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少爺跟我的懷疑一致,我已經仔細查過了,懸賞出現的時間,就在昨天晚上,具體大約是您擊敗歐陽霖之後,約莫半個多小時之後發出的,這個時間也恰好,從金碧輝煌回到歐陽家,最多也就這個時間!」何伯道。

2020-11-04By 0 Comments

「既然確定了是歐陽家,那麼……如果我殺上歐陽家……」葉擎沉吟片刻之後道。

「少爺,直接殺上歐陽家不可取,老奴知道,少爺已經是大師級強者,可那畢竟是歐陽家老巢,萬一……」何伯聞言搖頭道。

「如果不考慮歐陽家的危險,這件事能做嗎?或者,我殺了歐陽家的人,會不會有人找我麻煩?」葉擎問道。

「武者層面的恩怨廝殺,正常來說,國家是不管的,前提是不能大規模使用槍支火併。」何伯道。

「也就是說,我用武功殺了歐陽家的人,國家是不管的了?」葉擎道。

「嗯,只要別鬧的太大,比如當街殺人,不要留下什麼明顯的把柄,就沒問題。」

「俠以武犯禁,其實武者,相對於國家層面來說,都屬於不安定因素,只要武者不去無故殺死普通百姓,江湖恩怨,死再多的武者,國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何伯道。

華國太大,人口太多,練武的人也不少,江湖恩怨仇殺,有的甚至延續了幾百上千年。

對於國家來說,江湖恩怨,屬於狗咬狗一嘴毛,只要不鬧大,不連累普通平民,他們才懶得管! 「明白了,這樣的話,倒是簡單了,想必何伯手裡應該有歐陽家的所有資料吧……」葉擎笑道。

歐陽家,最厲害的也不過就是六級武者,相對於自己來說,可是要弱了一大截!

「這個當然,歐陽家的資料我早有搜集,目前歐陽家的直系人員一共有十八位,其中六級武者一人,五級武者三人,四級武者三人,其餘都是三級以下武者,不值一提。」

「唯一值得疑慮的是歐陽霖的老婆,同樣也是五級武者,不過卻來是來自北疆的一個武術世家。」何伯道。

既然何伯有心將青葉市打造成葉擎衝擊葉家家主之位的基地,對於青葉市的各大勢力,自然也是瞭若指掌。

「北疆的武術世家?那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難不成他們還會為了歐陽家,跟我們為敵不成?」葉擎不屑道。

以他的修鍊速度,可能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達到《玄天決》第五層,那就是宗師級高手,放眼天下,那也算的上是一號人物了!

「少爺若是想對歐陽家出手,需要尋找一個最佳時機,正好三天後,歐陽家的老東西過壽,到時候青葉市武林豪強都會過去,那個時候少爺再出手,剛好可以震懾青葉市武林豪強,從而順勢,將他們收入囊中!」何伯道。

「何伯,這些人實力低微,收服他們能有什麼用?」葉擎苦笑道。

「自然不一樣,其中的利益很多,明面上的生意就不說了,暗中還有地下勢力,現在的青葉市,自從三年前杜琪峰死了之後,整個青葉市已經沒有了大師級強者坐鎮。」

「以至於青葉市武林在面對周邊其他市,都有矮人一頭的感覺,這幾年來,青葉市損失了不少利益,倘若少爺能夠整合青葉市,並且在以後和周圍其他市大師級高手爭鋒的過程中獲得勝利的話,那其中的利益將會更大!」

「少爺,可不要小看了金錢的力量,區區五百萬的懸賞,已經開始讓少爺您煩心了!有錢能做很多事情,修鍊所需的藥材,甚至是丹藥,功法等等,都可以通過金錢買到手。」何伯笑道。

窮文富武,想要練武,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尤其是一開始的時候,沒有足夠的營養補助,很容易導致身體氣血虧空,嚴重甚至會死亡。

葉擎也就小時候,天天泡葯浴,吃丹藥,而他進度很慢,在體內積累了很多精華能量,才能在這兩年的修鍊中,搞壞了身體……

「金錢的魅力,我確實領略了一些,三天後嗎,我知道了!」葉擎聞言點頭道。

三天後,殺死歐陽家的人!

