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特么養你是養一個廢物是不是。不特么就是封店嗎?把老子叫過來幹什麼?」

2022-01-26By 0 Comments

江東方的話一出,讓所有人都覺得這個領導還真的是好大的官威啊。

不就是封店嗎?

這種話是怎麼說出來的,斷了人家的財路等於殺人全家,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真的是噁心至極。

穆老聽言,眸光微閃,嘴角勾起一抹譏諷,「江東方的素質真的是太好了,身為領導可以在這裏耀武揚威,真的是對得起這身衣服。」

宋正被罵的大氣都不敢喘,用眼神掃了一眼站在一邊的老者。

是他叫的,又不是他找來的,罵他做什麼?

江東方怒氣未消,憤然轉過頭看着穆老,剛想罵一句,可是看到人時,嘴巴的話硬生生的給咽下去了。

瞪大眼睛,臉上不滿驚恐。

「穆……穆老。您……您怎麼……」

江東方的反應也讓戴明看到了,把視線落在了穆老的身上,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這個柳浩然到底什麼時候巴結上了穆老。

「我來這裏看病,誰知道你們的人要封店,我問問你們,什麼原因要封店?」穆老聲音森冷,眼底的寒意像是要把他們都給凍結一般。

顯然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能夠快點的解決掉這件事情。

「我……」

穆老看着他們臉色難看的樣子,就知道是怎麼回事,譏笑道:「怎麼?封店封的如此理直氣壯。說出原因就這麼難?你說吧,這個先生到底還缺少什麼東西?」

柳浩然看着他們一個個縮著脖子像是鵪鶉一樣。

突然間很想笑。

之前戴明還是耀武揚威的樣子,認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可是現在居然是風水輪流轉,也會被一個老人家說的一言不發。

「我們是查到他的文件不齊全,所以……」

「是嗎?」穆老冷哼一聲,轉過頭看着柳浩然,似乎是在詢問真假。

柳浩然挺直脊背,不卑不亢的說道:「他們把我的文件全部都帶走。根本就沒有說缺什麼,今天早上就過來封店,理由不祥。」

宋正和楊樹兩個人聽到柳浩然的話,額頭上的冷汗直流。

這柳浩然是不是不想活了,他們都這樣對他使眼色了,還是說個不停。

就不怕等穆老走了以後。狠狠的教訓他一頓嗎?

柳浩然當然是看到了,可是他為什麼要說謊話,封了他的店,還指望他能夠說出什麼好話嗎?

簡直就是做夢。

江東方和戴明兩個人臉色也不好,尤其是江東方,他本以為這個柳浩然不過就是一個小人物,誰知道會有這樣的本領。

「是嗎?那就是他們公報私仇了是嗎?穿着一身的皮做的不是人的事情是嗎?」

「是。」柳浩然很大聲的回答了一句。

穆老眼眸一寒,直接看在江東方的臉色。

江東方腿一軟,差點就跪在地下了。這個穆老也是上過戰場的人,身上的氣勢依舊氣勢如虹,哪怕一個人眼神就會讓人覺得敬畏。

「誤會。都是誤會。都是手下辦事不利。」

「身為領導,就是躲避責任,手下辦事不利。也是領導管家無法,這樣的人也配身為領導嗎?」

穆老的質問像是直接定罪一般。

這樣的人不能為人民辦事,那不如摘掉他的頭銜。

江東方一聽,連忙開口,「穆老,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調查清楚……」

可惜穆老已經不會在聽他說什麼,而是看着自己身邊的黑色西裝的人。

黑色西裝的人會意,拿出手機走到一邊,不知道在給誰打電話。

柳浩然和劉清泉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這個老頭。

什麼身份,說把一個人的職位給撤下去就撤下去了。

重點是別人還不敢反駁。

戴明和楊樹兩個人都傻眼了,深怕下一個說的人就是他。

穆老當然也沒有忘記這兩個人的存在。

「葯處部門和衛生部門的是吧。你們認為他有什麼不全的地方嗎?大可以說出來。」

「沒有,沒有,我們就是來協助調查的,不信你可以問問我的員工。」戴明連忙擺手,他這次真的是來調查的,具體的他什麼都沒有動。

就連文件都沒有拿走。還是在他的手上呢。

穆老依舊是笑容滿面,可眼底的寒意只增不減。

彷彿只要他們說錯一句話,下場就和江東方一樣。

戴明真的是後悔死了,為什麼要給江東方面子來協助調查。

不然也不會惹到這麼多的麻煩。

楊樹卻是心如死灰,他和江東方一樣,都是對柳浩然不客氣的人,江東方被停職了,那他豈不是也是一樣。

「真的嗎?」穆老回過身問了一句柳浩然。

柳浩然點頭,「是的,葯處之前拿走我的文件,不過現在已經拿回來了。至於衛生部門……」

柳浩然沒有在繼續說下去,而是看向了楊樹。

「柳先生你放心,衛生部門也是例行檢查,我現在就讓人給你拿回來。」楊樹可不想自己的職位不保。 強忍著窒息的痛苦,秦楓掙扎著搖頭道:「你認錯人啦,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

