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哥,你真是厲害,死的都能說成活的了,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這個特長呢?」王浩然鬱悶的道。

2021-01-30By 0 Comments

唐宋淡淡的道:「我的優點還有很多,但是我這個人很低調,一般不把自己的優勢暴露出來。要不然的話,麻煩事就會找上門,你知道的,我最討厭麻煩。」

無情谷雖然是清乾劍宗的附屬宗門,可是因為他們老祖宗吳道之突然晉陞武尊高手,所以地位急劇提升。安排的住處也是最好的地方,貴賓院。

一般情況下,只有同品級的宗門家族來人,或者是上品家族宗門來人,才會安排在貴賓院的。所以說這一次無情谷的待遇可以說是超品了。

這也讓無情谷的人抖了起來,家裡出了一個武尊高手就是不一樣,連清乾劍宗這樣的五品大宗門都得好好的招待。這在以前,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連帶著少谷主吳強的身份也是水漲船高,這些天,清乾劍宗下面的各個附屬門派,都來拜訪過吳強,這讓他很開心的同時,傲氣也急劇的膨脹起來。

與此同時,無情谷這一次負責帶隊的大長老吳中邦也是抖了起來,專門挑選了一些合適的目標,給他們發出了飛快,讓他們把手中的秘境名額貢獻出來。當然,他們也不是強奪,而是交換。當然,誰都知道,這個交換的籌碼絕對不會高。

跟名額的真正價值比起來,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可是無情谷現在就是這麼牛逼,更何況,他選擇的門派,都是沒有什麼背景的,他料定他們不敢反抗。比如飄渺仙宗,這個全宗上下都是女人的宗門。

在吳中邦心裡,不但要把飄渺仙宗的名額拿過來,而且他還想把琴慕心這個女人也拿過來。要知道琴藍心修鍊數十載,外表看起來卻還如三十左右的少婦,這樣的女人是最成熟,最誘人的時期。可以說是看向吳中邦心痒痒。

以前吳中邦就有這個念頭,可惜卻不敢動手,畢竟飄渺仙宗的老祖宗可是武王大圓滿的高手,而且琴慕心自身也是飄渺仙宗的長老。

可是現在不同了,吳道之的武尊讓無情谷的地位急劇提升,他吳中邦的地位自然也水漲船高,如果這個時候向飄渺仙宗提出想要娶她們幾個女人,相信他們是不敢拒絕的。

而且現在老祖宗晉陞武尊之境,無情谷也有很大的可能晉陞到五品宗門,到時候,他們的地位更是要提升好幾個檔次。不過無情谷的底蘊不厚,所以晉陞五品宗門的希望非常的渺小,可是這也不能阻止人家有此野心。

就在吳中邦志得意滿,彷彿自己就已經是五品大宗門的大長老之時,外面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吳中邦大怒,這裡可是清乾劍宗的貴賓院,怎麼會有人在此大吵大鬧。

正在這時,一個無情谷的弟子跑了進來,稟報道:「大長老,外面來了一個年輕人,他自稱是秦少煌,說要見少谷主。」

吳中邦不耐煩的道:「少谷主是誰想見就可以見的嗎?真是混賬東西,我是怎麼吩咐你們的,現在少谷主正是關鍵時刻,容不得半點打擾,你們都是怎麼做事的,出去,把人給我轟出去。」

那弟子只得應是,苦著一張臉出去了。

但是很快,那個弟子又鼻青臉腫的回來了,吳中邦氣得鼻子都歪了,哪裡來的狂徒,居然敢衝撞清乾劍宗的貴賓院,而且還敢出手傷人,實在是太大膽了。

可是那弟子一句話,立即讓他又安靜下來,「大長老,那秦少煌說他爺爺是清乾劍宗的太上長老。」

如果是一般的清乾劍宗弟子,吳中邦都不怕,可是對方是太上長老的孫子,這就不能放肆了。雖然無情谷現在地位提升,但是別說現在還沒有晉陞五品,就算是真的僥倖晉陞五品大宗門,也沒法跟清乾劍宗的老牌五品大宗門相提並論。

心中有了計較之後,吳中邦立即站了起來,向外面走去。

秦少煌站在外面的院子里,舉頭望天,臉上一片陰鬱,他現在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些不知尊卑的傢伙,居然還敢對自己動手,之前還不知道用什麼理由,現在卻是沒什麼好怕的了。


吳中邦出來的時候,秦少煌鳥都沒有鳥他。

「不知道秦公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吳中邦看著秦少煌一副叼炸天的模樣,心中有氣,再怎麼說,我也是無情谷的大長老,武王後期的強者。你一個小少年,區區武宗初期,居然敢這麼不把我放在眼裡,實在是太可恨了。

