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夫人您不可這般。。。」她的臉一陣緋紅,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從四歲被選入影衛訓練開始,他們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除了同伴和主子他們很少接觸到別人,以至於現在人際關係這方面上差的不能再差了。

喲喲喲。。。這麼單純的妹子啊,這可是很少見的呢。

唐沫兮一臉的壞笑,抱著她那纖細腰肢的手就是不肯放開,「倩柔,你多大了?」

「十。。。十八。」她的身軀僵硬,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裡看,只能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那你比我大兩歲,我以後可不可以喊你倩柔姐?」她的腦袋靠在她的胸口,心裡嘀咕著,大兩歲就是不一樣,胸都比她大好多。

「您是夫人,屬下不敢。」

「你不讓我喊你姐姐,我就不放手的。」她威脅著。

「好。。。好吧!」她咬牙切齒的聲音至頭頂傳來。

唐沫兮狡黠的一笑,繼續蹬鼻子上臉的說道,「那既然我都喊你姐姐了,你以後跟我說話能不能不要再用夫人、屬下之類的稱呼了? 你的命運,我來改寫 你可以直接喚我小兮。」

「夫人莫要為難屬下。」再也顧不得難為情,雲倩柔一把將她的手拉開,直接單膝跪下。

唐沫兮嘟著一張小嘴,看著一臉惶恐的她,「好吧,你可以繼續稱呼我為夫人,但是你不能再稱呼屬下。」

「可是。。。」

「沒有可是,就這麼決定了。」她直接給拍板了,「我的話可就是命令。」

「屬。。。」她一下子禁音,許久才緩緩吐出,「我知道了。」

這就悅耳多了。

唐沫兮又躺會原本的位置,看著不遠處的花花草草有些無聊。

照平時的話,這個時辰龍君墨怎麼也該出現了?

她現在幾乎都快習慣了他每日的噓寒問暖。

「倩柔姐,這王爺今日是有什麼事忙嗎?」漫不經心的拿了一塊雲倩柔遞來的糕點塞進嘴裡,隨口問了一句。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王爺去打戰了。」

「打戰?打什麼戰?」天傲又跟誰杠上了嗎?

「北翟大舉進犯我朝,王爺他。。。」

「北翟?」唐沫兮又猛地站了起來,嚇得雲倩柔悄悄往後退了兩步,「那你可知道北翟挂帥的大將軍是誰?」

「唐銘昊。」

完了完了完了,龍君墨說過要是在戰場再遇見二哥的話,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這可怎麼辦啊?大哥怎麼會傻到派二哥出征呢?

不行,她如果現在趕過去的話或許還來的及,主意已定,唐沫兮立馬朝著苑外跑去。

可惜的是,她的身手遠遠沒有別人好。

「讓開。」她有些急了,直接上手去推雲倩柔,「再晚就來不及了。」

「夫人,您現在還不能出去。」她紋絲不動的任由她推著。

唐沫兮有些惱火,一把抽出她手中的佩劍,指向她,「那是我哥,我若不去,他必定會死在龍君墨的手中。」

「我的職責是保護您,恕我不能放您出去。」雖然對她的話有些好奇,但多年的職業素養不容許她刨根問底。

很好,不怕死是吧?

唐沫兮直接把劍掉轉了方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要是不放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這一下子,雲倩柔有些蒙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該讓她走還是不讓她走。

「夫人,別衝動。」冷不丁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九夜拿著一封信出現在她們的視野中。

