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嘿嘿,我當然是要殺掉你這個天星組織的島主啦!」江帆笑道。

2021-02-01By 0 Comments

盛世隆暗自吃驚,表面不露聲色道:「你人錯了人了吧,我可是海軍軍部參謀,什麼天星組織的島主?莫名其妙!」

「呵呵,你他媽和盛老烏龜一樣狡猾,你以為不承認我就不殺你了!實話告訴你吧,你和沙其馬見面,還有你們的談話,我都聽到了!還有你們的三個海馬武士基地,那就是我炸毀的!第三號基地的黃金真多呀!我全部沒收了!」江帆笑道。

盛世隆頓時目瞪口呆,他知道無論如何是無法隱瞞了,「哼,你知道了又能把我怎麼樣!我可是海軍軍部的參謀長!你敢殺我嗎?」盛世隆冷冷道。

「呵呵,別人也許不敢殺你,但是我一點都不害怕,別說是你,就算是你爸盛老烏龜老子也照樣殺!不過你肯定是死於飛機墜毀!嘿嘿,你的死會成為一個謎!」江帆壞笑道。

盛世隆驚慌道:「你,你為什麼要殺我?」

江帆笑呵呵道:「殺你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為女人,第二是為國家。」

「為女人?我可沒有搶你的女人吧?」盛世隆疑惑道。

「呵呵,你殺死了我女人的父母,不知道你還記得你們天星組織殺手諸葛夫婦嗎?」江帆道。

「諸葛夫婦!他們背叛了天星組織我當然要下令追殺!」盛世隆立即想起了當年下令追殺諸葛家夫婦的事情,他現在後悔沒有對他們的家人趕盡殺絕,以至於留下這個後患。

「你不要後悔了,這就叫報應!你們父子幹了那麼多壞事,當然要受到懲罰!在飛機墜毀之前,我要獲得你天星組織所有的機密!」江帆笑道。

「哼,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盛世隆冷笑道。

「呵呵,不要你說我照樣知道你們天星組織的機密!」江帆伸手放在盛世隆的頭頂上,使出攝魂術,意念進入盛世隆的腦海里獲取他記憶中的信息。

很快江帆知道了天星組織所有的秘密,還有關於盛家幕後高手的一些鮮為人知的機密,江帆十分吃驚,天星組織分佈廣泛令人震驚,華夏國軍政機關到處都有天星組織的成員。


江帆收回了手,點頭道:「真沒想到,你們天星組織分佈如此廣泛,東海海軍軍區就有五名高級將領是你們天星組織的人!」

盛世隆震驚道:「你怎麼知道的?」

「嘿嘿,我用得是攝魂術,可以知道你腦海里所有儲存的記憶信息!原來你們盛家和高家是親戚,你們盛家的幕後高手隱藏在隱蔽之處,連你也不知道!」江帆道。

盛世隆更加吃驚,「既然你知道我們盛家后幕後高手,你要是殺了我,他不會放過你的!」盛世隆威脅道。

「呵呵,你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我是最討厭別人威脅我的!」江帆抬手給了盛世隆一個耳光,打得他牙齒都掉了出來。

盛世隆慘叫一聲手捂著腫得老高的臉,恐懼地望著江帆,「嘿嘿,剛才我們的說話我都用手機錄像錄音了,這個帶回去給我女人看,你現在沒有利用價值了,你可以去死了!」江帆冷笑道,伸出食指點了一下盛世隆的眉心一下。

江帆點了盛世隆的死穴,就算飛機墜毀摔不死他,一小時后他也會死掉。盛世隆驚呼道:「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滿足你任何條件!」他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了。

「呵呵,這個你父親早就跟我談過條件,我需要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要你死!要滅掉你們的天星組織,你父親的命遲早我會去取的!」江帆笑道。

