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2020-11-12By 0 Comments

貓女的心情越來越亂,台上許辰擊退一個又一個至尊,這看起來風輕雲淡,實則證明了許辰的實力有多強,她貓女現在已經是完全被許辰超越。

她無法接受,而當越來越多的人被擊敗,快要輪到她的時候她忽然轉怒為恨:「就算你變強了又怎麼樣,以我的實力你就算再強也不能掩蓋我的光芒,所以當初我能阻你晉陞,你卻無法阻我晉陞,這算下來還是我勝一籌!」

這樣一想她心裡又平衡了一點。

考核繼續,人越來越少,但也越來越強,一個身影站在許辰面前後貓女心裡微驚,這個人是和她同級別的天才,也是來自神族不弱於他多少,但此刻這人面對許辰就如之前的弟子一樣,短短几招之後就被輕鬆敗退了。

「不對,這個許辰變強太多了……現在事關緊要,我不能太任性,最好先錯開他去找別的人考核,往後的事一切都等先成功晉陞到內院再說。」

貓女心頭一動,不敢再關注許辰,而是看向刀十七的戰台,身形一躍而上。

她上台後,旁邊戰台上的許辰身形一停,目光看向刀十七平和笑道:「師兄,可否與我交換一下戰台?」 刀十七一愣,然後點頭。

兩人身形交錯,轉換了戰台,許辰站到了貓女的面前。

貓女臉色頓時變幻,狠狠盯著許辰,這個傢伙果然要針對她啊!

周圍眾人見這情況都是互相看看,感覺到了異樣。

「我想換戰台。」

貓女忽然出聲,死死看了許辰一眼后,帶著不忿開口,她選擇避讓,然後到了旁邊三殿下的戰台上。

「三師兄,可否與我交換一下戰台?」許辰看向三殿下平和說道。

到此眾人察覺到了什麼。

三殿下所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貓女,最後朝許辰點頭:「可以。」

雖然和許辰不熟,但許辰怎麼也是一個紫衣弟子,而貓女和許辰比起來……太微不足道了。

現在許辰明顯是沖著貓女而來,如果因為一個貓女就和許辰有了過節這明顯是不明智的。

三殿下飄然離去。

許辰身形一動到了三殿下的戰台上,再次看向貓女,神色平靜也不急著出手。

「你!」貓女伸手狠狠指向許辰,怒不可遏。

當初一個被她那樣羞辱的螻蟻,今天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偏偏這個螻蟻又變得強大,而她因為晉陞事大不敢輕易碰撞。

「很好!」

貓女再次選擇避讓,看向旁邊的兩個戰台道:「我想換戰台。」

刀十七和三殿下對視一眼,然後搖頭:「抱歉,你浪費太多時間了,請馬上開始考核。」

「你們!」

貓女氣急,這些人竟然不讓她換了,這是不是和許辰聯合起來欺壓她?

「三位考核官。」

台上貓族的主宰終於看不下去,此刻出聲道:「考核官如此在眾目睽睽之下針對考核人員,不太妥當吧?尤其是這位許辰考官。」

刀十七和三殿下都是不出聲。

許辰抬頭看向貓族主宰,眯起眼睛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九命貓族的主宰。」貓族主宰沉聲回到。

許辰點頭,指向貓女道:「也就是說你是她父親了。」

「不錯。」貓族主宰眉頭微揚。

許辰再次點頭,冷漠笑道:「很好,那我回答你的問題,你說的不錯,我今天便是要針對她,有什麼不妥當之處你指出來吧。」

「年輕人!」貓族主宰頓時震怒:「如此可壞了規矩啊。」

「壞了哪條規矩?」

「剛才定的規矩中有一條,考核成員可自主選擇考官!」貓族主宰冷漠說道。

許辰漠視他道:「這條規矩是剛才我們幾個考核官定下的,現在我加一條,考官也可以選擇考核成員,不知能否讓你滿意?」

「你!」貓族主宰眼瞳冷厲下來:「這可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

「沒關係。」刀十七此時開口:「多加一條規矩而已,也不算太過分,我同意師弟這條新規矩。」

旁邊三殿下看了看刀十七,最後無所謂的看向貓族主宰道:「這就沒辦法了,兩位考官贊成我不贊成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我也只好同意了。」

貓族主宰頓時震怒。

許辰詫異的看了一眼刀十七和三殿下,這兩人居然會仗言相助這卻是不再意料之中了。

「多謝兩位師兄。」許辰點頭,然後看向貓族主宰:「現在你可還有話說?」

貓族主宰瞪眼看著許辰,狠狠握拳后說道:「你可想清楚這後果了,如此得罪我九命貓族,他日我族……」

「大膽,公然威脅一等紫衣弟子,貓族主宰,你這外門執事的身份是不想要了嗎?」

旁邊內門執事座位上的洛長明猛然打斷貓族主宰的話,冷眼逼視。

貓族主宰一驚,這洛族竟然也幫這個小子?

