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天啊,這個人竟然直接發生異變進階了。」

2020-11-04By 0 Comments

此時通過這股陣法釋放出來的力量可以感覺到,這個人直接從一級陣法師躋身於二級陣法師的行列當中。

「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這時,主席台上的鶴老開口緩緩問道。

「天啊,竟然是鶴老親自詢問姓名,這個人怕是要有不小的機會啊。」

被點名的那個人,收起了自己改改發生異變成功的笑容,一臉敬重的看著鶴老說道:「鶴老,我叫肖雄。」

鶴老微微點了點頭:「嗯,下去好好休息,我期待你接下來的比賽。」

聞言,肖雄臉上一喜,連忙道謝,走下了比武場。

比賽規則,如果對決中有一方勝利,勝利一方可以休息五輪戰鬥之後在迎戰其他打擂選手,這也算是一個可以給參賽選手恢復體力的方式吧。

肖雄走下了比武場,下面的觀眾都瘋狂起來了,能親自和鶴老對話的,近幾年來可能除了陣榜上的四位就剩下他了吧,莫非說要破裂,陣榜上出現第五位嗎?

當然,也有些人開始對肖雄記恨在心,例如和他對決並且斬殺還吞了人家陣靈的那個人的所在宗門,肖雄一系列的做法顯然都是在打他們臉。

與此同時,二月酒樓,可以直接開到比武場的天台上,鳳凰站在那裡,對尋找大人物還是一籌莫展:「真是的,這大人物也夠低調的,還不出來,急死我了。」 比武場。

接下來的兩輪比賽還與之前一樣,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宗門之間的對決,而他們陣法的類型也沒有了之前肖雄這一組那麼激動人心,幾乎全都是輔助類的陣法,後面拼的不是操控陣法還是利用陣法給自己加成,拼武技了。

甚至第三組兩個既是輔助類陣法,又不會武技的人足足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才通過耗盡對方力量的辦法決出了勝負。

一開始魏勛員還想讓秦毅繼續為自己講解,可卻被秦毅的一句:「這就是兩場就是垃圾比賽,看會了也沒用。」一開始他還非常不理解,後來知道這兩組人在比武場上之後,魏勛員差點睡著了。

隨後第三組,終於比賽出現了看頭。

青雲閣三級陣法師賴雲,黃劍閣三級陣法師武凈。

在三級陣法師的比賽中,除了一些陣法元素克制之外,那就是在對方布陣的時候的騷擾,因為當你是三級陣法師的時候,陣靈發生了變化,雖然布陣需要至少10秒的時間,但你可以脫身,不必站在陣法中心,所以這樣就有了偷襲或是打斷的機會。

「這兩個人,一個木系控制性陣法,一個火系攻擊性陣法,有點意思。」秦毅淡淡的說道,而現在魏勛員聽了之後絕不會再有不相信的表情,他現在都已經把秦毅當成神仙了,一個可以直接看竄對方到底是什麼陣法的神仙。

試想一下,如果在你還沒布陣的時候,對方就知道你的陣法屬性,專門找一個死克你的屬性,那你得有多絕望?當然除非你有絕對的實力,就像陣榜上的四個人一樣,不單單是陣法,還有武技非常厲害。

台上兩人,緩緩走了上來,輕微閉上了眼睛。

「這個叫感知,是一個陣法師在布陣前常用的手段,只有你講所有的位置感知到位,這樣才能讓你在戰鬥的時候加快布陣速度。

沒過多久,忽然兩人一同睜開了雙眼,眼中散發出了精光。

「這場戰鬥值得一看,過程中可能一直是火系佔上風,但最終還是木系贏了。」說完,秦毅就緩緩閉上了眼睛,三級陣法師的對決雖然那威力在他眼前,用自己的小木頭就可以找到陣眼,將他擊碎。

