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你回去交代就好了。」佐藤明日奈笑着答應道。

  • on 2022 年 9 月 8 日
  • 8 Views

「嗯。」中室美香突然覺得有些感動,沒想到在最後關頭,陪在她身邊安慰她的居然是佐藤明日奈。

有那麼一瞬間,她真覺得佐藤明日奈是個不錯的傢伙。

陪中室美香聊了會兒天,佐藤明日奈回到了房間,她在網上預訂了兩張機票,只不過其中一張是去和國的,另一張則是去西夏的。

她要把中室美香弄回和國,而她要去西夏見一面劉子瑜,在李橋不知道的情況下和劉子瑜談談。

按照劉子瑜的性格,談出來的結果應該不至於太差,也算最終給自己一個交代了吧。

晚上,佐藤明日奈照常和中室美香一起吃晚飯,兩人談起了回和國的事。

「明日奈醬,你打算怎麼和你母親交代?如果我沒猜錯,你來華夏的目的應該和我一致吧?」中室美香問道。

「不是啊,我來華夏才不是為了勾引李橋君,我是真的喜歡他。」佐藤明日奈回答道。

「即便是在得知他有女朋友后你還是喜歡他?」中室美香又追問道。

佐藤明日奈點了點頭,中室美香皺起了眉頭,冷冷道,「你真是瘋了!」

「這種感情你不會懂的。」佐藤明日奈冷下臉來,她也對李橋有諸多不滿,但她確實喜歡李橋,而且又對聯姻十分不滿。

聯姻的壓力和對李橋的感情摻雜在一起,迫使她做出來一個看似不太明智,又十分艱難的決定。

第二天中午,佐藤明日奈和中室美香被李橋送到了機場外,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空氣中夾雜着小雨。

「李橋君,說不定再過一段時間我還會來看你哦。」佐藤明日奈抓住李橋的手,說道。

「下次來提前給我打電話,我去機場接你。」李橋客氣道。

佐藤明日奈淡淡一笑,她背上背包,和中室美香一起進了機場。

「走吧。」佐藤明日奈牽着中室美香的手走到了候機大廳,她等中室美香取了機票后自己也悄悄取了機票。

隨後,佐藤明日奈問了一下中室美香的候機室,隨後就和中室美香一起過了安檢。

「明日奈醬,回到和國后,你會結婚嗎?」坐在候機大廳旁的vip招待室內,中室美香不由得問道。

其實她和佐藤明日奈的命運也差不多,她們的出身就決定了很多事都是不自由的,尤其是在和國這種階級觀念根深蒂固的國家。

「當然不會了,就算結婚也是和李橋君結婚。」佐藤明日奈自通道。

「可是李橋君已經有女朋友了……」中室美香詫異道。

「女朋友又不代表着一定能結婚。」佐藤明日奈其實並不在意妻子的身份,她更在意的其實是李橋這個人。

「你真是瘋了。」中室美香沉默了一會兒,最終淡淡點評道。

就在這時,登機檢票的語音響了起來,佐藤明日奈拉上中室美香,說道,「我們走吧。」

中室美香點了點頭,她越發覺得佐藤明日奈是個好傢夥,只是愛情觀稍稍有點扭曲。

兩人一起朝機艙走去,途中中室美香一直在重新審視着佐藤明日奈,她覺得如果不是出身的原因,她說不定會和佐藤明日奈成為好朋友。

這種感覺一直到檢票處,佐藤明日奈被攔了下來。

「對不起小姐,您的機票並不屬於這架飛機。」檢票人員操著一口熟練的日語,說道。

被人群簇擁著往前走的中室美香愣了愣,她回頭看了一眼佐藤明日奈,卻見佐藤明日奈正在朝她笑。

「美香醬,回去后請代我向中室伯父問好。」

中室美香當即就生氣了,她發現自己被佐藤明日奈耍了。

「佐藤明日奈,你這卑劣的怪獸女。」中室美香沖着檢票口喊道。

佐藤明日奈吐了吐舌頭,她拿出機票,看了一眼自己的登機檢票口,她的飛機還有一個小時起飛。。 「不知死活。」見着那與傀儡早已合而為一的老修士向著孽海殺去,血心童子不由是冷笑了一聲,對這老修士的下場已然是早有預料了。