「不敢,洛大人誤會了。」貓族主宰連忙低頭,普通紫衣弟子他也敢抗衡一二,畢竟是一尊主宰,但對上洛長明這種身在聖族的主宰他卻不敢有絲毫不敬。

洛族那種存在要滅掉他貓族,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那就不要干擾考核,這考核如何進行全憑考核官來決定,不是你一個外門執事能指手畫腳的,你的責任只是負責處理意外。」

洛長明沉聲喝道:「你聽懂了嗎?」

「聽……懂了。」貓族主宰深深吸了一口氣後點頭,再低頭看向台下的許辰和貓女,有怒卻不敢在言語。

雖然他女兒遭遇了不公,但最壞不過是晉陞失敗而已,如果因此就公然和洛族叫板,那後果可不是一個小小的晉陞,而是會關係到全族的存亡了。

他搖頭嘆息。

台上的貓女卻是瞪大了眼睛,充滿憤怒。

怎麼會這樣,連她父親都無法幫她主持公道,全場這麼多大人物竟然都在幫許辰!

為什麼,這些大人物為什麼會幫許辰這麼一個螻蟻!這是為什麼?!

她無法理解的看了一眼刀十七、三殿下,還有洛長明,最後目光落在了許辰身上。

她難以想象許辰這短短十年內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

貓女感覺到了許辰那天被她欺壓時候的滋味,沒有一個支持者,所有人都好像在針對她,敵視她,這種感覺讓她無力的同時又極致憤怒。

「好!」

貓女忽然抬頭,惡狠狠的盯著許辰道:「那我就選你考核,我就不信十年而已你能擁有遠超我的實力!」

十年時間在皇者至尊這種強者眼中,不過是打個瞌睡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讓人有太大變化。

許辰能在這十年突破到至尊已經非常不容易,同時又擁有遠超她的實力這實在說不通。

也許許辰之前的考核戰鬥,不過是那些人都和許辰串通好了在演戲而已!

「十年足以改變很多東西。」

許辰看著貓女,眼瞳之中綻放出冷光:「就比如此刻我們身份的變化,還有接下來命運的變化。」

「命運?」貓女傲然冷笑:「很可惜,當初你被我逼迫到退場的命運,今天無法強加改變到我身上,因為我和你不一樣,當初你只是一直弱小的爬蟲,而我,不是!」

許辰漠然看她,冷笑道:「當初你不過是站在高境界以力壓人而已,如今我和你處在同一境界內便足以視你如螻蟻!」 「開什麼玩笑!」

貓女高傲握爪,一雙眼睛里有紅藍光芒閃耀,冰冷刺骨的殺氣沖體而出,同時身體做出了戰鬥姿態:「哪怕你變化再大,就憑你也是阻不了我的!」

她全身上下冒出紅藍色的光芒,力量在瘋狂凝聚,伴隨滔滔的怒意,此刻的貓女看起來極為兇險。

「我今天便要強闖過你的阻攔,你能奈我如何!」

砰!

戰台搖晃。

貓女忽然登天而起,雙手之中蘊含狂暴的力量,身形快到無法捕捉,剎那到了許辰面前。

「嗤啦!」

空間被貓女撕裂,她狠狠朝許辰面前揮爪,似乎要把許辰整個撕碎一般。

許辰身形微動,差之毫厘的完美避開貓女的攻擊,轉身眯起眼睛看向貓女道:「十年來你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嗖的一聲貓女身形定在後面戰台上,回頭冰冷的盯著許辰:「那又如何,對付你已經足夠了。」

許辰看著高傲的貓女,眼瞳漸漸冷漠,揮手間長劍入手,右手緊握在劍柄之上低聲說道:「對付你這種人其實很簡單,一招敗你就能摧毀你所有的信心。」

「一招敗我?!」

貓女彷彿受了刺激般大笑:「你簡直做夢!我本就是天驕,除非主宰降臨不然同境之內誰能一招敗我,其他紫衣弟子不能,你這個走了****運的螻蟻更不能!」

她說完身形忽然一動,再次沖向許辰,同時雙爪之間充斥的力量更加濃郁驚人:「別說一招敗我不可能,哪怕你今天想阻我晉陞都是妄想!給我死!」

唰!