「不會的,我一定在哪裡見過你!我燎原雖然不敢說過目不忘,但是見過的人多少都會有些印象。

所以,你究竟是什麼人?來這裡究竟有什麼目的?」

秦楓的臉色似乎變了一下,只不過漲紅的臉頰很好的將其掩蓋住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偶然得到一張地圖。所以就帶著他們過來冒險罷了!」

燎原目露凶光,拎著他的衣領逐漸朝著身後的殭屍走去。

「我要是你就趕緊把知道的實情全部交代出來,不然等會兒到了殭屍嘴邊,在想說可就來不及了!」

「沒有,我真的只是偶然撿到一張地圖,然後照著上面標記的路線過來。我真的只是跟他們一起來探險的!」

見秦楓還在嘴硬,燎原不在廢話,左手一揚,直接將其丟向殭屍堆。

然而意料之中的慘叫沒有傳來,就見那個秦楓在半空中直接從懷裡掏出一張符紙貼在身上,然後在撞到殭屍身上后立刻大步流星的倉皇逃跑。

而那些殭屍彷彿根本沒有發現他一樣,就那麼眼睜睜看著他一個活人從它們面前消失!

「哼,護身符,還說你什麼也不知道!」

燎原惱怒的就準備追上去,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的跑,卻依舊保持在原地不動。

無語的他立刻扭過頭看著我道:「我說你趕緊放我走啊,要不然來不及了!」

雖然我知道事情緊急,然而現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擺在眼前。

我一指他身後的群屍道:「你走了它們撲過來怎麼辦?要追可以,先把它們解決了!」

「你~!」

一臉怨氣的燎原,知道自己拿我沒辦法,只能將氣撒在面前的屍群。

於是,在我的一聲令下,一場屠殺開始了!

「嘶,哎呦,這,唉,太血腥了!」

我不忍直視的將頭扭過一旁,默默地看了眼同樣被驚呆了的眾人。

而這時,屈剛突然反應過來,然後一臉討好的跑到我面前道:「大哥,一看你就是人中龍鳳,大富大貴之人。那位不似凡人的傢伙應該是您的小弟吧?」

我警惕的看著這人,一臉諂媚像,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而屈剛見我如此警惕,突然從懷裡掏出五百塊錢,雙膝跪地,恭敬的遞到我的面前。

「大哥,我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這是小弟的一點心意,還請大哥手下,以後小弟我就跟著大哥您混了!」

而屈剛身後的幾人見此紛紛效仿,不一會兒的功夫,我的面前已經跪了一地小弟。

「這!」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心想自己難道是突然覺醒了什麼王霸之氣,振臂一揮就有無數小弟相投?

不過有錢不賺是傻子,看著面前的幾人,手中怎麼也有個三千左右,完全夠我花上一陣子了。

所以我假裝若無其事的從他們身邊走過,默默的將錢全部收了起來。

回過身來給了他們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道:「好了,你們的心意我已經全部收下,從今以後你們就是我比克大魔王的麾下了。」

「比克~,大魔王~!」

眾人突然有些差異的看著我,眼神中似乎透露了一絲,鄙夷?

好吧,我承認我這個名號是有些中二,不過誰讓這是我的情懷呢!

所以我無視眾人的差異,從懷中將閃閃發亮的任務書拿出。

「恭喜書主收穫信徒五名,精神烙印功能正式開放,書主可花費一點魔力將烙印刻在信徒靈魂里,使信徒永不背叛書主。」

真是來了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這精神烙印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我二話不說就兌換了六枚精神烙印。

就見六枚閃閃發亮的符文從任務書中閃出,隨即按照我的指引飛進面前的五人腦海。

很快,我就感覺面前的五人好像突然變得親切起來,就好似認識多年的僕人一般。

「嘶~我滴個乖乖,不得了啊!這精神烙印居然還帶雙重效果!不過這樣也好,親切一點,將來使喚起來也沒那麼尷尬!」

我正在心裡默默的想著,卻見五人已經十分恭敬的站到我面前道:「主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額~,沒什麼,你們就在我一旁站著就好。」

扭過頭來,我想看看燎原是否也會如同五人一樣,對我畢恭畢敬起來。

然而我才剛扭過頭,就見一隻乾癟的殭屍朝我飛來,嚇得我立刻向旁邊躲閃。

「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