喝醉了?怎麼可能。」鳳條院一臉不信范看著圍著小自己的女生。

「你仔細想想,想想吃飯的時候你自己都幹了什麼。」莉莉絲提醒鳳條院聖華。

「我記得我在和大家一起吃飯,然後我就的頭就有些暈。」鳳條院聖華逐漸的回憶著發生的一切「不對啊,為什麼我會暈呢。」

「算了,別去想它了,反正已經過去了,再說聖華你不是沒事嗎,我們換一個話題吧。」西爾維婭看著的確沒事的鳳條院聖華,阻止了她的苦思冥想。

「既然聖華你沒事的話,那我們就繼續玩吧,我很早就想體驗一下枕頭大戰了。」夏洛特說著就從自己的床鋪上拿起了自己的枕頭。

「枕頭大戰嗎,那好,我們就玩枕頭大戰吧。」看著取出了枕頭的夏洛特,鳳條院聖華從自己的身後拿起了枕頭,丟向了還在到處觀望的夏洛特。

「啊。」雖然枕頭打在身上一點兒都不疼,但是卻成功的嚇了夏洛特一跳「好你個聖華,看我的。」說著就將自己手中拿著的枕頭和鳳條院聖華丟過來的枕頭一起扔向了鳳條院聖華。

在兩人的的帶動下,所有人都參與進了這場戰鬥中……

隨著太陽落山,發出著淡淡光芒的月亮出現在了天空中,玩累的少女們也紛紛整理好了自己的床鋪,躺在各自的被窩中開始休息。

「真是不可思議啊,睡覺的時候還有別人在旁邊這種事,從我懂事開始這還是第一次呢。」西爾維婭睜著自己的眼睛,看起來一副無法入眠的狀態。

夏洛特躺在榻榻米的床鋪上「我也是,所以感覺一點兒都不困。」夏洛特的聲音中充滿著興奮,聽起來一點兒都不像是玩了一天的人「今天真開心,應該是我來日本后最開心的一天了。」

「我從小就在孤兒院中長大,這樣的睡覺方式對我來說到是很平凡的事情。」這次說話的是藤倉優。

「是這樣嗎,原來優你是孤兒啊。」夏洛特歪著頭看向了躺在自己身邊的藤倉優。

「夏露!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優,我替夏露給你道歉了。」西爾維婭用自己的話阻止了還要繼續說下去的夏洛特。

躺在床鋪上的藤倉優搖搖頭「沒關係,這就是事實不是嘛。不過真的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的睡覺了。」

「聖華,你覺得小傑這次的派對怎麼樣。」西爾維婭轉頭看向了躺在和自己大頭相對的西爾維婭身邊的鳳條院聖華。

「這根本就不是派對嘛!但是今天確實很開心。」鳳條院聖華說出了自己對今天活動的評價。

「那主人是不是可以入部了?」和鳳條院聖華大頭相對的藤倉優,一臉期待的趴著看著自己對面的鳳條院聖華。

「可以了,就在下周一發表好了,正式同意小傑入部。」鳳條院聖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鳳條院也變得好相處了嘛。」西爾維婭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打趣。

「這種事。」鳳條院聖華用被子捂住了有些泛紅的臉龐「是這樣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