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呀好呀。」童蘇喬開心的不得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慕淵臨的大手輕輕觸上童蘇喬的小臉蛋,有些愛不釋手,真是他的乖女兒。

童蘇喬的小手也觸上了慕淵臨的臉,摸了摸,父女兩個人看起來異常和諧。

童阮阮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慕淵臨這麼輕易的就搞定喬喬了?

說實在話,喬喬這個孩子很難搞定,就算是自己這個媽咪,有時候也束手無措。

可是慕淵臨三兩句話就把她哄好了,果然,會忽悠人的人,總是能找到最好的捷徑。

慕淵臨就是一個大忽悠,以前忽悠她,現在又忽悠她的孩子。

「喬喬,那咱們就這樣說好了,今天晚上你乖乖休息,像平常一樣,爹地保證,你明天一醒來,就會願望成真。」

童蘇喬用力的點點頭,「好呢,那我就快快睡覺,不過,一定要是原來的裙子喲,人家不要新的,我就是要這一套冰雪女王的裙子。」

「行,爹地當然不會把這裙子給換掉,畢竟這也是爹地送給你的呢,你很喜歡這一條裙子,爹地也很高興,怎麼會換掉它呢?所以你最該信任我。」

說完,慕淵臨的目光,看了眼童阮阮,忽然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然後又小聲的在童蘇喬耳邊說,「不要相信別人喲,他們會把你的裙子換掉。」

童蘇喬伸出自己的食指,抵在小嘴上,輕輕「噓」了一下,然後點點頭,「知道了呢。」

「……」

慕淵臨真是越來越疼這個小東西了。

本來喬喬這張小嘴那麼的傷害他,可是現在又是那麼的可愛。

慕淵臨算是把童蘇喬徹底安撫好了。

童蘇喬乖了,不再哭了。

慕淵臨抱著孩子來到童阮阮面前,有點得意,「看到我這個爹地的魅力了吧。」

童阮阮緊抿著唇,眉頭深鎖,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萬界跑男 她的態度,慕淵臨早就已經習慣,他轉移視線落在童嘯卿身上,「嘯卿,爹地送給你的那套奇異博士的服裝呢,還能穿嗎?如果不能穿,爹地也讓魔法師施個法術。」

童嘯卿雖然也才4歲,和喬喬一樣大,不過他知道慕淵臨說這些是為了哄妹妹而已,不過他還是很配合的說,「我都可以穿,我沒有變肥。」

「嗚嗚……」童蘇喬不高興了,小手緊緊的抓住了慕淵臨的衣服,「人家才沒有變肥呢,而且……媽咪喜歡肥肥的。」

童蘇喬縮回自己的一隻小手,捏捏自己肚子上的肉,小嘴撅得老高。

「爹地也喜歡肥肥的小東西,最可愛了,我家小公主身上的肉肉,就像果凍一樣,又香又甜。」慕淵臨在童蘇喬圓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他當然是把小公主捧在手心裡,盡量哄著她。 他感覺今天跟女兒的關係又進了一大步。

聽到慕淵臨這麼說,童蘇喬心裡有點小開心,「嗯,好了,我要媽咪抱我了。」

喬喬立刻變了臉,朝著童阮阮張開懷抱,「媽咪,你快抱抱我。」

看到女兒原來心裡還有自己,童阮阮感動的要哭了,她上前將小東西摟在了懷裡。

「媽咪,你可以和大壞蛋一起去找魔法師,幫喬喬把裙子變大,並且幫我要一對小翅膀嗎?」

「啊?」童阮阮滿頭黑線,「我和他一起去?不要了吧,他自己一個人能搞得定。」

童阮阮才不跟慕淵臨一起摻合呢,哪來的什麼魔法師,作為一個正常的大人,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去找裁縫,把衣服改大一點,就這麼簡單。

該死,這麼簡單的事情自己怎麼沒有想到呢?卻被慕淵臨給撿漏了,真是可惡。

可能是慕淵臨進來的太快了,所以自己暫時還沒有想到,要是這個男人進來得再慢一點,她就能想到了。

「媽咪,我擔心他作弊,所以,我想讓你去監視他,因為我最相信媽咪了。」童蘇喬一臉的哀求,小手抓住了童阮阮的衣服,輕輕揪了揪,可憐巴巴的。

童阮阮的心都要化成水了,哪裡能夠拒絕,這可是她的寶貝女兒,她不想破壞她的美麗童話。

於是,童阮阮只能點點頭,「好,媽咪答應你,監視他,不准他作弊。」

童蘇喬這才滿意一笑,開心的點點頭,「這樣最好了。」

看到母女兩個人聊得這麼歡,慕淵臨有點吃醋。

她們母女天天膩在一塊,還能這麼親密,可是自己幾乎都沒有機會跟兩個孩子相處。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男孩,「嘯卿,讓爹地抱抱好不好?」

「不好。」童嘯卿抱著小熊跑到一邊坐下來。

慕淵臨僵在原地,有點尷尬。

沒想到,被這麼直接的拒絕。

好沒面子。

盧卡斯和伯尼抱著懷,盯著慕淵臨,兩個男人的目光都有些意味深長。

這時,慕淵臨才將思緒轉移到這兩個男人身上。

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伯尼,之前說跟阮阮住在一起,現在居然還沒有走,他是要死賴在這裡嗎?

