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怎麼回事?」白素貞摸著自己的胸口,她轉過頭皺眉疑惑

2020-11-15By 0 Comments

「難不成,是小青那邊出什麼事了?糟糕了!官人還在那邊!」

一想到這,白素貞立馬火力全開的跑回去。

五分鐘后,白素貞回到了山洞,她一眼就看到法渡站在洞口,而小青則躺在不遠處的地上奄奄一息。

「小青!」白素貞立馬衝下去抱起了小青。

法渡一見白素貞回來了,他嘆息道:「唉……有些麻煩了啊。」

白素貞看著懷裡的小青,她焦急的問道:「小青,這是怎麼回事啊?都怪姐姐,沒有把你保護好……」

小青艱難的睜開眼,她喘著粗氣。

「姐姐……許施主是什麼意思?」

「許施主?」白素貞一愣,她轉過頭看著洞口的法渡。

「白蛇莫看,許施主雖說請我來收了小青,並且還讓我不能暴露了他,可是我卻不會如他所意。」法渡突然面露兇相。

「人妖殊途,你和許官人之間的情感,本來就是天理不容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再幫助你們!」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說完,法渡直接仰天大笑起來。

「有我在,你們別想在一起!」

「我不信!」白素貞一聲怒吼。

旁邊的小青看著白素貞,她皺眉問道:「姐姐,都這樣了,你還偏護著那許仙?」

「你不懂!許仙不是那種人!」白素貞一甩手,冷聲說道:「一定是這和尚的離間之計!」

「姐姐……」小青伸出去,抓住了白素貞的衣服。

「小青你別輕信那和尚的讒言,我和許仙在一起五百年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清楚,他絕對不會幹出這種事的!」

「五百年……」小青一愣,她腦中瞬間回憶起放出自己忍受牢獄之災的情形。

「可是,我和姐姐在一起幾千年……你為什麼不願意相信我?」小青弱弱的問道。

白素貞渾身一顫,她抱緊了小青。

「小青,我相信你,可是我愛許仙,而且我相信他不會幹這種事的,因為他也愛我,比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愛我。」

……

字字誅心……

白素貞的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刀子,刺入了小青的心裡。

幾百年得苦,幾百年的恨,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

「我也愛你啊!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明明是我!!!」 「小青你……」白素貞一愣,她看著懷裡的小青,不知道該說什麼。

「姐姐……」小青渾身顫抖的看著白素貞,她流著淚說道:「你知道嗎,我愛了你幾千年……你可曾知道?」

白素貞低著頭,沒有說話。

「姐姐你說話啊……」

小青激動的都快說不出來話了。

一旁的法渡冷笑道:「女人之間的愛情,呵呵……這是世間不允許存在的東西,你們想都不要想。」

「可惡的老禿驢!」

「小青。」

小青一愣,她轉過頭看著白素貞。

「我知道你一直喜歡我……」

「什麼?那你為什麼……」小青直接愣住了,她不知道白素貞到底在想什麼,原來她早就知道,自己喜歡她的事情。

白素貞閉著眼睛。

「咱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男女之愛是古神開天之際就定下的規矩,我們兩個人之間,是禁忌之戀,我不可能讓你和我一起承受,全天下的反對……」

「可是我願意啊……我不管全天下怎樣,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小青苦苦哀求。

「可是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啊?」白素貞眼角流下一滴眼淚,她笑道:「小青你要知道,我愛的一直都是許仙,我對於你,一直都是姐妹情感,所以我們兩個只能以姐妹相稱,不能在一起的。」

話音剛落,小青整個人瞬間就跟丟了魂一般。

一旁的法渡邪笑的看著兩女,他冷聲說道:「管你們如何,反正今天,我是一定要收了你的妖丹!」

「夠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白素貞看著法渡,皺眉說道:「今天此事就此別過,希望你不要再糾纏,不然就別怪我不留情了!」

「嘿嘿嘿,你又算個什麼孽畜?還敢指揮我?」法渡呲著牙說道:「你那小相公,不過是我利用的一個工具罷了,如今他把你們兩個都引出來了,那我也就不用顧忌什麼了。」

「果然是被利用了,我就知道他不會做出這種事的。」白素貞如釋重負一般,鬆了口氣。

而小青的心裡,已經麻木了……

「我在她心裡,果然地位很低……」

從這一刻開始,小青終於死心了。

……

「青姑娘,你後來怎麼樣了?」白扶蘇疑惑道。

青蓮抬起頭,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彷彿失去了任何情感一樣。

「我和姐姐一同打敗了法渡,然後姐姐帶著許仙離開了……我本以為我能放下對姐姐的痴情,然後自己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沉睡了過去。」

青蓮閉著眼睛,深吸一口氣,嘆息道:「當我蘇醒后,便被佛門的人追殺,又是一百年,我幫姐姐擋下了所有罪孽,結果到最後,我還是沒放下。」青蓮自嘲的笑了笑。

「青姑娘,你認為你放下了,可是當你姐姐有難的時候,你還是出來替她扛下了所以,對嗎?」白扶蘇手中萬詩錄一現,自動打開到空白一頁。

姻謀天下 「對……一直到現在,我都在躲,躲避佛門的追殺,而我姐姐,明明知道我在被追殺,但是她並沒有替我站出來,反而讓我一個人在承受……」青蓮身上冒出黑煙,她繼續說道:「我好孤獨……孤獨到我的心都涼透了……好冷……」

