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寶說有人拔了他頭髮,我看那個人走的時候還回頭望著我,他的舉動很可疑,只可惜當時我沒追到他就昏倒了,我擔心紀家裡的人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你不是收留了管平嗎,管平在紀家那麼多年,認識的人應該不少,你讓管平幫你在紀家問問這事。」

「這樣一來,小寶的身世豈不是……」

「也是,我差點忘記這事了,這樣,我讓泓霖去查查,你還記得那個人的大概特徵嗎?」

木小寶舉起手回答:「我知道,我一會就告訴李叔叔,讓李叔叔去把那個壞人抓出來。」

「你啊,跟你爹地一樣聰明。」他以為在父子相認之前,木兮是不會讓木小寶知道自己和紀澌鈞的關係,沒想到木兮還是說了,他心裡除了安慰,更多的便是落空吧,畢竟小寶心裡如今有了鈞子,便不可能再給他騰出多少位置接納他成為父親一職。

「老紀才不聰明呢,他笨笨的,都不會做飯。」

「人各有所長,但在經商方面,鈞子是一個天才,不可多得的能人,等你長大了,也許會繼承這個優點。」

「可是繼承也沒用啊,壞四叔都做了大老闆了,老紀他變成打工的。」

紀澤深低頭看著木小寶,想起自己的遺囑,紀澤深笑著握住木小寶的手,說話時,目光在木兮和木小寶之間來回打量,「還有乾爹,乾爹名下有不少公司的股權,等你長大了,乾爹就把這些都給你。」

「可是淺淺阿姨肚子里也有寶寶啊。」

「你淺淺阿姨肚子里的寶寶是女孩子,在紀家,女孩子是沒有繼承權的,將來,不管是你爹地的,還是乾爹的,都是你的,所以,小寶啊,你要努力讀書,做一個有用的人,不能辜負乾爹對你的期望,要做一個比你爹地和乾爹還要厲害的人知道嗎?」他是不會讓梁淺那個女人生下他的孩子,而且現在這個局勢也不能讓梁淺肚子里有紀家的骨肉,這些都是暫時的。

現在是女孩子,將來也許梁淺會懷上第二胎也不一定,木兮撐起身子往前坐,伸手想將木小寶拉回來,「深哥,這些我們不能要。」

紀澤深握住木小寶的手抬起落在木兮手背上,握住她們母子的手,「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但是小兮你要知道,小寶他不光是鈞子的血脈,更是紀家的血脈,我給他的,都是他應得的。」

坐在紀澤深懷裡的木小寶,一臉幸福笑著,看來紀家也有好人,當然除了那個要壞不壞,要好不好的壞四叔以外,對他最好的有祖母,現在又多了一個乾爹。

門外的梁淺,雖然不知道紀澤深對木兮說了什麼,但是紀澤深握住她們母子手那一刻,那種親密的氣氛讓梁淺羨慕到眼睛都紅了,用力咬著下唇的梁淺,用力捶打牆壁。

「咚……」

捶打牆壁的聲音,引起紀澤深的注意,紀澤深維持出淡定的樣子將握住她們母子的手抽回,「小兮,你先休息,我帶小寶出去找泓霖查這事。」

「好。」

……

簡語之和南家的人都出門后,在房間休息的董雅寧,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心裡就直發愁,再看了眼放在旁邊的輪椅,董雅寧氣到揉著眉心。

「叩叩叩……」

心裡正煩躁的董雅寧,聽到敲門聲更煩,「誰啊?」

「雅寧夫人,我是如意啊。」

如意?她怎麼看到丁如意非但心裡不如意,還更煩呢,「進來吧。」

「是。」丁如意端著餐凳進來,進房后,用身體將門關上,董雅寧說讓她做貼身管家那事,還沒下文,她得趕緊討好董雅寧才行。

客人都出門了,本以為會清閑些,沒想到紀佳夢要和紀心雨出門,車子剛安排完,又有一堆事情和媒體來信要回復,駱知秋累的起身,從公共書房出來散散步,剛出來就遇到回來的身影。

「紀總,回來啦,吃過飯了嗎?」雖然知道老四和紀澌鈞一塊喝酒,但駱知秋還是照舊問了句。

「吃過了,我媽呢?」

「雅寧姐把簡小姐和葉小姐送出門就上樓了,現在應該是在房間。」

「謝謝。」

謝謝?

聽到紀澌鈞跟自己說謝謝,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可是這一回,駱知秋卻有種受寵若驚,捂著胸口望著步伐飛快上樓的背影。

今天,是刮什麼風了?

