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因為我醉了,沒有辦法讓你滿意,讓你開心。」

2020-11-02By 0 Comments

顧銘沒講怎麼今晚怎麼讓卡捷琳娜滿意,怎麼讓卡捷琳娜開心,但是卡捷琳娜懂,知道顧銘想幹壞事。

「德行!!」

她白了顧銘一眼,卻是沒有拒絕,說:「去洗澡。」

顧銘摟著卡捷琳娜說:「一起嘛。」

卡捷琳娜不說話,顧銘默認卡捷琳娜答應了,懶腰抱起卡捷琳娜,進入豪華浴室中。

今夜,魔斯科大雪依舊,夜晚依舊的寒冷,但顧銘不冷,熱得很,汗水都出來了。

卡捷琳娜同樣如此,香汗不停的往下淌。

一夜過去。

第二天,大雪罕見的停下,太陽露出它的真容。

難得的好天氣,不能辜負,顧銘辭別卡捷琳娜,踏上前往西部的航班。 五日,辦完事的顧銘回來。

沒有馬上走,繼續留在霍夫家族的莊園,陪伴卡捷琳娜的同時,正式跟維克多簽署開礦合作協議。同時,把總計100億華幣的費用支付給霍夫家族。

至於什麼時候開礦,這個就不是顧銘能夠做主的事情了,需要維克多安排。

維克多沒有讓顧銘久等,非常重視顧銘這位女婿,更知道唯有利益合作,才能讓他們的關係更加穩固,保證用最短的時間把礦開起來。

不過,他卻是不保證一定賺錢,到不是信不過顧銘勘探礦脈的本事,主要是時間太短,五天,壓根不可能在霍夫家族眾多礦山中挑選出一座合適的礦山進行開採。

還是不信顧銘……

顧銘微微一笑。

他找的礦能不賺錢?那絕對是霍夫家族眾多礦山中玉石礦品質最好,最豐富的一座,可以讓他賺大把的鈔票,多到以後讓霍夫家族心疼,後悔跟他合作。

當然,反悔不至於,霍夫家族還沒有那麼小家子氣,更別說,顧銘的存在,讓霍夫家族增色不少,那些別有居心的人,不說再也不敢打霍夫家族的注意,至少這段時間老實了下來,壓根不敢找霍夫家的麻煩,忌憚顧銘這位連戰神殿三殿主都能打到求饒的厲害角色。

別說什麼現在是槍為王的時代。

先不說現在有防彈衣那種東西,乃怕沒有,也要打中才行,打不中,跟燒火棍沒有任何區別。

顧銘的身手,可以毫不誇張的講一句,沒有密集的彈雨,壓根不可能打中。

彼之深情,此之毒藥 他們打不中,顧銘卻可以打中他們,這怎麼跟顧銘打?完全沒法打。

不能亂來,他們敢亂來,激怒了霍夫家族,激怒了顧銘,後果他們承受不起,自然要消停下來,坐等戰神殿派出更加厲害的高手給三殿主盧西恩報復。

結果,結果讓他們失望了,戰神殿壓根沒有任何動作,好似沒有盧西恩被顧銘暴打這件事情。

然後,就是陪伴。

得知卡捷琳娜近段時間沒有去華國的打算,顧銘選擇多在鵝國逗留兩天,跟卡捷琳娜領略鵝國的美景,體驗鵝國的異域風情。

最後,還有一件事情,莫德的兒子伯尼從大雪山中回來。

一把西洋劍,一身裘服,傲立莊園外。

他要挑戰顧銘,要跟顧銘比劍,比誰的劍更快更厲害。

比賤?

比誰更賤?

好吧,不是這個賤,是這個劍,但顧銘表示,他也不想比,總覺得流傳出去怪怪的,不想聽到別人說他比劍贏過誰。

但人家不走,不僅不走,他們出去的時候,還搞事情。

一劍刺出。

伯尼不愧是劍客,出手速度快若閃電,劍法也是凌厲,直接刺穿顧銘和卡捷琳娜乘坐越野車的輪胎。

收劍。

車輪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了下去。

顧銘臉黑。

這是誠心找事情,誠心耽誤他和卡捷琳娜的快樂時光,不知道他們的時間本來就不多,只有兩天?

