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娘,你忍受一點,多泡一會兒,把身上的毛孔打開,葯汁參透進去,打開你身體里的經絡,清除淤堵之後,我再給您扎扎針,讓您神經順暢,這樣,才能達到治療的效果……」

2022-01-24By 0 Comments

姜蓮珠輕聲安慰她。

雖然她腦子不好使,大部分情況下不懂,也有極少數清醒的時候,姜蓮珠給她說清楚步驟,讓她知道她在幹什麼,減少她的惶恐與抵觸。

姜程氏下了水,安安靜靜的坐在木桶里,大約泡了幾分鐘后,她的身體開始發熱,發燙,有疼痛不適感。

這種感覺讓她驚慌起來,想要從木桶里跑出去,姜蓮珠不讓,她就開始大喊大叫,哭訴。

姜蓮珠無法,只得將她點暈。

繼續泡。

又泡了半個時辰之後,水溫早涼了又加,加了又涼。

姜程氏渾身紅得如痛蝦米一樣的顏色了,大滴大滴汗珠往外面冒。

姜蓮珠瞧瞧火候差不多了,她小聲說了一句,「急救箱,來。」

手上就多出了一個印著紅色十字醫療簽的,四方形箱子來。

這也是她們組織武器庫里的東西,全智能化的,裡面有各種應急的藥品,治療外傷的,消炎止痛的,胃藥,感冒藥,眼藥水等等。

只是,這些藥品數量都不多,姜蓮珠不知道用了之後,以後再拿出來會不會有補充,還是空了。

還有,這些藥品對於古代人來說,藥效太強了,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藥丸形狀也奇怪,會引人懷疑,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會動用這些藥品的,寧願去采中草藥使用。

除了常見必備的藥品之外,急救箱內還備有一般小手術常用的器材。

又分中西藥類的。

西藥類有如各種類型的手術刀,自動手術縫針器,檢測血壓血糖器,還有各種針頭等等。

中藥類的,有聽診器,有銀針等等。

姜蓮珠這裡不需要別的,她只拿出銀針來,把急救箱先收起來,開始給姜程氏扎針。

屋子,她從裡面鎖嚴了,不會有人看到。

姜程氏暈倒靠在木桶邊上,身體都泡在葯汁里,只露出一個頭來,姜蓮珠只需要扎在她的頭部上,她的腦子受過重創,不清楚,就先扎腦子。

一根根銀針布下去,明晃晃的,刺在姜程氏頭部的穴位上。

每下一針,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輕抖一下。

下了七八針之後,她反而坐得穩了,泡在木桶里的身體,之前如同蝦一般紅的身體,顏色也淡了一些。

……

姜蓮珠每扎一步,也是非常地小心,針灸術,她前世修得滿分課程,雖然好久沒練,但手下還沒有生疏。

針灸術配合醫治,有加倍的效果。

有病可以治病,沒病扎幾次,也可以消除疲勞,還可以用於傷重后修復。

是一門比較實用常用的本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針灸時,特別是針灸頭部,要格外的用心,姜蓮珠的額頭也開始冒汗。

又堅持了半個小時左右,姜蓮珠開始收針。

銀針一共十八根,收起來,急救箱再現,裡面有消毒水,給銀針消毒了,收拾好,放入武器庫。

她拍醒姜程氏。

「娘,娘……」

姜程氏從暈迷當中,醒了過來,雙眼一距焦,看到了姜蓮珠……

老臉上閃過悲痛之色,「珠兒?我的珠兒?我這是在哪裡?珠兒,我是不是做夢了?我肯定做夢了……珠兒,娘好想你啊!」

姜蓮珠笑道,「娘,您沒有做夢,娘,您現在在女兒的家裡,女兒在給您治病,泡葯澡,時間差不多了,您起來換身衣服?」

姜程氏狐疑地四處打量了起來,再聯想腦子裡片斷的記憶,猛然間就抱住了姜蓮珠,號啕大哭起來。

「珠兒,真的是我的珠兒!!沒想到這輩子還能有機會再見我的珠兒,你爹,你哥哥他們不是人,不讓我來找你,我每次出門想去找你,都找不著,都會迷路,珠兒啊,我苦命的丫頭啊,他們把你賣到哪裡去了啊!我苦命的女兒啊!!」

