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嘿嘿,也不是沒有給過你機會,是你騙不走,那可怪不得我。」趙風洛嘿嘿笑道。

2021-01-30By 0 Comments

目光從飛車上落到跑在隊伍最前面,而且越跑越快的葉問龍,他的臉上滿是得意之色,不過陡然一道纖細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時,他的眼中卻是突然掠過了陰霾,目光再次前掠落在葉問龍身上,眼神便即變得複雜起來。

「唉,是可惜了。這小子,身上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氣質,如果是我學生,那該多好。」方知曉搖頭輕嘆道。

葉問龍自然不知道,他突然進入玄妙狀態的舉動,竟然引起了如大的動靜,他趕到龍武學府巨大的廣場,抬頭看到龍武學府的大門時,他才知道自己已經到達終點了。

未及端詳龍武學府的大氣與恢宏,葉問龍轉身望去,便看到了大約一里多外瘋狂追過來的龍宮月三人。再經過後面的角逐,她的實力果然突顯出來了,這十多公里的路程,她硬是把龍天羽和皇青龍甩開了近一里遠。

「王八蛋,你屬馬的嗎,跑這麼快?」片刻之後,龍宮月也衝進了廣場,滿是不服的瞪了葉問龍一眼罵道,然後冷哼一聲轉過身去,把赤鐵石放下,半躬著身,兩手頂著膝蓋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從葉問龍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胸前的飽滿起伏的誘人曲線。

「真是沒禮貌,見大哥也不叫一聲。」葉問龍搖了搖頭,滿臉失望地道:「果然是寧相信小人,莫相信女人啊,說過的話跟脫.褲子放屁差不了多少。」

「大哥!」

他話語甫落,龍宮月恨恨地轉過身來,低著頭喊了一聲,然後咬牙切齒地轉身遠遠跑一邊去了,小拳頭卻是緊緊的捏握起來,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這混蛋,且再讓你得意一回,下一次,我一定會贏回來的,一定!

「嗯,雖然還是那麼倔,不過還不算無可救藥。」葉問龍哈哈一笑,不再為難她。

「呼」

龍天羽與皇青龍幾乎是同時衝到廣場之上,隨手將赤鐵石丟棄地上,龍天羽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大聲罵道:「葉老大,你也太不近人情了,怎麼能跑這麼快,這不是想收人命嗎?」

皇青龍雖然也在大口喘氣,卻是帶著微笑看了葉問龍一眼,沒有說話。這傢伙,自從打賭輸了之後,似乎養氣功夫更進了一層,喜怒不形於色。

葉問龍聳了聳肩,無語地道:「我跑我的,又沒讓你們追,一個個的都象是怕我搶了你們女人似的,犯得著這樣嗎?」

「哼!」龍宮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是不反駁,似乎又在心裡罵開了。

「砰」「砰」「砰」「砰」……

又有七#八人沖了上來,而後又是一撥人,一塊塊黑呼呼的赤鐵石滾落廣場,卻是帝小強和彭森也趕到了,兩人幾乎是不分先後衝進廣場,似乎也是分不出輸贏。

不過這些人可就比龍天羽等差多了,一到終點,紛紛丟下赤鐵石,一個個象被抽了骨頭和筋一般軟趴在地上,沒有人想要爬起來。

「大哥!」

趙雪柔如一隻蝴蝶般的飛掠而至,看著葉問龍,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嗖」

趙風洛的飛車飛落廣場,他和方知曉兩人幾乎同時從車上跳了下來。

「三秒撿起石頭,否則一人一千個俯卧撐。」趙風洛大喝道。

「呼」「呼呼呼呼……」

幾乎是條件反射般,所有趴在地上的學員都跳了起來,趕緊從地上抱起石頭,只不過,已然精疲力盡的他們縱然能夠再站起,手中的赤鐵石卻似乎一下子變得萬斤之重,很多人都撐了很久才適應了過來。

「把赤鐵石送到鍛體學院外料場,半個小時后在碧冰湖邊廣場集合。」趙風洛對他們的反應還算是滿意。

「趙導師,鍛體學院在哪個方位?」有人問道。

「你腦袋裝的是大便嗎,進去不會問?滾!」

趙風洛怒喝道,聲音如雷鳴滾滾,嚇得那個提問的學員渾身一哆嗦,手上赤鐵石直掉下去,差點兒砸到他的腳。 「嘿嘿,又有小學弟小學妹來玩了!」

「是啊,貌似有不少美女,得趕緊下手,遲了渣都撈不到。」

「這個小學妹真是好漂亮,就是有點瘦了,適合喜歡骨感美的你。」

「這妞胸夠大,發肓得真早啊!合適你啊,你不是喜歡大胸妹嗎?」

「這個小學妹腰真的細,恐怕一隻手就抓得完了,真是盈盈一握的纖腰啊呀!」

「這妞屁#股真是極品啊,又圓又翹,嘖嘖!」

隨著新學員一體化地抱著墨耀赤鐵石走進了龍武學府的大門,路邊陸陸續出現了一些龍武學府學生的身影,很多人的臉上,都帶著貓戲老鼠的促狹之色,一些眼神有此地猥瑣的男生,則是站在路邊指指點點,當眾評論著新來女生的容貌、身材,如果不是知道這裡是億萬少年嚮往的龍武學府,葉問龍都懷疑進了豬哥圈了。

