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大海!」

2020-11-03By 0 Comments

這招曾經讓神兵小隊差點滅隊的招式果斷使出,雷正和趙詩楠瞬間被束縛。不過,不到一會,魅便撤回術法。因為雷正手中的仙劍正散發光芒,隨時有可能刺向他。大海真言可以束縛雷正的動作卻不能束縛仙靈之氣的運轉。

「劍雨!」真言劍雨。

魅這一招也算故計重施,此前用來對付趙詩楠三人,成果非凡,不過,還是雷正。

「移形換影!」

雷正利用岩石將自己轉移到劍雨標記範圍之外,反手仙劍劍氣激發攻擊魅,打斷他的真言秘法。

「隕石!」

魅不慌不忙繼續使用殺招,論底蘊他自信比雷正深。事實如此,雷正和趙詩楠大多時候只能被動招架。

在魅密集的攻擊中,雷正和趙詩楠背靠背稍作休息。

「趙隊長,差不多是時候。從佳樂出發到現在差不多有兩小時,這麼長的時間裡軍方的準備應該足夠充足了。」雷正小聲說道。

「你有把握嗎?」趙詩楠問。

「我也說不準。」雷正回答。

「好!我相信你。」趙詩楠的態度,好像在表示不論雷正怎麼回答都會相信他。

「你就不怕萬一失敗。」雷正苦笑。

「即便我們失敗,或者犧牲,人類還會有其他人站出來完成我們未完成的事情。」趙詩楠道。

雷正定了定神。

「看來我已經沒有退路。」

「我也沒有。」

最後兩人相視一笑。

「魅,你們妖族的個人能力的確很強,但是,一個人是無法在世上生存下去。我有一起戰鬥的夥伴,而且我相信他們,所以,我沒有輸的理由,接下來我將拚死一搏,做好覺悟吧!魅!」雷正對魅喊道。

「喔!拚死一搏嗎?你這麼說反而讓我更加興奮。」魅根本不信雷正的鬼話。

雷正拿的出手只有仙劍,也是唯一的攻擊手段,仙靈之氣不留餘地般灌輸進去,青光大放。

「哈哈!又是這一招嗎!不過,在你蓄力期間我看你怎麼躲。矛!」魅大笑。

「不要遺忘我的存在。」趙詩楠站出來用肉身來幫雷正抵禦攻擊。

「我看你能撐多久!」魅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繼續發起猛攻。

雖有點水在手,可畢竟它不是萬能的,憑趙詩楠一個人招架不住魅的真言攻擊,不一會,趙詩楠被魅擊傷倒地,不過,倒下前她為雷正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魅,這一次我可不會失手,看看你的奇術厲害還是我的仙劍厲害。一劍破天!」雷正舉劍仙劍劍氣破天。

與此同時趙詩楠撐著受傷的身體拔出自己的刺刀甩向魅的方向。

「哈哈!在我眼皮底下出招,躲你的劍又有何難!」魅橫凌空跨一步輕鬆躲過仙劍。

「你覺得我會那麼傻嗎!我可不是一開始時候的我!移形換影!」雷正大喊。

原本飛向天空的仙劍瞬間與趙詩楠的刺刀置換位置,而刺刀的位置本是由上至下以拋物線的方式甩向魅,仙劍轉移后,速度暴增,瞬間穿透魅的身體,接著摧毀其身下的岩亭。

「怎麼可能!」魅震驚的不敢置信,仙劍對他造成的僅僅是小傷,讓他震驚的另有其事,「你一個入境的仙人子弟怎麼能用出頂級的移形換影仙法。」

初級的「移形換影」術法只能將自身與物體交換位置,到中級的「移形換影」便可做到將手中的物體與其他物體交換位置,此前雷正帶著趙詩楠已經施展過。頂級「移形換影」便有天翻地覆的進階,便是可將施法者身體外的物體與物體交換位置。頂級「移形換影」悟境仙人能修成的也是百中無一。

