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吧,那你的實驗室準備出多少資金?」巴斯笑著打趣道。

2020-11-12By 0 Comments

「一百萬歐元!不,兩百萬!」吉萊特表情凝重地說道。

「對於一向摳門的你,能做出這麼大方的決定,還真是奇迹。」巴斯與吉萊特的關係不錯,雖說兩人分別在自己的國家工作,但經常有書信來往。

兩人今天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從西醫的角度研究中醫,這是一個偉大的決定!

金崇雅心情複雜,儘管自己是蘇韜的粉絲後援會的管理者,但看到爺爺和哥哥黯然失色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感覺失落。

她或許想到自己的哥哥會輸給蘇韜,但沒想到輸得如此徹底。

金崇鶴與蘇韜的比賽,給人一種錯覺,不是一個層次上的較量。

這就猶如在解決一個算術題時,金崇鶴在考慮如何加減乘除,但蘇韜卻已經掌握了微積分這種更高級別的運算方式。

境界的差異,造成這場比試一邊倒的局面。

金崇雅目光落在直播平台上,不少粉絲已經歡呼,為自己偶像的勝利叫好,她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今天的直播到此為止,結果是蘇韜獲得了勝利!謝謝大家支持蘇韜!」

柳若晨站在蘇韜的身邊,雖然自己不過是旁觀者,但也感覺到熱血沸騰的感覺。蘇韜用自己的實力,征服了很多人,作為一名中醫從業人員,她深深地感覺到驕傲和自豪。

「你贏了,真好。」柳若晨平淡地笑道,眉若柳葉,唇若硃砂,膚若凝脂。

「沒有讓你失望,真好!」蘇韜側過身湊到柳若晨的鬢角邊,從另一側望過去,彷彿蘇韜在親吻柳若晨的面頰,這是影視表演中常見的借位法。

這舉動正好被王國鋒看見,或者說,蘇韜是故意這麼做的。

王國鋒氣得臉若豬肝色,但卻難以發泄,原因很簡單,自己輸給了金崇鶴,蘇韜猶如救世主一般,挽回了自己丟掉的尊嚴,如今王國鋒變成了恥辱,或者連恥辱都算不上,他的光芒徹底被蘇韜取代,成為了鮮花旁邊的綠葉,暗淡無色,只能做陪襯使用。

柳若晨心細如髮,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你這樣有意思嗎?」

蘇韜點了點頭,道:「這是勝利者應有的姿態!嗯,滿堂歡呼,抱得美人歸,實在太棒了!」

柳若晨莞爾一笑,「這次你是真正的成名了,以後做事要慎重一點!」

「我可沒那麼膽小!」蘇韜翹起嘴角,驕傲道。

「我知道你膽子很大,不過你得考慮下別人。如果剛才輕浮的動作,落在一些有心人的眼裡,我豈不是要變成你的緋聞女友了。」柳若晨輕聲笑道,「我可不想上頭條呢!」

蘇韜覺得柳若晨的邏輯倒也有理,無奈苦笑,柳若晨起身,往外面走去。他想追過去,但並不順利,金漢秋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好,蘇韜!」金漢秋主動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金前輩!」蘇韜是個勝利者,所以保持紳士風度。