雲倩柔恭敬的退至一旁,「九夜大人。」

「這是爺臨走前讓屬下交給夫人的。」他將信遞到她的手上。

很不滿的瞪他一眼,唐沫兮放下了手中的劍,展開信件看了看,「他最好是能夠像信里所承諾的,不然的話,可別怪我對你家爺手下不留情。」

她惡狠狠的威脅在九夜看來就是孩童放狠話,沒有實質性的威懾力。

「爺向來是一言九鼎的。」 一言九鼎個屁。

當唐銘昊的死訊傳來時,唐沫兮整個人都蒙了,她有些懷疑自己所聽到了,她想追出去問,可是眼一花直接昏死了過去。

而北翟這邊,唐家軍全軍覆沒的消息一傳入京,翟燁也開始了他的行動。

以不顧北翟百姓生死,執意發動戰亂為由,要求翟沐臣退位讓賢。

「你知你今日所為將被世人唾罵嗎?」翟沐臣站在明黃黃的金鑾寶殿之上,氣宇軒昂,絲毫不畏懼面前帶著大批侍衛將他圍困的延平郡王。

「唾罵?」他的嘴角冷冷一勾,「常言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歷史可都是由勝者書寫。皇兄,您本就不是當這一國之君的料,何不讓皇弟替您代勞?」

「朕是不是這塊料無需你來評判,但你。。。」他拔出自己的寶劍,指向翟燁,「絕對不可能成為北翟的君主。」

冷哼一聲,根本不把眼前的這些個人放在眼裡,「皇兄,您覺得就憑您這點兵力能跟我抗衡?不怕告訴你,為了今天我可是整整謀劃了八年。」翟燁笑的得意,「不過說來還得謝謝皇兄您哪,若不是您讓唐相對您失去了信任,若不是您為了制衡唐相的勢力派唐將軍出征,我又如何能夠輕而易舉的攻入這皇宮,將您逼到此等地步?」

「若非如此,又怎麼能夠將你這個幕後之人引出來呢?」始終站在他的身後沒有開口的唐彥駿突然出聲,帶著高深莫測的微笑一步步的走向翟沐臣這邊。

看著站到自己對立面的唐彥駿,翟燁有一點點的吃驚,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似乎在他看來,他的背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唐彥駿,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輕易的違背自己一開始的選擇,你與我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他譏笑著,神情淡漠。

因為不信任,所以一開始他就沒有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

他不知道自己的部署所以他根本沒有辦法改變如今的局面。

「相互利用?」唐彥駿挑了挑眉,「是你利用我打動戰亂,藉機生事罷了,我家小兮活得好好的,談何利用你呢?」

翟燁臉色一變,有些錯愕的看著他,「你如何知道?」

「信是故意讓你截的。」翟沐臣說著,從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緩緩走了下來,「從你的人動手開始,你在布局,我們也在布局。唐沫兮假死、唐彥駿辭官、唐銘昊戰死,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引你出來,還有收集你的罪證。」

「唐銘昊戰死也是假的?」翟燁一下子有些慌了,「不,怎麼可能,我明明安排好了,整個唐家軍會中埋伏,然後死在晉王的手上,難道說。。。」他想到一個可能,目露凶光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一開始你們就已經和龍君墨聯合了,是嗎?」

「是,而且我們也已經知道,與你一同策劃此事的還有龍珏霖。」唐彥駿話音剛落,殿外熙熙攘攘湧進來一批士兵,他們身上的盔甲都刻有一個唐字。

是唐家軍!

「微臣救駕來遲。」唐銘昊單膝跪地,身上毫髮無損。

在看到那些人進來的同時,翟燁知道一切都已經完了。

自己辛苦籌謀了八年,到頭來卻還是一場空。

凄涼的一笑,他突然發狠的持劍朝著翟沐臣就刺了過去,「我明明就比你聰明,比你有能力,可就因為你是嫡子,我就要事事讓著你,我。。。」

他的劍還未碰到他,就已經被唐銘昊貫穿了胸口。

雙腿無力的跪倒在地,他的眼神始終死死的盯著那張金燦燦的椅子。

「額娘,若是我沒有聽你的話,沒有事事都讓著他,沒有可以隱藏自己的才能,現在那個位子是不是就是我的了?」他喃喃自語,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消失。

主謀一死,其餘人紛紛器械投降。

就此,北翟的內患也算是徹底解決了。

唐彥駿重返朝堂,翟沐臣也對此事像百姓作出了交代。

北翟和天傲依舊是兄弟之邦,日後還是會和平共處。

至於那場戰亂,不過是演的一出大戲。

北翟同時對因為戰亂造成損失的天傲百姓作出了補償。

而那個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裡的天傲皇帝龍瀚天,北翟發動戰事時他是一臉茫然,北翟結束戰事時他更是不明所以。