兩天後,他必須趕往蓉城,給袁梓菱過生日,慶祝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個生日。

只有一次。

以後,肯定是不過的,要是每年他都要給他那些女人過生日,那得把他忙死,就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日就行了,哪有那麼多講究,那麼多的儀式感。

不能在伯尼身上浪費太多的時間,必須把伯尼打發走,省得在這裡礙事。

他從車上下來。

浴火王妃 無需用劍。

對付伯尼這樣的角色,拿劍純粹就是欺負人,更何況他的劍還是龍淵,用龍淵對付伯尼這種小角色,是對龍淵的侮辱,空手就行。

伯尼不知道,早就為顧銘準備好武器,劍尖一挑,一把被雪淹沒的西洋劍騰空而起,不偏不倚,朝著顧銘飛去。

顧銘甩手就是一巴掌,把西洋劍扇開,然後淡淡說:「我不用劍。」

伯尼說:「你不用劍,如何跟我比劍?」

顧銘說:「我可沒有同意跟你比劍。」

「那你下車什麼意思?」 妙手回春 伯尼懵道,覺得顧銘下車就是答應跟他比劍,否則顧銘會如同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車裡不出來。

有道理。

事實也正是如此。

顧銘伸手三根手指說:「我給你三次出劍的機會,只要能夠刺中我一劍,算你贏,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但三劍你一劍未中,那就趕緊的滾蛋,別在這裡礙眼睛。」

伯尼劍指顧銘,生氣道:「你這是瞧不起我嗎?」

他覺得是,覺得顧銘這樣做,是極端的瞧不起他。

作為鵝國知名劍客,作為鵝國年輕一輩的劍客代表,他對他的劍有著極強的自信,乃怕顧銘能夠暴打戰神殿的三殿主盧西恩,面對他的快劍,也只能避讓一路。

當然,不意味著他可以打贏顧銘,但只要逼退顧銘,打擊顧銘此時的威名,就足以出他父親莫德心中那口惡氣,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成天在家裡唉聲嘆氣,鬱鬱寡歡,精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下去。

顧銘負手而立道:「你沒有資格讓我瞧得起,想讓我瞧得起,拿出你的實力來。」

侮辱。

前所未有的侮辱。

伯尼咬牙切齒說:「今天我會然你知道我的厲害。」

「那來吧!別耽誤時間。」顧銘勾手的同時,扭頭朝卡捷琳娜說:「讓他們趕緊開一輛轎車過來,別浪費我們的時間。」

「好的。」

卡捷琳娜點頭,安排此事。

依然是瞧不起他的論調,依然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伯尼是真的受不了了,前進,出劍,動作一氣呵成,劍勢如虹。

沒用。

一點用都沒有,顧銘隨手就夾住伯尼刺過來的這一劍,連慧眼都不用開啟。

以前肯定不行。

但是現在,他可以了,因為這一次大量玉石砸進去,先天神珠完成第一段的進化,開啟第六神通的同時,還對他的身體進行再一次的強化。

遠非昨日可比。

這個時候盧西恩再來跟他打,顧銘有信心一拳錘爆盧西恩變態的身體。

這個時候,伯尼來挑戰他,他都佩服伯尼的勇氣。

至於第六神通和先天神珠第二階段具體是什麼,以後再說,現在先教伯尼做人。

顧銘把劍彈開,淡淡說:「一劍,你還有兩劍。」

伯尼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過,他卻是沒有放棄,也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咬牙再次出手,不信顧銘真的有那麼強。 莊園口,一輛越野車揚長而去。

雪地中,伯尼手中長劍掉落在雪中,雙眼獃滯,好似丟了魂一樣。

好久。

好久過去,伯尼才有動靜,問:「為什麼?」

無人回答他。

神瀾奇域無雙珠 有的只是霍夫家族保鏢不屑的眼神,好似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嘲笑他天才劍客徒有虛名,別人站在那裡讓他刺,他都刺不中。

整整三劍啊!

無一例外,無論他從什麼角度刺出去,顧銘都能精準捕捉到劍的軌跡,輕鬆夾住他的劍。

打擊不可謂不大,讓他的驕傲蕩然無存,他有種想哭的衝動。

敵人的傷悲,鑄就顧銘的威名!!

事情傳出,顧銘在鵝國的威名更甚,成為力量和速度的代名詞,沒有十足的勇氣,真沒有人再敢有挑釁顧銘之心。

這事,驚動了鵝國那位,特意邀請顧銘去做客,顧銘第一次出現在那種代表至高權利的地方。

具體過程不多說。

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一個簡短的見面而已,順便切磋了一下,打擊一下別人。

三日後,蓉城機場,顧銘出現在這裡。

依然無人接機,他壓根沒有通知袁梓菱說他要過來,打算給袁梓菱一個驚喜。

……

錦城大夏。

蓉城最豪華商務大樓,沒有之一。

五十六層,總經理辦公室,一身黑色OL制服的袁梓菱正在給謝文殊彙報工作,言談舉止中,沒有當初答應謝文殊時的忐忑,有的只有自信。

她算是被謝文殊培養出來了。

「不錯!!」

謝文殊表揚道:「梓菱,這事你辦得非常漂亮,給我爭了一口氣,沒給我丟人。」

袁梓菱長舒一口氣,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下。

謝家,不是謝文殊一個人的謝家,不僅家族人數眾多,親戚朋友也是一大把。

這麼多人,都指望謝家享受富貴榮華,挖空心思想在謝家經營的公司撈個好職位,謀求更加豐富的回報。

她的出現,還受到謝文殊的重點培養,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謝文殊以後指定會讓她獨當一面。