「請你放心吧,我們金家會遵循之前的承諾,將醫館更名為三味堂!」金漢秋雖然發音跟自己的孫子一樣不標準,但聲音洪亮,鏗鏘有力。

「好的,我會讓人將三味堂的logo發給金崇鶴,到時候還請裝潢方面盡量統一!」蘇韜一點也不客氣地說道。

金漢秋眼中閃過一絲苦澀,沉聲道:「可以!不過,我還有一個想法!」

「請說!」薑是老的辣,蘇韜猜到金漢秋還有一招等著自己。

「如果有一天崇鶴的醫術超過了你,還請你能同意,我們的醫館重新掛回自己的牌匾。」金漢秋沉聲道。

「當然!」蘇韜笑了笑,「我不會給崇鶴這個機會的!」

金漢秋嘴角露出笑意,蘇韜是一個值得尊重的人,儘管國籍不同,但作為一個研究漢醫多年的人,看到天截手重現人間,金漢秋對蘇韜充滿了欣賞與欽佩。

醫學此刻也不分國界,因為所有醫者都共同的敵人,那就是病魔。

天截手化腐朽為神奇,是病魔的天敵,蘇韜是傳統醫學的突破點。

當然,金漢秋也有更深層的想法,如果金崇鶴與蘇韜相處融洽,或許有機會學習到天截手,那麼金家後世傳承醫術,又將更加底蘊深厚。

蘇韜與柳若晨並肩離開了會議大廳,他此行最重要的任務已經完成,心裡算是卸掉了一個包袱。

獨家寵婚:軍長大人太野蠻 早已等候多少的粉絲們如潮水般涌了上來,維護會議秩序的安保人員立即沖了過來,在蘇韜和柳若晨的前面分開了一道離開的通道。

好不容易來到會議酒店外面,從不遠處的黑色轎車內走出三名彪形大漢,為首一人戴著墨鏡,他扔掉了嘴裡抽了半截的香煙,朝蘇韜直奔而來。

蘇韜瞧出對面來勢洶洶,擔心柳若晨出事,低聲與她說道:「人太多,你先回酒店,我等下來找你。」

柳若晨微微一怔,蘇韜加快了速度,朝右側突然一跨,那三個彪形大漢也動了起來,朝蘇韜緊追而去。

柳若晨第一反應是,蘇韜遭遇危險,剛才讓自己遠離,只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而已。

柳若晨想了想,還是追著那三個彪形大漢而去。

蘇韜猜測這三人肯定是與權家有關,出手必定傷人,身邊除了柳若晨,還有一群粉絲,他只能採取調虎離山的策略。

蘇韜健步如飛,身後三人雖說腿力不錯,但也追得很勉強,不一會兒就氣喘吁吁。

為首的那人琢磨著繼續這麼追,肯定追不上,從腰間取出一把手槍,朝天空射出一枚子彈。

「啪」,槍聲環繞,蘇韜停了下來,扭身打量著三人,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跑得再快,也比不上子彈的速度! 被柳若晨拒絕,在蘇韜的預料之中,水雲澗宗主豈是那麼容易就能拿下的?如果真的那麼容易水到渠成,蘇韜反而會覺得奇怪,他與柳若晨的關係,如今只能算得上志同道合的同行者,離那男女之情還差了好幾步。

回到房間,重新換上了正常一點的衣服,蘇韜暗嘆了口氣,沒想到今天主動勾引柳若晨,也沒有見效。他平時也不會浪到穿浴袍睡覺,主要是試探一下人性。曾經看過一篇報道,其實女人和男人一樣都很好色,只不過沒有男人表現得那麼明顯。

仔細回味柳若晨,驚慌失措的場景,蘇韜嘴角浮現出笑意,惡作劇的感覺挺不錯。那柳若晨肯定永遠記住自己了。

泡妞、撩妹,偶爾要動用手段!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如果整天噓寒問暖,做個正正經經的小棉襖,女人不僅覺得你太過黏糊,甚至還覺得你太過古板迂腐,所以偶爾要給生活增加點作料。

當然,蘇韜這一手,讓柳若晨很無語。

只聽說,女人玩個睡美人的套路,勾引男人,男人玩睡美人這招,想誘惑女人撲上來,這得有多麼自信和自戀。

效果很一般。蘇韜也有點氣餒,總覺得精心設計的泡妞計劃告吹,有種心疼的失落。

外面有動靜,蘇韜皺了皺眉,走到外面,見巴頌正準備從窗戶爬進來,一條腿在外面,一條腿在裡面,蘇韜無奈苦笑,「你以後來找我,直接從正門進來,這樣看上去,有點怪瘮人!」