那金色的傀儡身形細長,渾身上下的構造也是極為的精密。其雙手的指節之處乃是以金色的圓珠連接,輔以特殊的暗釘,使得這打造特殊的雙手可以說是靈活異常。

『碦!』的一聲輕響,金色傀儡的指爪便是抓在了孽海掄來的佛珠之上,其手上發力,死死的將這佛珠掐住。而後另一隻爪子,便是朝着孽海的眼睛抓去。

孽海見狀,身後的金色手臂則是化掌擋在了眼前。而後左腿向前弓出,同一側的另一隻手臂便是一拳打出,穩穩的撞在了這纖瘦的靈金傀儡身上。

「駱老怎麼會是個活死人!」直到此時,剩下的傀門大修方才是反應了過來,對於眼前的這具金色傀儡,心裏則是震撼不已。未曾想到平日裏和善的駱老前輩,居然會是一個如此邪惡、極端之人。

靈金傀儡被孽海一拳打在身上,其身形卻是紋絲不動,將抓在孽海金色手掌之上的那一隻爪子快速收回,而後又是鬆開了右手上掐著的佛珠,快速的退了開來。

「死!」靈金傀儡一聲大喝,渾身之上的符文顯化出來,自其身後映出一道如圓月一般且內里中空的鋒銳寶輪,不由分說的向著孽海的頭顱斬來。

「不動金剛印法!」孽海見着那無比鋒銳的寶輪,眼神不由是一縮,六隻金色的手臂虛影也是齊齊的掐著不動金剛手決。而後又是將那琉璃佛珠纏在了右手之上,一把朝着飛來的光輪抓去。

『噗—!』光輪切入孽海的手中,被其手上纏着的佛珠擋住。縱使是有驚無險的接下了這道光輪,可那早已手上的右手卻是再次的淌起了血來。孽海的右手發力,施展自己的修為將那光輪捏碎,而後便是主動的起身朝着那傀儡殺去。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被孽海誦起,將那傀儡的元神拉入了元神界中。而後,孽海打出的一拳便是結結實實打在了無法反抗的傀儡之上。靈金傀儡被孽海一拳打在身上,便是毫無意外的倒飛了出去,直挺挺的撞在了院牆之上。

「你這和尚壞我道途,我與你不死不休!」孽海落在地上,自院中閉目而立,自元神界中再次與那年老的修士對峙起來。那年老的修士來到元神界中,則是顯化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其與之前的皮囊,外形卻是截然不同。

「阿彌陀佛,降妖除魔乃是貧僧的本分,縱使施主無意戀戰,貧僧也是斷然不會放過你。」孽海雙手合施於胸前,看着這位長相仙風道骨的年老修士,臉上掛着輕笑的說到。

這年老修士聞言,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懼意,當即便是自背後喚出一道光輪,再次朝着孽海劈砍而去。而在這梵天夢界之中,孽海便不再同外界那般的束手束腳,搖身一變,便是化成了一位穿着黑衣、手持血色佛珠的邪僧。

「沒想到你居然也是個妖邪!」見着孽海渾身的氣勢大變,那仙風道骨的老修士不由是一陣的冷笑。

「阿彌陀佛,貧僧所修是不是妖邪,你說了不算。」自孽海的身後,掀起陣陣的黑煙,其中走出一位獨首而六臂的身影。這身影面目清秀,一席灰白的長發,生著六隻鹿耳,額頭之上則有兩隻半寸來高的圓角。身後生著一隻狐狸尾巴,渾身上下都是一片的灰白之氣。