對於殺人,葉擎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其實,他是殺過人的!

不過,那還是他沒有下山時候的事情了。

至於殺的是誰,葉擎表示不知道,反正是師父讓他殺的,那個時候的葉擎,心中可沒有法律什麼之類的定義,師父的命令大于山!

話分兩頭……

蘇欣兒和葉擎分開之後,直徑來到一個包房,推門進去之後,裡面就只有朱娜一個人在……

「欣兒,你終於來了,快點過來,你這個死丫頭,昨天晚上到底跑什麼?你們,到底有沒有,那個啊?」

看到蘇欣兒,朱娜急忙迎了上去道。

「什麼這個那個的,我們什麼都沒有!媽,你以後能不能不要這麼對葉擎啊,他,他不是你想的那麼沒出息……」蘇欣兒臉色微紅道。

「哼,沒有就好,不要跟我提那個廢物,我還沒有問你呢,昨天晚上你見到何首富的孫女了嗎?」朱娜問道。

前天中午的飯局,晚上的酒店,第二天一早來自老公合同談成的消息,一切都壓在朱娜的心頭……

「我問了那天的情況,那天,何首富確實也在金碧輝煌吃飯,還接待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客人,可是其他的事情,她都沒說,估計也不知道……」蘇欣兒苦笑道。

前天的飯局,到底是誰救了自己母女倆,到現在還是個謎題……

而且,和陽光集團的合同居然還談成了,這就更加不可思議了……

「不知道?那就是說,還有可能的,可惜,我們見不到何首富,否則的話,倒是可以當面問問……」朱娜遺憾道。

何首富,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

「先不談這個了,今天到底是個什麼飯局,我爸呢?」蘇欣兒問道。

「馬上就過來了,等會兒記得有禮貌一些!」朱娜道。

蘇欣兒一臉懵逼,到底是什麼情況?

就在這時,房門再次響起……

「來,來,來,快點進來,欣兒也已經到了,呵呵,服務員,可以去上菜了!」蘇明笑著,在前方引路,身後跟著兩男一女。

男女的歲數都和蘇明朱娜差不多大,最後一個男生,約莫二十四五的樣子,帶著金絲眼鏡,看著文縐縐的……

見到這幅情況,蘇欣兒的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傢伙,不是要給自己介紹對象吧?

可是,自己已經結婚了啊!

進來的兩男一女自然也看到了蘇欣兒,尤其是那年輕男子,更是雙眼一亮,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欣兒,都這麼大了,怎麼還不會叫人啊?這是你胥叔叔和林阿姨,他你還記不記得,是你胥月明哥哥啊,小時候,你可是一直嚷嚷著,說長大以後要嫁給胥月明哥哥當媳婦的!」蘇明笑道。

「爸,您亂說什麼呢?胥叔叔好,林阿姨好,胥哥好!」蘇欣兒站起身來嬌嗔道。

「哈哈,小姑娘害羞了,我記得小時候的欣兒,可是搗蛋的很吶,不過那時候確實最喜歡跟月明一起玩的。」胥叔叔道。

「欣兒啊,你月明哥哥這些年一直在國外留學,現在終於學成歸來,要繼承你胥叔叔公司了,你們之間也有很多年沒見了,年輕人,應該多聊聊!」朱娜在一旁道。

「嗯,我是有許多年沒見到欣兒了,沒想到,當年的小女孩,都已經亭亭玉立了!」胥月明笑道。

滿意!

不得不說,胥月明非常的滿意!

剛從國外回來就去相親,本來他是很不樂意的,尤其據說這個相親的對象,好像關係還比較複雜,是個二婚還是什麼……

他就更不願意了。

這次能來,也是被家裡硬逼著來的。

可是在看到正主之後,胥月明覺得,自己這一趟來的太值得了!

這,妞,太正點了!

比起自己在國外的時候,玩,過的那些洋,妞強太多了!

