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也……」

2022-02-11By 0 Comments

等高總好容易脫了身,才發現陸懷安這邊貨車已經裝滿了。

一大車的貨,幾乎將他這活動現場搬空了,連倉庫都騰出了一大塊空地。

他也沒給高總客氣,每台機器都是直接拿的原包裝外再裹了上了木框。

木框子一個接一個地卡緊。

保證穩,搖都搖不動。

「這,油布……」高總人都有點懵。

陸懷安哦了一聲,笑了:「這個沒事,我們有現成的。」

進過那麼多次的貨,油布怕是最多的了。

說句實話,高總心裡真的好慌。

陸懷安這一手整的,錢都沒給呢,貨全搬上去了。

知道的是他要買,不知道的還當他是搶劫。

也不需要高總來問,陸懷安跳上貨車,從上頭拎出一個大包,徑直跟著高總進了辦公室。

明眼兒的就知道,這確實是去付錢去了。

也就是說,他確實是把這些貨,全給買下來了。

活動現場寂靜了兩秒,突然就熱鬧了。

「我我我,我再加兩台!」

「這,我沒車的,你們能給送我廠里去不?」

一個個的,都紛紛加量買了。

到了辦公室里,拉開拉鏈,滿滿當當的全是錢。

財務人員都懵了:還有這操作。

高總一顆心,總算是安定了,大手一揮:「就按照我們前頭說的,打八折!不!給你打七折!」

他們這些機器,基本都是除了運輸費用后翻倍賣的。

「行啊。」

陸懷安利索地答應了。

一整車貨,算下來他們帶來的錢將將付完,還剩了九百塊。

高總非常感激,非要請他們再吃頓晚飯。

盛情難卻,陸懷安一行就只得應下了。

晚上吃飯只有他們幾個,就沒在大廳了,高總讓整了個包間。

包間裡頭,說話就方便多了。

高總想起個事兒:「對了,老許,前兒你不是說沒空,廠里遇到個麻煩事兒嗎,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哦,那事兒,解決了。」

那麼麻煩的事情,咋解決的?

聽高總這樣問,許經業看了陸懷安一眼,笑了:「用了點兒小妙招。」

往牆根灑了些生石灰,牆上也砸了些。

那些工人一過來幹壞事,頓時起煙又冒出很難聞的氣味。

當場就嚇壞一個,都尿褲子上頭了。

丟人不說,還被狠狠批評了。

7017k 這是他早就盤算好的,操控無人機進行遠程獵殺,這樣可以避免自己陷入苦戰之中,如若有危險,他可通過電腦屏幕傳過來的畫面,果斷進行撤離。

至於所獲得的生存點已經不是那麼在乎了,他要確定這些隱藏在最深處的長角的怪物們,是否會上鉤。

如果吞噬同類可以提升實力的話,許十營猜測,吞噬的越多,它們就會變得越來越強,甚至還可以像科幻電影里演的那樣,來個超級進化,成為末世隱藏在暗中的大魔王。

可現在看來,這些傢伙們,智商不低,水面上漂浮的這兩具魚身,半天了沒有一丁點反應,難道是吃飽了?

許十營緊緊盯著屏幕,似乎安靜的有些可怕,不太對勁。

隨著時間的推移,電腦屏幕散發著熱量,雖然很微小,但在這陰暗潮濕的房間里,就像一團火,驚醒了沉睡在床單上的小飛蟲們。

這些傢伙們,單個殺傷力弱到爆,可數量多了以後,可以讓你頭疼到爆炸,最主要的是,這些傢伙繁殖能力驚人,只要環境合適,一萬上就可以產卵上百顆。

很顯然電腦屏幕上所散發出來的熱量引起了它們注意力,撲閃著袖珍翅膀,在他頭頂上方飛舞在。

本來集中精神盯著電腦屏幕的他,被纏的煩躁,在躲閃小飛蟲的時候,手指無意識的按下射擊鍵,還是連發。只是這一切,他並不知曉……

……

轟隆隆!

一陣高密集射擊擊向水面,掀起巨大的浪花,蹲在某個房屋屋頂上等待消息的鼠形人,閉著眼睛的他耳朵動了動,突然睜開,眸中閃爍著精芒。

聲音是從東南方傳來的,鼠形人身體化作一道黑芒,很快來到離漩渦最近的一處制高點,他的尾巴勾住樹榦,眺望遠方,看到一團黑影。

這時他的同伴變色龍趕來,儘管身子臃腫,可速度一點都不慢,也不知他怎麼做到的,僅有嬰兒胳膊粗的樹榦,能夠同時承受住鼠形人和變色龍倆人重量,還沒有斷裂的跡象。

不得不說,這需要高深的技巧,和對身體絕對掌控力,看起來搞笑的外表,此時展現出高深的技巧,而他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空中那團黑影。