還有盧卡斯,沒想到,他跟阮阮早就已經認識了。

過去的四年,他怎麼找也找不到阮阮,沒想到,這女人天南地北到處交朋友,這個也認識,那個也認識,唯獨對他不屑一顧。

伯尼對慕淵臨沒什麼好臉色,畢竟之前慕淵臨打了他一拳,他到現在還耿耿於懷呢。

似乎是為了氣慕淵臨,伯尼來到了童嘯卿身邊,一下子將童嘯卿抱了起來,「嘯卿,叔叔帶你出去逛一圈,順便跟你講星球大戰好不好呀?」

童嘯卿眼睛一亮,用力的點點頭,「好呀好呀。」

「真乖,走吧。」伯尼直接抱著童嘯卿出去了,走到門口,還轉過頭瞥了慕淵臨一臉,挑了挑眉,一臉的得意。

慕淵臨眉頭緊鎖。

這個傢伙居然把他兒子抱走了。

該死的,他在挑釁他?

要不是擔心嚇到孩子,他會再揍他幾拳。

慕淵臨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外面這些男人,一個個的,都對阮阮虎視眈眈,爭先恐後的想當孩子的爹。

而盧卡斯直接當了阮阮的爹。

當著自己這個親生爹地的面,這些男人都這麼囂張的搶。

那他不在的時候,這些人該有多過分!

一想到自己的兩個孩子,很可能要認別人做爹,慕淵臨陰鷙的眸光烈焰迸發。

童阮阮剛要開口趕走慕淵臨,可是想到懷裡還抱著孩子,於是她將孩子遞給了盧卡斯。

童蘇喬又乖乖的趴在盧卡斯的身上。

童阮阮來到慕淵臨面前,壓低了聲音,「孩子你看完了,可以走了。」77電子書www.77dd.net

「這就趕我走,我來這裡還沒幾分鐘呢。」

「之前說好了,你不許多逗留,看完孩子就走。」

「我可沒有答應你,是你自己自說自話。」

「你……」童阮阮氣惱不已,「你在耍無賴嗎?」

「行,我不會多逗留,看完孩子就走,可是我現在還沒有看完孩子呢。嘯卿被那個伯尼給抱走了,也不知去哪裡了,我得在這裡等他回來,再抱一抱嘯卿,畢竟兩個孩子都是我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會厚此薄彼的。」

「……」

童阮阮氣的牙痒痒,「慕淵臨,你到底想怎麼樣?」

「凱伊小姐,我已經嚴格遵守了你說的規定,看看孩子就走,可是現在孩子沒看完我怎麼走?你自己說的話,你該不會要反悔吧,當著孩子的面這樣不太好。」

「……」

童阮阮頭疼不已。

這傢伙擺明了是要賴在這裡。

「而且你別忘了,剛剛我已經答應喬喬,晚上去找魔法師。所以等去找了魔法師之後,我還是會回到這裡來,而且你也得陪我一起去,畢竟都已經答應咱們女兒了,你要監督我,省得我作弊。」

慕淵臨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說是監督,實際上根本就沒法監督,作弊是肯定會作弊的,根本就沒有什麼魔法師。

但是,他就料定了,阮阮一定要陪他演戲,要不然會惹喬喬傷心。

阮阮愛孩子如命,根本就不可能讓孩子傷心,所以一定會配合他。

這一局,慕淵臨簡直是完勝。

「……」

盧卡斯壞笑,「唐斯,對方貌似壓倒性勝利。」

童阮阮:「……」

……

慕淵臨一直在這裡賴到了晚上。

晚飯也賴上了。

因為童阮阮已經答應了寶貝女兒,等她睡著了,她要和慕淵臨一起去找魔法師。

而她的責任,就是監督慕淵臨。

所以如果現在把慕淵臨趕走了,寶貝女兒這裡她不好解釋。

她實在是太疼女兒了,只能由著她的性子來。

自己小時候吃了很多苦頭,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女兒受半點苦,她要永遠把寶貝女兒捧在手心裡,不讓她受傷。

她童阮阮的女兒,她有這個能力去慣著她,把她寵成小公主。

伯尼似乎來勁兒了,做了一大桌美食。

這雙手真是巧,什麼都會做,簡直沒有他不會的。

這一次,他大秀了一把廚藝,特別在慕淵臨面前,展現一下自己豐富的技能。

每端上一道菜,他都要用得意的目光瞥一眼慕淵臨,然後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慕淵臨心裡很不爽。

會做飯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傢伙有他有錢嗎?