天空之中爪影遮天,六道銳利的爪痕像是六把纏繞水火的災劫天刀,從天而降,撕碎過往一切,凌厲而極速的沖向許辰。

「那就這讓這一劍打破你所有的幻想。」

許辰握住劍柄的右手緩緩用力,眼睛也在一瞬間緩緩閉合,又驟然睜開,同時驀然拔劍。

「拔劍術!」

掙一聲,長劍出鞘。

一瞬之間天地彷彿寂靜了。

山水萬物都被定格,一切都停滯在了原點,唯有劍光衝天,璀璨的刺眼。

貓女眼睜睜看到了這一劍的軌跡,從起始到落下,看起來緩慢至極,但她想要動身躲閃卻完全做不到,好像身體被定格,又彷彿是時空變慢了一樣,她的所有舉動都變成了慢動作。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劍法?」貓女驚呼。

這是快到極致的一劍。

從人族走出后因為許辰修為的原因,這劍法對強者沒有太多效果,直到現在許辰修為提升,這一劍封藏了數百年的鋒芒終於再次綻放。

以他現在的修為動用這一劍,威力堪比上品皇術。

「噹啷!」

長劍歸鞘。

劍光瞬間收斂消失。

在眾人眼中,剛才只看到許辰極速的拔劍又歸鞘,一瞬間而已,天地便被切割開一條驚人的口子。

而在貓女的身上,從面頰到身體上,出現一道深可入骨的傷口,鮮血快速蔓出,染紅了全身,然後她整個人不可控制的倒飛了出去,砰一聲狠狠摔到了台下。

「唰!」

全場嘩然。

一劍而已,貓女這個天驕竟然真的敗了!

「這位紫衣師兄好強,真的一劍就敗退了天才至尊!」

「這個貓女完了,一百個參與第三輪考核的人中最弱也承受了考官三招才落敗,而她一劍就敗了,這毫無疑問是晉陞失敗了。」

「得罪誰也不能得罪紫衣師兄啊。」

人群沸騰。

在無數人異樣的眼光中,倒在地上的貓女雙手顫抖起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傷勢,又抬頭看看戰台上的許辰,心裡的震驚完全壓制了她身上的疼痛,竟是不顧傷勢的起身叫道:「不可能,我沒輸,你不可能一劍敗我!」

叫嚷著她再次跑向戰台。

許辰冷漠看著她。

只見貓女跑到一半,噗通一聲便再次栽倒在了地上,剛才一劍的傷勢入了肺腑,劇痛讓她全身痙攣,在原地抽搐。

「九兒!」

高台上,外門執事貓族主宰徒然飛身而下,一把抱起貓女檢查傷勢,只見貓女傷重入骨,血流如柱,若是再不療傷怕是會出大問題。

貓族主宰勃然大怒,仰頭看向台上的許辰喝道:「你堂堂一個考官對考生下如此重手,太過分了吧!」

「過分?」許辰冷漠看他,這就過分了?當初貓女對自己做過更過分的事,怎麼沒人跳出來斥責她過分?

「過分又如何?」許辰眯著眼睛說道。

現在他在近聖院內是紫衣弟子,即便是主宰也不能對他怎樣,而等他煉化了業火紅蓮后,哪怕在外面遇到主宰也能無懼,所以,過分了又如何?!

「好,你很好!」貓族主宰看看高台上的洛長明,不敢說狠話,最後只能指著許辰恨到極致。

「我當然好。」許辰漠視貓族主宰,冷冰冰的道:「今天不過是一點利息而已,往後你貓族小心點吧,我不僅會要了你女兒的命,還會要了你整個九命貓族所有人的命!直白一點告訴你,我準備要滅你貓族了,如何?」

「你簡直狂妄!」九命貓族震怒而已,他堂堂一個主宰被人指著鼻子說要滅族,這如何能忍!

「外門執事,注意你的行為,這裡是近聖總院。」高台之上,洛長明忽然冷冷開口。

九命貓族的主宰頓時氣急,這偏袒的未免太明顯了,他憤然起身道:「他都揚言要滅我全族了!洛大人你何故只讓我注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