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這麼算了?怎麼可能!」

2020-11-11By 0 Comments

魁梧少年露出一個怨毒的眼神道:「據我所知,岩武郡國司徒分院的一支隊伍就附近,以司徒分院學員的霸道作風,如果知道滄州分院這群土鱉手中有大量心頭血,他們肯定會很樂意過來幫我們收拾這群人一頓。」

「沖哥,你這是想找司徒分院的人來幫我們報仇!」

麋山分院的人聞言全都不寒而慄。

司徒分院在烏山之中的作風之霸道,甚至已經是達到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地步,他們基本上見人就搶,如果誰敢反抗,受傷挂彩是小,一些反抗激烈的,他們甚至毫無顧忌的就殺掉。

學院安排這場考核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清除烏山一帶的低階魔獸,而分院之間卻干起了殺人奪心頭血的勾當,這種事情一旦傳到學院中,學院不可能不管。

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強大的分院雖然也干搶劫的勾當,但是他們卻不敢隨意殺人。

只有這個司徒分院毫無顧忌,敢隨意殺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弱小的分院隊伍,才會剛剛遇到司徒分院的人,就獻上自己的隊伍的心頭血。 西蕪之上難道有人這般厲害,能滅掉拓跋族,而且若是拓跋族被人滅族,姜雲卿身為拓跋族血脈又怎麼能活下來,還堂而皇之的來了東聖,尋到了他們?

姜雲卿似乎知道二人疑惑,淡聲說道:

「有些事情一句兩句話說不清楚,西蕪的事情也可以稍後再說。」

「眼下你們只要知道,我體內的確有拓跋族的血脈,與你們也算得上半個族人,論真起來,或許我體內拓跋族的血脈比起你們聯姻多次的子弟還要純粹幾分。」

姜雲卿看著在場諸人,

「除此之外,我來自西蕪的事情,你們用不著這般驚疑。」

「當年邪尊的確讓西蕪成為東聖禁忌,可這麼多年過去,關於邪尊的事情早就已經時過境遷,且我也拜入流明宗門下,自然不會有人因為我來自西蕪便尋我麻煩。」

「邪尊的事情尚且可以過去,拓跋族的自然也可以。」

「往後你們不必再躲躲藏藏,也不用再遮掩身份,就算恢復了拓跋族名,也不會有人再為著當年拓跋黎和邪尊後人的事情,來為難你們。」

陳群和貝金成聞言之後滿是不敢置信,而在場的其他人也是睜大了眼了,隨即露出欣喜之色。

「真的嗎?往後不會再有人找我們麻煩了?」

「那拓跋族人可以恢復族姓,再也不用隱姓埋名了?!」

姜雲卿看向出聲之人,淡聲道:「可以。」

「再過不久,外間應該有會有一些關於西蕪的消息,屆時別說你們只是拓跋族的人,就算是當年邪尊林鼎的後人,也能夠安然無恙的留在東聖,不再受人為難。」

見那些人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姜雲卿說道,

「你們也不必懷疑,若非如此,我也不會直接跟你們表明身份,甚至這般坦然的帶著人跟貝柏一起來曦城。」

陳群聞言瞬間就信了姜雲卿的話。

拓跋族當年被整個東聖追殺,極近逼到絕境。

姜雲卿既是西蕪之人,身上背著邪尊留下的孽債,又出身拓跋一族,還擁有涅火金蓮,如果不是確定了表露身份之後不會有什麼危險。

她就算跟著貝柏一起回來,也絕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直接表露身份,多少會做一些遮掩才是。

更何況和姜雲卿他們同來的還有這些宗門和隱世大族的人,他們聽到姜雲卿拓跋族身份,見到涅火金蓮時連半點驚疑的表情都沒有,顯然他們也早就已經知道了這些。

如果真是這樣,那是不是代表,他們這些人從此往後不必再像是以前那般躲躲藏藏,能夠徹底生活在陽光之下,甚至像是其他人一樣。

做想做的事情,與任何人交集?