先是兄弟倆一塊喝酒,又把人送到門口,這會回來問了她事情又跟她說謝謝。

又想不透看不清的駱知秋,用手揉著太陽穴。

剛去醫院一趟回來的萊恩總管,進門就瞧見駱知秋滿臉疑惑,「夫人。」

「哦,回來啦,老夫人那邊怎麼樣了?」

「管平在醫院照顧著,老夫人和羅拉還是沒見起色,夫人,您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我能有什麼事,可能,天要變了,一時沒適應過來吧。」

天要變了?萊恩總管回頭看了眼敞開的大門,「天氣預報說今天多雲轉小雨,現在還沒變呢。」

萊恩總管看著門外,而駱知秋看的卻是紀澌鈞離去的方向,「變不變,這種事情,哎,誰又說得准。」

「是啊,這景城的天氣,上午還烈日當空,下午就有可能因為一陣風降溫,確實讓人難以捉摸。」萊恩總管點了點頭。

……

端著餐凳的丁如意來到床邊,「雅寧夫人,我看您午飯沒怎麼吃,特地讓人按照醫生的囑咐給您準備了一些下午茶。」

剛剛在餐桌上,雖說簡南兩家都是奔著澌鈞來的,可是簡家那簡語之是話不多說,就算是說話也是一個勁的誇木兮,跟她唱反調,把她氣得飯都吃不下,要不是葉思佳因為那張臉不下來,說不定局面還是有所扭轉,她能多吃幾口。

「放下吧。」

「雅寧夫人,您臉色不太好看,得保重身體啊。」

「保重?我倒是想保重,可是你也看到這一個個的都在作賤我,這些黑心肝的人整日在我面前作威作福,我是想喘口氣都沒機會。」

「是,是。」丁如意撿起銀筷子遞給董雅寧,「說來都是木兮的錯,要不是她,雅寧夫人您怎麼會出車禍。」

「別跟我提那個狐狸精!」董雅寧氣到一張拍在餐凳上,差點把餐凳上的東西震落。「我看那狐狸精八字跟我就是相剋,每次我見到她都沒好事,要不是她,我也不會出這個車禍!」

「她就是掃把星,要不是因為她,紀總也不會被四少趕出公司。」

丁如意話音落下,一耳光甩了過來,「啪……」

被打的丁如意,一臉發懵看著董雅寧,她又哪兒說錯惹董雅寧不開心了?

「我兒子還沒被趕出公司,你就說這話,你是不是和那個狐狸精一樣在詛咒我!巴不得我早死,好如你意!」

「雅寧夫人,我沒這個意……」

「還站著幹什麼,給我跪下,看到你都心煩!」

「是。」這麼多年以來,不光是她,還有紀家的那些人都被董雅寧的演技矇騙了,董雅寧哪裡像菩薩心腸的人了?動不動就折磨人,典型的毒婦!

「叮咚……」董雅寧放在床頭櫃的手機響了,撿起手機的董雅寧瞥了眼發來的信息,她還沒來得及看發來的東西是什麼內容,唐坤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接到唐坤打來的電話,董雅寧心情稍微有些舒坦,懶懶靠在床邊,用筷子夾起一塊水果進嘴,「喂?」

「剛剛周彩妹從江山一號出來,在江山一號的書房找了有幾頁紙的東西拿過來給我。」

聽到是在書房找的,董雅寧頓時精神,「是不是找到那個狐狸精的把柄了?」

「我讓人鑒定過了,那就是從網上摘抄列印出來的植物介紹,和木兮沒有半點關係,周彩妹看不懂外文,以為muxi是木兮的意思。」

這麼久以來,除了那管葯,周彩妹就沒做過半點有用的東西,怒火從董雅寧的牙縫擠出,「就是個沒用的廢物!」

「我會繼續監督周彩妹,如果需要的話,我會給她指明方向告訴她怎麼做。」

「我告訴你,她要是再找不到那個狐狸精的把柄,拿了我那麼多錢,我要她用命償!」氣急敗壞的董雅寧將掛斷的電話用力丟出床。

「啪!」手機摔在床邊,手機膜被震碎。

雖然和她沒關係,但是跪在地上的丁如意多少還是心有餘悸,明知道董雅寧現在如火山爆發,過去都有可能燙一身傷,但丁如意知道錯不在她這邊,就算董雅寧再生氣,那責任也牽連不到她身上來,丁如意抬頭看著董雅寧,「雅寧夫人,我倒是有個不錯的辦法。」 水凝煙說完,又覺得自己的回答,太過簡單了。

所以,不等路西西說話,她清了清嗓子,繼續開口道:"我的確是比較隱秘吧,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就是寧不悔,我只想低調的,安安靜靜的畫設計稿而已,只要能養活自己,我就覺得很好了!只是這次回國,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給了我一些壓力,讓我出現在很多人面前,這才讓大家知道,我就是寧不悔,其實,按照本意,我就想這樣隱姓埋名,畫一輩子的設計稿!"