有他實力大嗎?

每次大選的時候,總統都要來討好他,伯尼又算什麼東西?

可惡,居然敢用一頓飯來嘲弄他!

明明,慕淵臨告訴自己,只是一頓飯而已,伯尼會做飯不代表什麼,他根本就比不上自己。

可是,看著這一桌美食,看到童阮阮驚喜的表情,慕淵臨心裡還是非常膈應,總覺得自己哪裡輸了。

「好了伯尼,趕緊坐下來一起吃吧,別忙了。」童阮阮催促道。

「阮阮,別著急,還有最後一道湯,等我兩分鐘。」 童阮阮無奈的搖搖頭。

她嗅著一桌的美食,都有點流口水了。

「媽咪,伯尼叔叔怎麼這麼能幹呀?」童嘯卿一臉的崇拜,「以後我要像伯尼叔叔這樣能幹,上得了手術台下得了廚房。」

「我家嘯卿真有出息,那以後你要好好努力,爭取做一個像伯尼叔叔那樣的優秀醫生,以他為榮。」

童嘯卿用力的點點頭,「好呢,我覺得伯尼叔叔非常棒,他是天使。醫生最棒了,會救人呢。」

「沒錯,我家嘯卿說的在理。」童阮阮讚歎的點點頭,輕輕拍了拍兒子的小腦袋。

慕淵臨坐在對面,臉都有些綠了。

總感覺自己頭上還有點綠。

他的女人,他的孩子,當著他的面,以另一個男人為榮,那把他給放在哪裡了?

他是慕氏集團總裁,哪裡比不上這個伯尼了?

醫生了不起嗎?會拿手術刀了不起嗎?

說的好像自己這樣的人,沒有貢獻似的。

他促進經濟發展,掌握金融,提供無數就業崗位,交巨額稅,哪裡比不上伯尼了?

慕淵臨很不爽,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一口氣喝了半杯。

感受到對面傳來的怒火,童阮阮轉頭看了他一眼,似乎能夠察覺到慕淵臨為什麼這麼生氣。

不過,她也沒有在意。

童嘯卿和童蘇喬兩個小東西,分別坐在童阮阮的兩邊,將童阮阮圍住。

一旁,童蘇喬開口,「媽咪,我以後要當大老闆,掙好多好多的錢,我要當富豪排行榜第1名,掌握經濟命脈。」

「啊?」童阮阮愣住了。

她沒有聽錯吧,這是一個四歲孩子的夢想?

如果童蘇喬說,媽咪,我以後想當天使,飛到天上去,那童阮阮還覺得正常。

可是這個小丫頭居然說她以後要當大老闆,富豪排行榜第1名,掌握經濟命脈?

天哪,她發誓,從來都沒有給她的寶貝女兒灌輸過任何錢權思想,這個小丫頭到底和誰學的這些?

忽然,童阮阮的視線對上對面的慕淵臨。

此刻,男人勾起邪魅的嘴角,目光不經意的散發著一股慵懶的得意,他靠在椅子上抱著懷,意氣風發,那眼神完全就是在告訴童阮阮,看到沒有?我的寶貝女兒隨我,以後是要當大老闆的人。

「喬喬,你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的,因為爹地就是這樣的人,只要你來爹地這裡,爹地不但讓你當富豪排行榜第1名,我還能讓你成為女總統。」

慕淵臨豪氣衝天!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哎呀!」童蘇喬睜大了眼睛,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然後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慕淵臨的身邊,激動道,「真的嗎?我可以當女總統,就是管理一個國家的那一種嗎?就像冰雪女王那樣。」

「當然了,我的寶貝,只要你跟著爹地混,爹地什麼都會滿足你的。」

「慕淵臨,孩子才4歲,你跟她灌輸一些什麼思想?你想讓她年紀小小的就把金錢和權力當成追求的目標,當成人生的圖騰嗎?你也太過分了。」

童阮阮陰測測的目光不悅的瞪著他。

慕淵臨扯了扯嘴角,他將小傢伙抱了起來,摟在懷裡,「我女兒隨我,再說了,年紀小就不能追逐金錢和權力了嗎?我從娘胎里出生就開始追逐了。」

「你還很得意,是不是覺得很光榮?」童阮阮的聲音酸酸的。

「不然呢?難道我還要覺得愧疚嗎?沒錢沒權,我以後怎麼讓我的寶貝女兒當總統,是不是呀?我的小公主。」慕淵臨將小東西摟在懷裡,用力的親了親她圓嘟嘟的小臉。西施文學

小丫頭最像他了,真好,他得好好教育。

童蘇喬難得不討厭他這樣親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