……

陳群臉上滿是欣喜之色,就連原本惱怒異常的貝金成,在想通了其中關鍵之後,也是露出喜色。

姜雲卿看著他們說道:「拓跋族的事情早有定論,你們不必懷疑是貝柏出賣了你們。」

惹上總裁要小心 「他雖然當初被人陷害,為族人追殺險死還生,可他依舊還記得自己的身份,也認同血脈之中屬於拓跋一族和的那一部分,所以他絕不會暴露過任何有關拓跋一族的事情,也不回背棄你們。」 ?夜已深,但蕭寒等人依舊還穿梭在危機重重的密林之中,尋找魔獸的蹤跡。

現在距離考核完成只有一周時間了,他們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積累魔獸的心頭血。

雖然說搶其他分院的心頭血,會來得快一些,但是這種破壞考核公平性的事情,蕭寒他們是能不做就盡量不做。

只要這些人不來找他們的麻煩,蕭寒也不希望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僅僅這一個晚上,蕭寒他們就又斬殺了二十多隻一階初中期魔獸,和兩隻一階後期魔獸。

蕭寒之所以這麼疲於奔命,主要是為了報答齊項天當初在執法堂的救助之恩。

如果當初不是齊項天及時出現,幫他化解危機,蕭寒也不知道那天最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

雖然那一次他們是相互利用,但不可置否的是,齊項天確實是幫助了他。

蕭寒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這一場考核他們取得的成績,將會直接影響到總院對滄州分院的評定。

既然齊項天有恩於他,那他就不能白白看到滄州分院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除蕭寒之外,其他人或許則是希望,在這次考核能夠獲取一個較好的成績,吸引學院高層長老的注意力,這樣,對他們將來的好處是無法想象。

雖然大家心中的目的不一,但是結果卻是一樣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這支隊伍才暫時放下恩怨,相互合作。

時間一晃就是兩天。

在考核中歷練,蕭寒的修為也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飆升。

現在他體內的玄液終於超過了五百滴,修為直接突破到了玄靈境中期。

突破到玄靈境中期以後,蕭寒感覺自身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會五官的敏銳度,都有了一隻質的跨越。

實力大進之後,蕭寒他們斬殺的魔獸的效率自然也提升了不少。

目前為止,他們的血水晶中已經儲存有四隻二階魔獸,十二隻一階頂峰魔獸,二十四隻一階後期魔獸,和近三百多隻一階魔獸的心頭血。

烏山深處的一處竹林中,蕭寒他們斬殺了一群魔獸后,便停下來休息片刻。

「有人向我們這邊過來了!」蕭寒忽然睜開說道。

如果是前幾天,這些人看到蕭寒這麼神情嚴肅,肯定會精神綳勁。

但是經過這幾天的歷練之後,他們的心境都有了很大的提升,遇到突發情況,也不會那麼手忙腳亂。

甚至,葉少陽在聽到蕭寒說有人的時候,他心中還有幾分莫名的興奮。

因為,葉少陽一直都希望去掠奪其他分院的心頭血,來快速提高他們的成績。

但是蕭寒、蕭紫萱和韓雲等人卻都不同意這種做法,因此,葉少陽心中縱有再多的想法都白搭。

畢竟,如果沒有蕭寒兄妹和韓雲,就憑他的實力,也不可能搶得過那些分院的。

雖然葉少陽知道他們不會主動去搶那些分院的心頭血,但是,如果像麋山分院一樣,主動撞到他們槍口上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所有人都站起身來,將目光投向他們的右前方。

「沙沙……」

竹尖上不斷響起沙沙的聲音,這群人移動的速度極快,聽其聲音,他們就能判斷這些人非常不簡單。

狼性大叔你好壞 「咦,竟然還有一撥人!」

自從蕭寒發現有人過來之後,他們就一直撐開著精神力。

此刻,他發現在這一群人身後,竟然還跟著一群人。

這兩撥人的速度都非常快,而且直接向他們所在的方向過來。

采集萬界 「蹭蹭……」

幾十道人影同時從天上跳了下來,出現在他們眼前。

「蕭寒兄!」

這群人剛剛落地,就有一個站出來,對著蕭寒呼喚道。

而蕭寒聽到這個聲音,也是眼皮一跳。

「怎麼會是你……」

蕭寒臉色一沉,眼前出現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在燭龍巨艦上給他嘮叨了一周,差點把他洗腦前去給小萱表白的丁倫。

現在的丁倫,赫然已經突破到了玄靈境初期。

另一旁,葉少陽看到人出現這群中一人後也是一喜。

「瑩瑩,沒想到這麼巧,竟然在這裡都能碰到你。」

另一旁,一直都很少動容的沐小蝶,此刻也終於露出了幾分情緒波動。

還沒有等葉少陽他們歪膩幾句,忽然,竹林的上空又響起了沙沙的聲音。

「蹭蹭……」

幾十道人影同時從天上跳落下來,將蕭寒他們團團圍住。

這些人,每一個身上都鼓動著強大的氣息,即使修為最弱的,都有玄靈境初期的修為。

其中,還有五六人的修為,甚至已經達到了玄靈境中期。

「司徒分院!」

看清這些人的服飾后,蘇雲鶴等人紛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在他們心中,最不想招惹的,就是這所分院的人。

