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喝。」

2020-11-12By 0 Comments

「那北后的糕點怎麼辦?那也是得空盒子拿回去的。」

「我吃。」

「老母雞怎麼辦?養了很久的。」

「不殺了繼續生小崽子,真殺了我吃。」

藍若昕淚痕未乾,撲哧一笑,「要是夫君胖了我想換,你給不給我找一個?」

「打死我也不幹!」

「哈哈哈哈!」

「為夫的好身材可不得留著誘惑你啊。」

最後夫妻倆一致決定開始晨走,的確很有毅力,直到若昕生產前一天還是繼續的,效果也很顯著,沒多久若昕就感覺到了身量纖纖。這消息傳到了錦國叫赫連娜羨慕嫉妒恨了好久。

因為也都是風雲人物,後來還帶動了北國這個活動,發展成了比賽,久而久之就變成了一項傳統。 853

錦國篇

離王府這邊也是熱鬧,唐希也漸漸身體好轉,開始準備下地走兩路,但是唐蕭不讓。

「嘶!」沒走兩步就摔倒了,「沒事兒,沒事兒。」

唐行在唐希腿上捅的那幾刀確實狠,雖然已經開始結痂但是自從傷了只要稍稍一動就會破裂流血,也實屬難為唐希了,忍著癢麻愣是在床上不動腿腳半分,這才長好了些。

「我就說你別逞強,好不容易長好了,可別再打回原形。」唐蕭扶著他坐回了輪椅。

唐希瞧著娘子給他擦汗,「這不是真的好久沒走了嗎,有些不習慣。」

「都說傷筋動骨一百日,你這才幾日?」唐蕭面露不滿,手上也重了些力道。

唐希嘆氣,「可惜了沒去看審案,也不知道慕家那小子第一次如此大的案子表現如何,還有那藍家小子。」

「府中丫頭小子不都說很不錯嘛,那是三弟自己挑的人自是不會差的。」

有日子沒出府她也無聊了,好在最近幾月京都發生的事情多而不清,這府中的丫頭小子也都是說不完的話叫他們好些聽著。

「你也坐坐,別累著。」他話。

六兒趕緊扶著唐蕭歇息在旁坐著,唐蕭也不攔著了,攔著也沒用,而且她是得小心。

唐蕭懷孕日子不長,這肚子還不顯懷,可大夫說胎盤不穩,胎兒嬌小得格外注意著。唐行那幾下雖然不算是要害,可對唐蕭身子也是不少損害。

唐蕭本就是極難懷孕,這天賜的麟兒本就是極難生養,偏生遇上了這一茬。

所以唐希對那唐行也是滿心怒火,恨之入骨,恨不得拆骨扒皮。

但是唐蕭倒是慶幸那時候他們還不知道,若是知道她勢必會護著孩子掩著自己肚子,唐行那等心思定會發現,也勢必會針對。那日若非是依依趕到,唐行定會對唐希下殺手。

殺個孩子於唐行更是最大的報復。

所以她倒是幸好自己還不知道,也是這孩子命大。

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孩子命大,該來這世上。」

「那該死的傢伙我定叫他不得好死。」 萌神信徒 他不是什麼良善之人,所以這仇必報。

沐璃他們都懂他要親自報這仇,否則也不會任由唐行這跳樑小丑還苟活於世。殺他辱他妻子傷他孩兒,絕對不能讓唐行好過。

他如今還不能出面,但是讓他人代替還是不錯的呀。

「你切莫這時候因為那種人氣著了身子,你現在,大夫說了你得心平靜氣將養著。」

唐希擺擺手,「無雙不是配了葯給我嘛,京都裡面的大夫你不聽也罷。」

「聽聞唐行是對葉家那大小姐歡喜得緊是吧。」

「這事兒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之前看葉筱柔來看你,我聽著兩句,這幾日唐行似乎對著姑娘有諸多騷擾?」

