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了,別管那些了,我們還有事情要做呢!」

2021-01-31By 0 Comments

「你都還沒有告訴我來這裡的目的啊!」

真是的,三更半夜把自己帶到外邊來,不是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嗎?

更讓八意永琳不滿的是,這傢伙還什麼都沒有說明。

「再等一下你就自然會明白了的。」

男子這裡看看,又瞧瞧那邊里,最後找了一塊長得最為茂密的草地蹲了下來。

今泉影狼見此卻是頓時緊張了起來,因為對方離自己的藏身之處大**近,相隔就只有十多米了。

「嗯,這些植物是……」

八意永琳似乎也發現了什麼,同樣蹲下了身體。

「原來如此,如果真是那東西的話,倒是不枉費我們親自來一趟了。」

伸手捋了幾下那些還帶著綠意的雜草,她面上充滿了喜色。

難怪偏偏選在今晚出來啊!不是無星之夜的話,是沒辦法見到它們的。

「不過,你怎麼知道這裡會有這種東西的?」

自己居住在幻想鄉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可也從來沒有聽到過相關的傳聞啊!

「是在神社的一些雜記裡面偶然發現的。」

也不知道是誰寫的俳句,從裡面我發現了一些線索,並根據描述,找到了這個地方。

「為此我等了差不多一年了呢!」

「每隔千年才開放一次的奇珍,你只等了一年就可以見到,已經是非同一般的幸運了。」

八意永琳不禁搖頭嘆息,連她也僅僅見過兩次而已。

「哦,這倒也是。」

我從身上取出了一個半米長的玉匣子來,有巴掌大小。打開來,裡面是空的。

一切準備就緒了,現在只需等待時間的到來。

今泉影狼依然躲在草叢後面不敢露臉,不過也開始有點沉不住氣了。

外面一點聲音都沒有,很讓人懷疑那兩個人是不是已經走了的。然而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敢冒險去看一下。

「差不多了。」

低沉的聲音讓少女身體不禁抖了一下,心裡萬般慶幸自己並沒有輕舉妄動。

「哦,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不知道那個女的看到了什麼,聲音忽然帶上了一點興奮。

「鎮定點,這才只是剛開始而已。」

三英亂世錄 ,心癢的不得了,老想著瞧瞧對方究竟發現了什麼。

「只是稍微看一下應該沒關係的吧!」

現在他們都被某樣東西吸引住了注意力,只要小心一點的話,應該不會被發現的。

越想就越覺得這樣子可行,再也按捺不住的狼人女孩,用著極慢的速度,極為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往對面看去。

「咦?」

帶著軍火庫闖大明

在這個寒冷的時節,本來即將生機斷絕的大地,卻在深夜時分生長出了許多美麗的鮮花來。更讓人驚訝的是,那些花朵的外表,十分像是一隻只白蝴蝶。

一朵接一朵的鮮花盛開了,它們散發出了宛如月亮一般的清冷光芒,在寒風中那四片花瓣輕微的上下搖動著,就猶如準備展翅高飛的蝴蝶。

「那是……什麼?」

今泉影狼可不記得,在這地方發現過那種東西的啊!

「誰躲在那裡了?立刻給我出來。」

那個銀頭髮的傢伙驀然起身,朝這邊暴喝了一聲。

「糟了!」

麻煩了,看得太入迷,不小心被發現了呢!

這次今泉影狼知道自己是沒辦法躲得過去了的,畢竟對方如今正用眼睛死死地盯著這邊。

而且,她也不想繼續這麼鬼鬼祟祟的躲下去了。

少女十分鎮定的,從草叢後面站了起來。

「哦,想不到原來真的有人躲在這裡了的啊!」

似乎是比自己先來的,可為什麼躲起來偷聽呢?難不成是打算偷襲自己兩個人嗎?

八意永琳上上下下的將對方看了個遍,最後想到了什麼,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原來如此,你就是那個把優曇華院她們嚇得躲在被窩裡面瑟瑟發抖的傢伙了啊!」

雖然沒見過面,但是能夠符合因幡帝所描述的形象的人,面前這個傢伙就最為合適了。

「優曇華院?」

今泉影狼忍不住皺了下眉頭,她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啊!


「不認識嗎?不過竹林里那群妖怪兔子的首領,你總該認識的吧!」

「帝……」

女孩的眼神立刻變得銳利了許多,原來是認識那傢伙的人,那樣子的話自己也沒必要跟他們客氣了。

「前段時間,我們家的公主可真是得到了你的一番照顧呢!」

八意永琳眯著眼睛笑了,卻讓今泉影狼心神大亂。

這傢伙,似乎比預想的還要危險啊!

不過她的心中並沒有感到畏懼,早將一切置之度外的她,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害怕的了。

「喂,這種時候就別給我東張西望啊!」


男人一開口,今泉影狼才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從頭到尾,對方都只是關注著那些蝴蝶一樣的花朵,就連一眼也沒有看過她。

「噢噢噢!」

花瓣的振動停止了,然後它們就像是真正的蝴蝶一樣,舞動翅膀飛向了天空。

如果蝴蝶的速度有它們那麼快的話。

幾乎是毫無預兆的啟動,然後只是銀光一閃,那些東西就瞬間飛向了四面八方。

那種超乎想象的極速,即使是今泉影狼引以為傲的速度也是望塵莫及的。

簡直就有如閃電一般。

只是這麼一眨眼的時間,那些蝴蝶般的花瓣全部消失在遠方了。

「該死,不是早叫你好好看住的嗎?」

「不好意思。」

面對男人的氣憤,女子也只好認真的道歉了。

「全部都讓它們逃掉了嗎?」

如此寶貴的獵物竟然沒有抓到,八意永琳心中也十分的懊悔。

「不,抓到了幾隻。」

男子舉起了那個玉匣子,不知什麼時候,上面的蓋子已經合上了。

「那就好,終歸沒有白費一番功夫呢!」

「你好像什麼都沒有做吧?」

對方的不滿,八意永琳只是笑了一下,然後望向了今泉影狼。

「那麼,接下來,該討論一下怎麼處理你了……」 空氣一下子變得沉重到叫人無法呼吸,今泉影狼習慣性的躬下了身子,雙手的五指不停開合之間,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響。而八意永琳依然是笑意盈盈的,不過卻讓人感覺更加帶有威脅感。

「嗯?」

旁邊那個冷眼旁觀的男子輕咦了一聲,忽然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四方的小盒子出來,放在了耳朵旁邊。

「有什麼事嗎?哦,知道了,我這就回來。」

他對著那個盒子講了幾句話,就把那個它收回到懷中。

「喂,該回去了。」

剛才光打電話來說,冥夢正在找他,東方遙覺得也是時候準備回去了。

反正想要的東西也到手了的。

「再等一下,我還有些問題必須跟這傢伙探討一下呢!」

莫名其妙的襲擊了公主,如果沒碰上那還好,既然遇到了,八意永琳可不想就這麼一聲不吭的回去。

至少也要讓她明白永遠亭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哦,那你慢慢玩吧,我先走咯!」

好像並不是在開玩笑,男人腳下開始湧現出了藍色的光芒。

「誒,你這傢伙,難道真的打算丟下我不管嗎?」

可惡,不是都叫他等一下了的么?

沒辦法,看樣子替蓬萊山輝夜出一口這件事也只能等到日後再說了。

「等等我。」

看到那道光芒越來越明亮,八意永琳連忙跑了過去。

「抓住我的肩膀。」

「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