就連公孫靖將一堆龍珏霖和翟燁的來往書信呈到他的面前時,他還沒能將一切都消化。

「所以,我們天傲沒有丟失一座城池?」

「沒有。」

「北翟跟我們還是兄弟之邦?」

「是的。」

「和親公主沒死?」

「沒死!」公孫靖耐著性子一一回答。

「那這些也是真的?」龍瀚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那些信件,每一封他都已經仔細看過,裡面已經將龍珏霖想要謀害龍君墨之事述說的清清楚楚。

手足相殘,這難道是每個皇室都逃脫不了的詛咒嗎?

「陛下打算如何處置?」

「朕。。。」龍瀚天一時語塞,難道要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嗎?他除了是一個皇帝以外,也是一個父親啊。

「晉王有幾句話托微臣告知陛下。」公孫靖看出了他的猶豫不決。

「說!」

「晉王殿下說,陛下可以選擇不懲處太子,但太子若是再派人追殺晉王妃,亦或是再想謀害晉王妃,他必定親手將其誅殺。」意思很明確,想找他麻煩,隨時奉陪,可若是想動他的女人,先得問問他手中的劍答不答應。

「這孩子。。。」龍瀚天苦澀的一笑,真是像極了那人,「罷了,朕自會懲處太子的。」

「那微臣先行告退。」公孫靖施了一禮,然後轉身。

嘴角微微一揚,心裡對龍瀚天剛才所承諾的已經瞭然。

雖說他絕對不會被判處問斬,但至少他的太子之位是保不住了,說不準連繼承皇位的資格都會被剝奪。

不過,更令他好奇的是,這個晉王妃到底是何許人也,居然會令他說出這番話。

「去晉王府。」公孫靖毫不遲疑的下達命令。 小郭子和小朱子覺得自己主子好生丟人。

只見此時,趙淑偷偷摸摸的探出一個頭,然後觀察泰和殿內情形,發現除了明德帝和粱允四,沒別人。

帶刀侍衛們筆直的站在門外,面無表情的,只用眼神交流。

甲侍衛:兄弟,攔?還是不攔?

乙侍衛:攔!

甲侍衛:可是郡主脾氣大。

乙侍衛:那不攔。

甲侍衛唾棄,你有點立場好嗎!大人若是知道了,有你受的!

明德帝擡頭,正好看到一個腦袋鬼鬼祟祟的,咳了咳嗽,“有人不想進來,朕可要關門了。”

趙淑一聽,立馬抱着白玉棋盤,小碎步挪到明德帝面前,“阿君給皇伯父請安,皇伯父萬歲萬萬歲。”

“得得得,來還白玉棋盤的?”明德帝一臉的嫌棄模樣。

趙淑抱緊白玉棋盤,“不是。”

“不是,你抱來做什麼?”明德帝放下手裏的奏摺,等她回答。

趙淑清清嗓子,“阿君是來再借的。”

“嘿,你這鬼靈精,也罷,朕近日忙,白玉棋盤暫且由你保管。”他知道趙淑等着他說賜你了這三個字,但他就是不說。

趙淑頓時舒開笑容,“阿君多謝皇伯父。”

明德帝揚手,“先別急着謝,你先告訴朕,那府兵制度是如何想出來的,朕便決定這白玉棋盤讓你保管多久。”

趙淑早就等着回答這個問題,她故意偏頭想了一會,疑惑的道:“皇伯父,您真笨,用腦袋想出來的啊,不然您以爲阿君是如何想出來的?”

