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嚇!」龍夢都嚇了一跳,說法有點結巴,「這,這不是聖級獸書嗎?這樣給我。」

2020-11-09By 0 Comments

「給你就拿著,要是有人真的不忿和你爭鬥,可不能輸了。」南星很是神秘的一笑,其實把《陋室銘》給龍夢不是隨便的一件事情,是南星之前就有的想法,南星知道龍夢帶的獸書雖然多,但是防禦很差,都不能和自己一開始的鎧甲盔甲相比。而且這段時間龍夢的表現也足夠好,尤其是再過幾個月的學門交流,道門可是只有自己和龍夢,而龍夢就是主要的戰鬥力。

聖級?

其他人都是一愣,這是聖級的防禦獸書,這是開玩笑的吧!看著那獸書上面閃動著的金色光芒,所有人都在沉默,那李秋明的眼睛都在發光,其中滿滿的都是貪婪,這可是聖級的防禦型獸書,便是五大學門都是極其少見,可以說整個大孟國都不見得會多幾本,而現在,竟然被這樣隨手賜予。

龍夢眼睛紅彤彤的,看著南星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尊敬,她因為《道經》的關係認南星為老師,自覺受益非且,現在竟然能夠得到這樣一本防禦獸書,這防禦她可是見過的,在一月前她可是自己親自體驗了這獸書的防禦強度,自己王級別的攻擊獸書竟然不能造出任何傷害,足可以說明這獸書的強大。

「是,弟子定然不會讓老師失望。」龍夢看著面前這個比自己小了很多的老師,眼神變得堅定無比。

(這章寫的自己都有點蛋疼,想要表達的東西沒有表達出來,小生會很快的將這些漏洞和不舒服的改正。)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南星自然不會讓龍夢真的現在上去幹嘛,畢竟這裡是城北盛會,本來就是禁止爭鬥的,況且現在也不是讓龍夢暴露出來的時候,帶著龍夢和任書鳴就快速的離開了這裡,而這件事情除了被一些有心人記在心中,也沒有被多少人記在心中,只是聖級的防禦獸書這件事情還是被傳了開來,畢竟這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而三人離去之後就很快的去了其他的地方,城北盛會有一個地方,很是被人看重,那裡有一塊拜天柱,相傳是被天地所賜,時常有人在拜天柱前書寫文章,據說能夠感應天地,因為京城最出名的那位神童便是在這拜天柱面前書寫文章,最後引發無邊異象,一朵桃花出現,緊接著漫天的桃花飄舞,整個孟都都被籠罩。

「那拜天柱可不簡單,我們都不知道這柱子從哪裡來,不過前兩年那秦風雲在拜天柱旁寫下文章,引動千里桃花,風雲混亂,這也是秦家小子名字的來由,本來是被叫做秦桃花的,但是後來被該做秦風雲。」任書鳴開口,南星兩人都是點頭,孟都出現一個曠世奇才的事情在整個大孟國都傳的沸沸揚揚,便是大離國都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南星的三千紫氣貫長河這樣的異象竟然沒有傳出去,這確實是拂柳老人和無心先生的原因了。

「那我們去了幹嘛?也要在這拜天柱面前寫文章嗎?」龍夢一臉的興奮,似乎想要在這拜天柱面前好好的顯示一下。

「在這拜天柱面前,只要有人做文章就會有相應的變化,我當時可是也引起了朵朵荷花呢?」任書鳴很是自豪,雖然這異象無法和秦風雲比,但是也是相當不錯的異象了,否則他也不會被同為儒門的人所重視。

「你都有異象,那我一定沒有問題。」龍夢瞥了一眼任書鳴,很是自信。

任書鳴只好苦笑,不過也沒有怪罪,對於這龍郡主的性格他還是有些清楚的,現在好像是對待除南星以外的人,都沒有什麼好看的臉色。

「那你家老師呢?」任書鳴瞄了一眼南星,這位南兄雖然只是今日和他見面,但是卻一見如故,雖然只是一個十一歲的少年,但是一個能讓龍郡主拜師的人又哪裡會是什麼簡單的存在,說不準就是一個隱世天才。