但要是讓自己給魏勛員講出來,恐怕他也不會理解,畢竟魏勛員連一級陣法師都不算。

魏勛員聽完之後,全神貫注的看著台上的兩個人,只見那兩人在台上打的不可開交,木系控制型的武凈,每一次木枝出來的角度極為刁鑽,可偏偏千鈞一髮之時,火系攻擊型的賴雲卻都脫身避開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木系控制型開始展現出了強勢的一面,之前的對決中,控制型的弟子一直都在節省體力,只要自己不受到攻擊型的致命一擊就可以了。

而火係為了速戰速決,一直全力以赴,當他體力不支時看到那人的笑容的一霎那,心中一驚,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咬了咬牙拼出全力想再來一次致命一擊。

可是武凈不給他機會,直接束縛住了他的雙手和雙腿,賴雲掙扎了好久,最終以失敗告終:「我認輸。」

聽到賴雲人數,武凈這才放開他,失敗后的賴雲失落的離開了比武台。

「宣布一下,中午休息時間到,休息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繼續比賽。」鶴老站在主席台上,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聽聞,其他宗派夜讀離開了這裡,紛紛回到二月酒樓吃飯,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雖然他們這都可以不算是人的範疇,但他們終究只是陣法師,體內的元氣並不多,所以還是要吃飯,並且秦毅這幾天也算是發現了,陣靈大陸的飯都非常挑逗他的味蕾,就好像在地球吃西餐一樣。

「師兄,你真的是神了,剛剛那場比賽我看了,其中有幾點我看懂了一點點,還有一些我看不懂,所以能不能請教你?」魏勛員吃飯的時候都對剛剛那一場的比賽念念不忘,可見對陣法修鍊的痴迷程度。

但是秦毅可不行啊,魏勛員可以一天不吃,但秦毅他一頓不吃就餓得慌啊。

「你等等,先吃飯,不差這點功夫。」見到秦毅不願意為自己解答,魏勛員錯愣的點了點頭,但實際上心情有些低落,他總覺得好像秦毅對自己有些愛答不理了,難道是自己追問的太多了,讓他感覺有些煩了?

然而秦毅卻沒多想,自己只是因為不吃飯就餓,所以才沒有給魏勛員講有關於陣法的東西。

「哎呦,這不是黃土村的那個小魏子嗎?這種垃圾怎麼也能參加陣法比賽呢?」

忽然,魏勛員聽到這個聲音之後,身體明顯一滯,有些恐慌的看著這群人,而魏勛員的舉動也吸引了秦毅的關注,他轉頭看了看那群人,又看了看魏勛員,做好決定繼續吃自己的飯。

魏勛員見到秦毅並沒有想管的打算,咬了咬牙知道自己現在要學會獨自面對他們的勇氣了,今後就算有師兄也不會和自己一直走下去,所以這一關,遲早都要面對。

「你們想要幹什麼?」魏勛員皺著眉頭說道。

看著魏勛員不卑不亢的樣子,那幾個人微微一笑,說道:「你還問我們要做什麼?真的以為你從黃土村跑出來就沒事了?沒想到吧,哥幾個現在也出來了,並且還在輪日派,怎麼樣怕了沒?」

魏勛員氣得雙眼通紅,瞪著他們說道:「明明是你們仗著有幾個臭錢搶了我的女朋友,想要侮辱我,到現在還追到這裡,真當我好欺負是吧。」

魏勛員幾乎咆哮的喊道。

而這裡的動靜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圍觀,他們紛紛停下手中的筷子看向魏勛這裡。

就連大長老和鐵頭他們也看向了這裡。

「大長老,那好像是輪日派的啊。」二長老語氣中略微有意思擔心。

大長老也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咱們先看看吧,小輩們的事,咱們現在就出手,就會引來輪日派的長老出來。」說著,大長老看向了坐在不遠處盯著自己的輪日派長老。

像兩個宗門之間若是有小輩大打架,一般只要不鬧出人命,作為長老是不會管的,畢竟說出去影響也不好,並且尤其是他們幻彤陣閣打不過輪日派。

這樣一來他們就跟不能隨便出手了。

全場所有人都盯著這邊的動靜,但唯有一個不為所動,正是秦毅,事情就放生在自己身後,一些弟子已經遠離了那個地方,可他卻吃著自己碗里的東西不為所動。

鐵頭好奇的打量著秦毅那平靜如數的表情,眉頭不禁的皺了一下心中暗道他為什麼可以這麼平靜?

