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嘿,你們聽說了嗎。這蕭家通緝的那龐山便是為那蕭寧治病的那名煉丹師,據說他將整個蕭家的庫房都給搬空了,嘖嘖,真是不得了啊,那得有多少星元石啊。」

2020-11-11By 0 Comments

「哦?老夫這段時間沒有在太倉郡之中,沒有想到竟然是出了這等事情。這位小兄弟,來來來,給老夫詳細的說說當時的情況。」

……………………

人群裡邊,在見到這蕭家的人馬走了過來的時候,立刻是有著一片嘈雜的聲音響了起來。而這些人談論的內容,大多都是蕭家的庫房被人搬空或者是那蕭家五個種子選手已廢的事情。

當然,更是少不了這段時間陳家做出的一系列打擊蕭家的事情了。

而走在那前方的蕭玄在聽到了眾人這一聲聲的議論之後,整個人的臉色都是變得陰沉了下去。

這些議論,就像是一記記耳光一般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呵呵,竟然是有著這種事情,老夫還是第一次聽聞了。那蕭玄是傻嗎?竟然是事先都不把人的身份給調查清楚?」

「什麼,他還讓他的兒子認作別人為義父,哈哈,這人的老子不會是進水了吧,容我大笑三聲……」

蕭玄的臉色越來越黑,陰著臉走到了前台,剛想要坐下,眼角的餘光忽然之間的是發現在他的旁邊,那城主府一行人的中間位置之上,此刻則是坐著一個老者。

他的身子「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然後則是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羅大師!」蕭玄在這個時候深深的作了一個揖,這老者同樣的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蕭玄在臉上擠出了點笑容,和這老者告辭之後便是朝著自己的座位之上走去。

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腳步突然的一頓,眼睛則是朝著人群之中分裂開來的一條通道看了過去。

此刻在那一條通道之中,則是朝著他們走過來了一人群。

「陳家!」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喊出了這兩個字之後,這蕭玄便是死死的盯著那領頭的人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陳家的話,他蕭家又是如何會變成如今這番模樣?

家族裡邊的五個種子選手被人給廢掉不說,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家族的庫房竟然是被別人給一搬而空!

他把這一切,全部都歸結在這陳家的頭上。

這陳家的來人也是在二十五人。十名少年,則是這一次郡城大比的參賽人員。

在這人群的前頭,走著的是那陳家的家主陳開元,在這陳開元的身旁,便是那陳立榮了。

兩人的身後,是三個長老模樣的老者。在此之後,則是那十名參賽的少年了,除開林明之外,這些少年都是在星紋境六重天左右,只有三個人還是星紋境五重天的層次,而那陳長安同樣是在其中。在這參賽者的身後,則是跟著十名青年。其中,那陳魚也是在這十名青年之中。

只不過這些青年的年齡都是超過了二十歲了。

這十名青年,看上去其修為大概都是在星紋境七重天左右,甚至還有人是星紋境六重天。

實力最高的便是那陳鋒,乃是一名星紋境八重天的高手。

從這也可以看出,這陳家的武道力量的確是不怎麼樣了。

相反,那蕭家的人馬,縱然是五個種子選手被廢掉了,但是他的參賽人員,其實力都是在星紋境六重天以上,另外,還有著四名星紋境七重天的武者。

而隨隊來的人員之中,同樣的也是有著十名青年。著十名青年裡邊,有著五名達到了星紋境七重天的地步,另外的五人,則是達到了星紋境八重天!

癡心纏綿:女人,你不要招惹我 雙方的差距,由此則是可見一斑了。

面癱影后 「呵呵,原來是蕭家主啊,別來無恙否?」

走在前頭的陳開元,臉上則是掛著他那招牌式的笑呵呵的笑容,朝著那蕭玄關切的問了一句。 聽到了陳家家主陳開元這一句關切的話語,那蕭玄立刻是臉色一沉,對於陳開元這一頭笑面虎他在這段時間有了新的認識。

「不勞陳家主掛心,蕭某好的很!」說完這一話之後,這蕭玄便是猛地一甩手,然後朝著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

在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之上的時候,蕭玄便是陰沉著臉看著前方的那一處空蕩蕩的石台,在他的心中,不知道在想著一些什麼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陳開元在和那太倉郡的護城大師打過了招呼之後,便是帶領著眾人從這蕭家的隊伍跟前走過。

坐在蕭玄身旁的蕭寧則是目光有些獃滯。原本他還以為自己的這傷勢能夠醫治好,然後在這郡城大比之中大出風頭,然後甚至還幻想著自己在皇都大比之前一舉成為元魄境的超級大能。

然後在那皇都大比之中一鳴驚人,贏得某公主的青睞,從此贏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哪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皇都大比自己是沒發參加了,就連這郡城大比,自己也只能夠是坐在這石台之下,看著別人表演。

這蕭寧的心頭,別提有著多麼難受了。

彷彿是自己已經是擁有了一切,但是這一切卻又是突然的離自己遠去了一樣。心裡邊的那種落差感,讓他即使是過去了十多天的時間,仍舊是沒有緩過神來。

突然的,他眼神一凝,獃獃的朝著陳家人群之中的某人看了過去。

這恍惚間的一看,他突然是覺得那人群之中的那一道背影有著一些熟悉。

婚來無恙 在他的心頭疑惑不定,猛地是擦了擦眼睛,然後朝著那一道身影看了過去。

在瞧見了他的面容之後,便是立刻明白了過來,此人就是將自己的手筋腳筋都廢掉的凌辰!