哪怕真的是二婚,自己也認了,最起碼,要試一試…… 「月明啊,你和欣兒,打小就在一起,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了,現在又從國外留學回來,接手你父親的公司,肯定很厲害,以後可要多教教欣兒啊,我們家的公司,可還指望她呢!」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蘇明笑道。

「只要欣兒妹妹願意,我們倒是可以討教討教,我可是早就聽我父親說,欣兒妹妹,在做生意方面,非常有天賦的!」胥月明笑道。

蘇欣兒的臉色邊的頗為難看……

事情到了這一步,很多東西幾乎已經擺在明面上了……

這哪裡是什麼飯局?

根本就是來相親!

「爸,媽,今天,不是叫我來吃飯這麼簡單吧?」蘇欣兒淡淡道。

「你這孩子,怎麼跟你爸媽說話呢?你月明哥哥從國外留學回來,讓你過來接風洗塵,有什麼問題?」朱娜道。

蘇家的公司,危機不少,若是能夠得到胥家的幫助,才能有更好的未來!

至於葉擎……

朱娜根本沒有將其放在眼裡。

老爺子已經去了,沒人給他撐腰,這兩年來,若不是蘇欣兒自己無所謂的堅持,加上她的年齡確實還小,連大學都沒有畢業,朱娜早就強迫讓她去離婚了。

「沒什麼問題,我只是想說,我已經結過婚了!」蘇欣兒用非常平淡的語氣道。

隨著蘇欣兒的話一出,場面瞬間尷尬起來……

雖然,就這個問題,他們之間也曾經溝通過,可是拿到明面上來說,畢竟還是太尷尬了不是……

「呵呵,欣兒妹妹別激動,我知道你結過婚了,沒關係的,你不用自卑,我不在意!」胥月明非常有紳士風度的說道。

「我在意!」

蘇欣兒硬邦邦道。

這個胥月明,哪來的自信?

還我自卑?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自卑了?

「欣兒,怎麼這麼沒禮貌?」朱娜怒瞪了蘇欣兒一眼,隨後陪笑道:「月明別在意啊,欣兒從小就被寵壞了,脾氣不好,你多擔待。」

「沒關係,欣兒妹妹是真性情!」胥月明尷尬笑道。

還是一匹小野馬啊?

嗯,很不錯,老子最喜歡馴馬!

「老蘇,我可是相信了你的話,才帶月明來的,可是現在看來,欣兒好像不太樂意的樣子啊……」胥月明的父親道。

「這孩子,脾氣有點倔,回頭我說說她就好了,你放心,離婚的事情,會儘快辦理的!」蘇明開口道。

「離婚? 精怪登錄器 誰說我要離婚?」

就在這時,葉擎終於趕到,推開了包房的門,直接走了進來……

「這位是?」胥月明的父親站起身來看向葉擎。

其實,聽到葉擎的那句話,他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只是故意這麼問罷了。

「葉擎,你終於來了,快過來坐!」蘇欣兒看到葉擎,興奮的跑了過去,將葉擎拉入座。

胥月明在一旁,臉色有點黑,感覺腦袋上綠油油的一片……

這可是自己已經內定的妞啊……

「你就是欣兒的丈夫吧,不知在哪裡高就?」

胥月明,假裝整理自己的衣服,顯示一下自己手腕上那價值上百萬的百達翠麗。

俗話說,沒錢玩車,有錢玩表,無產階級玩電腦!

手錶這玩意可是身份的象徵,就靠著這塊百搭崔麗,胥月明不知道拿下了多少血……

然而,他故意露出的手錶,在葉擎的眼裡,確是一文不值……

原因很簡單,他對錶根本沒研究,胥月明手腕上的百達翠麗,在葉擎的眼裡,跟轉頭塊沒啥區別。

況且,他也不是窮人,上百億資產,都等著他去繼承呢,哪怕知道這塊手錶價值過百萬,也絲毫引不起他的興趣。

「沒什麼高就,還在上學!」葉擎大咧咧的坐下道。

「哦?聽說你和欣兒在一個學校,都在青葉大學讀書?在下胥月明,是和欣兒一起青梅竹馬長大的,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正準備大展拳腳,葉兄弟若是有興趣,來我的公司上班怎麼樣?」

「看在欣兒的面子上,我絕不虧待你,一個給你開五千塊錢怎麼樣?聽說青葉市的平均工資,也就在三千塊左右,五千塊,不算低了!」胥月明道。

「不老你費心,我老公以後自然會在我們家的公司上班!」蘇欣兒翻了個白眼道。

一個月五千塊錢?

