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心吶!」

2020-11-10By 0 Comments

然而侯麟卻是最先反應過來,當即也是用力拉扯著葉天的衣角,大聲喊道。

聞言,葉天方才是反應過來,而後也不敢有絲毫遲疑,瞬間啟動速影,再度拉著侯麟的身形猛然掠去!

險之又險的躲過了那妖獸的第一次進攻,葉天此時也算是將這妖獸徹底看清楚了,它有著像熊掌一般的爪子,然而腦袋看起來卻更像是一頭巨獅!

那通體的金色也是將它整個身體顯得與眾不同了起來!

此刻,躲開的葉天看著那妖獸熊掌砸落之處,竟是詫異的發現,地面之上竟然是被它生生砸出一道裂痕!

而且,那裂痕之中此時正在蔓延這一股和它身上一模一樣的金光! 剛才自己在來的時候,就感受到自己已經被監視了,但是直到他進了這個院子,也並沒有人出現攔住自己,那就說明,那個人並不阻止他來見沐靈夕。

沐靈夕聞言,見辰一臉不滿意的神色,心中也是埋怨了起來。

「這麼長時間都不知道跟我聯繫,難道你忘記我們之前的約定了?」

然而辰卻是一臉憤憤的看著沐靈夕,那一臉憋屈的神色,簡直像是自己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

「你還說呢!你知不知道,就是因為當初的約定,這才害得我,像是騾馬一般累死累活的奔波了這麼久。現在你居然怪我來得晚?簡直是太讓人傷心了,怪不得墨瀾軒就那樣走了。」

一邊說著,辰那委屈的神色越發的明顯了。

也不知道是為了他自己,還是為了墨瀾軒。

再次聽到辰提到墨瀾軒的名字,沐靈夕的心中一陣悶悶的沉痛。

雖然錯過了,但是那些曾經的美好和她對他所造成的傷害,卻還留在她的心中。

那張淡然如風般的面容再次出現在沐靈夕的腦海之中,稍一回想,就讓她的心中一陣刺痛。

她居然傷害了那樣一個如風如雲般的男子。

可是,她不後悔!

當斷不斷,才是會讓那痛加深至百倍千倍,既然已經無法給與,那又何必挽留。

想到這裡,沐靈夕頓時眼神哀沉的看了辰一眼。

「他走不走,只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無論怎樣,你都無權置喙!你明白嗎?」

沐靈夕不需要無端的指責,畢竟感情的事情,除了當事人,任何人都無法理解他們之間的糾葛。

然而辰在看到沐靈夕那一臉嚴肅的神情之後,這才覺得自己貌似說的有些多了。

人家兩人的事情,自己多什麼嘴,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管得著嗎?

想到這裡,辰有些尷尬的清咳了一聲。

「算我說錯了!不過,我來的晚這件事情,你可不能冤枉了我,我這辛辛苦苦的都是為了誰啊!」

一邊說著,辰卻是一臉苦大仇深的看著沐靈夕。

那表情,似乎要是沐靈夕敢說出半個不字,他立刻就要哭給她看的節奏。

沐靈夕稍緩了心中那憋悶的感覺,看著辰那搞笑的表情,頓時無奈起來。

「好!都是為了我行了吧!那你現在還不趕快在我面前表表功,說說看你都做了些什麼?」

辰見沐靈夕並沒有否定自己的辛勞,臉上的神色終於沒有那麼拚命了。

然而,說道表功,這種事情,他暮鬼之辰怎麼會落下呢!

只見辰直接快步走到了沐靈夕的面前,單膝跪了下去,然後恭敬的說道。

「暮鬼之辰參見主上,經過屬下半個月來的不斷努力,現在暮鬼上下,已經基本上進入了正軌。」

「前些天,暮鬼組織正式開始正常運營,雖然目前還沒有恢復從前的輝煌,但是現在除去了內部的叛亂之後,整個暮鬼上下,同心協力,相信很快就能超越從前的規模,走向更加輝煌的明天!」 此時的葉天詫異的看著地面之上泛起的道道金光,而眼眸之中也是一陣掩飾不住的震撼!

至少從目前來看,這頭妖獸是葉天迄今為止見過的最厲害的一頭妖獸!

且不說其實力如何,單單是這通體金色,以及依仗拍下來造成的威力,便足以讓得此時的葉天啞口無言!

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再度詫異的看到,那地面之上,裂痕之內的金光泛起的同時,土地竟然是在一瞬間化為焦黑之色!

這讓此時的葉天當即便是徹底驚呆了!

官欲纏綿 幸虧自己剛才速度快,躲過去了,如果是自己被攻擊到的話,會是怎樣的後果?

葉天自己都不敢想象!

然而與此同時,那妖獸依然是沒有停止對葉天的進攻,然而這一次,它的攻擊手段卻是不一樣了,它那猶如獅子一般的大嘴猛然一張,而後在葉天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是噴出一股金色光團!