但是他敢保證,之前在他心頭出現的那一種熟悉之感絕對不是這一個原因。

猛然的,他的眼睛睜大了起來!

「義父!」

他猛地是站了起來,指著凌辰便是大喊了起來。

凌辰頓時轉過頭來,朝著他微微一笑:「誒,乖兒子。」

這蕭寧的臉色一紅,知道自己喊錯話了,「龐山,就是你!」

這個時候,他終於是喊出了一句正確的話來。

而在之前,聽到這蕭寧叫做凌辰為義父,所有人都是呆愣了下來,緊接著便是有著一片鬨笑之聲傳出。

之後又是聽到了這蕭寧將凌辰認作了那龐山,所有人都是在這個時候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所有人都是知道,這龐山便是蕭家通緝的那一名煉丹師。而也是這名煉丹師,將整個蕭家的庫房都給搬空了。

「你就是龐山!」在這蕭寧的臉上,頓時怒氣一騰,惡狠狠的朝著凌辰看去。

這個時候,坐在蕭寧旁邊的蕭玄也是站起了起來,朝著那凌辰看了幾眼。

「呵呵,龐大師,你果真是隱藏得夠深啊!」

在這凌辰的身影之上,蕭玄也是見到了那龐山的幾分樣子,當即則是陰沉著說道。臉上的神色,陰沉得就像是要滴出水來了。

「呵呵,不知道兩位說的是什麼,龐山?龐山是誰?」

凌辰無辜的攤了攤手。

「你就是龐山。」蕭寧篤定的說道。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蕭少爺怕是認錯人了,我叫凌辰,可不是什麼龐山。」凌辰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我剛才叫你義父,你怎麼答應了。」蕭寧怒氣沖沖的說道。

「我還以為是我兒子叫我。」凌辰更是顯得無辜了。

嗯?!

這蕭寧一下子給噎住了,臉色頓時又變得通紅了起來,一下子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而在場的眾人,在聽到了這蕭寧的話之後,又是發出了一陣鬨笑。

在這蕭寧身旁的蕭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的陰沉。

這個時候,他沒有去看那凌辰,反而是將目光朝著那陳開元看了過去。

「嘖嘖,陳家真是好算計吶!」到了這個時候,他那還想不明白,這一切都是拿陳家安排好了的。

讓人將他蕭家的五個種子選手都給廢掉,然後使得蕭家和陳家對立起來,最終讓蕭家的凝血粉出現短缺現象。

這個時候,如果是有著一名煉丹師出現的話,蕭家肯定是會牢牢的抓住吧。

也正是算明白了蕭家的這一種心態,這陳家才是出了這樣的一方計謀吧。

之後的事情就不容敘述了。蕭家現在是人財兩空,全都是因為這陳家的原因。

在場的眾人也不都是傻子,在這蕭玄的話說出口之後,一些自以為聰明的人則是反應了過來,朝著那陳開元驚異的看去了。

這種計謀,當真是深啊。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陳開元卻是眉頭猛地一皺,朝著那蕭玄冷冷說道:「蕭家主,陳某的確是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你的兒子的事情,全是他咎由自取而已,至於那什麼龐山,則是和我們陳家沒有絲毫關係。我陳家也沒有那種能夠續藉手筋腳筋的大師!」

在說話這一句話之後,這陳開元便是帶領著陳家的人朝著剩下的一處位置之間坐了上去了。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的目光則是有意無意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對此,凌辰則是有些心虛的抹了抹鼻子,眼觀鼻,鼻觀天,不言不語了。

縱然是那城主府那邊,那原本是對一切東西都是一副漠不關心的老者,在這個時候都是將目光朝著凌辰看了過來。

察覺到了無數道目光朝著自己看了過來,凌辰臉上立刻是浮現出了一抹無辜的神色來。

而在看到他的這樣一副神色之後,一些人的臉上,又是浮現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傢伙,真的就是那龐山?

