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草!什麼情況?熊貓人這是在控訴他的某個前女友嗎?」

2021-11-20By 0 Comments

「這歌詞啥意思啊?意思是熊貓人的前女友唱了他的歌,後來火了,但是翻臉不認人了!」

「還是說,有人抄襲了熊貓人的歌曲啊!」

「媽呀!媽呀!感覺這背後有一個大瓜啊!」

「熊貓人到底是誰!熊貓人唱的,到底是誰!!」

「兄弟們,趕緊到網上八卦一下,這幾年娛樂圈分手的情侶們,看看誰比較像熊貓人!」

參評團里。

顧紅鯉死死地盯着台上的熊貓人。

你這個歌詞,是在說我放棄你嗎?

是在說我在你最低谷的時候,沒有選擇陪伴你,而是和你離婚嗎?

顧紅鯉的臉色有些發白。

祁元一曲終了。

焦文房道:「都說詞如其人,敢問貓兄,這首歌,你是在寫你自己嗎?」

祁元道:「焦老師也是寫歌的,你應該知道我們創作,都是取材於生活,但是卻高於生活的。」

夏夢玲道:「我很喜歡你的歌詞,尤其是這一句『曾以為刻骨細節,在骨灰裏面怎麼撿』。」

祁元道:「謝謝老師。」

廉亨問道:「這首歌,沒有前奏,我編曲也是你,有什麼特別的設計嗎?」

祁元道:「沒什麼吧,就是想表達一個意思,很多時候,很多的感情,就想這首歌一樣,忽然就來了,忽然就去了。」

顧紅鯉問道:「你歌詞里寫到,『你太擅長表演……』,所以……你是在討厭一個人嗎?」

祁元頓了頓,看着顧紅鯉說道:「是的,我討厭一個人,一個人多寂寞啊,還是兩個人好。」

沒有正面回答顧紅鯉的問題,祁元選擇了「一個人」另外的一種意思。 神音激蕩,有如九天玄雷炸響!

天地都在驚顫!

再有之手托舉帝城的畫面配合。

簡直——

酷炫到了極點。

也裝逼到了極點。

令諸天萬界,所有生靈都感到震撼!

尤其是西遊世界的一眾大佬更是神魂都顫慄了起來,激動到不得了!

「誦我真名者!輪迴中得永生?!」

「這個比裝的夠狠!」

「當年猴子都不敢說出這樣裝逼的話!」

十殿閻羅,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過神。

「MMP!」

「這個比,裝的硬是要得!」

「勞資地藏王菩薩的果位,要不幹脆也讓給你得了?!」

地藏王菩薩一腳踹飛把自己掀下地的諦聽,怒聲道。

「哪怕背負天淵,需一手托舉帝城,我安瀾照樣無敵於世間?」

「只是,裝個比而已,要不要這麼狠?」

「當年俺老孫背負一座山,上下五百年,都沒這麼裝!」

「又就,殺人誅心?」

轟,被李七夜氣的死去活來,又碰到安瀾這麼個裝逼貨。

孫猴子徹底暴怒,顯出太古魔猿般的龐大本體,仰天長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俺老孫要敗帝王,斗蒼天,奪得皇位變成仙,鎮壓世間一切敵!」

楊戩:「——」

秦問天:「——」

蕭炎:「——」

諸天萬界:「——卧槽!這尼瑪,要鬧哪樣?打不死,這潑猴!」

潮水般的譏嘲,以億為單位的冒出。

孫猴子的仇恨值,於此時大有超過痞子龍等人的趨勢。

如果再持續下去,黑皇的地位怕是都能夠動上一動!

與此同時,眾人更是無比後悔,怎麼自己就沒有想到把這些裝逼金句連起來呢,現在卻被這該死的猴子搶了先。

不過,不急,還有好幾句呢,早拿本子記下了!

於是短暫的沉默后,公共聊天頻道,齊刷刷的冒出一句,且慢,且容我先去裝個比!

接下來,諸天萬界,到處都是,莫欺少年窮,敗帝王,斗蒼天的呼喊聲。

更為過分的是,或許是戰天、睡天的難度太大,自己世界中有沒有帝與王。

無數世界里,人人見面第一句話就是,你見我家的羊了嗎?

即便真有走的的,恰好被人尋來,第一時間也被直接幹掉,然後再去找——

總之,隨著安瀾的出現,隨著孫猴子的推波助瀾,整個諸天萬界都瘋了。

不過,也不是人人如此。

「不朽之王!」

「安瀾!」

完美世界,很多人,臉色微變,似曾耳聞,隨後猜測,莫非這是自己所在世界的人物?

有了這樣的猜想,人人都變得振奮。

然而,對於很多人來說,第一時間,目光中就噴出火來。

「該死!」

砰!

天神書院內,孟天正一拳狠狠打在面前石桌上。

比金剛還要堅硬的石桌,直接四分五裂!

可他就像沒有任何察覺,依舊死死盯著諸天投影!

「哪怕背負天淵,需一手托舉帝城,我安瀾照樣無敵於世間?」

「瑪德,夠裝逼!」

無論是帝城還是原始帝城!

乃是無數仁人志士,無數先賢,無數祖輩用血肉鑄建而成的抵禦異族的雄城!

然而現在,卻被異族,拿來裝逼!

這樣的事,簡直不可饒恕!

這樣的人,簡直該被五馬分屍!

「安瀾!我早晚剁了你!」

孟天正幾乎氣炸了肺,可很快他就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變得沉默。

「這些畫面,過去不曾有,現在不曾見,難道展現出的是未來一角?」

「如果是這樣,必須早做防範才是!」

「看來,我必須要儘快,有所行動了,遲則生變!」

沉吟片刻,孟天正立刻飛身而出,不斷傳遞出各種訊號。

就在孟天正決定防範於未然的時候。

異域中,一片區域,整個炸開。

無數生靈,就此化為齏粉。

剩餘的其他強大存在,則是無比驚恐地抬起頭。

茫然看著滿臉鐵青的俞陀,瘋一樣朝著極為遙遠的一片空間趕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族古祖,為何如此憤怒?」

猜測聲,驚異聲此起彼伏,良久后,有那膽大的,準備跟隨下去。

可很快,他們就停下了動作,因為遠空有浩瀚神音,激蕩而至。

「俞陀,所來何事?」

聽到這話,俞陀一族,人人色變!

「竟然敢直呼古祖之名!」

「不對!這聲音——」

「是安瀾一族的無上古祖!」

「原來是他!」

「難怪!」

實際上,俞陀一族的人並非傻子,只是平日里囂張慣了。

可對上安瀾帝族,尤其還是那一位大人物,立刻夾起了尾巴,紛紛落回遠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