那光團乍一看猶如是火焰一般,然而葉天卻是非常清楚,那和火焰是完全不一樣的!

此時的葉天自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當即便是啟動速影,瞬間離開了這片區域!

侯麟被葉天再度拉著四處亂跑,此時也是再度有些暈頭轉向的,再加上那妖獸噴出的金色光團,此時的他也是感覺天昏地暗的。

葉天再度躲過那金色光團,而後再度轉頭看去的時候卻是發現,方才自己所在的位置後方的石牆竟然是被那金色光團生生腐蝕出一個大坑!

葉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妖獸果然是如同看起來那般威武!隨手發起的攻擊,竟然都能達到如此毀天滅地的威力!

此時的葉天甚至將自己的攻擊威力拿來和面前的這頭妖獸做比較,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得出了一個結論,自己和它遠遠不在一個層次!

自己現在釋放虛沌之印,即便是靈力能量之內有熱能的加持,也無非是摧毀一些樹木而已,至於像方才那石牆之上瞬間出現一個大坑這樣的威力,葉天感覺自己完全做不到!

然而,看著那妖獸此時輕而易舉的做到這一點,葉天當即便是得出一個結論:溜!

對,沒有錯!面對這頭妖獸,葉天不敢抱有絲毫的僥倖心理!它釋放出來的金色光團似乎有著極強的腐蝕性!和自己靈力能量之內蘊含的熱能也是完全不一樣!

此時的葉天非常清楚,自己完全無法從它那裡討得一點好處!

打定主意之後,葉天當即便是思索起來自己怎樣才能溜出去。

看著那狹窄的通道被那妖獸的體型擋的嚴嚴實實,葉天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只好是將自己的目光放在那妖獸的頭頂之上!

此時此刻,葉天只能從那妖獸頭頂上看到一點足以讓自己和侯麟溜出去的縫隙!

鎖定目標之後,葉天也沒有絲毫遲疑,腳下靈力能量再度涌動,不待那妖獸發起下一次的攻擊,葉天便是率先飛身而起!

腳掌在兩側的石牆之上來回攀登,片刻的時間,葉天的身形便是來到了那妖獸的頭頂之上。

此時的葉天拉著侯麟的身形,雖然是有些不方便,但是想要從那妖獸的頭頂掠過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葉天可以用自己的雙腳在兩側的石牆上借力!

此刻,葉天看著那妖獸頭頂極窄的一個縫隙,毫不遲疑,直接是縱身而過!

經過之時,葉天腳掌猛點那妖獸的頭頂,而後身形便是一躍而過!

此刻,葉天已經是再度落在地面之上,然而依然是不敢有絲毫的停頓,身形依然是對著前方飛掠而去!

而身後也是不斷傳來那妖獸發出的一陣陣咆哮之聲,葉天的衝刺速度也是不敢有片刻的停息!

然而,在此刻奔跑的過程當中,葉天卻是感覺自己腳下忽然傳來一陣灼熱之感,但身後的妖獸咆哮聲越來越近,追的也是越來越緊,此時的葉天沒有絲毫的時間停下來觀察自己的腳掌,只能是繼續往前衝去!

終於,葉天拉著侯麟徹底衝出了石窟之外,然而依然是能夠聽到自己後方傳來的一陣陣咆哮之聲。

葉天一邊跑著,一邊低頭一看,發現地上有著一片金色光芒!很顯然,正是那妖獸散發而出的!

葉天此時也是極為詫異,想不到那妖獸竟然如此窮追不捨!

黑翅妖獸早早守護在此,看到葉天如此狼狽的逃竄而出,黑翅妖獸也是極為清楚,提前便是呼扇著翅膀飛了起來!

當葉天來到黑翅妖獸身旁的時候,直接是雙腳王地面猛然一蹬,身形直接一躍而起,而後穩穩落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

到了黑吃藥上後背上的一瞬間,黑翅妖獸便是發出一陣長鳴,而後身形也是一飛衝天!

而此時的葉天也終於是回頭看了一眼,卻是發現,那妖獸此刻正在對著飛上半空的黑翅妖獸噴出一道道金色光團!

葉天不由得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想不到那妖獸竟然如此執著,看起來好像幾百年沒吃過東西一樣!

想到這裡,葉天臉上的表情也是瞬間凝固了!

幾百年沒吃過東西……

此時的葉天不得不想,這妖獸或許正是千年前被封印在裡邊的妖獸!

然而,它能存活這麼長時間嗎?

葉天滿頭的霧水,然而從那妖獸的體型和實力來看,顯然是之前的葉天從未見過的!

就在葉天心中想著這些的時候,腳下也是再度傳來一陣灼痛之感,當即葉天也終於是低頭看去,然而卻是發現,自己的鞋底竟然生生破了一個洞!

而透過鞋底,葉天看到了自己腳心已經是一片赤紅之色,看起來鮮血似乎馬上就要噴湧出來一般!

葉天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顯然不是因為自己方才的劇烈奔跑,僅僅是因為那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造成現在這個樣子!