巴頌輕鬆一躍,從窗戶走了進來,沉聲道:「我是一個影子,從小就被這麼訓練,很難改變!」

蘇韜指了指沙發,讓巴頌坐下,給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手邊。

巴頌受寵若驚,顯然這傢伙在乾大師的手下,就是一個奴隸,沒有享受過平等的待遇。

「喝點水吧!」蘇韜掃了一眼巴頌的臉,這傢伙至少有六七個小時沒有喝過水,也沒有吃過食物。

潛伏在乾大師的身邊,需要有足夠的耐性,也不知道巴頌動用什麼樣的辦法。

巴頌猶豫一下,接過了水杯,一口氣喝完,蘇韜又給他續了一杯,然後轉身給前台打了電話,用中文點了食物。

十幾分鐘之後,服務員推車進來,將食物擺在茶几上,巴頌遲疑片刻,就不客氣地吃了起來,這傢伙明顯是餓壞了。

等巴頌風捲殘雲地消滅了所有食物,蘇韜才問道:「調查的情況,如何?」

「我聯繫了幾個人,已經將你配的葯發給了他們。」巴頌恢復了恭順,「如果藥效不錯的話,他們肯定會背叛龍婆!因為他們對龍婆也是早有怨恨,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蘇韜從巴頌的體內逼出了線蟲,所以針對性地配製了剋制的藥物,效果雖說不會像自己治療巴頌那樣立竿見影,但只要連續服用一周,整個人就會有明顯的變化。

乾大師控制巴頌的等人的方法,類似於南疆的蠱蟲之術。蠱蟲進入人體內之後,會影響人的頭腦,處於懵懂的幻覺,意志力脆弱,所以使用催眠術,極其容易受到控制。

當藥物進入體內,殺死那些蟲子,就可以讓人恢復理智和意識,催眠術的效果大打折扣,乾大師的手下徹底失控,蘇韜與乾大師交手的時候,就會少很多麻煩。

「幹得漂亮!」蘇韜知道在散發藥物的過程中,巴頌肯定承擔了很大的風險,「乾大師此次來到韓國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你查出結果了嗎?」

名義上是受到全球醫學峰會的邀請,但事實上乾大師肯定另有其他活動。

「為乾大師處理機密事務的,都是從我們這些人中挑選的精英,他們對乾大師特別忠誠!所以很難從他們口中獲得真相。」巴頌皺眉彙報,「不過,最近幾個重要的影衛,都在參與組織『靜修佛會』的活動。」

「靜修佛會?」蘇韜面色凝重,「這是什麼?」

「組織三十六名男子,四十二名女子,在封閉的環境,聆聽佛法,參悟佛學真諦。」巴頌嘆氣道,「乾大師此前並沒有組織過這樣的活動,所以具體的流程和目的,我也不知道!權家是此次活動推動者,影衛主要負責協助。」

「時間?地點?」蘇韜本能預感到活動不同尋常,牽涉到秘密。

「時間定在後天,地點位於西郊的一處別墅!參加活動的成員,來自於首爾幾所學校的高中生。」巴頌將自己所知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訴了蘇韜。

「這件事總覺得有陰謀!」蘇韜深吸了一口氣,但畢竟在國外,他即使有心挖掘,也是力有不逮。不過,他還是決心嘗試,通過這件事可能會讓乾大師露出破綻。

巴頌想了想,還是繼續往下說,「你的嗅覺很靈敏,龍婆每次出國,都會發生一些慘案。」

「哦?」蘇韜目光緊緊地盯著巴頌,「什麼慘案!」

「1997年龍婆前往越南傳教,離境之後,四十九人在山谷集體自焚;2003年龍婆前往菲律賓傳教,歷經之後,有三十五人持槍械與警方對峙十多日,最終服藥自殺;2007年龍婆在柬埔寨傳教,離境之後,有八十一人,在湖中遭遇沉船,沒有及時獲得營救,全部溺死……」巴頌目光閃爍,雖然看上去這些事都與乾大師沒有直接關係,但暗示了某種巧合。

巴頌跟著乾大師有十多年,連他也只是捕風捉影地找到了聯繫,這充分說明乾大師行事縝密、穩重,不給人留下任何把柄,跟這樣一個狡詐、殘忍的人作對,讓人感到真是特別的刺激。

「原來如此!」蘇韜騰地站起身,他意識到權家和乾大師在暗中組織的活動,像是某種儀式,類似於活人獻祭的邪術。

或許是自己猜錯了,但蘇韜還是決定一探究竟,如果乾大師真的籌劃並導演了這麼多場泯滅人性的群體自殺性案件,那麼這次也是制服他的契機。

「現在需要我做什麼?」在巴頌的眼中,蘇韜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時自己妹妹的生死也掌握在他的手中。巴頌很聰明,只有讓蘇韜信任自己,妹妹才能夠獲救。

「你去靜修佛會的地點踩踩場,明天這個時候,我會跟一同前往!」 逆世為凰:帝女權傾天下 蘇韜補充道,「記住安全第一,遇到危險就撤退!」

巴頌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蘇韜會如此關心自己,他點了點頭,突然跪下,朝蘇韜磕了個頭,然後轉身從窗戶跳了出去。

蘇韜見巴頌還是改不了習慣,先是無奈地一笑,然後面色露出凝重,撥通了樸重勛的電話。

在這件事情上,光靠自己的力量還不足夠,他必須要有援助,朴家與權家勢同水火,如果這真是如自己所料,摻雜陰謀,那也是朴家對權家出手的機會!