「老師自然不會差,」龍夢哼了一聲,充滿了自信,南星搖搖頭,沒有理會二人,心中也有些火熱,想要在那裡試一試自己能不能引動異象,而且寫文章,寫的是什麼文章,是關於學門的文章,還是其他什麼文章。

三人有了目標,速度倒也是快,很快的就穿過了人群,來到了這拜天柱之前,這裡卻沒有想象之中那麼的繁榮,基本上各家子弟都在這裡測試過,除了外來者,一般都很少有人來到這裡。

拜天柱,真的是一根很高的天柱,從遠處看,就好像是一道飄然而起的雲煙,但只有到了這裡才會真正的看到這壯觀無比的天柱,不到這天柱面前,就好像是被一雙手遮住了一樣,無法法相這天柱。

「這就是拜天柱,這樣雄偉的存在,完全不像是人可以辦到的。」任書鳴不禁感慨,以一般匠人的力量,如能能夠做到這樣雄偉的天柱,而且約莫幾百米的高度,用的是不知名的材料,誰又能辦到,「我們大孟國的祖先據說就是因為這拜天柱才將京城訂到了孟都的。」

「我先來試一試。」龍夢看到了拜天柱,更是欣喜,在這拜天柱下面自有筆墨,這也是為了讓一些人來這裡試試而準備,因為除非是故意,一般也不會有人隨身攜帶筆墨紙硯這四樣東西的。

《道風歌》,龍夢提筆就開始書寫,周圍的人看到有人在那下面書寫,當下也都是停了下來,想要看到這個看起來柔和的姑娘會寫出什麼樣的文章,又或者是能夠展現出什麼樣的異象。

「咦?起風了,」任書鳴感受著周圍突然之間開始吹起來的風,有些疑惑。

不知道從哪裡吹來的風開始在這天柱周圍吹動,只是這風到了那龍夢周圍的時候就好像是遇到了阻遏一樣,在那裡環繞一周向著其他地方開始吹動,而且這還不算完,在幾人驚訝的目光之下,天空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虛幻的影子,看起來有些不真實,而且並不是很大,這人時而像是一個少年,時而像是中年人,時而又化作一個老人,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只是唯一不變的是這人手中懷抱著一本書,也不知道是什麼書,就那樣被那人懷抱,很是虔誠,這似乎是一個人的一生一樣。

這人慢慢的終究完全老去,化作骷髏,只是手中依舊懷抱著這書,整個人被一股風吹動,化作無邊的粉末,化作無數的蝴蝶在這天空之中飛舞,隨著龍夢的書寫,這蝴蝶漸漸的衝天而起,消散不見,在這裡只留下一股威風,吹到每個人的臉頰,也漸漸的沒有了。

「這異象,一世輪迴生死書嗎?」任書鳴眼睛之中有著驚訝,這異象並不是多麼的大,但是卻十分的難得,便是一些曠世奇才想要得到這樣的異象都沒有任何的辦法,這需要機緣,不是說如何努力就會出現的。

「老師,怎麼樣?」龍夢將筆放下,帶著自己寫好的文章便小跑了過來,一臉的期待,剛才的異象其他人,包括一些看熱鬧的人都看到了,但是唯獨在寫文章的人沒有看到,她的身心都沉浸在自己的文章之中。

「一世輪迴生死書,這異象很好,舉世沒有幾人。」南星開口,他說的是實話,這異象真的是舉世都不見得會有幾人。

冒牌高人 「看到的你的異象,我現在開始期待南兄了。」任書鳴嘆了口氣,看著南星充滿了期待,徒弟尚且如此,那麼,老師會差嗎?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一世輪迴生死書,這並不是如何宏大的異象,但是卻充滿了詭異,曾經有人因為這個異象而領悟生死輪迴,大戰四方,這也是這個異象被很多人知道的原因,說實話,便是南星自己都沒有想到龍夢會有這樣一個異象,未來若是能夠領悟,將會不可限量。

南星自己心理也是有些忐忑,雖然在無心湖的時候引發三千紫氣貫長河這樣的異象,但是又有誰敢說自己每次都能夠保證引發這樣的異象,而且在這裡,是寫文章,不是作詩作詞,這無形之中更是多了難度。

