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少東,我們都查遍了全市各行各業,都沒見過這個傢伙。」陸豹說道。

2020-11-05By 0 Comments

「繼續查,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他。」何浩東一拳擊在桌面上,恨得牙關緊咬:「不扒他的皮,難解我心頭之恨。」

「蕭芳芳那婆娘呢,要不要我找人弄她?」陸豹問。

「暫時別弄她,如果她出,楊心怡一定會懷疑我,那就徹底沒辦法挽回了。」

「少東,你覺得楊心怡還會回心轉意嗎?」

「只要我一口咬定那視頻是PS的,就有機會,所以現在最重要是找到那個傢伙,讓他承認。」

「少東,再給幾天時間,我一定會找到他。」

「讓你的手下好好做事,這次的事情辦不好,讓他們滾回西北去。」

江南市公安局,刑偵大隊辦公室。

羅薇薇坐在辦公室之中,翻看著各種各樣的資料。

這時候,一個高大的人影走進了辦公室。

「副局長好。」羅薇薇旁邊,一名警員連忙站起來:「我給副局長倒杯水。」

羅薇薇轉過身,看了副局長一眼,像是沒看到一樣。

「誰讓你私自回刑偵隊了?」羅國中怒道。

「蘇月蛾改口供了,承認了拐賣兒童,王建軍有非常大的嫌疑。」

「有嫌疑又怎麼樣,對於他們這種高智商的犯罪份子,沒有確鑿的證據,根本沒辦法將他們定罪。」

「難道就這樣讓他逍遙法外?」羅薇薇不甘地說道。

羅國中將一疊資料扔到她面前,說道:「城南發現兒童屍體,內部器官不見了,這很有可能是一起重大的器官倒賣案件,拐賣兒童案只不過是瞞天過海,轉移警方視線罷了。」

羅薇薇拿起資料,看了一下,滿臉震驚。

「如果涉及器官買賣,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大的團伙,涉案人數起碼有幾十人,全都是窮凶極惡的人,這案件你退出,別查了。」

「這是我的案件,絕對不行。」

「我已經提交了申請,幾天之後,讓你上省軍校學習。」

羅薇薇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的父親,冷冷道:「羅國中,我絕對不會像個縮頭烏龜一樣,遇到大事情就躲避,我不想一輩子讓人看不起。」

「這是命令。」

「就算不幹警察了,這案件,我也必須要追查下去。」

說完,留下一臉鐵青的羅國中,羅薇薇怒氣沖沖地離開了辦公室。

超絕萌爸 「小趙,我讓你查的摩托車車牌號碼怎麼樣了?」離開警局之後,羅薇薇直接打電話給交通局的同事小趙。

「薇姐,查過了,那是套.牌車。」

「這混蛋,夠滑頭的!」

羅薇薇將手機掛掉,喃喃道:「本姑娘就不相信找不到你,未來新城,當我瞎了眼不成?」

她開著自己的摩托跑車,呼嘯而去。 未來新城,今天迎來一場重大的盛事。

喬氏集團的總裁來視察樓盤的建蓋情況,工程部全都非常緊張,個個如臨大敵。

總裁老公麼麼噠 早幾天的報紙出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楊何聯姻失敗,這節骨眼上總裁來視察,沒有人心裡不慌!

一不小心,被人炒了尤魚都很正常。

未來新城這邊早就通知了工地,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言行舉止,誰出錯誰滾蛋。

一身運動褲,盤著頭髮,帶著墨鏡的楊心怡從車裡出來,頓時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她就像一隻驕傲地天鵝站在人群之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楊總裁,歡迎。」工程部部長夏秋帶著一行工程師,大步走了過來。

「給我來頂安全帽。」楊心怡吩咐。

當下就有人拿一頂新的安全帽過來,楊心怡戴上之後,朝工地走去。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楊總,我查探到消息,何浩東派出大量的人,去找那個叫葉雄的傢伙下落。」集團保安經理在那邊說道。

「查到沒有?」

「暫時還沒有。」

「繼續查,一定要在他們之前,先將葉雄找到。」楊心怡命令。

掛掉電話之後,楊心怡又想起那個神秘而無所不能的男人。

他到底是什麼人,做什麼工作的,為什麼要幫自己?