樸重勛見蘇韜要找自己商議事情,按理他現在正處於婚後的蜜月期,但經過權家那麼一折騰,加上SG財閥內部出現重大分歧,所以一直沒有時間休假。他放下了手上所有的事務,然後開車前往酒店,剛從地下停車場出來,從右側衝出一輛白色的卡車,幸虧樸重勛反應及時,急打方向盤,躲避過去。

卡車裝在右側的牆壁上,前面引擎蓋凸起,車頭冒著煙霧,旁邊的保安沖了過來,樸重勛嚇了一身冷汗,吩咐保安,道:「控制住駕駛員!」

駕駛員受到反震,已經眩暈過去,等警車到場,樸重勛咬了咬牙,下了一身冷汗,他沒有開車,而是攔了一輛計程車前往酒店。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如果繼續開車,還不知對方安排了什麼后招。

來到了酒店房間,樸重勛的心情才放鬆不少,見到蘇韜,讓他有種安全感。

蘇韜見樸重勛的神情不對,便主動詢問了情況。樸重勛便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憤怒道:「權家這幫人現在太瘋狂!」

「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蘇韜暗忖事情來得很湊巧,樸重勛被這麼一驚嚇,自己的計劃,他肯定會贊同。

權宇彬現在千方百計地想要樸重勛的命,他不可能坐以待斃。

「如果有個機會,可以讓權家遭到毀滅性打擊,你願不願意抓住?」蘇韜還是選擇釣魚的方式詢問樸重勛。

人就是這樣,你只有吊足他的興趣,他才會考慮願不願意上鉤!

「當然!」樸重勛牙齒咬得吱吱作響,「朴家與權家的仇恨已經不共戴天!」

蘇韜點了點頭,沉聲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樸重勛。

樸重勛當機立斷,拍著胸脯保證道:「蘇神醫,你放心吧,既然此事涉及權家的陰謀,我告訴父母,他們一定會支持你,動手查出其中的真相。」

「不行!」蘇韜搖頭,「對方很狡猾,此事你不能與第三個人講,包括你的父母和妻子。你需要做的是,聯繫好值得信任的檢察官,等真相浮出水面的時候,介入調查。絕不能讓幕後的人,一手遮天,遮住陽光,妨礙公正!」

樸重勛沉默,抬起頭,道:「我現在就去聯繫!大韓民國的檢察官中,還是有幾個腰板很硬,他們遇到邪惡與不法之事,絕不會退縮!」 首爾西郊別墅,位於頂樓的花房內,傳來男人與女人急促的呼吸聲,兩人渾身赤裸,以一種極其高難度的姿勢糾纏在一起,樓頂是透明的玻璃,透過窗戶就能看見布滿星辰的天穹,女人嗚咽著,努力逢迎,終於男人忍不住,悶哼一身,急速地抽動了身體,然後僵死在女人的身上。

片刻之後,男人從女人身上滾落,伸手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玻璃杯,喝了幾口白開水,望了一眼女人,笑道:「乾大師說得沒錯,你的確是一個好女人!」

這一男一女正是權宇彬和李俊美!

李俊美用紙巾簡單擦拭下體,披了一方毛毯在肩上,踱步走到窗口,用打火機點著細長的女士煙,低聲道:「權先生,我其實很現實,只希望你能幫助李家,重新掌控SG財閥的大權。」

「正是因為你的現實,才會讓我這麼痴迷你。你和以前我見過的女人都不一樣。那些女人明明是因為我的權勢靠近我,卻是裝作什麼都不在乎。你,目的很單純,我知道你心裡明確的想要什麼,只要能夠滿足你,你就不會背叛我!」一邊說著,權宇彬已經走到了李俊美的身後,他摟住了對方的腰肢,輕輕地按住她的背。