幾步走到拜天柱下,周圍的人看著剛剛離去一個姑娘,現在又出現一個少年,將剛才的異象記在心中,剛才的人都沒有離去,而且還有很多人被剛才的異象吸引,現在正在趕往這裡,想要看一看這拜天柱下的人到底是誰。

「嗯?」南星剛剛盤坐在這桌子一旁,緊接著就發現了不對,自己在瞬間似乎什麼都聽不到了,而且什麼都無法看到,這應該就是拜天柱的神奇了吧! 將軍嫁我 南星心中暗自思索,取出一隻筆,腦海之中回想著,終於是動了筆。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

「也不知道你老師,我南兄到底會寫什麼,能夠引發什麼異象,」任書鳴看著那裡終於要動筆的南星,不由的開口問道,遠遠的他已經看到了李秋水帶著其他人已經到了這裡,不過他卻沒有過去,今日那些人的表現可是著實不好。

「怎麼,你南兄,你是要我稱呼你為長輩嗎?」龍夢冷笑幾聲,就在這裡看著任書鳴。任書鳴神色一凝,轉而就是一僵,看著龍夢的冷笑,連忙賠笑道「不是,不是,我們各交各的,龍郡主,龍郡主,呵呵!」

「哼!」龍夢看任書鳴這樣,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就在這裡注視著自己的老師,相處雖然並不是很長,也就一個月的時間,但是相處的時間越久,她就會發現自己這個老師的不簡單,握了握胸口,那裡藏著一本獸書,正是南星賜給她的《陋室銘》,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都是微微一紅。

轟!

就在這裡的人在那裡看著南星的時候,突然之間天空響雷響起,一片黑雲在天空快速聚集,很快便形成了連綿的一片,只是在這不遠處還有一輪大日高高懸挂,讓人忍不住露出震驚之色,那少年才剛剛動筆吧!

「九公子,這是?」李秋水身旁一個龍套甲開口,他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異象。

「這是動筆驚鬼神吧!」李秋水看著天空,臉色也有一點凝重,「若是沒有錯的話,等一下還會有其他的變化,若是真的出現鬼神,那麼就真的是動筆驚鬼神。」

動筆驚鬼神,相傳有的文章剛剛動筆就會驚動天地,便是鬼神都會因此驚醒逃散。

就像是應了李秋水的那句話,那高高懸挂的大日之中出現一個金甲神人,而在那一片黑雲之中,以紅面獠牙的怪物從雲層之中鑽了出來,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屏住了呼吸,雖然知道這鬼神只不過是異象,但是這是人對於這種高高在上生物的莫名的恐懼。

吼!啊!

金甲神人和怪物剛剛靠近南星,一隻碩大的毛筆從天空插了下來,金甲神人和怪物瞬間逃散,遠遠消失,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讓鬼神都感到恐慌,不敢去靠近,這樣的情景即便是已經知道了這是動筆驚鬼神的李秋水都忍不住暗暗咽了咽口水,實在是太驚人了,這樣的異象只是聽聞,現在卻真的看到了,便是秦風雲動筆都沒有出現如此的景象。

「這就是動筆驚鬼神,」李秋水看著南星,眼睛之中充滿震撼,他當初就看到南星那可怕的三千紫氣貫長河這樣的異象,知道南星絕對不簡單,如今看到南星只是動筆就引發這樣的異象,看著南星的目光都是充滿了羨慕嫉妒,「這就是你們看不起的道門學子,只是動筆就能夠引發這樣異象,你們。」李秋水搖搖頭沒有再說話,只是這意思已經相當的明顯了,獸書大陸是一個以異象來評斷的大陸,那秦風雲能夠如此出名,和他的千里桃花風雲滾動分不開的。

幾人默然無語,嘴巴蠕動了一下卻還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

「我該說真不愧是你老師嗎?」任書鳴半響沒有說話,獃獃的看著那金甲神人和怪物都消失之後,這才緩緩開口。

「我家老師本來就很厲害,」龍夢一對眼睛滿滿的都是敬佩,眼睛之中再也裝不下第二個人,看著還在那裡書寫的南星,眼睛之中充滿了愛慕。

只是無論這異象如何,還是其他的什麼,南星都是感受不到的,他的心神現在全部都集中在了這文章之上,《師說》,這篇文章是他在這裡安靜下來之後想到的,身為龍夢的老師,他也感覺自己應該有責任,或者說這就是自己被稱之為老師之後應該付出的責任,所以南星義無反顧的將《師說》寫了下來,至於會出現什麼,不會出現什麼,這就不是南星能夠知道的了。