唐蕭給他削蘋果,「是,擾的人小姑娘煩死了,這幾日不恰好是劉家案子之際,慕狄應該也是忙得不可開交,案子雖告一段落,可準備需要時日,這落案也得需要再去整理搜集,所以就給那唐行鑽了空子。」

「霜兒說,筱柔怕給慕狄多添煩憂也沒跟他說,故此這小慕大人應該是還是被瞞著的吧。」

「葉梓榮幹什麼吃的?我那不孝徒弟怎麼不給自家妹妹出頭?」

「葉將軍也忙得很,每日要去沙場點兵訓練,更是周旋在瑞王之間,你也知道那孩子這些年在邊關磨了性子可和那些個人精比較,心神怕是累的,這幾日應該是也是無暇顧及在外,筱柔說葉將軍這些日子都是住在軍營中並未歸家。」

「我家小十莫不是剛剛給搭上,那小子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她輕笑,原來是心疼自己妹妹呢,「霜兒懂事,加上之前唐家那邊讓她寒了心,你爹的案子她也是忙的不停歇,唐家內事,外戚哪個她不得提防著?哪裡顧得上葉將軍?聽筱柔說葉將軍才是被冷落的一個。」

都在忙啊~

他倒是感慨許多,「以前覺得所有人都需要我的幫忙,沐璃也好,依依也好,唐家也好,慕狄也好。如今我這傷了,似乎大家依舊有條不紊的進行一切,我倒是沒有什麼用了。」

種地從1992開始 不免有些傷感和孤寂。

瞧著落寞的模樣,這大好的日光也都蒙上了層青霧似的。

唐蕭卻只是噙著笑,「不是你沒有用,而是大家都成長了,都學會了獨當一面。」

「沐璃已經大了不是那個任人擺布的五歲稚童,成為了大殺四方的將軍,撐起自己責任的王爺,你不該是最清楚的嗎?」

「嗯,跟著他太久,突然之間離了總覺得少點什麼。那孩子是了不得。」那孩子是不願意做錦國的君主罷了,可惜啊!

話又說回來,沐清也確有帝王之相。

「依依那孩子本就是早熟的心智,她總是知人善用,你在她眼裡可從來不是沒用。她當你是親人。」

唐蕭這話他同意,一路走來,這世上他認可的親人不多,依依便是一個。

「至於唐家…從前你總是恨得怨的,可也不見你脫離那唐家,如今你推波助瀾重選家主,總該是對得起你爹了。你若是想,我想霜兒定會拱手把家主之位讓出。」

他搖頭,「我無意坐那位置,風口浪尖的位置不適合我。」

唐蕭默了聲,是她耽誤了他。

「無需自責,我的性子乖張放肆本就不合適,惹得旁人詬病給我穿小鞋,還不如贏得唐家九公子京都第一美男的稱號來得中聽。」

她瞧他作怪臉,打趣兒她也憋不住發笑。

「對了,六兒,給哥哥我送個信去慕府唄。」

六六被唐希那勾魂的面容早就丟魂了,「您說,您說。」

唐蕭只好無奈搖搖頭,隨他吧。

慕府

「今兒下朝這麼早?你沒跟我三侄兒好好說說我端王府的案子和劉家的案子?可不能馬虎的,我得儘快恢復正身給我閨女女婿主持婚禮。」

昨兒疑惑著呢,就沒忍住問了口女婿為啥那日穿了大紅衣裳那麼騷包,騷包沒說出口但是女婿也明白,「父王,當初我雖昭告天下娶了臻兒,只可惜那時候無人知曉她的面容也無人知曉她的身份,最終還落了個誤會收場。如今終於有個由頭去見她,那般場合自然是得給臻兒充場面,定叫她看我迷了眼才行。」