「能看清,上面是什麼東西嗎?」

鼠形人的視力不是很好,兩隻眼睛將近兩千度,幾乎等同於瞎子差不多,這不是天生的,而是鼠基因裡帶來的,無法改變,除非連基因變色體結構也進行改變。

「那是一件無人機,款式應該是最新款的,剛才那麼大的動靜,應該就是空中這玩意整出來的。」

變色龍的視力很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漂浮在空中的無人戰鬥機。

「無人戰鬥機?你確定?」

鼠形人一把抓住變色龍的胳膊,眸中滿是急切。

「老大,你爪子太鋒利了,我胳膊都流血了……」

變色龍指著自己的胳膊,面容委屈。

「快說!」

鼠形人聲音變得尖銳,聽在耳朵里極其刺耳,變色龍耳朵直接被震的出血,可見其威力。

變色龍連忙不停地點頭:「確定,那是最新款的無人戰鬥機,是最新研發出來的一種新型無人戰鬥機,電池充滿電可以飛行一個月,開啟極限速度模式,也可飛行一個月,可攜帶子彈無百發左右。」

鼠形人聽了,鬆開變色龍,嘴角上翹:「終於找到了!」

變色龍不停地搓著耳朵,被尖銳的聲音震出血的耳朵,被他搓掉一層皮,神奇的是,隨著這層皮脫落,受損的耳膜居然復原了。

他用同樣的手法,對著胳膊不停的搓,就像澡堂師傅在搓灰,很快一層皮被搓下來,鼠形人指甲刺入的地方,止血,長出了新皮。

新皮稚嫩,猶如嬰兒皮膚,只是不能沾水,否則就會破裂發炎。

這是變色龍的能力,通過脫皮,可以治療自身傷口,加上變色能力,在三人中,他是最適合潛伏敵方陣營當特勤的。

「老大,你是說,將軍讓我們要找的人找到了?」

變色龍此時也反應過來,神色有些興奮。

追蹤了那麼長時間,總算有了線索。

「動手嗎?」

「不,再等等,咱們可以順著無人戰鬥機這條線順藤摸瓜,找到那傢伙的所在地。鱷魚此時應該已經蘇醒了吧?」

鼠形人搖搖頭,看著空中那團黑影,微微眯起眼睛,腦海中形成一系列計劃,他需要從這些計劃中挑出最穩妥的方案,給敵人致命一擊。

這也是他為什麼是首領的原因所在,戰鬥力只是其次,一個團隊的靈魂必須是智囊,依靠武力只能成為武夫。

「蘇醒了,狗子正在對它進行洗腦和精神操控,咱們實驗室研發出來的腦波控制裝置模仿寄生蟲腦電波運行模式,從而達到同類的效果。」

變色龍娓娓道來,此時注意到無人戰鬥機微微傾斜,不停的抖動,在空中旋轉遊走著,變色龍連忙使用變色能力,避免被發現。

那隻無人戰鬥機像喝醉酒似的晃來晃去,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二人。

鼠形人分析,應該是操控者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可能正在遭遇著什麼強大的敵人。

然而漩渦處,突然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叫聲,有點像牛叫,又有點像鱷魚的叫聲。

他們二人的目光,被聲音所吸引,紛紛看去,看到從水面冒出來的那道身影,不由得深吸一口涼氣。

「這世界已經進化的如此之快了嗎?連傳說中的生物,都有了!」

……

許十營此時快被小飛蟲煩死了,蘇醒后的小飛蟲找到了娛樂目標,一直圍著他的頭頂轉。

在頭頂轉悠著也就算了,還時不時想要去耳朵里玩耍一下,他是堅決不能忍的。

於是一場飛蟲大戰開始了,一雙手化作滅蟲神掌,許多小飛蟲遭到襲擊,當場滅亡。

僥倖逃脫的小飛蟲呼叫同伴進行新一輪的報仇,許十營則殺得興起,渾然忘了,操控無人機的手柄還在手心裡握著。

在消滅小飛蟲的同時,手指自然會不小心碰觸到手柄按鍵,於是就發生了鼠形人他們看到的那一幕。

一番苦戰,許十營獲得最終勝利,小飛蟲死傷慘重,而他也不好過,胳膊和肚皮以及大腿上被小飛蟲叮咬,逐漸起了紅色疙瘩。

這是細菌刺入體內,引起過敏的徵兆,起紅色疙瘩的地方有些癢,他很想動手去撓。 有了獨孤一方配合,王鴻在無雙城的日子也安逸了許多。

複製傾城之戀的過程雖然很無聊,但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

正常人的精神力都很均勻,復刻偽神通的精神鏈接也很穩定。

而王鴻因為殺人書的緣故,精神力分成了很多層,每一層的強度都不一樣。

因此他的精神鏈接,整體雖然一致,但內部卻因為構成的精神強度不同,在復刻傾城之戀時受力也不一樣。

而偽神通即便有一個偽字,那也是實實在在的五階絕技。

其中蘊含的精神意志,即便經過千年時光,依舊沒有一絲逸散。

王鴻的識海內部,雖然有黑暗之門鎮壓,使得關羽的意志無法侵擾。

但那舉世無雙的刀意,卻在復刻傾城之戀的精神鏈接里,持續不斷的衝擊。

時間久了,竟然將王鴻構建鏈接的那部分精神力,沖刷得逐漸均勻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