盛世隆絕望了,他知道江帆這種人不是他可以對付得了的。江帆望了盛世隆一眼,他立即使出攝魂術控制了駕駛員,讓他直接來個對地俯衝。

飛機立即快如地朝著地面俯衝下去,如同被擊中的飛機一樣,忽地朝著地面俯衝。盛世隆嚇得渾身哆嗦,吃驚道:「你,你想和我同歸於盡!」

「呵呵,我看你是豬頭,我這種聰明的人怎麼會和你同歸於盡呢!」江帆立即讓駕駛員打開門,江帆站在門口,風吹得他衣服嘩嘩作響。

「盛小烏龜,我不陪你了,今天你就會成為華夏國最吸引人的新聞了!」江帆說完跳了出去,他躍出的瞬間,立即使出御風術,身體懸浮在空中。

他立即緊跟著飛機後面,他要拍攝飛機墜毀時候的驚險場面。片刻之後飛機撞擊在地面上,轟!的一聲巨響,接著爆炸聲,飛機變成了碎片,飛機裡面所有的人都成了碎片。

江帆滿意地看著手機拍攝的驚險場面,「呵呵,這次盛老烏龜要瘋了!」江帆笑道。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京城國防部辦公室里,盛部長接到他兒子所乘飛機墜毀的消息,他當時氣得把茶杯給摔碎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林軒很喜歡這樣的安寧,但他們沒有時間去慢慢的體會。韓怡清他們的飛機也很快降落,林軒帶着他們,很快找到了佐佐木希。

“昌臨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如今幾位大駕光臨,不知道是爲了什麼?”

林軒知道佐佐木希這是明知故問,他是衛平的手下,衛平不可能沒有告訴他林軒他們來這裏的目的和任務。

“佐佐木希先生,上次一別,就是三年之久,這幾年佐佐木希先生在西歐苦心經營,想必有了不少的收穫吧?”

佐佐木希搖頭笑了笑。

“纔來第一天,林公子就打算把我的這點家底都拿過去嗎?”

林軒也笑着看了一眼佐佐木希。

“衛會長在我來的時候就說了,我們之間應該守望相助,彼此配合,木希先生不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我,我們又怎麼能密切的配合呢?”

韓怡清面無表情的看着佐佐木希,他們之間似乎有一些不尋常的關係。

“林公子多慮了,衛會長的話,佐佐木希不敢不聽,只是這裏人多耳雜,就算我要和林公子彙報,也要找個清淨一點的地方不是。”

林軒側頭四處看了看,然後對韓怡清他們說道:“一路上日夜奔波,諸位也辛苦了,不如今日就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等大家養足了精神,我們再和佐佐木希先生的人一起下地勘察。”

李慕白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就提前離開了,剩下林軒和佐佐木希兩個人,偌大的房間裏,突然變得空曠和安靜了起來。

“木希先生,現在可以和我說說具體的情況了吧?”

佐佐木希擡頭四處看了看。

“現在要怎麼說呢,情況比較的複雜,我們也還在觀察階段,這是一座很特別的墓穴,根據TB組織的勘察,他的主人,應該是中國明朝的劉伯溫,至於他是怎麼到的這裏,我們還在調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墓道里的妖力波動很不尋常,基本可以確定這裏就是和虛妄之地連接的地方。”

“劉伯溫,鎖龍井!”

林軒眉心緊鎖,從他開始修行符篆之術以後,他特意去調查了不少古籍記載,關於劉伯溫的記載,林軒也見過不少。

“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裏的?又是怎麼確定墓主人就是劉伯溫的?”

佐佐木希面色凝重,他沉默了幾秒鐘後,從懷裏掏出一本書來,它看上去十分老舊,書的首頁上赫然寫着《雲州筆記》四個大字。

“我們就是通過他找到了劉伯溫的的墓穴,書中記載,這座古墓自修建以來,就是用一個陣法作爲掩護和保全的,但現在靈力消散,我們很難,再打開那些陣法了。”

“一個依靠吸取靈力才能運行的陣法,看來墓道下面虛妄之地裏的妖族,這幾千年來,必然手了不少委屈,而這一切都是林軒之前沒有預料到的。”

“具體的情況只有打開虛妄之地的大門,我們纔有可能知道真相。”

“可如果真相過於殘忍,又該如何?”


林軒擡頭看了看佐佐木希,他們之前從未合作和接觸過,在高鬆冢大祭上也只能算是有過一面之緣,他們彼此還都不夠了解。

“不論結果是什麼,我們都得去面對,這事沒有選擇,我想荒界的事情你也應該已經聽說了,古森學院的先遣小隊已經過去,爲了人間界的安寧,我們必須找到他們,只有找到了他們,才能更好的守護這個世界。”

“沒有接觸這件事情之前,我野心勃勃,甚至還想擺脫古森學院的控制,但現在我明白了,我們的命運是緊緊相連的,我願意爲六界一統貢獻我自己的力量。”

“六界一統?”