北王府。

王府內安穩的等待晚上詩會的北王此時正在躺椅之上休息,一副悠閑淡然的樣子,不過就在這時天空暗了下來,烏雲和大日同時出現,北王整個人立馬就跳了起來。

「動筆驚鬼神?」北王看起來只有三十歲的樣子,宛若年輕人,絲毫看不出來像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王爺。

下一刻,金甲神人和怪物的出現,很快就像是被驚到了一樣,消散在天地,北王立馬就可以確定,這就是動筆驚鬼神。

「是有什麼人在拜天柱下嗎?剛才就是一世生死輪迴生,現在又出現這動筆驚鬼神,今日是出現了什麼妖孽。」北王暗暗驚訝,「難道又出現了一個秦風雲,或者說是一個超越了秦風雲的存在。」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異象沒有因此終止,反而開始有了新的變化,這一點很多看出是動筆驚鬼神這一異象的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個前奏,一個開始。

南星的速度變得快了起來,他感覺不到別人說的話,這是在拜天柱下面的效果,其他在這拜天柱下面試過的人自然也能夠知道,現在所有人都沒有去理會南星,他們只是望著天空的異象,因為他們知道現在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少年感覺到他們,只有在這文章書寫完畢。

「來了,那是什麼?」有人望著天空,一臉的驚駭,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沒有聽說過的異象。

「是佛門的佛陀嗎?」也有人開口,但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身旁之人給打斷了,「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佛陀哦,不會是這樣子,佛陀異象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幻影在出現,只是並不是多麼的真實,一些人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都沒有看到這幻影到底是什麼樣子,只有一些強者才能看到。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漸漸的這幻影越來越真實,一個真實無比的存在出現在天空,這是一個巨人般存在,只是看起來就好像是浮雲一般,就這樣半躺在天空之中,一頭長發散落在一旁,一隻手撐著腦袋,另外一隻手卻拿著一卷竹簡書籍,身穿著白色的長袍,看起來很是慵懶,好像是一個懶漢一般,可是當這樣子真的出現之後,一些有著見識的人都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天空之中半卧的白衣人。

「那是聖師?」有人似乎在猶豫,很是不確定。

他身旁的同伴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看到的依舊是這聖師,微微遲疑一下開口道「那和我們在書本上見到的聖師一般,應該是不會錯了,可是,這不是應該會出現異象嗎?為何會出現聖師的異象。」

聖師,獸書大陸一位公認的聖者,一生收徒足足萬餘,每一位都有著不小的成就,所以被稱之為是聖師,譽為聖人之師。如今過去了千百萬年,已經沒有幾人能夠知道這聖師的名字到底是什麼,但是所有人卻能夠知道這是聖師。

「聖人之師,這少年有成為聖人之師的潛質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北王看著聖師也是暗自心驚,若是平時他一定是漂浮在天空,可是此時這天空出現聖師,雖然只是異象,但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對其不敬的,「聖師卧人間,這種據說是不可能被激發的異象都出現了,那個少年寫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此刻的北王心中的南星是充滿了神奇的,一個能夠引發聖師卧人間這樣異象的存在,如何能夠不神奇,而且這還只是一個少年,以北王的實力,自然能夠看的出來,南星不過只有十一歲的少年而已。

「這將是一個部次於秦風雲的天才,秦風雲也是在十四歲的時候才引動千里桃花,而這少年十一歲就引出聖師,絲毫不弱。」北王感慨,同時看向四周,卻發現只有寥寥數人能夠知道這異象,其他人最多也只是知道這是聖師而已。

天空之中的聖師就這樣靜靜的卧在那裡,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之間睜開眼睛,兩道金色的光芒從那一對眼眸之中投射出去,穿透了半邊天轟擊在了天邊。

啊!