明德帝倒吸一口涼氣,除了先帝,這世上還沒人敢說他笨呢,不對,有人說過,不過那人現在已對他俯首稱臣。

“朕是問你,爲何獨獨想到這個法子,而不是其他法子。 ”明德帝耐着性子,若換做別人,此刻定要承受他的帝王之怒了。

就算,他耐着性子,粱允四也一哆嗦,皇上正瀕臨發火的邊緣。

趙淑裝作無辜的樣子,瞪着大眼睛,眨巴眨巴,似乎覺得這個問題也好白癡。

“這樣做簡單啊,爲了能讓他們不繼續浪費府上的銀子,阿君可是花了好多銀子呢。”她的語氣裏,帶着濃濃的,對銀子的不捨。

明德帝聽了她這話,緊繃的心,突然鬆了,“哈哈哈,你這財迷,告訴皇伯父,爲何覺得這樣做簡單?”

趙淑想了想,一本正經的道:“皇伯父您想啊,義務兵制呢,是讓他們意識到保家衛國人人有責,而志願兵制,是爲了留住將才

。”

“你纔多大,知道什麼是將才,想要留住將才,爲何又給兵制限制年限?”明德帝問。

“自然是讓他們回家娶親,找個妻子管管,不然不定性,到處惹事怎麼辦?掙了錢沒人管着,沒個積蓄,多不好,像父王那樣,皇伯父您是不知道,府上都快揭不開鍋啦。”

明德帝也不指責她回答偏了,想想,趙淑這話確實有道理,他想得深遠,便不再多問,左右一個女娃罷了,還難反了天去。

“回頭朕讓內務府給你送千金,夠用麼?”明德帝好笑的問。

趙淑搖頭,“阿君纔不是那種挖皇伯父牆角的人呢,千金就免了,不過阿君有個忙,需要皇伯父幫。”

綜千重葉 “你啊你啊你,說說,需要朕幫什麼忙。”明德帝重新拿起奏摺,邊看邊問。

“阿君和父王商量了,要開胭脂鋪,想找個太醫幫忙。”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粱允四抿嘴忍笑,太醫院院判對永王府恨得咬牙切齒這事他知道。

“小樑子,你帶阿君去太醫院挑人。”明德帝說完已經專注看手裏的奏摺。

“是。”粱允四領命走到趙淑面前,道:“郡主請。”

第一次來太醫院,經過司藥局,好些司藥局的小太監們心下突突,院判和永王府的恩怨情仇他們都門兒清。

君郡主脾氣不好,常常成批的發賣下人,他們知道,心裏顫慄,雖然他們是宮裏的人,但頂不住人家郡主受寵。

最要命的是,院判大人脾氣古怪,也是不好惹的。

他們夾在中間,裏外不是人。

氣氛有些凝重,小太監們低着頭,努力壓低存在感。

趙淑在粱允四的帶領下,一路來到太醫院,此時太醫們正在激烈的討論。

“八仙花,性寒,有毒,長期放置屋內,會導致腹痛,嘔吐,乏力,虛汗等症狀,尤其是孕者禁用。”

遠遠的便聽到有人激昂的聲音。

“八仙花雖有小毒,卻治瘧疾,心熱驚悸,煩躁,如今暑氣重,屋內放置八仙花,養神靜氣。”另一道聲音也激奮的爭辯。

趙淑腳下不停,很快便有人發現了她與粱允四。

有人闖入,太醫們立馬閉嘴,像是有什麼避諱,雖然趙淑第一次來太醫院,但太醫們都認識她。

院判一見趙淑進來,立馬吩咐藥童背上藥箱,拱拱手,“樑公公,真不巧,老夫正要去給太妃娘娘請平安脈,可是皇上龍體有恙?”

皇上龍體哪能亂說,他急忙搖頭



院判聽了,便道:“那老夫這便去給太妃娘娘請脈去了。”

嬌妃恩寵優渥 粱允四尷尬,這位可是太醫院醫術最好的,宮裏的主子們大多都仰仗他,看了趙淑一眼,見趙淑沒有挽留的意思,便乾笑道:“張太醫慢走。”

院判經過趙淑面前的時候,目視前方,連給趙淑一個眼神都不願意,手上很敷衍的拱了拱,提着官袍大步離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