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在蕭何發現真相之後,他絕對不會選擇與我們開戰,而是來找我們解釋清楚這件事情!」

2021-11-23By 0 Comments

「那個時候,我們就可以埋伏趁機將他做掉了!」

「原來是這樣!」二十國統領,紛紛點頭,背後老闆真正的意圖,他們此刻總算是完全知曉了!

「為了避免龍國對我們的報復,我們現在絕對不能過份刺激龍國!」阿三又眼神冰冷的看著眾人:「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要約束好自己的人馬,不要在邊城裡亂來!不然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你們!」

「明白!」在座的二十國統領,紛紛點頭!

……

邊境地帶!

一個空曠之地,隱約還能看到硝煙瀰漫的痕迹……蕭何,小天,龍魄悄悄來到這裡。

「幾天之前,那些國家來龍國旅遊的人,就是在這裡被幹掉的!」龍魄指著空曠之地上,燒灼的痕迹,對蕭何和小天道!

三人走了過去,蕭何仔細探查這裡的痕迹!

「車子是被炸毀的,遺體早就被收走了!」

「其餘痕迹,也幾乎被抹除乾淨!」龍魄又冷聲道!

「蕭大哥!」小天突然大聲道:「我感覺這些人,不是邊境徘徊的恐怖分子殺掉的!」

龍魄道:「如果不是恐怖分子,那就更加能肯定,是那二十國的人自己幹掉……這本來就是他們自導自演的一出苦肉戲!」

小天搖了搖頭:「也不是那二十國自己派人幹掉的!」

龍魄聽的糊塗了:「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那二十國自己派人……那又是誰?」

小天冷聲道:「恐怕真的是龍國軍隊所謂!」

這話一出,蕭何和龍魄都驚愕住了!

「你開什麼玩笑?我們龍國的軍隊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龍魄不滿,沖著小天吼道。

小天解釋:「之前蕭大哥不是說了嗎!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沖著他一個人來的!」

「所以想讓他死的人,才精心設計了這麼一個圈套!」

「你們想一想,要綁架走幾百人,不是訓練有素的部隊,根本做不到!」

「邊境徘徊的恐怖分子,都是一群烏合之眾,行動能力沒有那麼強!」

「還有,邊境還有我們的部隊巡邏!如果不是訓練有素的部隊,不可能避開我們巡邏部隊,然後又在我們的眼皮之下,將人綁架走,然後在殺害,毀屍滅跡!」

「因此,從這些推論就可以判斷出,綁架殺人的人,絕對是部隊的人!」

「但要是那二十國的部隊,接近邊境,我們不可能察覺不到,所以這就只能是從龍國里出去的部隊!」

「因此我才大膽斷定,就是龍國某些想害蕭大哥的人所為!」

小天說完,龍魄臉上露出欽佩的神情,他此時也點頭贊同道:「你說的很有道理!」

他們轉頭看向蕭何:「蕭大哥,你怎麼看?」

蕭何在皺眉思索!

聽到兩人詢問,他冷冷道:「推理不能當證據,必須要找到有用的線索!這些人的屍體,還有遺物,比如手機之類的在哪裡?」

小天道:「在邊城,但邊城已經被二十國聯軍攻佔了!」

著筆中文網 袁術高居主位,以後將軍的身份賜封麾下有功之士。

冊封名單如下:

「以紀靈為振威中郎將。」

「以張勳為征北大將軍,率精銳駐守汝南上蔡一帶,以防禦來自北面的威脅。」

「以橋蕤為征西大將軍,率三千餘眾屯駐汝南西部,以防範荊襄劉表。」

「以袁耀為平南將軍,率萬餘部眾屯駐壽春以南的成德。」

「以袁胤為建威中郎將。」

「以鄧當為偏將軍,統領舊部駐軍壽春。」

「以黃忠為討寇校尉,統御一營將士,歸屬於袁耀旗下聽令。」

「以周泰為軍司馬,統籌二部兵士,聽令於袁耀。」

「以許褚為中軍將軍,聽令於袁耀。」

一連串的名單念出來,諸將受封,幾乎人人面上浮現喜色。

並且,此次封賜,袁術亦是深思熟慮了許久。

鑒於其子袁耀已經位列一軍主將,隨時都將領軍征戰各地,為絕對護佑其安危,他可謂是煞費苦心了。

從分別將任命的黃忠、周泰以及許褚等猛將統一劃歸至袁耀旗下統領,便已經能夠看出一二。

緊隨著,袁術又對另一面諸人封賜著:

「長史楊弘,主薄閻象職務不變,依舊署理后將軍府事。」

「以舒仲應為九江郡守,負責郡內一應事務。」

「正式任命劉馥為壽春令,掌民生,行屯田之事。」

「又升任崔州平為功曹,閑時協助理政安民,戰時聽令於袁耀平討各地。」

諸如樂就、梁剛,劉祥這等曾在匡亭之戰中遭受重大敗績之將,已經是逐漸受到袁術疏遠,漸漸淡出了視線。

待封賜一事徐徐結束,告一段落。

……

諸人退卻。

袁耀方才與其父袁術以及主薄閻象、聚集一團,針對下一步的戰略規劃做出了討論。

首先,袁耀自然是當仁不讓地起身面露自信之色的高聲說著:「父親,孩兒早在攻略九江郡,克複壽春城以後,便已在細細苦思著南征的戰略規劃。」

「南征?」

一席話罷,袁術卻是沉聲相問著:「耀兒,你可是意欲南征江南諸地,是否?」

「然也!」

「父親,孩兒正有此意。」

瞧著其父已是猜測出了自己的意圖,袁耀亦是十足自信的回應著,面上洋溢著濃濃的喜悅之色。

隨後,他才緩緩地揮手指向平鋪於桌岸上方的輿圖,輕聲道:「父親,你且仔細觀察一番現下我等所據州郡的地理環境太過惡劣,已經是陷入了六面皆敵的局面。」

「江淮之地雖可作為根基,卻不可止步於前!」

「我軍需掌握整個揚州諸郡,方才能以壽春為大本營,進而以此為中心,席捲中原。」

說到這,袁耀卻是稍微頓了頓語氣,待其父有所消化后,方才繼續說著:「現今之間,除了東方的徐州陶謙暫時與我軍聯盟共抗曹操以外,其餘各方几乎都是與敵部接壤。」

「況且,現揚州刺史陳溫依然逃離至長江岸邊的歷陽糾集兵力而苟延殘喘著,此人雖不足為慮,但他所身負的刺史一職曾是朝廷欽派。」

「若一日不將其滅殺,那我軍佔據淮南亦將有實無名也。」

「當然,這只是其中部分因素,孩兒的本意還是要克複歷陽,以此為江北大本營,繼而發兵渡江攻略江東六郡,以全據揚州,完成閉環。」

攻略江東,以吳地為根基方才是袁耀計劃中奪取淮南的最為重要一環。

江、淮雖然地理位置優越,也極其富庶,是首當其衝的戰略要所,進可兵臨中原諸郡,退亦可依託縱橫密布的發達水系淮河構建堅固防線,護佑江東不失,繼而保全整個揚州。

但若只佔領淮南而不思進取,那無異於取死之道,自己為自己挖一道靚麗的墳墓埋葬罷了。

因為,淮南乃六戰之地。

東,西,南,北四方盡數與外部州郡接壤。

另外亦可從廣陵入海或者入長江直取江淮地區。

故此,江淮只可作為前哨基地,卻不能獨立作為根基所在。

以江東六郡為基,以淮南為北伐路線,方才是制勝之道。

這也是為何袁耀要先行搶佔江淮之地的原因。

欲要問鼎天下,必須據有江北諸郡。

若只是佔領江東六郡,則喪失了進取的機會,將與原史上的孫吳政權無分別。

話語落罷。

一側的主薄閻象亦是拱手附和著:「公子言之有理,我軍若以淮南為主,更是需要以江東六郡的人口、賦稅倚為後盾,所以南征勢在必行!」

閻象眼光不俗,自然能夠看穿這一層,便不由附和著袁耀的決議。

與此同時,他還針對著現下局勢剖析道:「只是,我軍欲要渡江進取江東六郡,以實現開疆拓土之功,卻必須要先行穩固江北諸郡才可,不然恐怕難以建立有效的大本營前去征討各方呢。」

「但據目前的態勢來看,九江、廬江等郡依然有部分地區局勢太過混亂,匪患、俠士,以及各豪強武裝的割據,他們自成一體,我軍恐怕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將之徹底整頓好。」

「這或許會拖延我軍南征的時機矣!」

下一秒,閻象更是一針見血地提出了此問題。

聞言,袁術不由側首相問著,一副問詢對策的神色,說道:「閻主薄所說,不知耀兒可有辦法應對?」

「無!」

話落,袁耀直截了當的予以回應。

正當袁術耳聞回答心生略微失望之色時,袁耀遂又繼續言道:「由於這些勢力都割據一方,早已自成一體,若武力剿除則勢必會耗時耗力,絕不會短時間內肅清各地,令之安穩下來。」

「且似雄踞巢湖的豪族鄭寶、廬江雷薄、梅成俱都擁兵一方,勢力極其強悍,故而孩兒以為武力平討不可取。」

「那以耀兒之見,當如何?」

袁術滿臉唏噓的問策道。

事至如今,或許連袁術自己都未想到,他竟然開始漸漸依賴起來了其子袁耀。

話剛剛落下,袁耀便毫不猶豫的回應著:「恩威並施,積攢名聲,招撫江淮諸士以為己用,再行武力與攻心并行,籠絡瓦解各方勢力的人心。」

這一席話語,袁耀鄭重的言罷。

在他看來,單純的以武力討伐江淮各方勢力是不可取的,難以做到兼顧,且用時太過長。

對於袁耀來說,需要儘快穩定淮南諸郡,繼而儘快平定江東六郡,然後好迅速積攢實力,待兵精糧足之際,趁勢再度大舉北伐中原諸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