好在這些學長們也僅是嘴巴花了一些,損了一些,倒也沒有真箇上來攔截或是動手動腳的,否則的話這可就亂套了。


「喂,小學妹,你們是要去鍛體學院的吧,要不要我帶路啊,免費的。」不過,終於是有膽大的男生站了出來,伸手攔住了身材火爆的龍宮月。

「不用麻煩學長,我自己會走。」畢竟是初到學府,龍宮月雖然臉色一沉想要發飆,不過還是有些顧忌,看都沒有看那個男生一眼便冷冷地拒絕道。

「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我叫王世豈,一年級正式生,小學妹,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們先認識認識,先交個朋友。不是我吹的,在龍武學府,只要學妹你提到我王世豈的名字,沒有人敢惹你。」這男生似乎並沒有領會龍宮月的話,兀自在滔滔不絕地吹擂起來。

「麻煩你讓開!」龍宮月聲音更冷了。

「喲,那麼凶幹嘛,女人太凶了可找不到男朋友。」王世豈臉色一沉,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

「滾!」以龍宮月的性格,兩忍已是極至,哪可能忍得到三次,王世豈話語甫落,她終於怒火爆發。

「嘿,我就不滾了,你又待怎地?我就不信你敢咬我!」王世豈冷冷一笑,目光卻是毫無顧忌地在龍宮月的身上掃動,雖非y邪,卻絕非健康。

「學長,大家都是學府的學生,你們這樣欺負新生好像不好吧?」有看不過眼的新生男學員出口相幫道。


這男生也看到了,王世豈並不是一個人,他身後還著著四個男生呢,一個個都雙手抱胸看熱鬧。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她了?我只是想幫忙而已,只是這個小學妹不領情就罷了,還敢對我說滾,這就有點過了。」王世豈一看就是一個老油條,火熱的目光盯著龍宮月,聲音卻是冰冷,「我需要一個正式的道歉。」

龍宮月大怒,正想一腳把這無恥的學長踹飛,身後卻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隨後一個焦急的嚷嚷聲傳來:「讓開讓開快讓開……」

聽到是葉問龍的聲音,龍宮月不知怎麼的,心裡竟然一緩,鬼指神差地側讓一步。

「呼」

「呼」

王世豈剛抬頭望起,便看到兩團黑影向他斜飛而來,他眼尖,立即看清那是兩塊西瓜大的墨耀赤鐵石,數百斤的赤鐵石劃過空氣,散發出沉重的氣息。

他同時也看到了踉蹌衝來的葉問龍,一看他那樣子就是故意的。

王世豈心裡冷笑,龍武學府是不允許欺凌弱小,但如果是弱小挑釁,強者卻是可以出手教訓,只要不傷及人命,問題就不會大。要知道這邊的動靜,新生們的導師肯定有人看到了,但卻當作不知道沒看見,儼然就是默認這種事情的存在,否則的話,他也不會無所顧忌。

這新生旦子竟然敢暗算他,如果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就達不到他立威的目的了。

不過,面對兩塊飛空而來的赤鐵石,他也不會傻到用手去接,腳下一移,瞅准兩塊赤鐵石之間的空隙,身體如刀切前,刷地向葉問龍衝去,而其垂著的手掌已然蓄意待發,準備狠狠抽葉問龍一巴掌,也好讓他醒醒腦,一個預備學員,千萬不要想著跟已過新生期成為正式學生的老生對著干,否則的話,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等虐。

「哎喲,不要過來啊危險危險——」

葉問龍在王世豈有所動作之前便已在精神意識的掃描下判斷出他想要幹什麼,踉蹌之中似是緊張的一側身,右手向一塊赤鐵石抓去,看似是怕那塊赤鐵石砸中王世豈,其實卻是運起金龍臂輕輕一蹭,斜正下飛的赤鐵石突然改向,砸向他身前空處。

這空處,正是葉問龍算好的下一刻王世豈切身過來的定身位置。

一個已然發力切進,一個突然改向封門,變化之快令得王世豈根本來不及再變向,再說另一邊還有另外一塊赤鐵石,他就是側向閃避,也會撞到另一塊,緊急之下他只得舉臂格擋。

以他預計,這新生旦子能有多少力氣,就算後面那一臂擊加了一點力量,他這一擋也足以將赤鐵石擊飛而回。

「砰」

一股龐大的力量碾壓而至,那力量已超過了他預計的力量的數倍,王世豈被向側面轟倒而去,左後半邊頭還砸在了第二塊赤鐵石之上。

「砰」

「砰」

「咕嚕」


兩塊赤鐵石著地滾開,王世豈頭部砸到堅硬無比的赤鐵石,暈乎之中摔跌滾地,只覺得右臂疼左腦疼左側臉更是一陣刺痛,刷地撐站而起,伸手一抹臉,他左手已然是一手鮮血,原來竟是被赤鐵石的毛刺刺了半邊臉的血孔。