那裡傳來慘叫,有人漂浮在那裡,被這幻影一般的聖師轟擊了下來,一身修為竟然全部都背廢掉,雙腿都粉碎了,整個人如同遭受到了天譴一般。

「簡直是找死,」北王不屑的看了看那人,那是光明殿堂的一個大主教,只是被這聖師轟擊后恐怕是做一個普通人都難,「即便這只是異象,但是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去褻瀆的。」

其他人也連忙離開那人,敢對聖師不敬,這本就是天大的罪孽,如今被異象中的聖師轟擊下來,哪個敢去相助,同為光明教堂的騎士和主教想要去幫忙,但是那還微微睜著眼睛的聖師望著這裡,讓所有人不敢輕舉妄動。

「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南星看著手中最後一句勾出,順手在這後方將自己的名字寫下,這次倒是沒有成為什麼獸書,只是南星感覺這文字或許還有著其他什麼力量,就將其微微一卷拿在了手中。

「嗯?」南星站了起來,整個人都是一怔,周圍此時圍滿了人,讓南星頭皮都是一震發麻,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剛才引動了什麼不得了的異象了嗎?

轟!

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進入了南星的身體之中,南星腦海之中一瞬間多了很多東西,就在南星有些忍受不住的時候,《西遊記》猛然之間在腦海之中跳動,一個白髮的老道士將那力量直接一攏長袍收了起來,只留下一小部分到了南星的身體之中。

「菩提祖師?」南星心中疑惑,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幾步從拜天柱上走了下來,龍夢和任書鳴連忙迎了上來。

「我們趕快走吧!等待晚上詩會的時候再去。」任書鳴連忙開口,這倒不是因為這周圍的人如何如何,只是在這裡被圍觀也不是什麼好事情,南星寫完這文章之後已經是大中午了,若是被這麼圍著,還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

「行,我們走。」南星也是明白任書鳴的意思,當下環繞一周也只是看到李秋水,對著李秋水點點頭,三人趁著其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鑽入人群之中很快消失不見,這路自然是任書鳴在前方。

「這三個小子去的方向,不會就是本王的府邸吧!這小鳴!」北王看著任書鳴三人離開的方向,不由曬笑一聲,看來這三人要去的就是自己的北王府了,好像也確實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啊! 暖婚契約,大叔,笑一個! 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北王,這是一個禁忌般的人,尤其是在這大孟國內,北王的名聲都不必孟師差,甚至於還有幾分血腥之氣遠遠在孟師之上。

北王是一個征戰沙場的人,如今只不過是休閑在家中而已,家中府丁稀少,寥寥而已,任書鳴帶著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這北王府門前,不過這裡的警備相當嚴厲,若不是任書鳴拿出一面帶有『書』字的令牌,可能他們都無法到達這裡。

「我們為什麼要走啊?」龍夢很是不理解,一對眼睛之中充滿了迷惑。

「不走的話會有很多人衝上來的,到時候我們想走都難,」任書鳴解釋道,「我們趕緊進去吧!這裡就是北王府了,也不知道北王叔叔在不在家中。」

「也好,我感覺我要突破了,最好找一間安靜的房間。」南星眉頭微微一皺,自從寫完《師說》之後,那力量就衝進了自己的身體,雖然說被菩提祖師攏走很多,但是剩下的力量依舊在衝擊著轉力壁障,隨時都會衝破。

「突破?」任書鳴也是一怔,突然之間開口道「也是,那樣的異象定然會有隨之而來的力量,若是一點都沒有才怪,趕緊走吧!我為你找一間房間。」

任書鳴當下就帶著二人進了北王府,迎面遇到一個帶著青色儒門小帽的老人,臉色頓時一喜,忙上前道「楊老,我這位朋友即將突破,能不能找一間房間。」

「小鳴,」楊老看著任書鳴,顯然也是熟識無比,只是看了一眼南星就感覺到了不對,這個少年身體之中的力量似乎快要從身體蔓延出來一樣,這是身體快要無法承受的現狀,也是嚇了一跳,帶著南星就進入了一個房間。