可是想想人家的後台,吳中邦也只能把氣都往肚子里咽。


秦少煌淡淡的道:「你是無情谷主事的人?」正眼沒有瞧吳中邦,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後又轉向了別處,既然是來找麻煩的,當然不用那麼客氣了。

吳中邦道:「是的秦公子,在下吳中邦,添為無情谷大長老,是這次帶隊長老。」

秦少煌便點了點頭,道:「既然你是作主的人,那就好,今兒我過來,是有件事情要通知你。可是你們無情谷的人太放肆了,居然二話不說就敢攻擊我,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討個說法的。」

吳中邦彎腰道:「秦公子,實在是抱歉,我們真的是不知道秦公子的身份,要不然借我們幾個膽子,也不敢對秦公子動粗。」 「動粗!」秦少煌怒喝道:「你們豈止是動粗,你們簡直就是想要殺了我,你們無情谷的人太囂張了,別忘了,這裡是清乾劍宗,不是你們無情谷。在這裡你們都這麼的狂妄,可以想見你們平日里是什麼樣子,難怪現在很多門派都向我們投訴,說你們仗著實力,欺壓他們,簡直就是混賬!」

這番話說的大義凜然,不知道的,還當他秦少煌真的是什麼好人。

吳中邦撇了撇嘴,你秦少煌是什麼人,我們都很清楚,在這裡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也太不要臉了。

「是是是,秦公子說的對,是我們的疏忽,回頭我一定狠狠的懲治正面那些人,讓秦公子受委屈,還請秦公子大人大量,不與我們一般見識。秦公子裡面請,還不趕緊上茶!」形勢比人強,吳中邦只得低下腦袋,將秦少煌請進正堂,奉上靈茶。

最校長 ,也覺得差不多了,便進了正常,喝了口靈茶,感覺還不錯。當然,以他的身份,是不會讚歎的。而是道:「吳長老是吧?」

吳中邦趕緊道:「是的,在下吳中邦,秦公子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心裡卻是在琢磨之前秦少煌說的有宗門告狀之事。難不成還真的有宗門跑去告狀不成?

不對啊,選的那幾個都是沒有背景的,難道他們真的不想混了,居然跑去告狀?

秦少煌道:「行了,不跟你廢話了,飄渺仙宗知道嗎?」

「知道,知道!」吳中邦心裡一驚,飄渺仙宗可是他關注的重點對象,不僅想把名額拿到手,還想把人也弄過來啊。難不成這飄渺仙宗的背後有秦家撐腰嗎?

秦少煌道:「知道就行了,行啊,你人無情谷很牛逼啊,連我們清乾劍宗都不敢幹的事情,你們都敢幹,你們比清乾劍宗可牛逼多了。」

吳中邦嚇了一跳,道:「秦公子,這話怎麼說的,我們無情谷就是清乾劍宗正面一個附屬宗門而已,怎麼可能比宗主宗門還牛逼呢?」

秦少煌眼睛盯著吳中邦,反問道:「清乾劍宗怎麼能跟你們比呢,最起碼我們可不敢找人家要秘境名額啊。這秘境名額靠本事爭取,這可是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就算是清乾劍宗都沒有人敢違反。你們行啊,真是膽子大得連我們清乾劍宗的老祖宗都不放在眼裡了。」


吳中邦心中一顫,這種事情暗地裡進行沒事,可真要攤開了說,那絕對是不行的。他當時也沒想到,這些宗門真的敢把這事往外說。在他想來,這些宗門拿著點好處就該偷笑了。

要知道現在無情谷實力大增,誰敢不聽話,難道不怕算后賬嗎?

所以吳中邦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飄渺仙宗跟清乾劍宗給扯上關係了,最大的可能就是跟秦家扯上關係了。

他突然間想起,就在今天早午,他還聽到了一個傳言,說是秦少煌看上了飄渺仙宗的一個女弟子,正在想方設法的把她搞到手,難不成秦少煌這個時候過來,是想要替飄渺仙宗出頭?


難不成琴慕心這個臭婆娘真的跟秦家勾搭上了?

「秦公子放心,這是絕對沒有的事情,清乾劍宗定下的事情,我們怎麼敢違反呢?」 書記孫大壯

秦少煌淡淡的道:「這麼說來,是我搞錯了?」

吳中邦搖頭,大義凜然的道:「這肯定是有人在欺騙秦公子,人心難測,秦公子一時之間上了他們的當也是正常的。」

砰!