「我這十幾年不是白過的。」雷正嘴角翹起,因為他知道他們勝利在望。

從岩亭被摧毀的那一刻起,籠罩江北的煙雲終於消散,江北重見天日,連魅的結界也開始崩壞,恢復龍王山原本面貌。

雷正沒有讓趙詩楠失望,沒有讓神兵小隊其餘四人失望,沒有讓佳樂里等待他的夥伴們失望,沒有讓那些信任他的民眾失望。他破壞了魅布下的隔天聚妖陣,他做到了英雄所能做到的事,他將是人民英雄。

魅沒有憤怒,反而出奇平靜,問雷正:「你是怎麼發現隔天聚妖陣的陣眼的。」

「告訴你何妨,我從踏入結界,便開始尋找隔天聚妖陣的陣眼所在,不過由於結界的干擾,我感應不到陣眼。所以我想到一個方法,便是讓仙劍破壞結界,所以才有第一次故意不瞄準你攻擊(說到這裡雷正發出笑聲,感覺自己的演技還可以)。因為仙劍破開結界一個洞口,我能隱隱約約感應結界內的岩亭與結界外的隔天聚妖陣相互聯繫,再加上你所在的位置像是一直保護岩亭,讓我更加確鑿我的想法。」

「不虧是劍仙的弟子,後生可畏啊!」魅嘆了口氣,隨後冷笑道:「不過,即使你破壞隔天聚妖陣又有何用,這個陣法我隨時可以重新啟動。」

「不對!不對!我敢說你絕對無法再次啟動。」雷正笑著搖頭,「你看看你頭頂的天空有什麼!」

魅朝雷正所示方向望去,只見無數武裝戰機封鎖整個江北天空。

伴隨劉洪司令一聲令下,無數激光柱如流星般閃爍而下,精準穿透魅的身體。

如此多的激光炮攻擊下,修為再高也無用,魅的身體開始崩壞。

「哈哈!雷正,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魅狂笑,隨後繼續說了一句讓雷正摸不著頭腦的話,「五千年前,五千年後,妖族始終不變,現在讓我改變一次又何妨!」

「暴風!」

魅用生命召喚出最後的真言秘法,但這一次可不是幻覺,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龍捲風,法境的標誌。

龍王山的天空突然捲起巨大的龍捲風,似乎要將周圍的一切吸進去,距離最近的雷正等人直接被捲起,遠處的武裝戰機都搖搖欲墜。

在暴風捲起的一瞬間,呂律一把抓住飄起李誠英,同時刺刀刺入地面,盡量增加阻力。不過,兩個人的分量著實過重,一把刺刀根本定不住。

「李誠英,你給我撐住。」呂律大喊,他希望能喚醒李誠英。

沒有誰,我惹不起 我真是個演員啊 「狹路相逢勇者勝,你是一名真正的勇者,難道你要在這裡放棄自己的努力,放棄自己一直堅定的信念嗎?快醒醒!李誠英!」

興許因為呂律的呼喚,興許因為魅的死亡,李誠英醒悟一絲原本的他的內心。

「呂律,謝謝你!」李誠英無力的呢喃。

風很大,呂律聽不清李誠英說什麼,但多年的戰友直覺他知道李誠英想做什麼。

「不要!」呂律驚恐大喊。

不過,李誠英已經抽回自己的手,隨風飄去。

不遠處,已經完成聯絡軍部任務正在趕來途中的雲婷從衛星畫面看到這一幕,精神瞬間崩潰,痛哭,吶喊。

另一邊,趙詩楠因為受傷的緣故手臂支撐不住拉力被捲入天空。

「趙詩楠!」雷正焦急大喊。

趙詩楠微笑回應,這是雷正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很開心,很滿足,即便就這樣死去,也無憾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

雷正鬆開一直緊抓巨石的手,朝趙詩楠飛去。

「不要放棄!」雷正盡最大的努力踩踏漂移物加速自己。

趙詩楠看見雷正的動作,鼻子一酸,眼淚不禁流下,有些感情只有得到后才不想失去。

不論是小時候的雷正,還是現在的雷正,都能打動她的心。突然,一股求生慾望致使她反抗命運。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終於,雷正緊緊握住趙詩楠的手,不過,糟糕的是,此時兩人已經非常接近龍捲風的中心。