路西西看著水凝煙謙虛的樣子,她笑道:"你這孩子,還這麼謙虛,只要成功就好了啊,你成功了啊,你現在獲得的這一切,雖然看上去,似乎什麼都沒有,但是,這其實就是你人生最寶貴的財富,你謙虛,內斂,明明已經取得這麼大的成就了,還虛懷若谷,阿姨真的很欣賞你,其實呢,阿姨這次找你,不光是為了跟你說你跟靳言之間的事情,想著把你們之間的事情說清楚,或許,能減少一些誤會,畢竟,靳言那性格,實在是太悶了,你們倆的誤會,估計八百年,也化解不開,他一個人,還在哪裡難受的要死不活的!"

聽到路西西這麼說,水凝煙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路西西也跟著笑著說道:"我說的是真的,我給你說,這臭小子,我看就是他自己作的,當然了,這次我找你,還有另外一件事,我呢,其實以前也喜歡畫設計稿,但是,這幾年呢,也慢慢的放下畫筆了,四處遊歷,你畫的設計稿,設計出來的作品,每一件,我們家都有,我很喜歡你的設計呢,我壓根沒想到,我這次回國,能夠見到你本人,所以呢,我有個不情之請,你能不能幫我設計個首飾,設計稿你畫,材料我選擇,阿姨也知道,你的設計稿,千金難求,所以呢,設計稿畫完之後,阿姨必有重謝,好不好?"

水凝煙沒想到,路西西見自己,還有這樣一層意思。

當然了,她根本不知道,不光是因為路西西喜歡她的設計。

如果路西西喜歡,給她畫設計稿的人,多的排隊。

但是,路西西就是想跟水凝煙來往,給她和靳言,多創造一點機會。

省的自己那個傻兒子,打一輩子光棍!

水凝煙受寵若驚的看著路西西:"阿姨,你真的想要我給您畫設計稿嗎?我真的覺得是太幸運,您能看上我的設計,是我的榮幸,真的,我什麼重謝都不要的,就當是我送給您的禮物,您長得這麼年輕好看,我都忍不住想給你設計獨一無二的首飾呢! 你是我的唯一幸福

路西西一聽水凝煙同意了,頓時欣喜不已:"謝謝你,凝煙,謝謝你答應我,那你畫設計稿的時候,我可以來找你嗎?我們可以商量一下,你跟我談談,我喜歡的,以及你覺得適合我的風格,好不好?"

水凝煙重重的點頭:"當然好了,根據客戶的需求畫設計稿,是我的職責嘛,不然,我就算是設計的再好看,您不喜歡,或者不適合您,那也不好!"

路西西對水凝煙真的是越來越喜歡,怎麼會有這麼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水凝煙不傻,她也能從路西西的眼中,看到她對自己的喜愛和欣賞。

她想到路西西剛才說的話,突然開口道:"對了,西西阿姨,您剛才說,你們家,我所有的設計,都有?"

路西西一愣,她沒想到,水凝煙會問這個。

只不過,聽到水凝煙問,她立馬笑起來:"可不是嘛,基本是全套,阿姨什麼時候帶你去看,其實,說到這個,我還不得不說,你跟靳言,真的是心有靈犀,我以前設計的東西,也沒有見靳言多喜歡,可是,你設計出來的東西,他就像是著了魔一樣的喜歡,將你所有設計的珠寶,都獨有收藏呢!"

水凝煙吃驚的看著路西西,嘴巴一張一合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靳言收藏了她所有的作品,還是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況下。

雖然路西西說的那個心有靈犀一點通,讓她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還別說,真的是這樣。

水凝煙不好意思的看著路西西:"那……可能就是審美有所相似而已,以後,阿姨您有什麼問題,可以儘管告訴我,我們也可以約個地方,談設計的問題!"

路西西點點頭:"嗯嗯,我也是這樣想的呢,凝煙,跟你說實話,我都沒想到,自己對你的喜歡,真的是超乎我的想象,而且,我們這麼合得來,真的算的上是忘年之交了,對不對?"

水凝煙笑著點頭。

她在見路西西之前,就已經對路西西,有過各種猜想了。

可是,她的猜想,終究還是差了些。

路西西比她猜想的,還要好無數倍!

她真的沒想到,她是這樣美麗大方,善解人意的人。

他們兩個人相談甚歡,從一開始,討論靳言和水凝煙之間的問題,到後來,路西西提出水凝煙給她畫設計稿,再到後來,路西西跟水凝煙談論設計上的問題。

兩個人談的一發不可收拾,簡直是英雄行惺惺相惜!

路西西一個勁的誇水凝煙的設計有靈性。

水凝煙呢,跟路西西談話后,才知道,路西西才是真正的行家。

畢竟,她的專業基礎,比起路西西,還是差了的!