「那時候她不願露面在眾人跟前左右不過是不喜歡我,只可惜等到她心裡有了我,卻不想要我了。可旁人不知道啊,月國都以為是她不識抬舉是她小肚雞腸,是那妒婦,我沒有趕得及回來更是教世人以為我並不珍視她。」

「這事我本就有錯,我設計了她,我不願讓她受著委屈,我等著我光明正大同她道歉,同世人說明一切的機會,自然是得穿戴隆重些,叫那些人閉嘴!我知道臻兒不在意,她不拘小節,但是我替她在意,那些污穢難聽的話傳入她耳朵定然是自己咽下去的。」

「她本就覺得虧欠我,說是因為她,我丟了那皇位,本就拗不過她胡亂想,那也罷了。但怎麼再能讓世人給她扣上那些不實的帽子呢?」

「父王,您說我做的對嗎?」

那番話端王爺感受良多,他雖然欣喜女兒覓得良緣可這人選的的確確意外至極,他曾懷疑過慕容澈,他家閨女什麼性子他能不知道?

可這番話出口,倒是叫他想立馬給他們大操大辦,趕緊把女兒給人家。

端王爺對著慕升喊著,「哎呀,我家女婿實在是太完美了,得趕緊讓我女兒嫁過去。經由前兩日的事情,這京都的女子可都嚷著要見我家女婿。」

敲了敲桌子,「你這辦事兒也麻溜點啊!」

慕升停筆,「鳳祀,你空虛了?寂寞了?」

端王爺居然還點了點頭。

慕升扶額,這老傢伙呦!

「你去老石頭家不成?你不是說他兒子有趣?」他可記著呢,沒錯兒,他心眼小。

一提藍家,端王爺臉上別提多不爽,「別提那老傢伙,不害臊一天到晚說閨女懷了小金孫,還說女婿知根知底的對女兒特別好,這些誰不知道,他家差點給外面扣上亂倫呢!誰要聽他家女兒和女婿的事兒啊,還遠在北國呢,搞得跟自己親眼看見似的。」

「小金孫了不起啊,那還不是給了人家舞清。若昕懷孕我家臻兒就不會懷孕了?炫耀啥呀!哼!」

╭(╯^╰)╮!

慕升默默抬起頭,跟著嗤了一聲低頭。

慕升:搞得跟你這個老傢伙不是來炫耀似的?不就是看人家有金孫,眼饞嘛!

端王爺不對著慕升了,轉而跟慕狄話道,「慕狄啊,你多大了呀?是不是跟唐希差不多大,應該是比我家臻兒要大上幾歲吧?」

「你要抓緊了呀。」

慕狄好好地在寫摺子,怎麼父輩倆說道他身上了?

「我也快了。」

慕升笑了,「我家狄兒那也是跟筱柔那孩子青梅竹馬的,也都是知根知底,用不著你操心。你家女婿你還是多了解了解吧,等你端王府事情了結,郡主可就給拐走去了月國,你就不擔心?」

端王爺滿不在意,「你以為我女婿娶得是誰?」他家閨女欺負女婿還差不多!他還是比較擔心女婿比較可信。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我家可就一個。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你家可落了仨兒呢!大兒子有著落,這二兒子還沒呢,小女兒也是適齡婚嫁,老慕啊,你有的操心嘍!」

慕升:我怎麼覺得這老傢伙今兒這麼欠揍?老子想送客!

諸天之龍脈巫師 慕狄:爹,得有容人之量!端王爺現在只是有點…閑!

「大少爺,離王府差人過來找您!說是捎了東西給您。」書房外面有人高喊。

慕狄奇怪,這會兒離王爺有事兒找他?