可是看他的模樣,卻又不像啊。

那龐山的畫像,已經是被蕭家的人貼的滿城都是,畫像之中的龐山雖然一直都是一身兜帽家寬大的黑袍,但是其身材看上去則是要比這凌辰要高大一些的。

這凌辰現在看起來,則是完全不像是那龐山的樣子了。

只不過就是不知道,那蕭寧和蕭玄到底是為什麼要將這凌辰認作是那龐山?

莫非真的是借著一個借口想要朝著陳家報復?

在眾人的心頭,又是閃現出了這樣的一個念頭。 蕭玄在此刻則是一臉怒然的看著陳開元,而陳開元同樣也是不甘示弱的朝著他看了過去。兩個大家族的家主就這般在這廣場之間,劍拔弩張的對視著。

「好了,既然人都已經來齊了,大比就開始了吧。」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那太倉郡旁邊的老者突然是這般說了一句。

蕭玄的身子在這個時候微微的一震,緊接著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便是朝著那陳開元說道:「呵呵,陳家主的計謀果真是讓人防不勝防,不過,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並非憑藉著計謀就能夠搞定的。」

說完之後,便是坐了下去。

而陳開元在這個時候也是冷笑了一聲,然後坐了下來。

見到這兩人都是坐了下去,在那一邊的太倉郡的城主忽然是笑呵呵的走到了石台之上,然後宣布這太倉郡郡城大比開始。

開始對戰的只不過是一些小家族的弟子,彼此之間實力也是相差不多,打得是難分難解,而凌辰則是在下邊看得昏昏欲睡。

他朝著一旁的陳開元看了過去,卻是發現在這陳家的家主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異色,彷彿之間和那蕭家的家主蕭玄的衝突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他心頭忽然是覺得有些內疚,畢竟自己坑了那蕭家,看起來又是要讓這陳家給背鍋了。

在一開始的那些小勢力的弟子比試之後,漸漸的也是有著四大家族的走上了台上。

一開始出現的是那寧家的一名的弟子,寧天賜,看其樣子修為則是有著星紋境七重天,不出意外的便是將自己的對手給斬落馬下,頓時贏得一片喝彩。

之後基本上都是大家族和那小家族弟子之間的對戰了。

贏得那一方自然便是大家族的弟子。畢竟雙方在資源和天資方面,都是有著不可彌補的差距。誰勝誰敗,一眼便知。

在這期間,凌辰也是和一名少年對戰了一場,當然是毫不意外的便是勝出。

他的出場方式沒有像其他大家族的弟子那般出眾,但是在走上石台的時候,便是集萬眾目光於一身。

「這傢伙會不會真的是那龐山,如果是的話,他到底是坑了蕭家多少財物啊。」

「哼,坑得再多又怎麼樣,如果此人真的是那龐山的話,那麼他在那蕭家之中所得到的東西,肯定是要上繳給那陳家的。蕭家庫房之中的那些東西,肯定已經全部都擺在了那陳家的庫房裡邊了。」

「媽的,這陳開元平常看上去挺老實的,但是骨子裡卻是陰得很啊。」

在那陳家座位席上的陳開元在聽到了這一句話的時候,臉色立刻是陰了。

「誰說不是呢,活生生的一頭笑面虎啊。」

「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誰的能耐又是差的了?」

「說的也是啊。不過,這凌辰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

「咦,你還不知道嗎,蕭家的那五個種子選手就是被此人給廢掉的。這一次的郡城大比,我估計此人可以進入到前五之中了。前提是沒有提前碰到那人……」

「那個傢伙啊,估計在皇都大比之上,都能夠出盡風頭吧。」

這幾人在說著這話的時候,還將目光朝著那城主府那邊看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一邊,坐在那太倉郡護城大師身旁的少年神色淡然的看著那上方的石台,彷彿今天的這一切都是和他無關一樣。

范裂,太倉郡城主范山的兒子,同時,也是太倉郡真正的天才,僅僅只是十八歲,但是已經達到了星紋境巔峰的層次。很有可能在二十歲之前,便是踏入到元魄境的層次。

被譽為太倉郡下一代的護城大師!

「裂兒,你覺得在這些人之中,誰更厲害。」

所有的參賽選手都是在這個時候打過了第一輪,忽然的,在那一邊的范山則是朝著范裂尋問到。

原本是微閉著眼睛的范裂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然後遲疑了下,說道:「應該是那個叫做凌辰的傢伙吧。」

在他的雙眼之中,在說起這凌辰兩個字的時候,還微微的閃爍出點點戰意。

這一次,在那太倉郡城主的臉上,則是微微的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了。

因為凌辰雖然也是將其對手打敗,但是其招式並不出彩,遠遠比不了其他一些參賽選手來的震撼。

他們城主府出戰了九人,其中也是有著兩個實力不錯。而且那寧家和雲家同樣的是有著兩名星紋境八重天的參賽人員,實力看上去同樣也是不錯。

只不過看自己兒子現在的樣子,似乎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沒有其他人的存在,完全是對那凌辰感興趣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