自從那晚之後,他好像消失了一樣,以楊氏集團跟何氏集團兩家江南市數一數二的大家族,都找不到他,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總裁,我們先看連排別墅,還是看洋房?」

「先看聯排別墅吧!」

未來新城,是一個非常有前景的項目,楊氏集團在這一期之中,投入了不下三十億的預算,是本市是數一數二的大樓盤,這也是楊氏集團現階段最重要的產業之一。

聯排別墅之外的道上。

葉雄穿著破膠鞋,拉著裝滿磚塊的小斗車,車上坐著瘦小的王童,兩人朝工地而去。

「雄哥,你知道那天晚上為什麼楊心怡退婚嗎?」

「因為何浩東在結婚的時候,在樓上房間跟另一個女人劈腿!」

「切,說得像真正一樣。」王童豎起手指。

「為什麼我每次說實話,你都不相信。」葉雄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後來我還去楊心怡的別墅坐了一會,跟兩大美女在同一個房間聊天。」

「牛皮都快吹破了。」王童崩潰道。

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到了別墅邊,葉雄眼尖,發現那裡站著名風姿颯爽的女警,正跟包大娘談話。

「我了個去!」

他一眼就認出那女警就是那天將自己銬在廣告牌上的那個高級警官。

「我去撒泡尿。」葉雄壓低帽子從側邊溜走了。

剛剛遁進工地,手機響了起來,正是包大娘的電話。

「陰魂不散啊!」

他連忙將手機調到靜音,溜進了工地。

「葉雄呢?」

包大娘見過王童過來,奇怪地問:「今天不是安排了你們一組嗎,怎麼只見你一個人?」

「雄哥拉尿去了。」王童望了眼旁邊的羅薇薇,眼睛一亮。

身體豐盈,五官精緻,睫毛特別長,看起來眼睛像一汪秋水,特別有味,加上這套警服,比起島國大片中那種制服美女強多了。

「他什麼時候去了?」

「幾分鐘之前。」

羅薇薇知道找對人了,厲聲道:「我限你們五分鐘之內,把他給我抓出來,不然唯你們是問。」

「葉雄犯了什麼事?」包大娘弱弱地問。

「強姦罪。」想那個貨的模樣,羅薇薇就來氣,所以決定恐嚇他們一下,不然他們還不會儘力去找呢。

「警察同志,會不會弄錯了,雄哥不是那樣的人。」王童急道。

「不幹壞事,他會見了我就逃?」羅薇薇反問。

「我去幫你將他找回來。」王童說完,一溜煙跑了。

包大娘進去工地之後,大聲吆喝道:「所有人停下工作,把葉雄找出來,他攤上大事了。」

葉雄窩在廁所旁邊,拿手機在看島國大片,電話響了幾次之後,他將信號關閉了。

一群工人走了過來,指著他大喊:「在那,快抓住他。」

「葉雄,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們真是瞎眼了。」

「五十歲的老太婆都不放過,你還是人嗎?」

「外面幾輛警車在等著,你快去自首吧!」

「別跟他說那麼多,先將他抓起來,揍一頓再交給警察。」

一行人氣勢洶洶地衝過來。

葉雄直接嚇傻了,這些傢伙不是有病吧,不就是輾了輛車子,他什麼時候強姦老太婆了?

此時此刻,三十六計走為上,不然這些傢伙不把他揍成豬頭才怪。

手在牆上一撐,葉雄翻出牆外,逃之夭夭。

「在那,別讓他逃了。」

「我去!」

葉雄折路向左,走到一堆水泥旁邊,一個人影呼地從里躍出來,向他撲來。

「我又沒強姦你妹,用得著這麼拚命嗎?」他輕輕一邁,躲過一撲。

第二個又向他撲來,一副不要命的模樣。

「尼瑪,這地方不能呆了。」

葉雄穿過重重障礙,快速朝門口那邊跑去。

「追,別讓他逃了。」

天然呆藥師 數十名建築工跟在後面,那氣勢,怎一個波瀾壯闊了得。

羅薇薇站在工地大門口,一邊喝水,一邊饒有趣味地看著葉雄在數十名建築工追捕之下,亡命而逃。

閃婚名少放手愛 奇怪的是,十幾分鐘過去了,葉雄沒打過一個人,幾十人偏偏抓不到他,這小子比泥鰍還滑頭。

整個工地,瞬間亂成一團。

夏秋帶著楊心怡朝工地而去,一邊走一邊介紹。

「總裁,我們這些建築工人,都是非常有素質的,經過專門把關,呆會你就能看到他們兢兢業業的,任勞任怨地工作……」

話沒說完,夏秋整個人傻眼了。

拐過轉角,面前是怎麼一番景象啊!