而丁倫他們看到司徒分院的人後,同樣是面色一變。

「還是被追上來了!」在蘇瑩身旁,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站了出來。

這個時候,蕭寒也不經意的將目光從司徒分院的人身上挪開,移到這名少女身上。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蕭寒竟然眼睛一亮,有一種被驚艷到了的感覺。

「好美麗的女子!」

上一世蕭寒身為帝子,身份地位超然,見識過的美麗女子自然不在少數,但是像眼前這名少女這樣靈秀的,他絕對還是頭一次看見。

不僅僅是蕭寒,滄州分院的所有人,都被這名少女的美給吸引住了。

她的美,不僅僅在於小巧精緻的五官,和凹凸有致堪稱完美的身材,更在於她那自然流露出來的高貴氣質。

人人看到司徒分院的人,都會露出三分懼意,但是眼前這名少女的臉上卻沒有任何懼意,非常坦誠的站了出來。

「看什麼看,沒看過女人啊,眼睛都掉地上了。」忽然,小萱從人群中冒了出來,擋在蕭寒的眼前,憤憤的說道。

被小萱這麼一鬧,蕭寒也怪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

「咳咳!」蕭寒乾咳幾聲,用一臉乾笑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見蕭寒沒有回答,小萱又一臉氣憤的轉過身,冷眸的看了那名少女一眼,「哼,她很漂亮嗎?我怎麼不覺得?」

蕭寒和小萱的吵鬧,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是那名少女卻並沒有將目光移過來,依舊看著司徒分院的人。

顯然,這名少女對於這種事情早已經司空見慣。

她認為,蕭寒和蕭紫萱又是一對因為她的容貌,而吵起來情侶。 ?「司徒凌韭,我們天祐分院和你們司徒分院井水不犯河水,你們又何必如此妥妥逼人呢?」

天祐分院所有人的臉上都浮出了絕望之色。

並非是他們不敢反抗,而是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重回二零零五 天祐分院這支分隊,僅僅只有蘇瑩和她身旁的那名少女達到了玄靈境中期,玄靈境初期武者也只有二十多人。

雙方無論是頂尖戰力,還是中層武者,差距都實在是太大了。

「弱肉強食,此乃是天道之理,又何來妥妥逼人一說,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就乖乖交出你們手中的血水晶。」司徒凌韭身上散發著非常濃的血煞之氣,一臉冷漠的說道。

「好濃的煞氣!」

這個司徒凌韭,小小年紀,就培養出如此濃郁的血煞之氣,也不知道他這些年屠戮了多少生靈。

哪怕就算是常年在軍中廝殺的韓雲等人,也不及司徒凌韭的分毫。

司徒分院的人做事狠辣,他們早有耳聞,聞到空氣中的煞氣之氣后,所有人更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蘇瑩和她身旁的少女黛眉深鎖的相互看了看。

考核成績雖然重要,但也遠遠無法和生命相比,司徒分院這群無法無天的瘋子,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

不過,把他們辛辛苦苦積累下來的心頭血拱手讓人,任誰也都不會甘心的。

就在蘇瑩和它身旁的少女準備和司徒分院的周旋,看能否等到天祐學院其他分隊到來的時候,韓雲卻忽然站了出來,用槍頭指著司徒凌韭,道:「既然是弱肉強食,那也要打過此知道。」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韓雲,任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他會站出來。

蕭寒和小萱對視一眼,他們倆對韓雲的舉動倒是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

韓雲身為元祐郡國黑龍軍團的人,而蘇瑩又是黑龍軍團的少軍主,主子被人威脅,他們這些手下的軍士不可能不站出來。

「不錯,不錯,竟然是一名玄靈境中期的武者!」司徒凌韭臉上露出一抹陰寒的笑容,道:「天祐分院的人都沒有站出來說話,你又是何人?竟然敢用槍頭指著我說話!」

「元祐郡國滄州分院,韓雲!」韓雲一身正氣,鏗鏘有力的回答道。

司徒凌韭等人聞言,全都露出幾分驚訝的相互看了看。

「你們就是何衝口中的滄州分院的學員!」司徒凌韭將韓雲從上至下細細打量了一遍,「據說你們滄州分院憑藉區區十幾人,就搶了麋山分院積累的心頭血!」

聽見司徒凌韭的話后,蘇瑩等人全都一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