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快看,這個天煞宗的弟子好霸氣,三兩下就把對手打得落花流水,在狩獵大會上取得了五十三名的成績呢。」

2021-02-03By 0 Comments

「這個青靈教也不錯,武技好炫酷,門下弟子竟然獲得了狩獵大會的第四十名,我要加入青靈教!」

「嘿嘿,不錯不錯,可以去青靈教參加考核試試。」

廣場上的少年少女看著各個勢力的介紹,以及被記憶水晶球記錄下來的影像,都興奮不已,不停地參考,要選出相對容易又適合自己的門派。

「唉,七線勢力的考核真難,估計我是沒有希望了。」


「不是還有八線勢力嘛?你可以去看看那些八線勢力的招收條件,肯定很輕鬆就能通過。」

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六線勢力以及七線勢力的捲軸面前,在觀看這些大勢力的錄像,不停地傳出驚呼,誰誰誰一拳多厲害,誰誰誰又贏了,根本沒有幾個人去看一旁八線勢力的捲軸。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一些低聲嘆氣認為自身不足以通過七線勢力考核的少年少女,不得已才慢慢觀看八線勢力的招收信息。


「我去,八線勢力果然跟七線勢力沒法比,招收條件也太寬鬆了,連考核都沒有…」

「是啊,考核都沒有,加入這樣的不入流勢力前途堪憂啊。」

「看吧,這些八線勢力連拿得出手的錄影都沒有,我想看看這些門下弟子用的什麼武技也不行。」

「我去,這個天星宮根本就是盜版天星宗啊,一個是十大門派,一個是不入流的八線勢力,你們看這個天星宮的錄像是什麼,居然好意思把戰敗弟子的錄像也拿出來……」

廣場上的少年少女們面面相覷,越看越失望,認為加入這些不入流勢力根本沒什麼前途,還不如呆在城裡求個安逸。

「唉,不看了不看了,這些不入流勢力沒什麼好看的。」

就在一些天賦差的少年少女們滿臉失望時,一個驚奇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快看,這裡有一個叫炎陽宗的勢力,也在對外招收弟子。」

「切,八線勢力而已,不入流有什麼好看的?」

雖然嘴上如此說,但也有幾名少年圍了過來,當看見那枚火紅色捲軸上的字眼時,頓時瞪了瞪眼。

並不是這個捲軸上的招收條件有多麼輕鬆,也不是介紹有多麼華麗,而是整個捲軸上只有一句話。

「我們的征途,是大海星辰。——炎陽宗」

「呃…前面那些勢力都有介紹和條件,怎麼這個炎陽宗只有這麼一句話?」

「好大的口氣,十大門派都沒有這樣的口氣,怎麼這個聽都沒聽過的炎陽宗也敢對外說出這樣的話?」

「就是,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太裝逼了,我就要看看這個炎陽宗到底有多牛。」

「嘿嘿,這個炎陽宗不是有一枚記憶水晶球嘛,可以看看它門下弟子到底有多威風。」

幾名少年嘰嘰喳喳,沖著他們的城主大喊:「城主城主,快來把這枚記憶水晶球的影像調出來,我們要看看這個炎陽宗的錄影。」(好凄慘啊,接連兩天投票的才兩人,求支持啊,有人今天再加更一章) 黑岩城的廣場上,上千名男女老少聚集在一起可謂是人山人海。

尤其觀看各個勢力的錄影發出來的驚呼,匯聚在一起幾乎站在城門口都能聽見了,喧嘩聲衝天。

「炎陽宗?」

黑岩城城主聽見幾名少年的大喊,皺著眉頭走了過去,「我勸你們還是不要看這個炎陽宗的錄影為好。」

「城主,這是為什麼?一個不入流勢力的錄影而已,為什麼不能看?」

「是啊,其他勢力的錄影都能看,為什麼這個炎陽宗的卻不能看?」

「這個炎陽宗的口氣這麼大,我們就是要看看它門下弟子到底有多厲害。」

黑岩城城主葉陽一阻攔,更加勾起了幾名少年內心的好奇,不斷的請求城主將炎陽宗的記憶水晶球打開,但城主一直搖頭拒絕。

但他連續的拒絕,卻引來了更多少年少女的圍觀。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這個炎陽宗好大的口氣。」

「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勢力而已,說出這樣的話也不覺得害臊。」

「城主,你老人家在顧忌什麼? 夢幻西游之虛擬 ?」

「太奇怪了,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八線勢力而已,城主竟然搞得這麼隆重,難道其中有什麼貓膩?」……

眼看周身的議論聲越來越強烈,黑岩城城主最終嘆了口氣,無奈道:「好吧,就把炎陽宗的錄影給你們看看,不過我要奉勸你們一句,千萬別加入這個炎陽宗。」

「切,城主,一個不入流勢力而已,誰會加入?」

一群少年少女們嘰嘰喳喳,也有不少大人圍了過來,要看看引起喧嘩的炎陽宗到底有什麼宣傳錄像。

只見在上百雙帶著期待的目光下,黑岩城城主手一揮,以元力將記憶水晶球里保存的錄影激活,頓時,一個畫面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那個畫面是一個擂台,擂台上有一名身穿火雲長袍的少年,他的對面是一名青年,這個青年剛一上擂台,就讓這個少年自動認輸,結果少年僅僅一掌,打出來一道巨大龍形掌印,就將那囂張至極想讓他認輸的青年一掌給轟下了擂台。