姜蓮珠溫和地安撫她,「娘,我現在過得很好,嫁人了,還有三個崽崽,也賺了一些銀子,蓋了新宅子,吃喝不愁的,沒人能欺負我,」

姜程氏哭了好一會兒,漸漸的把最近記憶片斷也接上了,情緒穩定了下來。

知道了這是在給她治病,她配合著姜蓮珠從葯桶里爬了起來。 薛通出動九劍,劍訣一引,暗道土崩灰飛,敞開大口,深處傳來機關轉動的聲響。

三招用罷,露出通道盡頭,內層入口那扇黑漆漆的鐵門。

門后轟隆聲一刻不停。

庫房自毀啟動,通常是溶液腐蝕,外加烈火焚燒。

薛通驅動九宮陣,數十劍影齊斬,鐵門瞬間轟成碎片。

「呼」

烈焰噴射而出,卷帶大量墨綠毒煙。

毒煙火足足持續三日,煙柱直升千丈。

輝月城巨震,宮牆外人潮湧動,膽大的開始入宮搬拿物事。

只是臨近庫房的院子無人敢來。

魔族天性不守規矩,輝月城民受魔府管制,不得已老實而已。

魔府既亡,輝月頓天下大亂。

……

偌大的庫房,僅剩六把刀劍,幾堆煉材。

法寶刀劍,不成套的法器煉材,在腐蝕液和烈火中留存了下來。

薛通未見摩雲金,頓失了興趣,將靈物一捲入袋,面色不悅。

「法寶和煉材不錯啊,至於嗎摩雲金可遇不可求,魔府無貨又不稀奇。」厲辛說道。

「…嗯,如今也不用特別着急。」薛通往好處想,釋然了大半。

他近年所得財物過億,尤其地級法寶落神錘、炎燎劍乃正器精品。

當年的青矢短劍、暮鐵含珠,僅能算旁門輔器。

兩人乘獠鷲飛越魔宮,向東南而去。

眼尖者看到,揚手呼喊,歡呼聲由小及大,久久回蕩。

……

「不去魔島」厲辛察覺方向有異。

「魔島暫且放放,先回曜星!」薛通說道。

他離開人界七年,強烈預感萬嶼修士已抵辛原。

「傳聞魔島前次不明魔物出現,乃是在二十六年前,如今隨時可能再度爆發魔潮。」

「魔島不急,近期所得丹藥夠用幾十年,不必再涉險境,安排妥眼前要緊。」

薛通從不貪心,穩紮穩打,雖經歷風浪無數,但俱能平穩渡過。

「怎麼回曜星」厲辛問道。

「騖船直飛,六百萬靈石驅動。」

「如此太過浪費,不如買八成新三三海船,用完即棄,兩百萬足矣。」

厲辛飽經生活磨難,維持一大家實屬不易,從不鋪張浪費。

「三十三丈海船,足夠大了,半年功夫即可抵達曜星,真遇大風暴再用騖船不遲。」厲辛又道。

「省幾百萬總歸好,只是繁雜了點,買船啰嗦得緊。」

「厲某來辦,勿需你操心!」

兩人連金沙府亦不曾去,顏扎里這些老奸巨猾的府君早已逃之夭夭,厲家人接過生意,平穩殷實的日子可期,無必要再去打擾。

兩人晝伏夜出,十日後抵臨港城。

厲辛張羅幾日,花一百五十萬買了艘舊船,內部少許損壞的設施,也忽略不予計較了。

大船順洋流和季風駛向曜星。

薛通得此空擋,除了修鍊真經,亦好好整理規劃了一番。

九宮劍陣、玄凜鎲、落神錘,特定場合配合蠻神拳套、血鴆矛,攻擊力強大。

而燼火魔尊,不愧是火屬性修鍊大師,那套「真炎烈火咒」,打出的真炎,是比精炎更高一級的存在。

薛通連精炎火咒都尚未圓滿。

「九宮陣暫無需升級,憑法力提升,攻擊力即能持續提高。」

薛通法寶長劍多達二十餘把,多出的皆留以備用。

「要麼提升法寶等級,要麼增加長劍數量。」

航行枯燥,薛通以苦煉真經、星隕鎲、絕影步打發,三三海船的大甲板,海天一體的大空間,令他能盡情施展,無需縮手縮腳。

天氣晴好之時,四靈寵有時也懶洋洋的晒晒太陽,嬉鬧打鬥一番。

厲辛則辛苦了很多,調整船舵、帆桅方向,觀察海面動靜,消耗掉近一半的時間。

一路無事,五月後接近曜星海岸。

海船並未駛向港口,停在遠離航線的千裏外海。

薛通一鎲捅穿船底,攜厲辛乘鷲,重返曜星洲。

薛通判斷,即便黑粦派了耳目,輝月的消息多半還未傳回曜星。

因能不停歇直飛五萬里的修士極少,何況還需消耗一大筆靈石。

需儘快趕至暗孛,不然消息傳開,黑粦極可能龜縮不出,只在界道口高度戒備。

薛通獠鷲騖船輪番上陣,僅數日功夫,便已到了離暗孛最近的昭雲城。

「暫且分開些時日,你就住昭雲,我殺了黑粦再來接你!」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