「呵呵,我們幾個就說你是勾引我們女朋友了,你能怎麼樣?」那幾個人聽聞,滿臉的囂張,絲毫不怕魏勛員放在眼裡。

「你知道嗎,那天晚上我們呢幾個特別的爽啊,她也是,一直想把你找到也叫來觀看一下,可是沒找到你,於是從此之後,他就成為了我們的女朋友。」

那些人越說越來勁,魏勛員的眼淚花花的往下掉,他那天晚上哪裡都沒躲,而是因為自己的懦弱眼睜睜看大了這一切,雖然沒有看完,但這一切就是他來到幻彤陣閣修鍊陣法的動力,他要強大!他要報仇!

「你們這些畜生!別說了!」魏勛員痛苦的坐地上,紅著眼怒視著那群滿臉譏諷的人。

而周圍的一些群眾多多少少也聽明白了,對那幾個人的看法也不是很好,但他們和魏勛員又不認識的,所以並沒有人出來阻攔。

現在的餐廳中,除了魏勛員的哭聲之外沒有任何聲音。

「大男人哭什麼哭,我要是你上去就抽他了。」 忽然,一道其他的聲音打破了魏勛員的哭聲,只見之前一直坐在那裡吃飯的少年,放下了碗筷,站了起來,一把拽起魏勛員看著那群人說道。

一瞬間,人群中炸了鍋,紛紛都在議論這個人是誰。

「這個人是誰啊,他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誰知道呢,也真的,對面可是輪日派的人啊,好歹是陣榜四神之一的附屬宗派。」

「是啊,招惹這種存在腦子一定是有病!」

秦毅剛一站起來就不被看好,不過也難怪想現在名氣正旺的宗派,有哪些人會去招惹?

而鐵頭看到秦毅一個凡人現在站出來要多管閑事,嘴角微微一勾,雙手抱胸,也似乎對他的興趣很大。

「大長老,你說這秦毅是不是腦子有坑,現在這個時候出來說什麼話,裝什麼打尾巴狼嘛!」二長老坐在一旁小聲的吐槽道。

而遠處的輪日派和仙女宗的人也紛紛看到了秦毅的身影,安榮和安靈再次展現了迷妹的目光,在她們眼裡只有秦毅才能真正的算的上偶像。

而仙女也是眉毛微微一挑,看向了秦毅。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她之所以出手阻攔蕭炎那是因為涉事的有自己仙女宗的弟子,而今天秦毅竟然又跟輪日派對上了了,雖然不直接是蕭炎,但如果事情發生到了一定的地步,蕭炎一定會現身的。

等到時候,就是秦毅自討苦吃了。

「你是哪裡出來多管閑事的人?」那幾個人見到秦毅站出來也非常不爽,他們剛剛滿足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結果現在就被秦毅給打斷了。

「我不是多管閑事,而是你們太吵把我吃飯的心情破壞了。」秦毅一字一句淡淡的說道。

那幾個人聽到這話之後彷彿就跟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

啪!