『愛別離』自那黑氣中走出,隨手一拋,便是將那名節玉碑給扔了出來。這玉碑沾著黑氣,迎風便長,化作一人多高呼嘯著向飛來的光輪砸去。兩者一番碰撞,卻是讓那鋒銳的光輪自空中一頓,接着倒飛而回。「喝—!」仙風道骨的老修士一把將倒飛而回的光輪接住,然後親自持着光輪向那『愛別離』殺去。

在拋出了『名節玉碑』之後,『愛別離』看着老修士殺來便是有祭出了自己的『山水酒露瓶』,那玉瓶自其頭頂傾斜,倒出如同江河一般海量的酒露。這酒露中帶着一片片江河山嶽,倒映出連綿不斷的世間美景,散發着酒氣向那老修士纏繞而去。

「啊—!」仙風道骨的老修士一個不甚,便被這酒露卷在了身上,一縷酒氣滲入他的元神之中,讓他頭暈目眩,整個元神好似也是受了打擊,虛幻了幾分。

被這酒露沾上,老修士就幾乎是難逃一死了。其御使著光輪不斷的劈向周圍的酒露,卻是在無暇他顧之時被『名節玉碑』一下子砸到了腦袋之上,當即其元神便是出現了一道裂紋,整個人顯得更加的搖搖欲墜。

就這樣兒,這老修士和『愛別離』又僵持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被那『名節玉碑』將元神給活生生的砸散了….