南星走的時候將自己的《師說》放到了龍夢的手中,自己隨著這個楊老進入了一間房間,這房間內裝飾的很有特色,牆壁之上都掛有各種兵刃,而且是距離南星他們最近的一個房間。

「這是北王的房間,不過事關緊急,你還是趕快突破吧!」楊老開口,南星也是越來越不舒服,點點頭,那楊老就退了出去。

不過此時南星還真的沒有多少時間去理會這楊老和北王,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力量正在膨脹,若是自己不能將這股力量消弭,很有可能被這力量搞的身體膨脹爆炸。

當下盤做了下來,身體正在發熱,被某種力量充斥,直接便進入內視的狀態,身體之中一股金色的力量在蔓延,這股力量所過之處誰都無法抵擋,南星的轉力在苦苦支撐,似乎是無法阻止一樣。

「只能直接突破了,」南星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前段時間才剛剛成為轉士五層,這樣快速的提升修為是有隱患的,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此時若是不突破,這金色的力量足以將自己吞噬,而轉力也快不能突破。

轟!

南星試著操做這金色力量,身體如同被巨錘轟擊一般,猛地發出了顫抖,牙齒一咬,強行抽出一部分金色的力量直接撞向了那轉力的壁障,在這有意的撞擊下,竟然是瞬間就突破了過去,轉士五層成為了六層。

可是越是這麼容易,南星心中的不安越是大,這就表明著這金色力量的可怕,南星曾經讓轉力去撞擊,可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不過此刻一突破,一股澎湃的轉力沖了出來,將這金色的力量攔了下來。

「這若是菩提祖師沒有攏走那些力量?」南星心頭髮寒,僅是剩下的這些力量就讓自己如此,若是沒有被收取,恐怕現在自己已經被這力量充斥的爆炸了吧!

這些金色的力量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繞是如此之多的轉力竟然無法將之吞噬,還在與之僵持,而且以南星的感覺,若是再繼續這樣下去,恐怕自己的轉力又會被壓制,身體都有些顫顫巍巍,這些力量的爭鬥,可是在將南星的身體當作了戰場。

「不行,這樣下去,沒有分出勝負我的身體就會先撐不住的。」南星腦海轉的飛快,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止。

嘴巴一張,一口殷紅頓時順著嘴角留了下來,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面之上,他的大腦都快因此而暈厥過去,這力量的衝擊實在是太可怕了,尤其是在自己的身體之中。

轟!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從房間之中蔓延而出,即便是門外不遠處亭子內的幾人都看到了,那亭子內不僅有剛才的楊老,任書鳴龍夢二人,還有一個年輕人,正是北王,四人對視一眼,都是看到了眼睛之中的驚奇。

北王眉頭微微一皺開口道「這氣息在變弱,他到底是突破還是走火入魔啊!」

「王爺,剛才我看到的時候,他體內的力量竟然在起著衝突,身體的承受能力似乎到了一個極限,」楊老開口,他也是一個高手,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去看一看,這樣一個大才可不能現在就隕落,」北王臉色微微一變,任書鳴和龍夢也是臉色大變,尤其是龍夢,這可是自己的老師。

四人快速到達房間,直接將房門打開,裡面的情景讓幾人目瞪口呆,這少年全身沾滿了鮮血,身體的氣息微弱無比,頭頂浮現出一本金色的古書,這還不是神奇的,最神奇的是在這古書之上還有一個老道士,像是這本書的書靈一樣。

「法不傳六耳,」老道士開口,只有手掌大的身體在這裡輕輕浮動,手指點在這金色古書之上,頓時出現一座玲瓏寶塔將南星籠罩在其中,將一切都阻攔在外。

「這書靈竟然有著自己的意識,」北王都是震驚無比,一些獸書會產生書靈,這並不奇怪,但是這書靈有了自己的意識就不簡單了,而且這寶塔,只是看著北王竟然能夠產生一種無法擊破的感覺,這也是來自那書嗎?