幾人正笑著,忽然一個清脆的聲音打破了笑容,接著就看到輪日派的這幾個人其中有一個人臉腫的老高,躺在了地上,嘴角還泛著鮮血。

「你竟然敢打我們輪日派的人?」其他那幾個抱著昏迷的人簡單的查看了一下傷勢,沒什麼問題后,沖秦毅咆哮道。

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秦毅手中多了一根木棍,指著那人的鼻尖淡淡的說道:「你再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就讓你躺地上陪他。」

不得不說,秦毅簡直太囂張了,身後的魏勛員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哼!你不就是武技好!今天我就教你做人!」說著,那人往後退去一步,這倒不是說好施展,而是怕自己說這話,秦毅抽過來,到時候連裝逼的機會都沒了。

陣法,是陣靈大陸的根本之源,就算你武技再厲害,不會陣法也永遠不會成為這篇大陸的強者。

「哇,四級陣法師。」只見那人爆發出了氣勢,雙手一隻手各有兩個光圈,這就是代表陣法師等級的東西。

「天啊,怪不得他們敢這麼囂張,原來都是四級陣法師啊,今天那小子可就呀遭殃了,不死也要脫層皮啊。」

聽著周圍驚嘆的聲音,那人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看著秦毅說道:「哼哼,聽到沒有,你要是現在跪下磕頭,我還能饒了你。」

而魏勛也有些害怕了,剛剛那三級陣法師的比賽他是全城很認真仔細的再看,這都讓他感覺特別的厲害了,現在秦毅面對四級陣法是怎麼會有勝算,更何況,他在閣內還被傳為凡人。

「師兄,要不然我給他們認個錯吧。」正當秦毅還想裝逼的時候,魏勛員的聲音在後面傳了過來,這傢伙把他給氣得啊,甚至連掐死他的想法都有了。

黑著臉,轉頭看向魏勛員:「你能不能不要說話?要不然這事你還自己解決?」

辣妹媽咪太囂張 看著秦毅發脾氣的樣子,魏勛員知道自己說多話了,低著頭不再看秦毅。

「你等一下。」秦毅轉身看著那個要布陣的人說道。

「怎麼?想要求饒了?」那人一聽秦毅要等一下,以為是秦毅害怕慫了。

結果聽到他下一句話后差點沒吐血。

「你們幾個一起上吧,我這飯涼了不好吃,沒太多時間跟你們耗。」

圍觀的人聽到秦毅說這句話,打心裡是豎起了大拇指,不得不說簡直是太裝逼了。

一個人面對三個四級陣法師還能這麼淡定的說出這些話,反正不是有實力就是傻逼。

當然秦毅直接就被扣上了後者的帽子,至少在他們幻彤陣閣是這樣的。

在他們看來秦毅一個凡人,竟然也敢和三個四級陣法師叫板?

「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那人見到現在還這麼囂張的秦毅,憤怒的說道。

秦毅皺了皺眉頭,看著他們仍然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快點,別墨跡。」

聽聞,那幾人終於忍不住了,也不管什麼以多欺少,直接上去開始布置陣法,兩個攻擊型和一個輔助型,這是三人陣型中最完美的搭配。

三個四級陣法師的布置時間大概是九秒,再加上有輔助型陣法師的加成,所以他們三個人平均的布陣時間不到七秒。

「這個人怎麼不布陣?」這時,在那三個人布陣的時候,旁邊的群眾紛紛質疑秦毅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誰知道呢?」

「我看啊,這小子就是被嚇傻了,都不知道該怎麼布陣了。」

「哼這就是出來裝逼的下場,結構就被人家三個嚇住了。」

而然群眾們眾說紛紜,但當看到秦毅微微拿出一個木根的時候,都覺得奇怪,在他們印象中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剛才他拿出來用武技抽了他們其中一人的棍子。

他現在又拿出來想要幹什麼?

「他不會要拿武技對抗陣法吧。」

「不太可能吧,就算是真傻子也知道武技根本不可能抗的住陣法一下啊。」

然而,今天就要教他們什麼叫不可能。

只見秦毅抬手拿起了目光,在幾處看似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點了幾下。

嗯?

哪三個人瞬間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明明已經存儲好的陣法力量為什麼突然間快速的消失?難道跟剛剛眼前這個人在虛空中點的這幾下有關?