「不要鬆手。」雷正大喊道。

「你不該來救我的。」說這句話的時候趙詩楠笑得很開心。

「沒事!不會有事的!我有辦法回去!」雷正並沒有察覺趙詩楠的變化,正在焦急的尋找移動目標。

「抓緊了!移形換影!」

雷正利用物體轉移回去一段距離,可這種效果只是杯水車薪,他們一下又被卷回去。

雷正沒有停下,繼續施法。

「移形換影!」

「移形換影!」

「移形換影!」

……

連續使用仙法導致雷正的身體開始混亂,同時體內仙靈之氣逐漸見底。即便如此,雷正不想放棄。身體的混亂使他痛苦不堪,他只好咬緊牙關默默忍受。

功夫不負有心人,暴風漸漸消失,而雷正用盡最後一絲仙靈之氣跳回地面。

暴風消失,一切恢復平靜。

雷正筋疲力盡後仰躺下,趙詩楠跟隨雷正躺下,此時兩人依舊手牽著手。

「哈!哈哈!哈哈哈!咳!」劫後餘生雷正開懷大笑,笑到咳嗽,面向趙詩楠,四目相對,愉悅道:「我們勝利了。」

「是的,我們的勝利。」趙詩楠嘴角微微上揚。

這時,天空漸漸發亮,太陽徐徐從東方升起,陽光沐浴江北城市,將黑暗中的人們喚醒。新的一天到來,他們懷著希望的感情,劫後餘生的笑容從藏匿處走出。 二一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江北混亂過後的第六天。

自打敗妖族后,受災的民眾得到政府和社會的安撫,大多已經回歸正常生活,原本撤離走的民眾也逐漸回到自己生活的江北城市區。不幸的是,小部分民眾要面對一個破碎的家庭,或者一個已經倒塌的家。

混亂帶來的影響持續發酵,悲傷的情緒依舊在城市中蔓延。

由於相關部門為了不引起社會動蕩,封鎖一切有關妖族的信息,僅僅將此次重大的「六二零」事件當作恐怖襲擊事件報道,因此,外界少有人了解真相。

然而,關於這次事件在網路上卻炸開鍋,一些有關妖族的照片和視頻在網路上瘋狂流傳,其關注度已經超越事件本身。儘管有關部門發聲闢謠,但是目擊者太多,而且證據又檢查不出偽造的痕迹,多數網民更願意相信妖族,或者說外星人的存在,並且這些外星人的力量無比強大,可上天遁地。

更甚是,有部分狂熱的外星人追求者不惜萬里來江北探索,便是要追尋外星人存在的證據,一些行為不節儉的狂熱者給當地的工作者造成極大困擾。

不僅是國人,連國外也有許多人借著旅遊的名義來到中國,實際上他們只去一個地方,那便是江北。在這個和平的時代里,江北所發生的事件足以吸引任何人的眼球。

當然,蹭熱度,或者外星人狂熱者只是少數,大多數人來到江北都是想盡自己一份微薄之力,幫助有困難的人們。

名流們則在廣大的國際社會上發起募捐活動,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一方有難八方來救,一直以來都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

五天時間裡,各界人士紛紛前來江北悼念逝者,探望傷者,政府的重建工作井然有序進行中,不久便能完全恢復生產和生活。

作為主角之一的雷正,這五天時間裡比任何人都要忙碌,性情使然,各種事情能盡一份力的他毫不吝嗇。而且,政府安排有臨時住所,雷正沒有什麼可憂慮的地方。

雖然雷正救人的英勇事迹被媒體報道,不過,其關注度並不高。因為大多數人都被妖族的信息所刷屏,神奇的力量總能吸引人的好奇心。

還有一件事,險些讓雷正陷入負面影響的事件。那便是以佳樂超市為避難地點的決定事件。畢竟佳樂超市屬於私人所有,避難的人吃喝超市的食品在當時並未得到超市主人的同意,從法律定義,這屬於盜竊。作為帶頭人的雷正要承擔一切責任,雖說事出有因,但,法律意義上來說這個責任是逃避不掉的。此前,雷正還找到佳樂超市的所有者當面道歉。