「王爺,」楊老開口,北王擺擺手,楊老立刻閉上了嘴巴,看著這寶塔,北王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才開口道「我們先出去吧!這小傢伙一會就應該沒事了,氣息變得穩定了,看來這書靈有治療之法。」

龍夢看著這寶塔,想要說什麼,但是終究還是退了出去,只有這麼一座金燦燦的寶塔留在這房間之中,將南星護在其中。

「著書之力嗎?」在所有人離開之後,南星竟然勉強的抬起了頭,嘴中喃喃發聲。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著書之力,南星自己都不搞不清楚,這是菩提祖師傳遞給自己的信息,但是即便是這樣也只是讓南星知道這著書之力是用來寫書的,要是以著書之力些來書,那麼這書要是能夠成為獸書,就會提升等級。

當然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南星才知道這著書之力是多麼的珍貴,很少有人用著書之力去突破境界,因為著書之力的來源就是各種異象,種種機緣,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而南星之所以會是這樣,完全是因為他不懂得使用著書之力,不過這一次菩提祖師倒也是沒有白出現,交了南星如何使用著書之力。

只不過菩提祖師的出現也將這一次大部分的著書之力攏走,這也是菩提祖師能夠使用出《西遊記》之中法寶玲瓏寶塔的原因,而且菩提祖師表示自己現在就相當於一個書靈的形式,只要有足夠的著書之力,他就能夠使用更多的力量,甚至是菩提祖師的力量。

……

「這次多謝王爺了,」南星換了一套北王的衣服,對著北王微微行禮。

北王微微將身子向一旁移開,沒有接受南星的這一禮,笑了笑開口道「你的異象可是聖師卧人間,這樣的異象將來可是有能夠成為聖人之師的資質,我可不敢隨便受你的禮。」

「聖師卧人間?」任書鳴奇怪開口,這異象自己都沒有聽過,只不過當時候出現了聖師幻影,而且又有動筆驚鬼神的前奏,讓人知道這異象不簡單而已。

「對,」北王看著同樣奇怪的龍夢南星,還有一旁的楊老,當下開口道「這是一種極為少見的異象,不,更加準備的來說這只是一種被臆想的異象,因為從來沒有聽說過誰真的展現出這樣的異象,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獨一無二的嗎?」龍夢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的老師,雖然只是一個比自己還小的少年郎,但是卻有著這樣的資質,還有,聖人之師的資質,那就是說身為老師的弟子,將來自己還有可能成為聖人嗎?

「可以這麼說吧!現在來說就是獨一無二了,」北王淡淡一笑,他凶名在外,但是對待這些還算是孩子的少年少女來說,卻還是溫和無比的,「再過一會就是詩會了,你們三個可都要參加啊!」

「我跟著我老師,」龍夢首先開口,北王和楊老奇怪的看著龍夢,雖然說南星有著這樣無比的資質,但是這麼小的年紀就有了一個徒弟,而是很讓他們吃驚的。

「自然是會參見的,畢竟聽說詩會一等會獎勵一隻少見的鳳尾竹筆,我可是很在意的。」南星笑了笑,充滿了自信。

北王笑了笑,並沒有覺得南星狂妄,少年郎就要有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誰的當年不是這樣,若是一個少年郎都還是害怕,那麼又有什麼意思呢?

「北王叔叔,這次可是你的錯了,南兄雖然年紀小,但是詩文絕對不弱,那句你最喜歡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可就是南兄所做。」任書鳴笑道,這可是好不容易可以嘲笑北王叔叔的機會。

「就是你,你就是回眸公子。」北王眼睛一亮,只是知道這詩是一個回眸公子所做,但是並不知道是誰,原來是這小子,難怪說詩會一等,這樣來說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一句詩就讓人感到如此難忘。

「不過我還是最喜歡『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任書鳴搖搖頭,突然興奮道:「南兄你不如今晚就將這句詩補充完整寫出來,這樣的話絕對能夠得到第一等的。」

「《長恨歌》嗎?」南星一愣,想了想還是搖搖頭,這《長恨歌》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南星對於《長恨歌》可是有著特別的想法的,「還是算了,到時候再看吧!」

「不行嗎?那算了,你下次告訴我好了。」任書鳴很是失望,不過轉而就又變得樂觀了起來,「不過,今晚還可以看到你寫的新詩也是不錯。」

時間變得很快,不過是一會時間就到了晚上,南星突破修為用了很一段時間,而且還去去學習了很長的著書之力的掌握,自然時間就用了很多。

「打擾王爺了,」南星開口,帶著龍夢先離開了,任書鳴沒有跟著他們一塊,一會詩會還需要北王來執掌,任書鳴會和北王一同出現。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