一個蘿蔔一個坑,有人進坑,必然意味著有人出坑。

優秀的人不怕,不擔心謝文殊拿掉他的職位,但那些混日子,完全靠著關係竊取高位的人不一樣,心中擔心的要死,害怕某一天,謝文殊就免了他的職位。

都等著看她笑話呢。

不爭饅頭爭口氣,她自然要努力做到最好,不給謝文殊丟人,不給……

她想到顧銘,想到那個要了她就把她拋棄在蓉城的男人。

說好的過來看她,這都過去那麼久了,人影子都沒有見著,還發信息說什麼讓她發幾張性感勾人的照片過去,讓他一解相思之苦,簡直美得他。

想看,來蓉城看,她才不會自拍那種照片發給某些人,想著某些人看著她性感勾人的照片幹壞事,她就覺得噁心,露出嫌棄的眼神。

顧銘:「……」

他就是想看看,真沒別的意思,一點那樣想法都沒有,袁梓菱這是典型的冤枉他。

袁梓菱不知道。

工作彙報完成,得到謝文殊的嘉獎后,說:「謝總,還有什麼吩咐嗎?沒有我先出去了。」

謝文殊頭疼道:「梓菱,不是讓你沒人的時候叫我姐嘛,怎麼一直改不了。」

袁梓菱微笑不語。

只要在公司,乃怕沒人,她都不會叫謝文殊姐,只會在私下沒有人的時候才會這樣做,不給別人說三道四的機會。

換句話,公司沒有人知道她和謝文殊私下的關係,只知道她是謝文殊看中的人,想要培養的人,而不知道為什麼看中她,為什麼培養她。

瞧袁梓菱這個樣子,謝文殊就知道袁梓菱不會改,嘆了口氣后說:「正事沒有,但你有一件私事,你忘記了?」

「什麼私事?」袁梓菱問,她真的忘了她有什麼私事,只知道她這段時間忙瘋了,壓根無暇顧及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能有什麼事情值得她顧及的,畢竟她是有男人的女人,無需出去談情說愛什麼的,對那些想要追求她的人,直接說「不」就行。

好無情。

但她就是這麼個人,認準一個那就是一個,不喜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更不像顧銘,看到一個愛一個,搞得他的愛好像一點都不值錢。

事實上很值錢,不止千金,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女人願意跟顧銘嘛。

謝文殊苦笑說:「我的好妹妹,你今天過生日,你難道忘記了?」

作為貼心姐姐,她一直記得袁梓菱的生日,也就是近段時間忙,否則她早就放袁梓菱的假,讓袁梓菱飛申海市找顧銘去了。

如今,事情忙完,到了讓袁梓菱好好休息約會的時候了。

她接著說:「我批了,從今天開始,准你一周假,讓你有時間去申海市跟顧銘好好約會。」

「我不去!!」袁梓菱嘟著嘴說。

「為什麼不去?」

謝文殊猜測說:「顧銘不讓你過去?」

如果是這樣,那顧銘就有點過份了,簡直不把袁梓菱當回事嘛。

袁梓菱搖頭說:「這個到不是,他沒說不讓我過去。」

「那你為什麼不過去?」謝文殊好奇道,覺得像袁梓菱和顧銘這種戀愛不久的人,應該是如膠似漆捨不得分開那種,哪有好幾個月不見,還不想見的道理。

有事,其中一定有事。

當然,不會是顧銘外面有人那種事情,顧銘要是外面沒有人,就不會同意她挽留袁梓菱在蓉城了,更別說,蓉城還有一個跟顧銘關係一看就不尋常的劉柔。

至於顧銘借治病占她便宜,她都不想提,小事一樁,只是有時候忍不住懷念那個感覺罷了。

可,不是這個事情,她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事情讓袁梓菱拒絕前往申海市。

袁梓菱咬牙說:「今天我過生。」

謝文殊細細品味了袁梓菱這句話。

懂了。

她懂了,知道為什麼了,因為顧銘到現在一點表示都沒有,要不是她提醒,袁梓菱連她今天過生日這個事情都忘記了。

這行?

作為男朋友,顧銘這很不稱職啊!難怪她放袁梓菱假,袁梓菱想都不想,直接就拒絕前往申海市了。

這不是袁梓菱的錯,而是顧銘做得太過份,她當時就忍不住拿起手機,給顧銘打電話,替袁梓菱抱不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