幸運的是,佳樂超市老闆為人正直,不僅原諒雷正,還將超市裡所有物資免費提供給困難的人。這一決定,直接讓他名聲大響,不少人還認為正因為有佳樂超市那個絕佳的地點,才能成就雷正救援數百人的奇迹。一時間,佳樂超市和其主人的關注度超過所有英雄事迹。

雖說如此,時不時的記者突襲採訪讓雷正應接不暇。

好事壞事都不重要,唯一讓雷正感到遺憾的是,自從那天以後雷正再沒見過趙詩楠,方芳等人。

最後一場暴風過後,李誠英不知所蹤,神兵小隊其餘五人被指揮部召回,方芳和孟夢在自己的崗位上忙得不可開交。學校是第一批恢復正常授課的單位,葛三天也返校學習。一場災難過後,大家又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當中。

雷正是劍仙傳人的事被趙詩楠隱瞞下來,因此,關於這件事除神兵小隊外無人知曉。

「妖族降臨,師父去向不明,現在連仙劍也被暴風捲走,可真是雪上加霜啊!更要命的是,唯一的戰鬥依賴,仙靈之氣消耗殆盡。往後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瞭望江北城市,雷正心神不安的思索著。 南京,東部戰區總部,六二六緊急軍事會議正在進行中。

劉洪司令環視各方代表以及本部各集團軍將領。

「同志們,戰爭仍然在繼續,現在的混亂只是敵人的開胃菜,往後要面對多麼強大的敵人勢力我不敢猜測,望各位保持百分之一百的警惕。」

劉洪發表完畢后便坐下,由李維志代替詳細說明。

李維志打開會議室的多維投影浮屏,四道身影顯示其中,一眼便知,這四道身影分別是魅,石精,火離,木子雨四妖。

「從戰場上獲取的信息,此次造成江北混亂便是這四人,他們自稱為妖族。」

李維志剛說完各方代表不淡定了,出動第七軍團全軍加上神兵小隊只是為了對付四個妖!

「接下來我所講的話你們也許會覺得可笑,但是請你們保持嚴肅。」李維志接著道。

「這四妖共同來自一顆名為妖星的星球,來地球的目的至今尚未清楚。此妖是四妖中的頭領,自稱魅(李維志單獨提取圖片一一說明四妖詳情),那一場龍捲風便是他放出來。此妖名火離,擅長製造火焰,破壞江北城市和殺害民眾的罪魁禍首。此妖名為石精,擅長製造巨型岩石怪,力量強大,曾抵擋我軍團幾小時猛攻不敗。目前已經確定死亡的妖族只有這個火離,魅妖和石精妖生死不明(雖然神兵小隊的人告訴他們過程,但死不見屍,無以對證,因此判斷為生死不明)。最後這張相貌模糊照片的妖,姓名不詳,我們稱之為水妖,擅長控水,長江的巨浪由此妖製造,並且,水妖現在還活在地球的某個地方。」

停頓一會,李維志繼續補充道:「不僅如此,妖族還可以改變動物的基因,使得它們的肌肉更強壯,體型更巨大。」

「劉司令,恕我直言,既然妖族這麼強大,你們是怎麼打敗這四個妖族的。還有,你們怎麼斷定戰爭還會繼續? 冷麪BOSS的獨家寶貝 憑藉最後那個水妖嗎?」南部戰區代表提問。

李維志剛要回答被劉洪阻止。

「勝利的榮光不屬於東部戰區,他是神兵小隊用犧牲一人重傷兩人的代價換來的。至於戰爭,不是危言聳聽,因為我們不能確定妖星僅僅只派遣這四妖來地球。這一點,你們各戰區不久後會接到中央通知。」