「什麼?一掌就擊敗了對手?」

看到畫面上的這一幕,周圍的少年少女們有些吃驚,有人盯著城主道:「城主,你老會不會放錯錄影了?這個炎陽宗不過是一個不入流的勢力而已,門下弟子怎麼會那麼強大?」

「就是,十大門派的天才弟子也沒有贏得如此乾淨利落吧?」

「葉陽,這個炎陽宗的弟子,叫做葉陽,他到底什麼修為?」

「快看,畫面又動了,居然是十大門派拜月山莊的二少主,姜林,這個姜林我知道,他擁有一次蛻凡的修為,而且修鍊了七星鬼步,嘿嘿,你們快看,姜林已經施展出七星鬼步了,演化出七個幻影,這下那葉陽輸定……什麼?那葉陽一下就破了姜林的七星鬼步?」

「擊敗了姜林,這個葉陽,也是一次蛻凡的高手。」

「這個炎陽宗不是一個不入流勢力嗎?怎麼門下弟子竟然是蛻凡境高手?」

聚在一起的少年少女們十分奇怪,繼續看接下來的畫面,越看越心驚,越看越激動,好像看見了天神似的,一些人臉上甚至出現了崇拜。

「滅神寨,二次蛻凡的宋海山,擁有百戰魔猿之稱,竟然也敗在了葉陽手中。」

「太強了,這個葉陽實在太強了,完全一路所向披靡啊,你們聽周圍的議論聲,都在議論這個葉陽。」

「快看,九庭宮的聖女趙半夏上場了,好強大的劍術,彷彿出現了幾輪魔月,那葉陽終於要落敗……什麼?隱藏了實力,這個葉陽不是一次蛻凡,而是二次蛻凡?」

「我的個天,二次蛻凡,連聽都沒聽過的宗門竟然有這樣的天才弟子?」

「快看,那個趙半夏敗了,雙方似乎有仇,葉陽要把趙半夏殺死,看來她死定了……」

眾人目不轉睛,都聚集在了記憶水晶球的畫面上,認為趙半夏即將死在葉陽手中,但突然一聲『大膽』轟隆隆響起,緊接著一個老者衝上擂台,阻攔了葉陽的攻擊。

是九庭宮大長老趙無傷。

「什麼?原本趙半夏要被葉陽殺死,九庭宮大長老突然衝上去干擾了比賽。」

「怎麼能這樣?比賽怎麼能隨便被外人干擾?不會破壞規矩嗎?」

「完了,那個葉陽完了,竟然敢用那樣的口氣跟九庭宮大長老說話,完全是在挑釁啊。」

就在眾人認為葉陽即將遭到趙無傷的毒手時,司徒騰空突然上場,將趙無傷阻止。

「咦,司徒家的族長怎麼會幫助這個葉陽?難道他和司徒騰空認識?」

「快看,葉陽這次的對手是雷劍派的雷靈子。」

「雷靈子?這下這個葉陽應該會輸了吧?」

隨著畫面的播放,越來越多的人聚集了過來,到達最後甚至整個廣場上的男女老少都在看炎陽宗的影像。

當看見畫面上的雷靈子敗在葉陽手中時,人群立即炸了,議論聲連連響起,實在沒想到葉陽這個不入流勢力的人竟然能夠一路走到這裡,成為最後剩下的四名弟子之一。

而隨著接下來葉陽的對手厲飛雨認輸,整個狩獵大會就只剩下了最後兩人,是葉陽和南宮月。

觀看到這裡,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都在猜測兩人的戰鬥到底是什麼結果。

當看見擂台上南宮月手段被葉陽連連壓制時,當看見九庭宮宮主李君墨突然干擾比賽時,當看見葉陽面對李君墨的壓迫,竟然還能把南宮月一矛捅飛的場景時,在場的少年少女們幾乎興奮的手舞足蹈,南宮月被一矛捅飛,讓他們都有一種解氣的感覺。

主要是李君墨干擾比賽的手段太過囂張跋扈,完全是仗勢欺人,就好似痞子欺負平民百姓似的,讓在場的人心中都很不爽,都下意識的想要看到出自不入流勢力的葉陽面對這一切進行反抗,擊敗南宮月揚眉吐氣的場景,沒想到這一幕真的實現了。