「對不起對不起,這位學長,真是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大家都看到了,我剛才都喊了讓開讓開,又告訴你危險危險不要過來,你自己還要衝過來,這可不關我的事。」葉問龍手忙腳亂地道歉道。

「混蛋,你敢毀我容!」王世豈看著左掌上的半手血痕,眼中迸射出無比憤怒的火焰,盯著葉問龍的眼神,登時變得無比的怨毒。

王世豈長得很帥氣,皮膚頗白,予人陰柔的陽光感,靠著這張臉,他可是泡了不少女生,今天卻讓一個新生旦子毀了他的容,讓他如何不憤怒,如果不是在學府裡面,恐怕他要把葉問龍當場格殺的心都有了。


「都說了不是故意的。」葉問龍頗是委屈地道,好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媳婦。

此時所有新學員也都停了下來,也有很多老生圍了過來,不過倒是沒有老生上次勸阻什麼的,只是在旁邊看熱鬧兼指指點點。

「這新生旦子真是倒霉,剛進學府的大門就遇到這二世祖,還把他的臉弄花了,這回可有得苦頭吃了!」

「在新晉的一年級新生中,這王世豈除了怕那幾個刺頭和那幾個修鍊狂人外,還真沒把哪個放在眼裡,這新生旦子以後難混了。」

「就算這樣那也活該,哪個新生進來不經歷過被老生打壓的,哪個學妹只要不是長得象恐龍的進來以後沒有被調戲過的?這小子幫那女生強出頭,付出一點代價也是正常的。」

……

老生們的議論紛紛,誰都認為,葉問龍這小子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了。現在王世豈雖然不敢真的將葉問龍怎麼樣,最多「出憤」的打上幾拳、踢上幾腳將之打在輕傷就得適可而止了,但是在龍武學府,老生有的是手段慢慢折磨新生旦子。

王世豈腳一撩,數百斤得的赤鐵石便滾到了葉問龍的面前,黑呼呼的赤鐵石表面上,一根根細若毛髮的毛刺散發出幽幽光芒,王世豈盯著葉問龍冷冷地道:「跪下,自己把兩邊臉壓到赤鐵石上,給我磕三個頭,然後立即給我滾出龍武學府!」

「太過份了!」

「就是,太過份了,都說了不是故意的,又跪又磕頭又刺臉還要把人趕出學府,這是什麼道理?難道龍武學府是一個不講道理的地方嗎?」

「這就是億萬少年景仰的龍武學府?簡直跟流氓窩一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新生們議論紛紛,一臉的憤怒。

「呵呵,小學弟小學妹們,你們還真說對了,在龍武學府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地方。」

「在這裡,從來都是用拳頭講話,誰的拳頭硬,誰就是道理。」

「哪一屆新生旦子花子進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所以勸你們啊,能忍就忍吧,跟老生對抗,那是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

一些不知道是真心的還是別有用心的老生聽到新生憤怒的聲音,出言相勸起來。

「龍武學府里允許打鬥?」葉問龍突然抬頭問道。

「可以的,只要不把對方打死就不算違反府令。」

「當然,強者不可以明著欺壓弱者,老生不能主對新生動手。」

立即有好事者解釋道。

「也就是說新生可以挑戰老生?」葉問龍一臉白痴的樣子問道。

「這當然可以,如果老生使手段欺壓新生,新生可以向老生提出挑戰,夠強大的,只要不把老生打死都沒有問題。」

又有好事者大聲道,不過那些老生們一個個的眼神都是甚為古怪和興奮,他們都知道這幾個好事者是在慫恿葉問龍挑戰王世豈,都在期待著看一場老生完虐新生的精彩好戲。

「好,我,新生一班葉問龍,正式向你提出挑戰!」

葉問龍果然沒有讓這些老生失望,盯著王世豈,一字一字地道,清朗的聲音,在眾多的學生耳邊響徹而起。 葉問龍從沒想過要低調。

他沒有想的太多,從龍武學府大門一路走來,聽到那些嘴巴很賤的老生對新生中的女生指指點點、口出花花言卻沒有人管開始,他就知道,自己就算是想要低調也不行。

至少,在新生的隊伍里,有他在乎的女性戰友,還有很好的知己,趙雪柔,伊睿睿,吳鮮妮,甚至是楊娜,以及班上那些對他一直不錯的女生,就算是對他恨得咬牙的龍宮月,葉問龍了不允許讓她變成這些老生們花嘴指點的對像。

男兒當自強,如果連身邊的朋友都保護不了,他心裡會不會難受他不知道,但肯定會很不通暢。所以當看到龍宮月被王世豈攔住並為難時,他就知道,必須要站出來了,否則的話,或許這些新生們將會遇到更多麻煩和不公平待遇。

「我,新生一班葉問龍,正式向你提出挑戰!」

葉問龍的聲音,清朗卻沒有霸道,然而當他的挑戰聲響徹在學府校園之中時,卻如同在平靜的湖面里投入了巨石,激起了滔天巨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