林軒有些詫異的看着佐佐木希,他的想法比林軒預想的還要誇張,其實不止是佐佐木希,很多人的心都已經超出了人間界,他們都渴望做那個開疆擴土的大功臣。

“你知道人間界以外的世界是什麼樣的嗎?我們纔剛剛踏出去,現在說六界一統,會不會太過誇張了一些。”

佐佐木希笑着搖了搖頭。

“我以爲你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怎麼也會如此小心謹慎。”

“這不是小心謹慎,我這是有自知之明,天大地大,我們只不過是浮世裏的一粒塵土,有時候想的太多,並不一定是好事。”

佐佐木希上下打量了一眼林軒,眼前的少年比起三年前來的確成熟穩重了不少。

“能有敬畏之心,是一件好事,但現在我們必須要充滿野心了,因爲荒界正在集結他們的軍隊,下一次戰爭很快就會來臨,而且一定會比上一次兇猛,你殺死了儲越,他是雷落身邊最得意的大將,荒界不會善罷甘休的。”

林軒眉心緊鎖,他並不是在擔憂戰火,而是在提防佐佐木希,他知道太多都事情,這不符合他一個外院執行者的身份。

“看來衛會長對佐佐木希先生十分信任啊,這些應該都是學院的高度機密纔對,有些連我都還不太清楚。”

佐佐木希突然笑着搖了搖頭。

“衛平怎麼可能會告訴我這些,只是董事會那邊我有幾個熟人罷了,在古森學院想要安全的活着,你沒有幾個厲害的靠山,是站不穩腳跟的。”

林軒突然明白了衛平和韓湘生的意思,他們如此急切的想要他來西歐,就是因爲佐佐木希已經脫離的他們的控制,他們急需另外一股力量來與他抗衡,所以他們選擇了林軒。

“還是佐佐木希先生活的透徹,那林軒以後可就都仰仗佐佐木希先生了,在學院裏我不是仇人就是競爭者,大家都看我不爽,我能感受得到,我怕有一天樹倒猢猻散,牆倒衆人推啊。”

“林公子多慮了,你是妖星院的招牌,吳容與院長曾經用命保你,古敬前輩還是你的老師,論靠山,論背景,佐佐木希都比不上林公子,以後還要多多仰仗林公子呢。”

兩人看着彼此笑了起來,談了一下午的話,卻是誰也沒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到了傍晚,韓怡清開着車子來接林軒離開。

“怎麼會是你來,凱文他們呢?

“他們去執行任務了,有重要的大人物要來這裏。”

“大人物?是總部那邊的調令嗎?”

韓怡清看着後視鏡點了點頭

“怎麼樣,今天和佐佐木希談的如何?”

“別提了,”林軒伸了個懶腰,然後無奈的說道:“這傢伙拐彎抹角的和我說了一下午,我想問的問題一個沒有問出來,他狡猾了,下次得提前做些準備工作了。”

“不至於吧。”

韓怡清滿臉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林軒。


“你和佐佐木希是不是之前就認識?”

“你怎麼知道的?你去調查我了?”

“這還用調查嗎?今天你們看彼此的神情就已經出賣了你們,我是警察出身,要是連這些問題都解決不了的話,我立在這裏吃土。”

看林軒一臉誠懇的模樣,韓怡清也不好再懷疑什麼,只好和林軒坦誠布公的談了一會。

“我之前的確認識佐佐木希,不過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執行一次任務的時候認識他的。當時我們被困在了一個地方,清理任務沒有辦法照常完成,我擔心任務失敗,就求助了佐佐木希,本以爲他們外院的,平日裏只做一些後勤工作,沒想到,他們做起清理任務來,也是十分的麻利和得心應手。”

“可別小看了他們,這些傢伙有的是辦法,只要他們願意,隨時可以取代我們。”

韓怡清笑着看了一眼林軒。

“你幹嘛如此謹慎,我們混妖現在這四部裏,也算是最強的一部,佐佐木希再厲害,也只是一個黑幫的頭頭,兇獸來襲,他們誰也抵擋不了。”

“所以你纔有恃無恐的和我來西歐,因爲你知道,人間界離不開我們,你父親也不會被那些老傢伙殺死。”

“他們的確殺不了我父親,雖然我父親的眼裏心裏,都是滿滿的大局觀,可他和吳容與院長不同,他至少懂得該如何自保,否則他也不會動用蘇易臣這樣的人。”

林軒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韓怡清。

“在昌臨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說的,你說你們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韓怡清傲氣的撇了一眼林軒,然後說道:“矛盾當然是有的,但也不至於要我們父女反目成仇,我只是想看看,你對我父親這事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林軒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女人心海底針啊,看來以後我還是少和你們接觸的好。”

“沒錯,是應該少和她接觸。”

朝海幸子從門外進來,韓怡清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強大的敵意。

“幸子小姐,你怎麼來了,是那邊的安排出現了什麼問題嗎?”

朝海幸子呆呆的看着林軒,然後低聲說道:“安排的太不合理了,離你的房間太遠,我都看不到你。”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