然而事情遠沒有結束,他們覺得自己的布置的陣法力量消失的越來越快,等他們現在再看秦毅一臉壞笑的樣子時,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

「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你們口中的武技是如何打敗陣法的。」

說完,秦毅沒有用任何陣法,只是憑藉自己以前在地球軍隊練就的一身本領,沖向了那三個人。

因為在此之前,秦毅已經看清了那三個人一點武技都不會,所以他有信心拿著一根小棍子把那三個人打得落花流水。

當然這一切在外人眼裡是看不出來的,在他們看來秦毅只是在他們布陣的空擋沖了進去,然後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三個人紛紛倒地不起。

哇!

看到這一幕,眾人驚嘆不已,而輪日派的長老則是更加的憤怒。

「喂,老頭,我殺你們幾個人沒什麼問題吧。」

說完,不等輪日派的長老回答,秦毅趁著三個人正抱頭哀痛的時候,手裡出現了不知從哪裡弄來的碗的碎片,紛紛割斷了他們的喉嚨。

接著秦毅瞬間布陣了一個真元陣,猛踩三腳將他們的頭顱踩爆。

隨後又立刻破除了真元陣,速度之快讓在場的任何人都沒有發覺,就連在遠處觀望的鶴老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

而他們幻彤陣閣的人,一個個的嘴巴張的說能放進去倆雞蛋都不為過。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凡人首席大弟子嗎? 「大膽!我們輪日派的人也敢殺!」看到這一幕輪日派的長老暴跳如雷。

秦毅皺著眉頭看著輪日派的大長老跟看著一個撒比一樣:「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要殺你幾個人,你同意了啊。」

聞言,眾人啞口無言,這秦毅說的似乎沒毛病啊,可是…..這殺人真的是隨便說說就能殺的?

輪日派長老聽聞也暴跳如雷:「你!我看今天就替你們幻彤陣閣好好教育教育你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說著輪日派的長老就要站起來沖向秦毅。

「妖長老,不要衝動。」

這時武靈郡的長老突然站了出來阻止道。

的確,在這陣法比賽的舉辦地光明城如果要殺一個人的話,實在是太簡單了,但是如果是一個老輩殺前輩的話,這個事情會非常難辦的。

畢竟在哪裡都有清楚的等級分層,像這樣的輪日派的長老是肯本不能擊殺小輩的。

被這麼說,輪日派的長老也冷靜了下來,怒視著秦毅。

這時蕭炎站了起來,緩緩走向秦毅:「你殺了我們輪日派的三個人是吧。」

蕭炎自認為非常霸氣的走了過來,怒視著秦毅,似乎想要從氣勢上就要壓倒對方一樣。

「你眼瞎啊,看不見我殺了他們三個嗎?」秦毅彷彿再看傻子一樣的看著蕭炎說道。

哈哈哈哈。

聽到秦毅說的,群眾有些捧腹大笑,看著秦毅和蕭炎對峙。

蕭炎聽聞氣得臉色鐵青,指著秦毅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下午的陣法比賽開始了,請各位選手做好準備。」 靳家小皇后 這時,鶴老站在外面喊道,雖然這就是一個看似簡單的通知,但實際上也只阻攔蕭炎要遵守規則,不要用自己的能力隨意殺人。

畢竟他對這個小夥子也是非常感興趣的。

聽聞鶴老說完,蕭炎憤怒的指了指秦毅說道:「你給我在賽場上等著的。」

遠處的仙女和第一名的林俊豪看著秦毅,也露出了期待的目光,的確剛剛他給眾人帶來了很多震撼,尤其是用武技可以擊殺三名四級陣法師的行為。

但陣法師分為十二級,他們僅僅是四級,往上還有九個等級的陣法師,傳說十二級陣法師恐怖之極,可以利用陣法操控天地,如果是這樣的話,秦毅的武技還有用處嗎?

「有點意思。」林俊豪淡淡說了一句,便隨著宗門一同回到了比武場的觀眾席上。

而此時秦毅已經變成了全城最閃耀的星,之前秦毅和魏勛員的位置,在一個不遠不近的角落裡,可現在這個位置無數人都在討論著秦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