李俊美就弓下了腰身,任由權宇彬推入,李俊美很快因為渾身的戰慄,陷入巨大的刺激,將只抽了兩口的香煙丟掉。

權宇彬是個冷酷的人,他身邊不缺少女人,但不知為何對李俊美的身體格外迷戀。 總裁求放過:惡魔的移情妻 李俊美知道自己的優勢,只是一副身軀而已,所以會放低身段,變著花樣討好及滿足自己。

手機響起,權宇彬一邊動作,一邊接通了電話,「什麼?失敗了!」

權宇彬掛斷電話,面色凝重,加快了衝刺,李俊美受不了刺激,淺唱吟哦,權宇彬用力咬著李俊美肩上的軟*肉,憤怒地低吼了幾聲。

終於房間再次歸於平靜,兩人平靜地躺在大床上,李俊美用手指繞著權宇彬健碩地胸膛,問道:「究竟怎麼一回事?」

「原本打算撞殘樸重勛,報上次的一箭之仇,沒想到他運氣真好,竟然躲過了。」權宇彬憤怒地說道,樸重勛看似偶然遭遇的車禍,並非巧合,而是有人從旁指使。

李俊美秀美一擰,沉聲道:「樸重勛不過是繼承人而已,為何不針對他父親朴勇大呢?」

權宇彬掐了一下李俊美的面頰,笑道:「你還真毒,樸重勛是你的表哥,朴勇大是你的姨父,你竟然能夠這麼心狠,彷彿他倆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朴家將我們當成親人,又怎麼會讓我哥去坐牢呢?」李俊美咬牙切齒地說道。

「我喜歡你這種愛憎分明的風格!」權宇彬深吸一口氣,「朴勇大暫時不能動,因為暗中潛伏著一股力量,隱蔽地保護他。」

「潛伏的力量?那是誰?」李俊美困惑地問道,她雖然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但對於高層的博弈,並不完全知曉。

「朴勇大代表著親華的勢力,他是代表人物,如果朴勇大出現問題,那將會受到鄰國難以預計的反撲。」權宇彬無奈地說道,「想要對付朴家,也只能走威懾這種方式,比較穩妥,不能激進!」

李俊美眼中閃過黯然之色,她考慮的層面沒有那麼高端,只想要踩下朴家,李家能夠迅速上位。

權宇彬對李俊美的心情了如指掌,他下床披上了睡袍,朝李俊美招了招手,詭異地一笑,吩咐道:「穿上衣服,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李俊美怔了怔,順從地穿好衣服,跟著權宇彬下樓出門,輾轉通過一條小路。前面有保鏢帶路,但山中夜晚的濕氣很大,吹來一陣風,讓她汗毛直豎,權宇彬穿得衣服很少,步履鏗鏘堅定。

步行了二十多分鐘,終於抵達目的地,這是一棟別墅,從外面看,因為沒有開燈,所以顯得陰暗沉寂,彷彿恐怖電影中的氛圍,樹林間傳來鳥鳴聲,嚇得李俊美驚叫出聲!

「只是一群鳥而已,別怕!」權宇彬轉過身,握住了李俊美的雙手。

保鏢打開了院門,李俊美跟著權宇彬進入,光線昏暗,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污濁的氣息,燈光被打開,李俊美終於看清楚環境,外表並不算特別的別墅內部,讓她感覺意外,地上擺放著蒲團,廳內中央佇立著一個足有四五米高的佛像。

佛像的造型與之前看過的都不一樣,眼角斜揚,嘴角有獠牙,頭上帶有金冠,上面立著五隻骷髏。

「邪神塔爾巴!」李俊美研究過泰國十大邪神,塔爾巴以食鬼聞名,其實它的原形是佛教馬頭明王,這是觀音的千萬化相之一,擁有三頭六臂,在佛教中有消除業障的功效。

「再過兩天,這裡會舉辦一場佛會,結束之後,權家就能消除災厄!」權宇彬笑道,「屆時咱們可以定下婚約,從此你李俊美就是我權宇彬的妻子!」

「會不會太倉促了?」李俊美被權宇彬突如其來地決定給嚇到了。

「我是一個信佛的人,既然龍婆都說了,你註定是我的人,那我就認定你了!」權宇彬從容地笑道,暗忖自己這算是求婚嗎?

「我似乎沒有理由拒絕!」李俊美低頭羞澀地笑道,攀附上了權家,足夠讓李家擊敗朴家,從此李家將成為SG財閥的掌舵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