秦少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拍得桌子震天響,差點就散了架,怒聲道:「吳中邦,你當我是老糊塗不成?我還年輕,會犯這麼簡單的錯誤?」

吳中邦心裡鄙夷,可是臉上卻是不露聲色,訕笑道:「秦公子,像你這樣的人中之龍,當然不會糊塗了。不過如果正面的人刻意想要騙秦公子,也是正常的,想秦公子急公好義,見不得不平之事,被他們糊弄也是正常的,要不秦公子,我先問一下,看看下面有沒有混賬東西瞞著我做下了這樣的事情。」

秦少煌鄙夷的看了吳中邦一眼,這個老東西,敢做不敢當,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當上無情谷大長老的。

吳中邦也沒辦法,現在正是無情谷關鍵時刻,還不能跟清乾劍宗將關係搞僵,要不然的話,回去老祖宗饒不了他。

「不用了,聽說你們的少谷主來了,叫他出來,我見見他。」秦少煌今天過來,敲打吳中邦只是次要之事,真正最主要的,還是想見一見吳強,警告一下他,別見著美女就想上,季嫣然是他秦少煌看上的女人,吳強自然得把自己的色心給收起來。


吳中邦自然不知道秦少煌的心思,還以為他過來是想要找吳中邦的麻煩。有些為難的道:「不瞞秦公子,我家少谷主現在正在靜修,所以……。」

秦少煌瞥了他一眼,不滿的道:「吳中邦,你是不是覺得你家少谷主很了不起,連我來了也不露個臉,你真當這清乾劍宗是你們可以需橫的地方?我告訴你,立即把吳強給我叫出來,要不然的話,後果你們自負。」

外面的唐宋和王浩然聽到這裡,終於笑了,秦大少爺不愧是秦大少爺,也只有這樣蠻橫不講理的人才能夠讓無情谷的這些人吃啞巴虧。

吳中邦無奈,這個小祖宗本來就是個混不吝的人,真要是惹怒了他,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到時候,無情谷就真的丟人丟到家了。

心裡默默的記住了飄渺仙宗,準備回頭再收拾她們。

「秦公子切莫生氣,我立即去叫我家少谷主給叫出來給秦公子賠禮道歉。」吳中邦無奈,只得去叫人。

秦少煌這才滿意,道:「這還差不多,你們要記住,這裡是清乾劍宗,不是你們無情谷,不是你們可以耍橫的地方。看來你們大家說的都是真的,你們無情谷還真的是蠻橫無禮,連對我都如此,對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吳中邦差點一口老血噴將出去。 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明明是自己蠻橫不講理,可是非要把這個罪名栽到別人的頭上,這也太蠻橫不講理了吧?

外面,王浩然有些難耐的道:「大哥,難道我們就站在這裡看著,不進去嗎?」

唐宋搖頭道:「當然要進去,不過不著急,等那位少谷主出來了我們再進去豈不是更好?」

王浩然想了想,便道:「好吧,雖然我不明白哪裡更好,不過既然你這麼說,肯定有你的道理。」

雖然唐宋很想踩吳強幾腳,可是最大的仇恨可不能拉到自己的身上,雖然以自己現在的身份,不怕他造反。可是有秦少煌這個大頭擋在前面,何樂而不為呢?

很快,吳中邦就回來了,後面跟著的正是吳強。吳強滿臉的不願意,秦少煌又怎麼樣,你爺爺是武尊高手,我太爺爺也是武尊高手,你有什麼好驕傲的?