葉天左思右想,最後,終於是想到了一個可能:方才自己從那妖獸頭頂掠過的時候,腳掌點了一下它的腦袋!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

葉天一臉不可思議,然而心中的這個想法卻已經是油然而生。 「前些天,暮鬼組織正式開始正常運營,雖然目前還沒有恢復從前的輝煌,但是現在除去了內部的叛亂之後,整個暮鬼上下,同心協力,相信很快就能超越從前的規模,走向更加輝煌的明天!」

像是念稿子一般的說完了這一大通話語,辰頓時一臉期待的看著沐靈夕。

那表情,就像是等待誇獎的孩子一般。

沐靈夕見狀,直接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這才出聲說道。

「做的不錯,值得表揚!」

說完,也不知道她從哪兒拿出了一支艷俗的大紅花,直接戴在了辰的胸前。

辰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沐靈夕的動作,在看到自己胸前的大紅花后,辰一臉嫌棄的說道。

「就這樣?」

這就是所謂的表揚?

就給了這麼一朵蜜蜂見了都避之不及的大紅花,就給他打發了?

沐靈夕雙手環臂,一連理所當然的肯定說道。

「就這樣!」

辰簡直覺得自己之前那些辛勞,就像自己胸前的這朵大紅花一般——價值低廉。

「這怎麼行!好歹也叫了你一聲主上呢!給個花就算表揚了?就算是!好歹你也給朵新鮮的呀!出去我還能招個蜂引個蝶呢!這算什麼?」

辰苦苦的掙扎著,想要將自己的價值在提升一些。

然而沐靈夕聞言,卻是一臉思索神色的說道。

「這樣啊!我還想著現在先給你朵花先記著,以後你可以拿花來找我兌換一件東西。」

「既然你非要一朵鮮花的話,那我也不是不能滿足你呢!只是這樣一來,你這半個月的功勞除了招蜂引蝶之外,也沒什麼用了呢!你可要想好了啊!」

沐靈夕一臉不解神色的看著辰,緩緩說道。

結果辰聽完之後,卻是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被戲弄了的感覺。

這鬼機靈的丫頭,這是又給自己上了個套呢!

不過自己這一頭扎進去的感覺,還真是讓他欲哭無淚呢!

「主上哪裡的話!誰稀罕鮮花了,當然還是主上給的這朵美麗的多,我就先幫主上保存著了!」

說完,辰一臉諂笑的將那朵紅花,妥善的收了起來。好像那花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珍貴一般。

沐靈夕見狀,努力的憋著一臉的笑意。

見辰還在地上單膝跪著,不由得出聲說道。

「好了,你起來吧!」

然而辰這一次,卻是認真的行了個禮,謝了恩,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雖說他跟沐靈夕之間算是相熟的了,原本不必如此拘禮,但是現在既然沐靈夕是他們暮鬼的所有者,那這些禮數卻是必要的了。

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他若是不如此,那麼其他人怎麼可能甘心臣服。

沐靈夕看到辰對自己那到位的禮節之後,也是覺得自己並沒有認錯人,只有這樣真心信守承諾的人,才會這樣。

畢竟自己現在也算是暮鬼的領導者了,對於以後的安排,她倒是有很多的想法,想要跟辰討論一番。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想到這裡,沐靈夕直接對辰招了招手,然後說道。 此刻的侯麟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天的腳掌,而後也是一臉擔憂的問道:「怎麼了?」

葉天搖了搖頭,而後說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那妖獸身上的金光,有極強的腐蝕性。」

葉天此時再度將目光對著下方看去,發現那通體泛著金光的妖獸此時依然是站在石窟外邊,對著半空之中不斷的噴出金色光團!

葉天此時仍然非常詫異,那妖獸看起來似乎是沉睡已久,原本葉天以為它只是一個普通的妖獸而已,誰曾想竟然是這麼厲害的一個傢伙!

而且,此時看去,它有著極強的殺心,如果自己方才稍稍慢了一步,或許就要死在它的嘴裡了!

此時的葉天想想還是覺得有著一抹后怕,可眼前最重要的問題是自己腳掌上那一片赤紅,看起來似乎完全沒有要減輕的跡象,反而是越來越嚴重,葉天越是感覺越來越疼痛!

片刻之後,葉天終於是忍受不住那股疼痛,臉上的表情都是扭曲了起來。

侯麟見狀,當即也是關切問道:「到底怎麼樣了?」

聞言,葉天看了看侯麟,而後再度看向自己的腳掌,然而卻是發現,腳心的皮已經是徹底蛻掉,此時一眼看去,竟是生生看到一片血肉模糊!

侯麟當即不由得牙齒打顫,渾身的汗毛也是倒立了起來,這一幕看起來便讓人心升寒意!

然而葉天腳底傳來的那陣疼痛,卻是任何人都體會不了的!

此時的葉天手掌用力按壓著自己腳心周圍的皮肉,想要減輕那陣疼痛,然而卻是於事無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