歐陽清凌帶著兩個小傢伙,站在二樓,巴巴的看著樓下的兩個女人。

水天芸嘟著小嘴,好奇的問歐陽清凌:"歐陽阿姨,那個真的是你口中的阿姨嗎?為什麼,我感覺她也是我的阿姨呢,一點都不像是老奶奶,在芸芸的印象中,老奶奶應該都是慈眉善目,臉上有皺紋,笑眯眯的,還有一頭白頭髮……"

看著小傢伙天真的說著,歐陽清凌忍不住想了想,如果路西西真的是哪個樣子!

誒!簡直不敢想!

估計她自己都不能接受,她變成哪個樣子吧!

路家的女人美,而且是絕美。

男人英俊,這是基因問題,真的是強大到沒有任何解釋!

歐陽清凌伸手揉了揉小傢伙的腦袋:"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坐在你媽媽對面的呢,就是你奶奶輩的,人家的年紀很大了,只不過,人家保養的好,所以,你是看不出來的!"

水天芸可愛的皺了皺眉頭:"真的嘛?芸芸還是不能接受!"

歐陽清凌無奈的笑了笑。

水天芸看著樓下,水凝煙這種平時話很少的人,居然對那個歐陽阿姨說,是自己奶奶輩的漂亮阿姨,不停的說話。

這讓水天芸有點吃醋。

她說:"歐陽阿姨,那個奶奶在跟我麻麻說什麼啊?我感覺,她們好像說到今天晚上,也不一定能說完!"

聽到小天芸這樣說,歐陽清凌差點笑出來:"她們呢?估計是有共同喜歡的人,所以呢,才能這麼談的開喲,芸芸有點耐心,我們再等等你麻麻,給她點時間,好不好啊?"

水天芸雖然有點想去玩,但是,聽到歐陽清凌這麼說。

她這隻好點點頭:"嗯啊,我聽歐陽阿姨的!"

歐陽清凌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芸芸真乖!"

只不過,這邊她剛把水天芸安慰下來,水天昊就不幹了。

"歐陽阿姨,你們女人真麻煩,什麼事情,不能三兩句說完啊,非得說這麼久!"水天昊板著小臉,像個小大人一樣。

歐陽清凌頓時囧了。

這臭小子,才多大啊,還稱呼你們女人!

她伸手揉了揉小傢伙的耳朵,要是真打的話,她還捨不得!

她說:"昊昊,你可不能亂說喲,要是讓你麻麻聽到你這話,她非得傷心死不可,你想啊,你平時做什麼,她是不是都是很支持,很有耐心的,她現在只不過跟別人聊個天,你就各種嫌棄,這要是讓她知道,我估計,她是真的受不了……"

看著歐陽清凌一副玄乎的樣子,水天昊有點後悔自己剛才說的話了。

他看了一眼歐陽清凌,有點彆扭的開口道:"那個……歐陽阿姨,我剛才說的話,就是小孩子亂說的,你不要當真……還有,你不要告訴我麻麻……我會耐心等著的,我不想讓她難受,覺得我不愛她!"

歐陽清凌輕笑了一聲,看著小傢伙彆扭的神情,語氣還有點吞吞吐吐,她就覺得特別好玩。

她伸手去捏了捏水天昊的小臉,水天昊立馬嫌棄的躲開,一副我是大孩子的模樣。

歐陽清凌更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

水天昊皺眉看著她:"到底行不行啊?"

歐陽清凌看小傢伙難為情,又忐忑不安的樣子。

她笑著點點頭:"當然行啊,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告訴你麻麻的,我們只要耐心的等著她,就行了!"

水天昊聽到歐陽清凌這麼說,頓時鬆了口氣。

話說,歐陽清凌和兩個小傢伙,在樓上插科打諢。

水凝煙和路西西聊得一發不可收拾。

直到歐陽清凌發來消息。

歐陽清凌:凝煙,你跟西西阿姨,都說什麼呢?兩個小鬼頭,都快沒耐心了,小孩子嘛,一直這樣干呆著,煩……你懂得! 尉遲不易走了后,藍霽華也去了書房,康岩龍跟了過去,「陛下。」

「靈蛇怎麼樣了?」

「靈蛇無大礙,正在休養。」

「查到了什麼?」

「南原會控蛇之人太多,碧蛇又是尋常之蛇,不好查。」

藍霽華眼睛眯了眯,「那就縮小範圍。」

康岩龍立刻明白過來,「陛下的意思是,三位公主……奴知道了,這就吩咐下去。」

等康岩龍出去,藍霽華摘下腰間一隻銅索子,放在唇邊吹了三聲,很快,一條身影從窗口掠進來,翻身拜倒在地,抬起頭來,臉上罩著一個銀面具,「陛下。」

「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三個部落都有動靜,且與宮裡的聯繫比平時更為密切,部落里皆有控蛇手,今日之事出自誰手,暫且不知。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