幾十名建築工,圍著工地追捕另外一名建築工,整個場面熱火朝天,叫聲喧天。

「這就是你口裡說的,高素質的隊伍?」楊心怡皺著眉頭。

夏秋額頭冒汗,連忙掏出電話打給包大娘,憤怒地喝道:「姓包的,工地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強姦罪?」

掛掉電話之後,夏秋弱弱地說道:「總裁,有個建築工犯強姦罪,工人們正在抓他。」

「怎麼回事?」楊心怡眉頭皺了起來。

「羅警官在那邊,不如我們去問問。」

一行人很快就走到了工地旁邊,那裡站著一名英姿颯爽的女警,正捂住肚子瘋狂地大笑。

羅薇薇看到兩名同時撲向葉雄的工人,被葉雄一閃,腦袋相互撞在一起,他們捂住腦袋嗷嗷地叫了起來。

「羅警官,到底出了什麼事?」夏秋走過去問。

「帶個人回去問話。」羅薇薇收起笑從,指著場中的葉雄,說道:「麻煩你將他帶過來。」

「全都給我住手。」

夏秋走過去,喝停所有人之後,指著葉雄道:「你,給我過來。」

葉雄嘆了口氣,知道今天是逃不了,只好乖乖地跟在他後面,走了過來。

「警察同志,我們又見面了。」葉雄訕訕道。

羅薇薇抱胸圍他了一圈,見他臉不紅氣不喘,嘖嘖稱奇。

「挺有能耐啊,幾十人都抓不住你。」羅薇薇笑道。

「快擠爆了!」葉雄瞥了眼她手臂上的兇器,喃喃道。

「你說什麼?」羅薇薇眉毛一抬。

「我說搬得磚多了,身手自然靈活一點。」葉雄說完,從褲帶里抽出一副髒兮兮手銬,遞了過去,笑道:「物歸原主。」

羅薇薇接過,卡擦地銬在他的手下,指著自己的摩托跑車:「走吧!」

葉雄乖乖地朝她的車子走去,突然發現面前走過來一行人,帶頭的居然是心怡集團的總裁楊心怡。

他連忙低下頭,被認出來就麻煩了。

楊心怡他不怕,但是她那個朋友蕭芳芳,可不是個好惹的主。

楊心怡目光落到他身上,發現他聳拉著腦袋,看不清面容,不過身材看起來挺高大的。

「警察同志,這員工犯了什麼罪?」畢竟是公司的員工,楊心怡問一下。

「開摩托車輾別人小轎車,仇富。」羅薇薇說道。

「不是強姦罪?」

「如果是強姦罪,我早一槍崩了他。」羅薇薇說道。

「按法律辦事吧!」

楊心怡望了聳拉的葉雄一眼,覺得有點熟悉,突然說道:「抬起頭來。」

葉雄像是沒聽見一樣,繼續聳拉著腦袋向前走。

「總裁讓你抬起來,聽到沒有?」夏秋怒道。

葉雄像是沒臉見人,反而將頭壓得更低。

楊心怡疑心大起,腦海里閃過一個人影,突然說道:「那天晚上,謝謝你了。」

「不用謝,小意思。」葉雄拉風地揮揮手,下一刻才發現上當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抬起頭,咧嘴一笑:「楊總,我們又見面了。」

楊心怡望著這個灰頭灰腦的傢伙,足足半分鐘,才反應過來,如果不是他招牌式的無賴笑容,她還以為認錯人了。

這真的是那晚的傢伙。

怎麼可能?

那晚的傢伙一身名牌,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氣質,十足的高富帥。

面前的傢伙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