畫面最後定格在了葉陽突然收到炎陽宗求救信息,以風雷之翼嗖的一聲竄上天空的場景。

看完炎陽宗的錄像,在場的人久久不能平息內心的震撼,實在沒有想到一個默默無聞小勢力的弟子,最後竟然取得了大滿貫。

「炎陽宗,我要加入這個炎陽宗。」

「誰敢再說炎陽宗只是一個不入流勢力我跟他急。」

「聽說這個葉陽是炎陽宗的少宗主,加入有這樣厲害的少宗主帶領的門派下,再差勁也差勁不到哪裡去吧?」

「反正我也不能加入七線勢力,就去這個炎陽宗試試,看到底能不能加入,何況這個葉陽還會十大門派都不會的地級武技,沖著這一點就要去試試。」

「這個葉陽才十七八歲,比我們大不了幾歲,竟然這麼厲害,到底還是不是人?」

「太厲害了,太帥了,這個葉陽真的太厲害了,我要給他生孩子,我一定要加入炎陽宗。」

一些小女孩兒眼睛出現了小星星,這個年齡最崇拜強者,在她們眼裡,畫面里的葉陽已然成為了一個強者。

「炎陽宗,父親,我要加入炎陽宗!」一名十二三歲的小男兒緊握著拳頭,他的話一出,立即引起了旁邊一名男子的瞪眼,就差揚起手給他一巴掌了,「混賬東西,以你的天賦加入七線勢力都綽綽有餘了,這個葉陽再厲害,他的宗門也不過是一個不入流勢力,你小子竟想加入這樣的宗門,是想把老子氣死?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打吧,父親,有本事你把我打死吧,我就要加入炎陽宗,我要拜葉陽為師。」

小男兒滿不在乎,用力的握著小拳頭,發誓要成為像葉陽那樣強大的男人,而他的父親則是被氣得不輕,認為他這不成器的兒子如此做簡直就是白白葬送大好前途。

這位父親心中如此想,但他多年後回首起來才知道自己當初的想法有多可笑,慶幸當初自己沒有干擾兒子的選擇。

「兒啊,我看你也去這個炎陽宗試試得了,反正要通過七線勢力的考核對你來說十分困難,加入這個炎陽宗,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孫女啊,其他勢力你別去了,就去這個炎陽宗,把葉陽這個金龜婿調回來。」……

聽見這各種各樣想要加入炎陽宗的聲音,黑岩城城主嘴角抽了抽,陡然一喝:「你們的夢也該醒了!誰都不許去參加炎陽宗的考核!」

「呃…」本來正滿懷期待的少年少女,聽見黑岩城城主的大喝,都是有些錯愕,不解的道:「為什麼?城主?為什麼不允許我們參加炎陽宗的考核?這個炎陽宗的少宗主取得了狩獵大會的冠軍,我們能有機會加入這樣的宗門難道不應該慶幸嗎?加入這樣的宗門不是很榮耀的一件事嗎?為什麼要阻止我們?」

黑岩城城主掃了眼眾人,厲聲道:「誰說葉陽是冠軍了?最後的冠軍是南宮月。那個葉陽的確厲害,但他表現得太過狂妄,在狩獵大會上公然頂撞九庭宮大長老,還不把九庭宮宮主放在眼裡,完全把九庭宮得罪死。我已經去打聽了這個炎陽宗少宗主的消息,他不僅得罪了九庭宮聖女,還得罪了雲峰宗和黑蓮教的人,你們難道沒看見錄影最後葉陽收到炎陽宗遇襲的一幕?現在那葉陽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呢,你們還想加入這樣的門派?我這個城主不可能看著你們往火坑裡跳。」

「可是城主,各個勢力對外招收弟子,不是由掌門人才能發布嗎?炎陽宗能發布招收弟子的消息,不就說明葉陽還活著?」

「就算那小子活著又怎麼樣?」黑岩城城主喝道:「那小子身為炎陽宗少宗主,卻四處招惹敵人,雖然是個高手,但卻太過狂妄,遲早會闖下大禍,加入那樣的宗門,不但要擔驚受怕的度日子,指不定哪天就會被仇家找上門。」

此言一出,在場很多人沉默,認為加入炎陽宗未來的確有隱患,但還是有一些人想要加入炎陽宗。

「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去炎陽宗試試。」

「敵人多又怎麼樣?現在炎陽宗還能發布招收弟子的消息,不就說明炎陽宗還好好的?我就不信九庭宮那樣的門派還會拉下臉皮對付炎陽宗,何況葉陽還結拜了司徒家的二少主做兄弟呢。就算真的有敵人殺上門來,也不至於把所有人都殺死吧?」

看見還有一些人不聽勸,黑岩城城主又急又怒,再三相勸,最後看這些人似乎決定好連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也就氣得手一揮乾脆不勸了,「不管了,我不管你們了,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以後後悔了別怪我沒勸你們就行。」

像這樣的一幕,很多地方都在發生,原本一些想要去炎陽宗試試的人,最後都覺得加入炎陽宗要擔驚受怕,但每個地方,總有那麼一些不聽勸的人。

這些不聽勸的人,都被其他人認為加入炎陽宗下場堪憂,前途堪憂,但後來這些不聽勸的人幾乎都成為了武道高手,而這些認為加入炎陽宗下場堪憂的人,則是萬分後悔,後悔當初為什麼沒去炎陽宗。

但再後悔也沒用,機會只有一次。


時間一晃,眨眼間就過去了十天。

對外人來說或許是十天,但對葉陽來說卻是一個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