只見她身上的黑煙越來越濃。

白扶蘇坐在太師椅上,並沒有任何動作,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手中的萬詩錄。

「雖說是小小得詩妖,但是青姑娘的感情,已經讓詩妖到達一種控制不了的地步,還希望姑娘你能剋制住自己的情感。」白扶蘇微微皺眉。

「老闆……你雖然這麼說,但是你並沒有經歷過這種孤獨……」青蓮雙眼變黑,嘴中也有黑煙冒出。

「子非魚焉知魚之過往,姑娘怎知小生沒有過孤獨的經歷呢?」白扶蘇眯著眼笑道。

「別說笑了!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感同身受!」

青蓮大吼一聲,情感終於爆發,身上的黑煙瞬間衝出。直接把白扶蘇給包住。

青蓮如同入了魔一樣,仰天大笑著。

「讓你也感受一下,我經歷的這百年孤獨吧!」

一旁的房間里,李存孝突然驚醒,他吃痛一聲。

然後爬了起來,他輕輕碰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然後立馬疼的縮回了手。

「嘶……哎呦呦,疼死個人咯。」李存孝一愣,他轉過頭看著趴在門縫偷看的白燭。

「好強的妖氣!」李存孝立馬站了起來,他緊張得疑問道:「這等妖氣,起碼都是魔級以上!出事了!」

白燭轉過身看著李存孝,她疑惑道:「你怎麼又醒了?」

「嗯?」李存孝皺著眉頭。

「為什麼要說又?」

「因為。」

啪!

哐當!

白燭繼續趴在門縫那裡,嘆息道:「那個大姐姐,真的好孤獨哦。」

只見院中的黑霧突然散去……

青蓮癱坐在地上。

剛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青蓮心裡卻感受到了。

白扶蘇內心深處的那種陰暗……那種如同深淵一般的孤獨……瞬間衝垮了自己嘴中所謂得百年孤獨。

「你……老闆……」青蓮哆哆嗦嗦的說著。

而白扶蘇依舊面露微笑,眯著眼說道:「青姑娘不必擔心,小生懂你心中所恨,不騙人的哦。」

說完,只見旁邊萬詩錄上,一首詩浮現了出來。

……

蝶戀花·檻菊愁煙蘭泣露

(晏殊)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

白扶蘇合上萬詩錄,他嘆息道:「蝶戀花,花不願,只剩孤蝶獨相願。」

青蓮鬆了口氣,她搖頭苦笑。

「詩妖一離開,也終於能讓我輕鬆一點了。」

白扶蘇站起來,一揮羽扇。

「聽說姑娘一直在被追殺?」

「對的,小青謝謝老闆幫助了我。」

白扶蘇思考了一會,他隨後問道:「萬詩閣幫助人解決問題,如今姑娘你詩妖的問題解決了,但是還是更多的問題,所以……萬詩閣歡迎你。」

青蓮臉一紅,她只感覺到,白扶蘇站在她面前,如同最堅實的後盾一般。

那黑暗的世界,瞬間被白扶蘇照亮了。 第二天清早。

白扶蘇緩緩的睜開雙眼,他轉過頭看著站在床邊的青蓮。

「早啊,青姑娘為何站在小生床邊啊……」白扶蘇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

「老闆,你忘了嗎,我從昨天開始,就已經是萬詩閣的人了。以後您叫我小青就行了。」青蓮紅著臉微微笑道:「老闆,我以後就是您的人了。」

「哦吼……」白扶蘇眨巴眨巴眼睛,然後他撓撓頭,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一旁的門口,白燭眼含淚花,她露出個頭不高興得說道:「扶蘇哥哥,你不能有了小青姐姐就不要我了……」

「想什麼呢?小傻瓜。」白扶蘇走過去摸了摸白燭的頭笑道:「放心啦,扶蘇哥哥一直都在你身邊。」

這時,一旁的小青歪著頭疑惑道:「那老闆,我呢?」

「啊?」白扶蘇轉過頭一愣。

超品命師 「您可是小青的太陽呢。」小青面露微笑。

白扶蘇眯著眼看著小青。

「太陽可是一直都在的,放心吧。」

「有老闆的陪伴,小青此生知足了。」小青點了點頭。

隨後白燭跑過去抱住青蓮的胳膊,她嬉笑道:「姐姐,我帶你去了解一下萬詩閣的一些日常事務。」

「好啊!」

兩女離開房間后。

白扶蘇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背影,一臉欣慰的笑了笑。隨後他轉過身打開靠牆的柜子,只見裡面全都是各式各樣的白色華服,各個朝代的服飾都有,而且全部都是白色。

看來白扶蘇對白色這個顏色,很是喜愛。

白扶蘇挑了一件衣服,然後套在身上,隨即走出了房間門。

「萬詩閣,照常營業。」

……

另一邊。

在京城的一處飯店內。

狼性大叔痞子妻 一個穿著紅色袈裟的和尚正坐在靠窗的位置。

「你看那和尚,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好奇怪啊?」

「現在居然還有和尚唉!」

「媽媽,那個叔叔為什麼沒有頭髮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