院落之中,孽海將身後的光輪和六條手臂斂起,再一次的化作了以前那白衣和尚的模樣兒。其睜開眼睛,但那砸在院牆之上,掉落在牆根兒旁邊兒的靈金傀儡卻是沒能再站起來。

「阿彌陀佛。」孽海雙手合十,抬起頭來,深邃的向著閣樓之內看去。那股奇怪的死人氣息,卻是依舊近乎於完美的隱藏在院落之中,並未隨着靈金傀儡的死亡而消失。

「有些意思!」見着孽海的目光向閣樓內望去,血心童子當即就猜到這死於非命的老頭兒在傀門中絕非是個例。其神色中帶着些詭異,想要看看接下來究竟還能再出現些什麼貨色。

「你們退下!」一聲佛號落下,自那閣樓中便是走出了一位約么十幾歲的年輕人,朝着那些大修士們嚴厲的喝到。

「是!」那些個融脈境的大修士,雖然對於一個修為低微的晚輩的如此呵斥有些不忿,但最終也是在心裏忍耐了下來,紛紛的識相離開。

「請高僧多加等候,我師馬上便會出來。」那年輕人看到這些礙事的大修士全都退下之後,便是再次開口,沖着孽海和血心童子頗為客氣的講到。。。 「秦漢?你說什麼?」

「我妹妹跟別人跑了?」

「可笑!真是可笑!」

「這種話你也能信?你秦漢居然為了推卸責任,竟然編出這種荒繆借口?」

「我真想替我妹妹,挖出你的心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黑的!」

陰九娘怒極而笑,這是她有史以來聽到最荒繆的話。

當年,秦漢誤入鬼竹林,差點死在她的手裏,其她妹妹苦苦哀求自己,放了秦漢一馬。

就是那次,秦漢與自己妹妹相識有了好感。

兩人情投意合走到了一起,本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眼看就要修成正果,喜結連理。

可秦鳶得知此事後,竟然暗中偷襲自己妹妹,讓自己你妹妹險些命返回鬼竹林的途中。

而她陰九娘知道這件事之後,便為自己妹妹出頭。

可當時的秦鳶修為不夠,不是她的對手,便把他父親秦冥請出山,把她大成重傷而逃。

而從那以後,秦漢卻一直沒有露面,而她妹妹卻發現自己懷了秦漢的骨肉。

她看不下去,便將自己妹妹懷孕一事通知了秦園府。

本以為生米煮成熟飯,兩隻苦命鴛鴦會破鏡重圓。

可她陰九娘沒有想到,自從秦園府派人送來秦漢的一封信給自己妹妹,她的妹妹便一去不復返。

後面的就如她剛才向秦漢說的那樣,整件事情他秦漢一直都在推脫自己的責任。

聽到陰九娘說的這番話,秦漢從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的惱怒。

而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父親再看。

因為,這件事他毫不知情。

當年,他得知自己父親對時娘痛下殺手,便與自己父親反目成仇。

但後來,他從自己父親手中得來十娘的信,信上寫着十娘已經不愛自己,已經與他人私定終身。

正是因為這樣,他一直躲在後山不出,也與自己父親秦鳶再無往來。

而他秦鳶,此時老臉通紅,面對自己兒子的注視,他抬頭看向對面的陰九娘,說道:「陰九娘,你與妹妹修鍊邪功,利用美貌誘惑無數男人死在你們的床上,就憑藉這一點,就不配成為我秦鳶的兒媳婦。」

「我兒子雖然天真,但你們不要拿老夫當白痴!」

憋在心裏許久的話,秦鳶今日終於說出來了。

他之所以棒打鴛鴦,不過自己兒子感受,對十娘痛下殺手,那就是因為這鬼竹林的姐妹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鬼竹林,就好比真實的倩女幽魂,以自己的美貌與姿色,與勾引男人,作為修鍊所用。

試問,哪個父母會同意這種女人,成為自己的兒媳婦?

聽到這裏,秦漢臉色形成無比,這件事他竟然不知情?

「秦鳶,你也知道,那是為了修鍊。」

「如果連這點事情,都接受不了,他秦漢就不該喜歡上我妹妹!」

陰九娘沒有否認。

此事的確如此,但在她眼裏來看,這根本就不算什麼。

「你給我閉嘴!」

「你們誰能告訴我,十娘到底在哪?!」

聽到陰九娘與自己父親喋喋不休,秦漢頓時惱羞成怒,一聲怒吼問道。

秦鳶眉頭緊皺,他沒有出聲。

陰九娘臉色陰晴不定,看着秦漢許久,她突然抬手指向秦鳶,說道:「這要問你父親!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十娘去見你消失的,那這件事始作俑者,都是你父親一手所為!」

「哦!對了!」

「我妹妹臨走時,眼看就要臨盆了,興許你這個好父親,親手殺了你的孩子,跟他的孫子!」

陰九娘露出陰冷邪惡的笑,她就是要秦漢與他父親反目成仇,看着他們父子兩個大打出手。

只有這樣,她才能這等,替自己妹妹出了這口惡氣。

「妖女!」

「你休要血口噴人。」

「快將秦寶給交出來,不然我踏平你的鬼竹林!」

秦鳶雙目赤紅。

自己的用心良苦,卻因為秦寶的失蹤,成了翻車的導火索。

陰九娘更是可惡至極,竟然在挑撥他與自己兒子秦漢的關係。

「沒有!」

陰九娘笑容邪惡,看向惱怒的秦鳶,一口回絕。

秦鳶氣惱,突然跨步上前,抬手黑風發作,一掌橫空自從陰九娘而去。

陰九娘單眉一挑,驀然抬手與秦鳶正面交鋒。

轟!

二人一掌對碰,四周樹木花草瞬間被摧毀。

二人實力居然不相上下,那是因為現在的秦鳶已經入魔,實力之強不能與正常人一概而論。

秦漢,看着自己父親與陰九娘激烈的廝殺,他的雙目充血,面色陰冷無比。

經過他的左思右想,陰九娘沒必要說謊。

所以,這一切問題都在自己父親秦鳶的身上。

嗖!

想清楚后的秦漢,化為離弦的箭剎那間劃破虛空,一掌將陰九娘震的吐血橫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