同一時間,中央國防部,綜合情報處。

「處長,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要讓隊長停職?」呂律對自己的直屬上司質疑道。

神兵小隊隸屬國防部綜合情報處,由綜合情報處處長陳陸鳳少將管理。

「哎!我也不想這樣做,這是上頭的決定。你們這次擅自行動上頭很不高興。」

神算萌妻超凶萌 「可是,我們沒有做錯啊!我們救了很多人,還將強大的敵人打敗。」呂律不甘道。

「命令始終是命令,雖然你們打敗敵人,但損失太重,不僅讓戰鬥服損壞,還讓神兵損失一名成員。」

提到李誠英失蹤的事,幾人心情瞬間低落,不過,看呂律的表情,他明顯還不願意放棄。要是以前的呂律絕對不敢頂撞陳陸鳳,這一次生死戰鬥簡直使他產生脫胎換骨般的變化,陳陸鳳看呂律的眼神便可說明。

「我不服,憑什麼只罰隊長一個人,我們也有參與,要罰大家一起罰。」

不過,幾人的表情中,明顯只有魯馬騰支持呂律。楊陽心有顧慮,雲婷則心不在焉。

「出去幾天你的翅膀長硬了是吧!連我也敢頂嘴。」陳陸鳳怒斥。

「不服就是不服,要停職隊長,順便把我也停職吧!」呂律倔強道。

「你……」陳陸鳳瞪著呂律氣的說不出話,停職肯定是不能停職,每一位神兵小隊隊員對於國防部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戰力,不能輕易失去。

趙詩楠不希望其他戰友因為自己遭受連累,於是勸說呂律。

帝少的心尖啞妻 「呂律,你不要為難處長,這件事是我自己決定的。」

「可是……」

「放心吧!只是暫時停職,又不是開除,我依舊是情報處的人。」

趙詩楠的話呂律可不敢反駁,只好悶不做聲。

陳陸鳳見呂律情緒穩定下來。

「好了!好了!這是命令,不是你呂律一個人能改變的,從今往後神兵小隊暫由楊陽任代理隊長,聽到沒有,(不見有人回應)聽到的話回應一聲啊!」

「是!」三人無精打采敷衍。

陳陸鳳心裡嘆氣,神兵小隊是他一手教導成型,他對神兵小隊的成員比自己的孩子還熟悉,這次的損失他有一半的責任。

「怪自己平時對他們的管教太放鬆,以後要加強組織訓練才行。」陳陸鳳心裡默默的想著。 一個月後,江北城市秩序恢復正常,外來人基本走的七七八八,人們總是新鮮過後變得索然無味。

雷正正在快遞公司處理滯留的包裹,這段時間裡他忙的如熱鍋上的螞蟻。混亂的原因,不少家庭選擇搬離江北,因此快遞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不僅要聯絡上本人,還需重新發放地址。現今,雖然大部分快遞公司使用智能機器代送包裹,但是雷正所在企業依然使用傳統的人力配送服務,畢竟有一些事情是智能機器無法代替的,比如說,真誠。

但,在高速發展的社會環境中,大多數人更傾向便捷的服務方式,因此類似雷正所工作的企業只存在少數,再者,這些企業里的員工工作量比智能化的企業多數倍。

雷正手提快遞箱急沖沖從倉庫小跑出來前往車庫,前腳剛踏出門口便被一位年輕女記者阻攔。

「雷先生,我真的是星星報社的記者吳珊珊,耽誤你幾分鐘可以嗎?就幾分鐘!」

「記者姑娘,我現在真的很趕時間,抱歉啊!」

雷正繞開女記者吳珊珊繼續行走,這個女記者已經在門口守了他半天,讓雷正感覺自己是不是被變態給糾纏。

吳珊珊並非第一個欲採訪雷正的記者,這幾天已經有好幾個記者來找雷正,不過,他們來的並不是時候,這十多天里,雷正從早上工作加班到晚上,根本沒有時間理會他們。

「我相信很多朋友都希望了解你的英雄事迹,這種正能量精神同樣是我們社會需要的,請你給我一個採訪的機會。」即便等了那麼長的時間最後的結果還是拒絕,吳珊珊依舊沒有放棄的念頭。

「我現在正在工作,公司有規定不能接受採訪,麻煩你不要跟著我了好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