你在侮辱誰?

「誰讓你來的?」朱娜看著葉擎,臉色變得頗為難看……

不過,家醜不可外揚,當著外人的面,朱娜倒是沒有直接喊葉擎是廢物……

「媽,是我讓他來的,你說今天中午有個飯局,葉擎他也沒事,我就帶著他一起來了,有飯局,我們一家人全體出動,也沒什麼不對啊!」蘇欣兒道。

「既然來了,就坐下一起吃飯吧,吃完飯後,趕緊會學校!」蘇明的面色也頗為不好看……

「呵呵,這就是欣兒的老公,老蘇,有些事情,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是說開了好,拖拖拉拉下去,也不是辦法不是?」胥月明的父親道。

「老胥,今天……」蘇明有些為難……

當著葉擎的面說這個,他還有些拉不下來臉……

「就今天,過了今天,你再說,我也不想聽了!」胥月明的父親搖頭道。

他就是要逼著蘇明表態。

蘇欣兒的情況,和他了解的,似乎不太一樣。

蘇明說,蘇欣兒和葉擎之間沒什麼感情,倆人也沒在一起,當初結婚,也是為了給老爺子沖喜,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這蘇欣兒跟葉擎之間,好像並不是沒有感情。

他們胥家雖然不是什麼高門大戶,可也不是普通人家,要不是看在和蘇家多年交情,而蘇欣兒又是個才女,未來可以幫助自己兒子的份上,他才不會答應這次見面!

「好吧……欣兒,葉擎,你們倆,離婚吧……」

蘇明聞言苦笑著,沖著兩人道。

「離婚?」

蘇欣兒聞言面色大變,而葉擎則是眉頭輕輕皺起……

「對,離婚吧,你們倆雖然在一起兩年,可是並沒有什麼感情,而且也沒真正在一起,當年你們結婚,也只是一場意外而已,現在,還是好聚好散吧……」蘇明道。

他把兩人的結合說成一場意外,也是怕穿幫了……

畢竟,當時兩人結婚是老爺子一力主持的,而他告訴胥家的說辭是為了給老爺子沖喜。

老爺子就是在那個時候過世的,這種說法並沒有引起胥家的懷疑。 「我不同意!」

蘇欣兒開口道。

「我也不同意!」

葉擎道。

「不行,你們必須要離婚!」朱娜跟著道。

「為什麼,媽媽,你為什麼要我離婚?」蘇欣兒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可是到了她的家裡,父母卻逼著要她離婚……

「為什麼你還不知道嗎?你們之間沒有感情!」朱娜語重心長道。

「恐怕,不是因為感情吧……」葉擎諷刺道。

她朱娜,什麼時候在乎過感情?

她在乎的,恐怕只有錢吧!

「對,不止是因為感情,還有別的原因,葉擎,平心而論,你來到蘇家兩年,蘇家供你吃喝,還給你找學校,花了多少錢?你又為蘇家做了多少貢獻?」

「別的不說,上周,好好的,你非要去給一個老太太治病,結果呢?一下治沒了六十萬,就你這種敗家子,我們蘇家就是有再大的產業,也守不住,我們自然也得為女兒考慮,跟著你,只能讓我女兒受罪!」朱娜言辭鋒利道。

「你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這兩年來,你對我如何,我心裡自然有本帳,只是看在欣兒的面子上,我不願意和你算罷了,你說的那六十萬,我會還給你的!」葉擎道。

「還?你拿什麼還?隨便給我一張卡,然後告訴我裡面有一千萬?」朱娜譏諷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