吳中邦笑著介紹道:「少谷主,這就是秦公子。」

吳強盯著秦少煌,卻沒有半分要行禮的意思。吳中邦急了,道:「少谷主,這是秦公子,趕緊見禮啊!」

吳強卻是不為所動,而是淡淡的道:「為什麼是我向他見禮,而不是他向我見禮?」

秦少煌臉色一沉,吳中邦知道不妙,趕緊道:「少谷主,我們是客,秦公子是主,當然是我們先見禮了。」

吳強卻道:「不是這樣論的吧,既然我們是客人,應該是主人招待我們吧。」

秦少煌站了起來,道:「吳強,看來大家說的不錯,你果然很囂張,我喜歡你的性格。不過這裡不是你們無情谷,你想要在這裡囂張,你還不夠格。」

吳強冷笑道:「是嗎,秦大少爺的『威名』我也是如雷貫耳,比起秦少爺來,我是遠遠不及的,不知道秦少爺要是沒有你爺爺的庇護,下場會有多慘呢?」

「你!」秦少煌徹底怒了,道:「小子,不教訓教訓你,你還當這裡是你們無情谷。」說罷,一拳向吳強砸了過去。

吳中邦懵了,這到底怎麼了?說著說著怎麼就動起手來了,少谷主,我的祖宗啊,你就不能服個軟嗎?這裡是清乾劍宗,不是無情谷,跟秦少煌對上,是會吃虧的。

吳強卻不這麼想,現在無情谷也有了武尊高手,他覺得自己有了最硬實的後台,區區一個秦少煌,他還不放在眼裡。 超級無敵唐三藏

見秦少煌一拳過來,吳強也不甘示弱,直接一拳迎了上去。

吳中邦直接一個躋身,橫在他們兩個的中間,伸出雙手,將他們的攻擊都接了下來。急切的道:「秦公子,息怒息怒!少谷主,趕緊向秦公子道歉。」

吳強抽身而退,道:「大長老,憑什麼我向他道歉,他沒事跑到這裡來抽茬,又不是我的錯,我憑什麼給他道歉,要道歉也是他給我道歉。」

秦少煌怒喝一聲,又是一掌拍向了吳強,怒喝道:「吳中邦,你給我滾開,要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

與此同時,附屬院,飄渺仙宗的住處。

琴慕心問季嫣然道:「嫣然,你真的把事情都跟唐公子說過了?」

之前琴慕心還不知道唐宋的大名,可是經過打聽之後才明白這個唐宋的在清乾劍宗可謂是大名鼎鼎。進入宗門之後,連貫擺下幾次鬥武台,直接橫掃了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最不可思議的是,居然直接秒殺了武宗大圓滿的高手,甚至與武王高手還對過一次,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也算是驕人戰績了。

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帶人闖進核心院,暴打執法堂弟子,最後居然屁事沒有。更讓她吃驚的是,唐宋的背後,隱隱的站著宗主楚天昭,還有他背後的太上大長老孫無忌。還有清乾城主李光年,也對唐宋非常的看好。

得到這些消息之後,琴慕心再也無法淡定了,所以急匆匆的來找季嫣然。

「師父,我說過了,我真的告訴他了,唐宋說了,這件事情他管定了。」季嫣然不明白為什麼師父突然之間會這麼的激動。

琴慕心深吸口氣,道:「嫣然,真是沒想到,你居然和唐公子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季嫣然道:「師父,你到底怎麼了?唐宋怎麼了?雖然他現在是清乾劍宗的內門弟子,可是你也不用這樣的激動吧?」

琴慕心道:「嫣然,你不知道你這個老鄉在清乾劍宗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他真的答應管這件事情的話,那就一定能成。」

季嫣然有些懷疑的道:「師父,你說的是真的?」她還有些不信,雖然唐宋是內門弟子,可是無情谷現在畢竟已經是擁有武尊高手的勢力了。他一個內門弟子,敢跟人家對著幹嗎?

琴慕心道:「如果他都不能,那就沒有人能了。之前我為了這事還勸你答應秦公子的條件,可是現在看來,你應該有更好的選擇了,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對唐公子有好感?」

季嫣然臉一紅,嬌嗔道:「師父,你說什麼呢!」

琴慕心一看季嫣然的表情,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沒有多問,只是道:「嫣然,如此你們有如此緣分,那就當抓住機會,像唐公子這樣的人,註定是要龍騰九天之上的,現在不抓住機會,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季嫣然還是有些懵,道:「師父,唐宋真的有這麼厲害嗎?」在她的印象中,唐宋還是衡陽城那個人人鄙夷的廢材。

琴慕心嘆了口氣,道:「當然,這個唐公子,還真的是非常的了不起。」說著,她便把唐宋在清乾劍宗的一系列驚人之舉說了一遍。道:「就算是秦公子,也只是他爺爺在庇護他而已,可是這個唐公子,卻得到了孫無忌和李光年兩人的支持,看來他會是清乾劍宗下任宗主人選的有力競爭者。」

季嫣然張大了嘴巴,喃喃的道:「師父,這不可能吧?」 琴慕心道:「怎麼會不可能呢?以唐公子的資質,完全有這個可能。」

季嫣然搖搖頭,她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她只是懷疑,師父嘴裡說的那個人,真的會是唐宋嗎?要知道幾個月前,唐宋還只是一個廢物而已。

可是現在,他卻成了連五品大宗門都要當成繼承人來培養的對象了,這個跨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季嫣然一時間無法接受。

貴賓院里,秦少煌和吳強兩人各不相讓,吳中邦夾在中間差點哭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