「你讓人進來這裡。」

「是。」

不多時,六六拎著東西過來了,給幾位大人行了禮。

慕狄就更奇怪了,若是離王爺差人定然是飛揚飛星等人,不該是六六這個丫頭過來。

「六六,可是舞家小姐找我?」

六六把食盒放下,「回小慕大人,這是我家唐希少爺和夫人來給右相大人和小慕大人的禮物。一則是為了恭喜大人破了端王府一案和劉家一案大有進展。二則是唐家唐將軍的案子遲遲沒有落定,雖然唐家請旨自己調查但是霜兒小姐如今也是過得如履薄冰實在是線索難尋,想著二位大人判案有方,公平公正,若是可以指點霜兒小姐,定然是事半功倍。」

「原是來求助的。」端王爺道,「可這事兒怎麼不直接讓沐璃侄兒和依依侄媳婦幫忙?」

「如今霜兒小姐成了代家主,我家殿下和小姐若是插手過多反倒是給霜兒小姐添麻煩。也只能是從旁協助,而且最近事情太多,確實我家殿下也是分身乏術。」

「葉家小姐倒是好心的,是個聰慧的姑娘幫襯著霜兒小姐分析明裡暗裡,到底也是大門世族出來的小姐不是!」六六說到這會兒皺起了眉頭。

好些日子沒去和葉筱柔見面,這會兒剛剛聽見有人誇他家筱柔,還沒有聽過癮呢,這就沒了?

「怎麼了?」

六六也是滿口厭惡嫌棄,「都是那唐家七公子,老是滋擾葉家小姐,明明葉家小姐與小慕大人您繾綣愛慕,那七公子趁著這些日子您忙,老是找機會去一字閣堵著葉家小姐。」

「您估計也不知道吧。六六也是聽著葉家小姐偶爾去離王府說起煩心事兒聽見的,霜兒小姐都說給堵著那都堵不住,也勸著葉家小姐這陣子別去找她,那七公子見她倆走進得近老是跟霜兒小姐打聽。」

六六越說越急,「小慕大人您可得幫幫葉家小姐,這事兒不好處理可別叫葉家小姐吃了虧。」

慕狄怎麼可能坐得住?立馬撂下筆就準備往外跑。

「這孩子急急忙忙地?」慕升都沒喊住。

「年輕人嘛!諒解一下。」端王爺笑眯眯地瞧著慕狄跑走,平時這小子總是文質彬彬的,少見不沉穩的是時候,這模樣倒是新奇。

轉而端王爺扭頭又說,「你家就老大有著落,不抓緊,你這一個都沒了。」

慕升終究是坐不住,起身,「來人,送客!」

「哎哎哎哎哎,老慕你……」 854

錦國篇

最後端王爺被「掃地出門」,不過人倒是豁達得很,因為人家認為這老慕就是嫉妒他家閨女和女婿感情穩定。

端王爺一路溜達就去了一字閣,前幾日的審案熱潮還沒退去,大街小巷,茶寮攤販都倚著不少人議論,尤其是談論他家閨女和女婿的絕美愛情。

反正咱們端王爺樂了一路。弄得幾條街都在說這哪家陽狂病患者跑了出來。

一字閣

閣里生意照常火熱,剛過去的清明節推出來青團被葉筱柔和艾葉香或是和清明節限定手鏈手環等東西捆綁販賣,連鎖反應倒是很不錯!

這一番試行,讓舞依炫覺得自己眼光是不錯,木葵把賬面上的數字給她瞧了,很是可觀。

不久后就是結花節和七夕節,也是一字閣生意最好的時候。

本身一字閣定位是男女均可,可是消費東西這一點男子雖然不少大方可是卻不抵女子數量多。而結花節和七夕節本質上來說,女子需要為了吸引男子注意力儘力裝扮自己,而男子則為了討女子歡心亦是揮金如土。

故那幾日都是女子的盛宴,舞依炫決定讓葉筱柔定個目標,她的底線是不得低於去年的百分之三十,而葉筱柔自己定多少…她很期待!

這個目標直接決定她是否可以成為京都一字閣的新掌柜!

但亦有取捨,一字閣不乏老人,她雖看好葉筱柔但畢竟是個新人,所以她還是決定公平一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